济南在线 莱芜在线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12597|回复: 2

[原创作品] 一帆风顺是另一种挫折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4-5-25 15:0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 来自山东
一帆风顺是另一种挫折

小甜饼儿

小时候,她最爱吃一种小甜饼儿,剥开油透了的纸,一个小小的饼儿在里面笑,笑得都有了饼屑。她用食指和拇指,小心地捏起来,小心地放到嘴边,慢慢地嚼。左手小心地摊开来,接着掉下来的饼屑。酥脆的皮里,有小小的馅儿,半是咸半是甜的馅,味道好得不得了。饼一小口一小口吃完,再把左手的屑也吃完了,她会闭上眼睛偷偷地笑。
小学四年级时,她借到了一本故事书。每一个故事都不长,却都讲得那么好。有的小故事引得她大笑,有点小故事惹得她掉泪,有的小故事让她很生气,还有一些小故事,她怎么也读不懂。书里的每个小故事,就像她小时吃过的小甜饼,让心里的感觉那么好那么好。
故事书被她仔仔细细地读了两遍,再读第三遍时,书被人要走了。她就在拔猪草拾柴火时,一遍遍回味那些小故事,有时还偷偷地笑出声来,莫名其妙的大人们,会问她笑什么,她并不说笑什么。
自己有了孩子以后,她买了好多好看好听的故事书,既是读给孩子听,更是读给自己听。有一天,她突发奇想,也写了一个小故事,就以书里的故事为名,念给孩子听,没想到孩子很乐意听,她就再写一个,再念给孩子听。一年下来,就写了好些个故事。
她想起小时吃过的小甜饼儿,小学时读过的那本难忘的故事书。如今,她写故事念给孩子听,不就是自己在做故事的小甜饼吗?多好的一件事啊,她托着腮兀自笑起来。为了验证自家故事小甜饼的质量,她找来了几家少儿刊物的邮箱,投投稿,看看能不能得到精神面点师的认可?


蚌壳怀珠

他的经历是曲折的,他的经历是坎坷的,他的经历是多舛的。他抗拒过命运,他怨恨过命运,他质问过命运,都无济于事,该有的苦还得受,该来的难挡都挡不住。
幸好他喜欢阅读,用书本兑兑苦味也是好的。他读古书——从古人那里找生存的智慧;他读哲学——从世界哲学家那里寻求精神的援助。断断续续地读了多年,感同身受中,他也试着敲击下一些所思所想所感所悟,也随着网络的潮流,注册了一个微博,不定期地更新着,博文或长或短,内容大到社会风气小到平常生活,他的博粉由最初的两位数升至五位数了。好多回复和评语都是赞赏和褒奖,很多博友们评价他的文风与文笔:有诗人的敏感多思的触角,更有着哲人博大的胸怀和认知。他会心一笑,觉得也挺有意思,就继续更新下去,况且写得上手了,每天写七八百字,对他来说也就是休息一下的事情,几年累计下来,就有了三四十万字的内容。
中年后的他,经历不再那么跌宕了,而是趋于平缓,也可以说,有些经历他已习以为常,不再觉得有多苛刻。这种心态的转变,让他的博文深邃而丰富,奇丽又美好起来。
他想起了一个词:蚌壳怀珠。
他没有多少静好的日子,多的是疲于应付,含垢忍辱的经历,还好,他都趟过来了,还好,他在没有失去人生底线的情况下趟过来了。一直被看好的博文,就是蚌壳怀珠的例证,就是生命的馈赠。原来,人生的经历不会白费,坚守的人格情操不会被辜负,一篇篇不经意中写就的博文,是生命沉淀后的珠子,既是命运的馈赠,更是他人生价值的另一种衡量。


一帆风顺是另一种挫折

她是羡慕同伴兼好友小A的,当年的小A,顺利地从农村考出来,又嫁给了一个仕途也顺的爱人,一儿一女的日子过得和美,婆家对小A也挺好,小A完全是在福窝里泡着的。
而她呢,恰是小A的反面,学习不太好的她,在老家干了几年缝纫的生意,就是从集市上收衣服做衣服,一开始还不错,慢慢地,做衣服的人渐渐少了,不得已,她撤摊来到县城,嫁给了同时打工人的丈夫,有了孩子以后,日子总是紧巴巴的。因为感到心酸,因为感到压抑和委屈,她就学着写点零碎的东西,来疏解心中的苦闷与失落,写着写着,竟有了点小成绩,其间还认识了一些文友,其中与小A的关系不错。
写东西这件事,和做缝纫活一样,都属于手艺活,手艺是有千差万别的,有优有劣,有好有歹。她的文笔文风一直很出色,被众多文友所夸赞,而小A的写作一直不涨,老是在原地打转转,小A也很焦灼,也很困惑,好歹只当是玩玩而已。
她看出来了,小A的文字总是单薄的,总是浮在生活表面,根本沉不下去,触不到生命的痛楚,晰不出生活的主题。而她呢,她一直在生活的底层摸爬滚打,所经历的孤立无援和呼天抢地的苦,小A这个抱着棉花糖的小公主,是完全体会不到的。小A两脚上没有泥水,指甲缝里没有黑泥,没有烟熏火燎的经历,没有低三下四的求人经历,怎能有彻骨的感受和笔触呢。
一帆风顺,对一个平常人来说是福气,而对一个文艺创作者来说,可能就是挫折了。
她没有嫉恨小A的好命,她对自己不好的命,也少了自怨自艾,不同的命运有不同的精神收获吧,她所历经的苦和难,恰恰成了她文学创作上的福音,这或许是命运所标注的价格吧。


六十分万岁

她曾是张小娴的书迷,生的端庄,笔风既清丽又犀利的张,把感情分析得太透彻了,让她读出了感情的无奈无助,读出了情感的千疮百孔,读出了爱与情的千转百回,也读出了深深的孤独寂寥。
读得如此沉浸的她,并没有读到偏执,心底竟有了某种把握,前人给自己探清路了,自己也就不必怕井绳了,山上有没有猛虎,自己亲自打探一下,不就清楚了。
她把张小娴的两本书,又细读了一遍以后,就放进了书柜里的最里面。人生难得糊涂,她不想落单,既然不想落单,就不能活得太清醒了太明白,不能把感情的水看透,不能把情感的池摸透,她要在半清醒半糊涂中恋爱嫁人。她自己不是个完美之人,是个有很多缺点的人,就像母亲说她那样,“怎么这么个臭脾气!”好在臭脾气,放在人生旅途上,也无伤大雅,生命允许个人有臭脾气。
把有臭脾气的自己嫁掉,就是人生的一大成功。当然,自己不能按百分制来选人,也不能按百分制来严格来要求自己,而是双方都六十分万岁——两人彼此看着顺眼就可以了。
不知不觉,她就过了四十岁的坎儿,又翻到了张小娴的那两本书,书的封面还很新,书页却沾了旧时光。看看那些密密麻麻,关于情感的目录,她笑了笑,就像看小学时期的数学题,简单得不得了,甚至简单到无趣。
她一路实践下来,又沿途听闻过来,感情这东西并不复杂,情感也不是弯弯绕绕的难题,只要双方的人格够六十分,各自对对方的要求别太满,就能将就着过下去。她把自己的日子,各项核算下来,也就六十分。一直平庸平凡的她,实现了“六十分万岁”的梦想,也是人生的一大成功吧。


梦想是未完待续的连载小说

获得

早起,获得了晨光
面对一碗面条的宠溺
我不住地低头致谢
筷子帮我说感谢话
我喜欢的某公众号
推送出的短文似挂枝的果
所配的插画送我一兜的笑
感谢之余,心有所思
随手写下的小故事,不长
眉是眉,眼是眼

晚间,我获得了这天的平静
世界宏大,生活辽阔
我能把握的就是脚下的小路
手中的俗日和几本想看的书
奢求和奢望早被我退订
够不着的事物太苦太累
躲进夜色里,听喜欢的内容
“爱是最小单位的共产主义”
这句话陪我轻轻进入梦乡


编者

清晨,是位负责的网络编辑
早起,先打开来稿邮箱
有蜀葵和枣树的花开来稿
有山雀和麻雀的鸟鸣来稿
还有山溪和小河的叮咚来稿
认真编辑完大自然的稿件
清晨才拎着风儿去晨跑
已有多个“美妙”勋章的编者
再获两个勋章,就可升职了


梦想

梦想,是不标注截止日期的
是一场没有期限的坚持
梦想,是年复一年的连载小说
就算没有一个读者也得续写
放弃了就是“到此结束”
没放弃,就是“未完待续”
梦想既不督促我也不强迫我
却时常用实现了的梦想眼馋我
不甘心的我每天都出梦想地摊
一分钱不赚也得出摊摆摊收摊


心灵治疗

太艰难了,她双手抱肩
把自己紧紧拥抱
天黑了,她做了喜欢的菜
羊肉西红柿用汤和她说话
她又掉了几滴委屈的泪
就欢快地喂饱自己
吃饱饭,是她常用的心灵治疗

太艰辛了,他躺进沙发里
用烟雾缭绕的香烟心疼自己
一碟花生米和一袋榨菜
悄悄地端着白酒过来陪他
沉醉后的清醒
是他存活世间的有力证明


耪麦茬

耪麦茬的活是枯燥的,无趣的
我还得一镢一镢一垄一垄地耪
太阳已经很晒人了,风也少得很
邻家的麦茬都耪完了,唯剩我家的
我或是回味从广播里听来的长篇小说
或是扯开想象的线,尽可能想象未来
地有些干了,我一镢头下去就有烟土
渴了,就咕咚咕咚灌一通凉白开水
水是装在装过酒的塑料桶里的
玉米苗已有一拃多高了,绿的可爱
再来一场小雨,就能给苗上苗粪了
耪麦茬是给玉米苗创造有利条件
歇息的地堰边上,有好些野菜野草
不远处的白杨树林,也在等风来
我为自己渺茫的前景,深叹一口气
读过的美文里有那么浪漫和罗曼
我的现实里是无边无际的劳累和无助
熟背的唐诗宋词,一点用处也没有
起身,有小风过来,绕了好大一个圈
杨树林哗哗啦啦地对我唱起了歌
再耪五垄,再耪五垄就回家
还能赶上听中央电台的小说连播



发表于 2024-5-25 15:17 | 显示全部楼层 | 来自山东
                                 
 楼主| 发表于 2024-5-27 10:13 | 显示全部楼层 | 来自山东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隐私声明|小黑屋|联系电话:0531-75627999|济南在线 莱芜在线 ( 鲁ICP备15020683-2号 )

GMT+8, 2024-7-16 05:24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