济南在线 莱芜在线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23549|回复: 2

[原创作品] 玉兰花是簪,海棠花是钗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4-4-10 11:1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 来自山东
就在你所在的地方生根开花

1.有个网络热词,叫i人(指性格内敛),e人(指性格外向),前者是社恐,后者是社牛。我一直是个i人。
我有一位中学女同学,因为男友给她买了一条好看的纱巾,农村女孩子嘛,特喜欢特看重这个,结果,却让也喜欢这条纱巾的准小姑子给截胡了。回来后的她郁郁寡欢,弄得整个人有点魔怔了。她是i人,如果喜欢读哲理的书,喜欢读言情的小说,我想她不会那样吧。
我这个i人,幸亏有书陪伴,从中学生读物读到各类杂志,还有琼式的言情汪式的诗行及岑式的拍拖小说,后来又转向各类期刊诗集小说等等。读书,就是找个人,说想说的话,发想发的牢骚,读完了一扔,自己心里宽敞多了。
我特别崇拜e人。前两年,采风时,见过一位干秘书的乡镇工作人员,他说话办事滴水不漏,说的人心里舒坦,劝酒也劝得恰到好处。我在心里对自己说:都是同龄人,看看人家,怎么这么会说话做人呀。  
这世间,i人有i人的活法,e人有e 人的活法,只要活出自己的好状态好心态来便好。我继续做个i人。

2.毛姆说,当作家的好处,是可以把错误作为素材。同理,也可以把个人所受的伤害屈辱当素材,淋漓尽致地展现人性的恶与劣,也可以把那些蛊虿之谗当素材,铸成一把反击的语言利剑,也可以把不吐不快的糟心事当素材,360度的诠释成嬉笑怒忙的文章匕首。最重要的一点是净化内心的浮杂,不但帮助自己活下来,而且还能热气腾腾地活下去。
见过了肮脏丑陋的人和事,见过了卑鄙恶劣的人和事,就有了辨别和分析,有了良善的择选和清澈的选择。肮脏丑陋和卑鄙恶劣,可以警醒人,更可以同化人,是被警醒还是被同化,是从善如流还是同流合污,在于个人的三观与底线,在于个人的修养与品德。

3.《小团圆》听了多遍,它蒙太奇式的写法,总让我感觉是在玩跳房子的游戏,从这一格跳到下一格,不一定是连续连贯,可能是冰火两重天。
我听《小团圆》的方式,也是采用了“蒙太奇”的方法,或从中间听,或从后半部分听,甚至是倒着听。太残酷的章节,我会省略掉,听了实在难受。
她出生时,上苍在她身上设置了天赋的系统,系统一旦开启,如同打开了潘多拉的盒子,声名鹊起的同时,更有多舛的个人命运。纵然如此,世人无不羡慕她的天分——都想天赋异禀,都想才华横溢,都想著作等身。
她用一部《小团圆》,关上了天赋系统,后人趋之若鹜地读她念她写她评价她,女子们抱着她的名句,想模仿她。
她的小说是写给人间的情书,她的散文是写给人间的家信,《小团圆》是她写给人们的道别信,个人经历是她送给人们茶余饭后的小点心。

4.“在哪里存在,就在哪里绽放。不要因为难过,就忘了散发芳香。”这是渡边和子,在《就在你所在的地方生根开花》里的话。
年少时的我,总希望通过考学去看远方,后来又极度渴望去看外面世界的精彩和无奈,终抵不过现实的困囿,只得居住在凤城的边上。好在无论在哪里,都有四季的更迭,都有免费的阳光空气和花草树木,都有可供保暖的蔬饭和布衣,都可以随心所欲地的读书或写作。与其奢望,不如静下来,谋心谋事谋日子;与其望高,不能从手边做起,从脚下走起。心中有梦,在哪里都能启动,心中有憧憬,在哪里都能实践。
蹀躞也好,彳亍也罢,朝心底里所向往的事情努力就是了,开出花来就开花,开不出花来就长成草丛,迎接夏天送送秋天也是好的。

5.这些年,我是边写边摔跤,边摔跤边写,鼻青脸肿多了,心态也就皮实了,新伤旧疤多了,一切就不矫情了。有时细想,为梦想摔跤丢人吗?屡战屡败,说明了我有恒心,屡败屡战,说明我有我坚韧,恒心+坚韧,不正是我这个底层人的高贵品质吗?
在梦想路上独行的我,常有人向我泼污水,就当他们羡慕我了。时不时有人对我设陷阱,就让他们嫉妒我了。其实,他们没必要这样处心积虑,梦想的路上宽敞得很,谁都可以来走一走试一试,哦,或许他们害怕失败害怕考验,害怕周边人的嘲弄吧。我是做对了堆成山的嘲弄习题,我是做对了成摞成摞的考验作业,我更是做对了不知多少回的失败试卷,才走到这一步的。他们不知道我经历的这一切,只知道对我嗤之以鼻,对我落井下石,对我人格的攻击和围殴。算了,将军路上不追兔,不是将军的我,不能因为人性的阴鸷,就放弃了梦想,赶路要紧。

6.陪你云开见月明的人,看重的是你这个人,而不是你身上所附加的东西——况且,早期的你两手空空。在人生低谷,陪你挨整挨踹受穷的人,是不图回报地真心付出。与你白手起家的人,有吃苦耐劳脚踏实地的性情,这种人应该得到尊重和善待。
那些,只会陪你摘果子吃果子吐果子皮的人,是经过人生利益周密核算后,觉得你暂时是艘船是架桥是条近路,能渡他/她一段路程而已。都说人心似海,深不可测,你却对你敞开心扉毫无芥蒂的人,稳准狠地加以轻视和薄待,甚至施以暴力,转而对说鬼话做鬼事的人稀罕的不得了,你的人生算盘背错了口诀。

2345_image_file_copy_6.jpg

玉兰花是簪,海棠花是钗

美文

灶上的一锅馒头正呼呼冒热气
母亲在洗刚采来的薄荷
我坐在门槛上读《女友》杂志
读了三四个页码,母亲喊我吃饭
热乎乎的馒头,涨了几分粮食香气
鸡蛋炒薄荷的香气,满了屋子院子
和着我刚读过的语言香气
组成了暮春里的美文


饰物

玉兰花是簪,有白和紫两种
海棠花是钗,有粉和白两种
碧桃花是花钿,有多种颜色
我在落英缤纷的树林里
捡拾了好些,送给散文集
页码们纷纷来选喜欢的饰物
还拍了合影发在扉页的公众号上


暮春轶事

花朵们做好了姹紫嫣红的填空题
也做好了万紫千红的简答题
胸有成竹的叶子们接过论述题
要么言简意深,要么引经据典
愿做附加题的树木
到秋天会结出或酸或甜的果子
不愿做附加题的树木
到秋天会有漂亮的叶子
这棵杏树,写起了青杏的记叙文
那棵樱桃树,写起了樱桃的组诗
我在记叙文前,口舌生津
我在樱桃树下,等待齿颊留香


梦想的K线

蒺藜扎进了我的脚
还大声地说“你好!”
我用针挑出了蒺藜
也大声地说“你好!”
我开始适应扎脚的事物

恶言恶语捅伤了我的心
还大声地说“你好!”
我用心将养好后
也大声地说“你好!”
我认清了恶言恶语背后的人

失败一次次搓磨我的信心
还大声地说“你好!”
我一次次触底反弹后
也大声地说“你好!”
回望,我画了一条梦想的K线


计较是疼痛,比较是失落

与感情计较,是病痛
与他人比较,是失落
与道不同的人计较,是消耗
与不同频的人比较,是徒劳
算了,只与自己的梦想计较
只与喜欢的好文章比较

声势浩大的花朵们在赞美枝藤
我兀自在纸间盛放心愿
蝴蝶在花海里表达情意
我用翩跹的美句表达发现
蜜蜂在花蕊间酝酿人间的甜
我在字里行间寻觅心间的甜




我向暮春赊了三两半

春暖是十二行诗

春暖是十二行诗
现在已暖到第九行
一至四行里,我写下了初春
并为觅到人间的美差而高兴
五至八行里,我写下了仲春
并为花有语草有歌而兴奋
在第九行成片的海棠花里
我备好了第十行的妙意
也备全了第十一行的妙境
二者会在第十二行碰撞出非凡意义
领着我迎接可可爱爱的初夏景色


赊暮春

我向暮春赊了三两半
秋天时还账
利息是一篇散文诗
我用赊来的三两半
兑换一张敏感的门票
先细细欣赏人间四月天
再好好探寻初夏的美
以深入的观察和丰富的联想
一行行一页页地生产出精神产品
有没有效益有没有市场,我不在意
只是心无旁骛地写自己想写的
尽体力尽心力地写好能写的
这就是暮春赊给我三两半的充分理由


微甜

暮春的感觉是微甜的
有纤草香,有繁花香
我打开心,让缤纷进来
我们说些知心事,聊些开心事
凌晨四点了,我们还没有困意
缤纷是个有见识的人
和我说了好些远方的远方
和我聊了好多梦想的梦想
这眼界和认知的新鲜窗
要我更好地去触摸词语描述万物
要我更好地保护绿色的创作心态
我能做到的就是本心+初心+痴心
回归自己,继续与书为友与笔墨为伴

欢喜

春意渐深
与几页朴拙字句相遇
欢喜,荡起圈圈涟漪
碰到心沿就有笑声
春意渐浓
与几篇跳脱文字相知
欢喜,用不同半径
在心畔画起了同心圆

尘事繁冗,世事复杂
有欢喜陪我伴我
就生有乐,活有趣


赞美

香椿,是庄户人家的菜
从树上摘下来洗净,沥干
用适量的盐,腌制一夜
满院子都是香气
刨地回来的我
煎饼里卷上香椿和青葱
边大快朵颐边听流行歌
母亲做的香椿拌豆腐
让香椿升级为小家碧玉
后来的后来,读到
“炒了一道,香椿炒鸡蛋。”
这首《世界之最》
被我奉为赞美香椿的天花板


暮春为桥

我在春天的这头
你在初夏的那头
你说想听听我的故事
我也想知晓你的故事
我们以暮春为桥
来到某座山城
时间那样轻,那样美
你的故事不惊不扰
却有出尘之姿
我的故事风雨不惊
你说素纸可落字
你送我的小礼物可画梦载梦
我感谢你的是年年一首短诗


寂寞与孤独

不寂寞的时候,是寂寞上了锁
寂寞的时候,是寂寞打开了锁
午后,没有阳光和鸟鸣
寂寞的光线,垂直地投下来

不孤独的时候,是有亲人相陪
孤独的时候,是亲人不在身边
夜晚敲响了十一下
孤独的钟声传得格外悠远

发表于 2024-4-10 13:34 | 显示全部楼层 | 来自山东
                                       
 楼主| 发表于 2024-4-11 08:15 | 显示全部楼层 | 来自山东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隐私声明|小黑屋|联系电话:0531-75627999|济南在线 莱芜在线 ( 鲁ICP备15020683-2号 )

GMT+8, 2024-7-16 06:01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