济南在线 莱芜在线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11234|回复: 1

[原创作品] 开好各色花就是幸福套餐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4-6-6 08:0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 来自山东

写文章要计算思想

1.当时,看电视剧《苍生》时,我还不懂“苍生”的含义,通过查字典才知,是“指百姓,一切生灵。”自此,我对“苍生”这个词心生敬畏,心生感情。
电视剧是由赵丽蓉吴京安等主演的,后来才知,《苍生》是浩然1987年的作品,是反映20世纪80年代冀东农村的生活,他担任了此电视剧的顾问。据说《苍生》当时是与《平凡的世界》齐名的。
上小学时,我看过《金光大道》的小人书。提起浩然,不由得想起周克芹和他的《秋之惑》来。芸芸众生里多的是苍生,反映老百姓的作品就是好作品,反映庄户人日子的电视剧就是好电视剧。
随着社会的洪流,这些反映苍生的作品,早被穿越剧宫斗剧玄幻剧等湮没掉了。

2.一位记者问法国《世界报》创始人梅里:“你一生写了多少文章?”梅里说:“我写文章不计篇数,只计算思想。”
My god!My god!!在这句话面前,我惭愧得要命,假装很有才华的我,写了这么些年,忽发现自己的习作里,稀缺的正是思想。忙忙碌碌的我,写得都是些60分的习作,80分的少之又少。
为了让自己罗列的文字,多多少少有点思想,我读尼采读叔本华读加缪,读《诗经》读《千家诗》,读朱光潜的《谈美》《谈美书简》,只是在《古文观止》面前,我除了犯怵就是犯怵。

3.那年,我从中央广播电台的小说连播里,断断续续听了《石评梅传》,感动得不要不要的。特别是听到石评梅在高君宇的坟前,一回回念写给他的诗文,我边听边流泪。后来的后来,我特意找到《石评梅传》这本书,细读了一遍,还从《中国才女》一书中,侧面了解了一下石评梅的生平轶事。唉,如此有才情的女子,只是走得太早了,要是她和冰心奶奶一样长寿就好了。
我还从小说连播里听了《穆斯林的葬礼》,只觉得那背景音乐特别好听,过后才知道,是小提琴协奏曲《梁祝》中的化蝶。前些年,我在某APP上,又一字不落地听了一遍《穆斯里的葬礼》,难受得不要不要的,下定决心再也不听了。
在小说连播里,我还听过肖复兴的小说《早恋》,为了锻炼自己的记忆,这一天听完后,我在本子上赶快把相关的内容,最大量地记下来,只是没坚持多久。主要原因是听小说时间是固定的,到了播出的时间,你不一定有空听。现在多好啊,95%的内容在网络上都能搜索到,且能反复地听和看。

4.80后同事娟,普通话不错,也是个文学爱好者,我鼓励她多参加演讲之类的活动。她说,演讲毕竟次数少,一年能有几回呀。我说,写作是个慢功夫,按你现在的写作水平,还差得很远。我们这些平常写者,得用时间来熬才行,除非你是天才级别的。
前年,四月天里,我们边爬山边闲聊,我把自己的所见所闻,学习写作中遇见的困难困惑分享她,她边听边感叹,“怎么这么难呀!”我建议她先闷头苦读几年,我说:“你必须先读出来,这个谁都救不了你,全靠你自己。从现在开始,你就多读多练,十年后看看如何?”娟惊讶地说:”需要要10年呀!10年太长了!”我说:“10年以后,你能练出来就很不错了,就怕你10年后也练不出来呀。”
娟的迷茫心情,我一直理解,我就是这么熬过来的。当年,李老师建议我先多阅读,自以为有了一定阅读量的我,不以为然,当我静心深读了几年以后,才真正懂了李老师的话。李老师也曾说,文学是一个很慢的过程。
李老师,我,娟,我们三个人,三个年龄阶段,我到了这个年龄,才明白了李老师当时对我的劝诫,娟若有一天明白了我说的话,那她就是摸到了文学的屋檐了。

5.那时的夏天里,每每下完了一场大雨,我都要扛着铁锨,去自家地里看看,看看地堰有没有被冲出了豁口。属于沙土性质的丘陵地,到处河满沟淌的,空气清新,地面清鲜。
已成青纱帐的玉米地,有的已长了挂红缨的玉米;拖长了秧的红薯,有的会在豁口处露出小小地瓜;有些花生秧,会在豁口处用几个嫩花生等我。
我围着各个地堰转一圈,哪里有了豁口,就铲了几锨别处的沙土填补好,再去下一份责任田,若顺路的话,我会去看看那几丛山莓,只不过,好吃的山莓,不是熟落了,就是被麻雀觊觎了去。
大雨过后,有些河里沟里会有铁沙,比米粒小些的铁沙能卖钱,村里人会拿着蛇皮袋和磁铁石去筛选,磁铁石有O形的,有方形的。
筛选好的铁沙黑亮亮的,很让人喜欢。某年,我趁学校放暑假之际,筛选了好些铁沙,直到学校通知去业务学习为止。
或许是命运的安排,我以后的工作竟与铁精粉有关,只是经过道道生产工序的铁精粉,比面粉还要细。

6.好好坏坏地写了这些年,并未取得世俗意义上的成绩或成功,倒是写出了,自己心底里想写的话想写的景。
童年时期的我,爱傻呆呆地看黄昏里的天空,其实天空里什么也没有,我就是觉得那里面,有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多年后,我才明白,那是一种诗意,一种生命里的诗意。这种诗意一直陪伴着我,走过少年,走过青年,走进中年。
明知道写作对我来说,没有丝毫的命运改变,我还是抑制不住地写呀写呀,把生命深处有形无形的诗意,一点一点聚拢到纸页上。
童年少年时的隐约诗意,我写出来了;青年时期的朦胧诗意,我写出来了;这个年龄段的某些诗意,我还没有写出来,我在慢慢等,等自己慢慢写出来。
这诗意是人生的富矿,我在一点一点地开采,这是灵魂的丰获。
55b894339b12b.jpg
开好各色花就是幸福套餐




雨后的东山,是幅卷轴画
黄昏的阳光,让画面妩媚
拔满猪草的我
在含有雾的风里望画
不同的山头有不同的树木
不同的树木呈现不同的画面
风让画面有了动漫感
当留白处的蓝天上
被傍晚添了下弦月和星子时
卷轴画也被轻轻卷起
交给夜晚小心收藏
我暗自失落之际
见村上空有炊烟的漫画
犬吠和鸭鸣当了对话框
渐次亮起来的灯当了标题


半环状的青山

这半环状的青山
南面的绿意高调一些
北面的绿意低调一些
我把自己隐匿进山里
从高调走到低调时
驳杂的鸟鸣更显山的幽静
错综浓密的树枝间
时不时有松鼠倏忽而过
再从高调走到低调时明白
山的浪漫是春风披的花锦
山的罗曼是晚秋掀起来的盖头
走到山脚下时,矮牵牛和我说
“开好各色花,就是幸福套餐。”


土豆丝

她提回来一大袋土豆
每个土豆都胖到一斤多
洗净、削皮、切丝
一个土豆就切一大盘
油盐葱花及时来帮忙
鲜辣椒最懂妙趣
韭菜最会说体贴的话

她听来了一个老故事
洗掉岁月戏谑的成分
削掉虚假的调侃的皮
细细一切就是一大盘
素笺当锅,小小说当铲
字当油词做盐句子当调料
若火候适中,厨艺过关
就是受青睐的语言土豆丝


深深羡慕过去的自己

我深深羡慕过去的自己
一本薄书能读出广阔的世界
与日记本能侃侃而谈大半天
把月色视为月亮掉下来的羽毛
把漆黑一团的夜当幻想的斗篷
把淋透自己的雨当作灵魂的浇灌
喜欢用冷僻的字词,假装深奥
喜欢用成语,假装文采斐然
喜欢听暮色潜动,小鱼唼喋
喜欢看青草萌芽,秋叶翩跹
面对心动的一花一草一景物
可随口背出匹配的诗词诗句
爱把佶屈聱牙的句子当文学经典
爱把文白夹杂的篇幅视为阅读典范
我深深羡慕过去的自己,深深羡慕


晚风

晚风飒飒响
与好多美好擦肩而过
我伸出手轻轻挽
竟挽住了两手美好
美好彬彬有礼
乐意随我回家

晚风沙沙响
与好多诗意擦肩而过
我反复地十指相扣
竟扣住了些许失意
诗意谦虚有趣
乐意随我回家

美好在枕的左侧
诗意在枕的右侧
梦里的我看湖光山色
晨曦来临,梦境送我寄语
左手“你爱什么,生活给你什么”
右手“慢慢来,寻常岁月也成诗”



我的写作容貌(外三首)

你说,写作是有容貌的
那我就写清新的淡泊的
有时会有诗意的狡黠
我就写语词优美情绪饱满的
偶尔会有修辞上的小Bug
我就写简单的生活场景
字字句句都感情真挚
或以慵懒的懒散的笔调
勾勒心照不宣的甜美心思
或以呢喃低语的句式
透露出某段沦陷的情感
或以漫不经心的语调
说说得过且过的日子
不管我怎么写写什么
都是心情流露心境流淌
我要把美好的事物娓娓道来
我要让语言的技艺日臻成熟
我要把生活的资源好好开发
我要让自己的作品有辨识度
要说就说一句中听的话
要写就写感同身受的篇幅
我的写作容貌拒绝假模假样
我的写作容貌拒绝故弄玄虚
我的写作容貌要含情凝睇
我的写作容貌要流连掇拾


蜀葵

她在山坡的高处喊我
邻家大嫂一样的开朗
我笑着挥手向她示意
她用定力耐心和勤勉
勇敢地把自己开到了高处
山寺的钟声响起来时
她把一个花香包裹
让钟声顺便捎下来
我接过沾了禅韵的包裹
乐颠颠地回返

她在坡地的洼处唤我
像个谋职不久的小女子
潮湿的的人际关系
让她的欢喜一点点流失
蚊蝇横飞的人心灌木丛
咬噬着她的积极昂扬
她竟得到了夏天的倾囊相授
及时调整自我生长的能力
她借风捎过来的花影
给了我借势发力的启示


土豆

他不是从树上摘来的
他是从地里长出来的
他不擅长夸夸其谈
只喜欢动手去做
平时的他,木讷敦厚
切成丝,就有了锦心绣口
切成块,就有了敦密味道
烤熟了,就有敦贞的性情
他热爱生活,热爱生命
没事的时候,就托腮思索
摆的Pose如《思想者》
餐桌上,见的最多的是应季菜蔬
常遇见各类水果,也见到白酒
他喜欢勺子的矜持,碗的持重
他不喜欢爱串门的竹筷尝咸抿甜的
他爱听小男孩颠来倒去的那首儿歌
他现在最好的搭档是芸豆
粉皮将是他长期合作的伙伴
有话就说,没话就缄默着
在一群叽叽喳喳的青菜中间
他愿意当个多听少说的听众
寂寞深了,孤独浓了
他就发少许的芽
正楷一样的端庄


风来有声有形

风来,树叶子哗哗啦啦的热闹
树枝子弯身与之寒暄
风来,湖水呼呼啦啦荡起清波
野鸭子趋势啄清波的蕊
风来,地里的庄稼轻声细语起来
要秀穗的谷子有些羞赧
芝麻稞说着递进关系的话
风来,扁豆秧左摇右摆
先开的蝶状粉色花
默背着青扁豆的诗词
我坐在仄仄平平的风里
像只悠闲的小羊
看天上走来走去的云




发表于 2024-6-6 08:18 | 显示全部楼层 | 来自山东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隐私声明|小黑屋|联系电话:0531-75627999|济南在线 莱芜在线 ( 鲁ICP备15020683-2号 )

GMT+8, 2024-7-23 11:08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