济南在线 莱芜在线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26591|回复: 2

[原创作品] 两脚踩在污水里,想开出莲来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4-3-24 15:3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 来自山东

两脚踩在污水里,想开出莲来

1.1995年3月,我们这批新工人,开始了20多天的入矿学习。学习期间,我暂住在父亲的宿舍里,上三班倒的父亲,晚上不上班时,就叮嘱我一些事情,给我讲一些人生的道理。那晚,父亲轻叹了一声说:“人家都托关系了,准备给自家孩子分个好单位好岗位,我也没人可找没关系可托,唉!”我很干脆地说:“不用,就让我一个人闯,闯到哪里算哪里。”
听着《外面的世界》的歌,我就是要看看老家以外的世界,无奈就无奈,精彩就精彩,如果人为干预了,可能会失去命运的神秘色彩。我如一粒菜籽,任随命运的抛撒,抛到贫瘠处就倔强地长,撒到肥沃处就茁壮地长。
工作后的我,世俗的关系为零,个人的情商为负数。在一个拜高踩低的生存环境里,我苦熬苦挣;在一个潜规则盛行的文学环境里,我苦熬苦挣。正如那句话,“两脚踩在污水里,想开出莲来。”
赵丽颖在一次采访中说:“我没有靠山,自己就是山;我没有天下,自己打天下;我没有资本,自己赚资本。”抱紧这句话,我哭了。

2.多年前,读到陈先发的《前世》,最后是“她忍住百感交集的泪水/把左翅朝下压了压/往前一伸/说:梁兄,请了/请了——”。对最后这一句,我模仿了好几回。
大约2019年,在一次采风中,我所写的组诗里,其中一首写的是蝴蝶,就以“梁兄,我来了/我来了——”(要按越剧的念白来念)作为结尾。过后,编辑陈老师,特意对我说:“你写得真有意思呀。”

3.有人把译作,比喻为“嚼饭喂人”,太形象了。
作家分为流行的和不流行的,译著也分流行的和不流行的。流行的国外作品,有的竟达十几种译本,都不知道挑哪一版好。
同样一句话,有人译的精致,有人译的古典,有人译得通俗,更有人译得不咋地。同样一段话,说它是玫瑰也行,说它是月季也行,说它是芍药也通。
据说有些译作,是译作的译作的译作,兜兜转转来到中国,完全变了味,好歹有些经典译著,矗立在那里,也够自己读上多年的了。

4.又是一年百花开,开花的树下,集结着打扮得漂漂亮亮的女人们,在互相拍照。看来回头又得发发圈,发发手呀音啊红啊的啦。
我也拿起手机为花拍照,哎,我这拍的手艺呀,一言难尽呀,十多年前就这水平,十几年后还是原地踏步走。“我手机的像素不好。”用这句话打发打发失落的心情。十几年前,我特意买了数码相机,假装还有水平地拍了一段时间,摄影知识方面的书也看了一点,终究是蜻蜓点水。
好歹,我也没什么野心,没想过要去拿什么荷赛奖,或是上什么《国家地理》的,算了,别难为自己了。

5.很小时,就听母亲说“苍子开花笸箩大”,母亲还特意强调了一句,“谁要是见了苍子开花,谁就是有福的人。”
有那么几年,为了当个有“福”之人,我特别留心起大门外的几棵苍耳,虽然我兢兢业业地观察,虽然我用诚心诚实诚挚关注它,终久没能打动到它的心,它没有垂怜过我半回,只见它一年年结的苍儿,由青色到苍色。算了,没福的人是奢求不来福的。

6.有段时间,我迷恋上了《肖申克的救赎》,先是从一档播客里听到了介绍,(此前听说过这部小说,只是没在意)我赶紧找来电影的视频看,电影的前半部分有点沉闷,但看到安迪越狱的那一场景,让人揪心,让人震撼,让人颤栗,更让人兴奋。我又找来小说听,还找来各种评论听和看。
《肖申克的救赎》,副标题是“春天的希望”,是美国作家斯蒂芬∙埃德温∙金的中篇小说,也是其代表作。小说中的安迪被误判后,并没有被残酷且漫长的监狱生活所吞噬掉,也没有丧失掉善良坚守和希望,更没有丧失掉学习知识的能力。他不动声色,步步为营地谋划着自我拯救,并重获自由。
“有些鸟儿,是注定不会被关在牢笼里的,他们的每一次羽毛,都闪耀着自由的光辉。”安迪越的是真的狱,我们层层叠叠的生命困窘,人生艰难及漏洞百出的岁月,何尝不是一种狱?我们该选择什么样的羽毛?

7.有人说,作者需要天赋,而读者同样需要天赋。
天赋是骨子里的喜欢,喜欢会引导着人去靠近,去沉浸,去体会。书就摆在那里,有天赋的读者看见了好书,两眼会放光,看到共振的文章,会拍腿欢呼,读到共情的文字,有时还会潸然泪下。
一本书写出来了,只是完成了它的前半生,被某些读者喜欢了,才是完成了后半生。作者加读者,才是一本书较为完满的一生。一本书的写成,是作者天赋的体现。此书像磁场一样,吸引着精神同频的读者,哪怕读者读懂几段,也是读者天赋的体现。
什么样的人写什么样的作品,什么样的读者会喜欢什么样的作品。作品是作者的内心的折射,作品是读者内心的映射。好书被好读者倾心翻阅,世间就多了一次精神的会晤。



c4d46008d6ac40f5bb50b048b2249e48.jpeg

如果猝不及防被生活蜇一下


五言绝句和七言律诗

这棵杏树,是五言绝句
押完花朵的韵律后
再按叶子的平平仄仄
安排青杏们的座次
初夏的杏树
是引人仰望的七言律诗

那颗樱桃,是五言绝句
飘逸浪漫的花朵
身披不落俗的意境
藏在叶子后的樱桃果
既是待熟的七言律诗
更是一幅养眼的清新画


旁白

榆叶梅开得如此漂亮
手机开启录像功能
要保存这份美意
几枝绿柳随风探过来说
“奉花晏笑,心为君妍”
手机愣了几秒,笑了
选定此语为旁白


桃树的偏旁

桃花和桃树,组成了形声字
桃叶和桃树,组成了会意字
桃子和桃树,组成了象形字

我在形声字里,赏春天
我在会意字里,迎夏天
我在象形字里,等秋天


二乔碧桃

茶,让人坐下来
书,让人静下来
纸和笔让人自言自语
低分贝的音乐轻唤出往昔

我坐下来写一段新的姹紫嫣红
静下来写一段过往的青山绿水
文末的寄语,是株二桥碧桃


工薪阶层

月薪是螺栓
家人的温饱是螺母
八小时的梅花扳手
把你拧紧到工作的齿轮上
你要尽职尽责,不可懈怠
要精心操作,不可有疏漏
面对某某某的故意刁难
你用忍气吞声应对
面对某某某的无故咆哮
你借天和地装下
关于某某和某某的昨夜逸闻
你假装不懂
时间到,你被卸了下来
换下油污的工装,趁机抽根烟
吞吐间,无奈也飘去三分
晚间,安顿好妻儿
一本侦探小说为你解了精神的围


心是用来碎的

遇到难事,心灰意冷的心
掉到地上,碎了
拾起来,清洗清洗
重新组重新装的的心
有了坚强和坚韧
遇到苦事,苦不堪言的心
摔到地上碎了
捡起来,擦拭擦拭
重新按重新装的心
多了铿锵的底气

心碎的心,慢慢有愈合的能力
碎过的心,知道如何保护自己
心碎过了,就不祈求也不指望了
淡泊的心,爱看世界的纯粹和美好


如果猝不及防被生活蜇一下

如果猝不及防被生活蜇一下
边揉揉红肿的地方
边狠狠地生一下气
边呼吸着免费的空气
边晒着免费的太阳
边看免费的山水草木和花朵
连天空都免费豢养着云朵和鸟群
人间如此慷慨,人间如此玄妙
被蜇一下又如何
又被无端伤一下又如何
整理整理,继续热烈地生活

如果猝不及防被生活蜇一下
烧开的水为你泡杯浓茶
音乐软件为你播放共情的歌
书,递过几句同频的哲理
日记本,任由你乱写乱画
多好呀,这些微妙的宠溺
就是人间的情, 世间的爱







枝子上,有可可爱爱的你


那年∙那时∙那晨

晨光,一点一点
把小屋子照亮了
惺忪的我,发了几分钟的呆
起床,开门
院里的花籽,又出了好几棵
母亲种的菜籽,也出苗了
大门外的菜园里,羊角葱
正支棱着耳朵听鸟鸣
昨天才浇的菠菜,想到集上去看看
柔荑花序落了,叶芽来陪杨树
榆钱,正用芽苞大量存钱
地堰边多了好些野菜
那几墩金针还在偷懒
香椿树备齐了香气
只等着节令的通知了
村里的鸡鸣狗吠也稠密起来
炊烟也三三两两升上来
不时有人扛着农具去自家地里
一向记性不好的我,随口说出
“暧暧远人村,依依墟里烟。
狗吠深巷中,鸡鸣桑树颠。”
顿感觉自己是新时代的陶公子


一碗馄饨

十来个馄饨
在瓷碗里开成了牡丹
葱花当花蒂,香菜当叶子
精心调制的汤漾着柔情

小街喧闹,我有点疲惫
馄饨店用小片宁静
递我一碗安慰
身处烟火最低处的我
与馄饨相谈甚欢


杨树的柔荑花序

我刚走过来,你就对我噗嗤一笑
如此好的友情,我怎能怠慢
“高处可是不胜寒?”我问
“是的,什么样的困苦艰难,
兑换什么样的人生银两。”
“可对命运怨怼过?”我又问
“是的,怨怼多了自己也厌倦了,
不如静心学一门薄技。”

暖风拂了拂我们,太阳拍了拍我们
“我领你回家,可好?”
你只是笑,只是笑
街上,有个举着枝子的我
枝子上,有可可爱爱的你




树上几只鸟在啄柔荑花序
呵,它们最爱吃树结的米
树上有群鸟在啄花瓣的蕊
哦,精明的鸟最会找食物
几只鸟在湖边慢悠悠地喝水
噢,最会生活的是鸟啊
树林里,各种鸟嘁嘁喳喳
一声轻咳,它们一哄而散
只剩下枝柯凌乱
林深处,有鸟在唱好听的歌
却辨不出歌声来自哪里
哈哈,这只布谷鸟站在枝端咕咕
是提醒我要深耕语言的田啊


风是闲不住的人

风是闲不住的人
这里翻翻草丛
那里动动菜叶
不是扫街上的垃圾
就是清理路上的尘土
或为山林增加松涛声
或给湖面增加涟漪数
还要给新开的花儿送问候
给新生的叶子讲童话故事
天快擦黑了,风才坐下来
烫上一壶小酒,就着花生米
边看电视新闻,边琢磨天下大事


良人不来

良人不来,心情有点乱
思绪如开水的壶
泛出的是不好的念头
鸟鸣成了聒噪
音乐成了吵闹
如果天下雨,还算有借口
如果天下雪,就当路上滑
现在是无风,天空蔚蓝
拿本书静静心情吧
心和耳朵却挤到了门口

发表于 2024-3-24 15:51 | 显示全部楼层 | 来自山东
                          
 楼主| 发表于 2024-3-24 18:33 | 显示全部楼层 | 来自山东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隐私声明|小黑屋|联系电话:0531-75627999|济南在线 莱芜在线 ( 鲁ICP备15020683-2号 )

GMT+8, 2024-7-16 04:46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