济南在线 莱芜在线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12986|回复: 1

[原创作品] 尘世生活是一盘荤素搭配的菜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4-5-20 13:3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 来自山东
荣誉是所有误解的总和

1.那天的阳光那么好,你碰见了我,我遇见了你。你说我的新发型很好看,开心的我请你当向导。
那天的街道那么热闹,你陪我疯,你陪我玩。兀自高兴的我,却不是你内心的小伎俩。
你早确知我的身份,我却不知你的职业。好在我们没有芥蒂,我们各取所取,让那天敞开心扉。
多好啊,人群中的阳光明媚;多好啊,大街上的风和日丽。这正是我所稀缺的,我不稀缺的,紧紧箍着我。为了这份稀缺,我愿落入凡间一天。
我的访问结束了,谢谢你没让自己的小伎俩得逞。握手一别,我们将渐行渐远。
我们此生唯一的交点,就是那场罗马假日。
你是我记忆深处的灯盏,我一回忆,就点着。
那天,那么好,我要慢慢回味。         ——《那天那么好》

2.人只有两只眼睛,天天盯着污秽的东西,就看不到洁净的;人只有一张嘴巴,常常议论的都是他人的不是,别人家的糗事,一张舌头下,足可以卷起惊涛骇浪;人的心只有一拳头大,整天算计别人诋毁他人,哪有空闲再装梦想和理想。
眼睛盯到哪里,嘴巴就跟随到哪里,心里有什么样的想法,嘴巴就或善意或刻薄地表现出来了。心里没有一定高度,一生都在鸡毛蒜皮中嚼舌根子,内耗自己;心里有了一定的高度,思想升华精神高贵,哪有闲情搬弄是非?

3.2015年秋末,参加过一次企业内部的文学讲座,中午是某著名散文编辑老师的讲座,在互动环节,有人问了《蛙》的好几个问题。下午是一位老师,讲他的某小说写成的过程,并侃侃而谈起他如何进寺庙体验生活的事,越听越无趣起来。我近旁的一位女子竟睡着了,也难怪,下了夜班就来的她,能不困吗。我也有些困,只得强忍着。
不管如何,大家的学习热情很高涨,那一时刻,感觉进行文学创作真崇高真伟大,感觉我们就是明日的文学新星,不远将来的文学大师。休息时间,大家相互推荐着文学书籍,慷慨地议论着文学,满脸放光地交换着写作心得,好似下一个诺贝尔文学奖就是自己。
那天我快到家时,天早就黑了,又下起了雨,秋雨凉凉的冷冷的,我心里却澎湃如沸。
一晃近十年了,我们一起听讲的人中,绝大多数人都“封笔”了,我也是在跌跌撞撞中练着,现实生活让我们的文学梦再不沸腾了。如今,那位散文编辑,依旧活跃于文坛和各大活动中,我们呢?
文学名家,终究是金字塔上的那一点,文学环境被阶层固化的今天,业余时间做文学梦的我们,有几个能有实力和机会,触到塔的腰身?梦就是梦,梦里的自己攥着一大把的银两,醒来时用力一握,才发现是两手空空。文学是个又大又颠簸的筛子,基层写者的我们能站稳多久?能写出多少有分量的文字来?

4.那年的某天,母亲忽然焦急地打过电话来,问我:“你在报上都是写得啥呀?怎么咱庄里的那谁和谁,一边说你在报上写得真好,一边一个劲嘿嘿地笑,那笑,可不是个好笑!”我赶紧和母亲说:“我没写啥呀,就是写了一些平常事。”母亲担心地再三叮嘱:“写就好好写,千万别得罪人呀。”挂了电话以后,我前前后后想了想,的确是没写什么出格的事。
多年后,我明白了一些:作为一个乡村女子,在众人眼里的价值,也就是嫁人生孩子,把孩子养大,再孝顺孝顺两边的老人,就是好闺女就是好儿媳,就是一个乡下女子最好的人生轨迹;作为一个乡下女子,最大的荣耀就是嫁个有出息的丈夫,当个官太太或阔太太,穿金戴银的,在乡亲们的眼里就是福气,就是衣锦还乡;乡里人认为,只有村里那些考上学的人,才有理由去写东西,才理所当然地发表文章。而我,没有学历,长得也其貌不扬,特别是我们这个大家族,从来就没出过一个有文化的人,要说我会写文章,谁信呀?(就像以前我有些同事说得那样,“就她,还会写东西?”)
村里的人不知道的是,没学历的我,二十岁左右就在悄悄地自学,悄悄地学着写小说。他们不知道,我经历了多少艰难和失败,才一点一点熬过来的。好多村里人并不明白——学习是一辈子的事情。年轻时没考上大学,并不等于失去了学习的权利,并不等于一辈子就废了。况且,社会是广阔的大学,生活是最好的课堂,写作并不受学历和年龄的限制,只要想写,随时随地,一纸一笔,足矣。

5.我不太喜欢武侠小说,但对于当年万人空巷的电视剧《射雕英雄传》,我还是多多少少看了一些,并记住了其中一些武功招术的名称,其中,印象最深的是九阴白骨爪,若学会了定成一时无两的武林高手。
那年,我在某超市的学习用品前,看见了一套“武功秘笈”的笔记本,其中就有一本写着“九阴白骨爪”的名字 ,好奇中我先买下了这一“招”。不过,本子的质量不过关,爱掉页,余下的“招”也就不买了。
九阴白骨爪使用时,“五指发劲,无坚不破,推敌首脑,如穿腐土”,若把这上乘武功不练到邪路上,学成了定会夺得“武功天下第一”的名头。
至于这种武学套路,我是学不会了,若是巧妙地运用到写作中,岂不也可以参加一场“华山论剑”?

6.里尔克说:“荣誉是所有误解的总和。”
当一个人取得一定成绩时,若和他/她真诚地交谈,打开心扉的他/她,在说了遇见的好人好事贵人贵事外,定会倒出成倍成倍的委屈和屈辱,甚至会说出愤世嫉俗的话。
人不是独立的个体,人是活于人海中的,是混于人的江湖中的。在复杂的人性面前,盼你好希望你好的人太少太少,当你为某一个光明的理想而努力时,会有无数双狰狞的眼神为你制造麻烦,更有无数手段施以恶劣,故意制造出无尽的险滩和泥淖。
这些人性中的恶,人为的恶,是理想路上必须修行的九九八十一难,要他/她饱受苦难的磨砺和淬炼,闯不过去就死于非命,闯过去了就是“斗战胜佛”。
他/她之所以成为人物,成为镜头的焦点,就是爬过了屈辱的深沟,涉过了愤怒的海后,抵达了荣誉的码头。也幸好有个荣誉,让人有个念想,才有希望和勇气熬过那些耻辱和屈辱的日子,这就是盼头。
吃得苦中苦,还是平常人,不吃屈中屈,难为人上人。




一枝娉婷的梦被拓印到人间

一枝娉婷的梦

我走在花生地的地堰边
欣喜地看着花生稞的新绿
一段隽语妙言由风递过来
正要说感谢话的我
被晨间的鸟鸣吵醒
惺忪的我想起梦里的场景
赶紧拽过纸和笔
记下了其中的隽语妙言
哈哈,一枝娉婷的梦
被我拓印到人间了

夏日的早市

刚从夏日的早市上回来
阳光送我两肩漂亮的流苏
手里握着四两五钱的清新
衣兜里揣满了动听的鸟鸣
称了三两半蔷薇藤的花香
从新开的月季上捻了一瓣花香
从起伏的青芦苇拈了两叶袅娜
桑树送我一捧红红紫紫的桑葚
香椿树掐了一大把嫩叶尖
要我回来做手擀面的卤子
杏树大声喊住我说
会给我留一枝熟得最好的
我把从早市上带回来的东西
择洗的择洗,整理的整理
有些会分给对我微笑的素笺上


小景

小河水,在阳光下闪亮
河边有一大丛的黄色野花
似唯美的文字配了幅清新图片

小河水,随风的涟漪或大或小
野花丛,随风的舞姿或俯或仰
似一段优美丰盈的动感画面


笔记本

在我成摞成摞的笔记本里
每一本都有好些漂亮句子
期待着我的翻阅和青睐
天气不错,心情不错时
我会顺手抽出一本读书笔记
有时从前往后翻着看
有时从后往前翻着看
有时从中间某一页看起
笔迹有黑蓝红紫等颜色
黑和蓝的颜色占多数
若某个句式牵动了我的心
会以此为题进行美句的扩写
或以此为原型写个心动故事
若某个段落牵紧我的衣袖
我会以此为意向下延伸出
诗歌的葡萄架或随笔的灌木丛
翻着看着,有时快走有时慢走
有时会为某个字词请教百度
有时会被某件事打断或耽搁
成摞成摞的读书笔记本们
是我心里的好伙伴生活的启示录
多数时间,它们与静默对坐
有好些,一搁浅就是好些年
一旦翻开它们中的某一本
知心话就和我说个没完没了
见我高兴,会摆出应景的句式
见我落寞,会拿出鼓励的句式
此时,“我们不是只靠吃米活着”
巴金的这句话在左手边掷地有声
就以此为基调写篇人生随笔吧


告别信笺的日子

告别了信笺的日子
连青春的尾声也远去了
忙活柴米油盐的十指
难得有心情给谁提笔写信
大家都忙于俗日忙于生存
浪漫的心情磨没了
罗曼的心境也钝了
余下的信笺甘愿长期沉默
钢笔圆珠笔也懒得起身说话
再想起给谁写封信时
脆响的键盘替代了笔墨
Word文章替代了质感的信笺
Email替代了信封和邮票
沾了旧尘埃的信笺
还是让人欢喜不尽的
就用各色中性笔和信笺说话
说些生活感悟说些生命随想
被标上了日期的信笺们
说了好多好多话的信笺们
不知不觉就成了16开的日记本


尘世生活是一盘荤素搭配的菜


秫秫地

这小块薄地
我们种上了秫秫
间过苗后,又撒上了磷肥
小雨后的秫秫,撒着欢地长
秋后,它们结的穗子叫高粱
我们不图它们的粮食
图的是它们的秫秸
粗实的秫秸用来盖厢房
短细的秫秸用来做盖帘
此时,山风吹来又吹去
我半靠着秫秫地的堰边
边听着哗啦啦的叶声
便回味听过的《石评梅传》


隐身

那年,凤城空出廊檐的一角
我开心地住了下来
两年后,凤城腾出十九平方米
我踏实地栖居下来
七年后,凤城多了个新图书馆
我这爱阅读的蜂,找到了蜜源
被蜜源甜过的我,提笔书写
有寡淡无味,写到渐有粥香

删繁就简的日子里,笔墨惜我怜我
我勾勒青山绿水,描述繁花似锦
尘世生活是一盘荤素搭配的菜
我用人生的诸多况味去品尝
车流喧哗,以语言安静绽放
物欲横流,以心翅摸黑探路
行道树下的凤城,蓊郁葱茏
我喜欢以隐身的状态
让心底的想法,被恰如其分地表达


十指下

凡经过我十指下的书
定有我的一分喜欢
有些书逗留时间长一些
有些书逗留时间短一些

排着队来到十指下的字词
不是和我的精神契合
就是前世我们有缘有分
我们说繁华,我们聊落寞

我十指下的家务活们
此起彼伏的油油腻腻
循环往复的琐琐碎碎
好在这是安居的优惠券


浇麦地

晚上十点了,还没轮到我们浇地
母亲递我一件棉袄,要我先睡一会儿
她自己去看看上一家还有多少没浇完
我在地头枕着棉袄,看天上的星星
想起去年此时,还在为考学而拼命学习
今年却扛着农具,忙着浇麦子
我边想边哀怨着,慢慢地睡着了
迷迷糊糊中感觉很冷,就穿上了棉袄
梦里的我,似乎走进了某个考场
却怎么也找不到自己的那个考号
这时母亲在大声喊我“水来了!”
我一骨碌爬起来,差点跌倒
打着手电的母亲在用铁锨改水沟
我忙打开手电小跑到麦地的另一头
水浇到头了,我喊母亲改到下一沟
天上的星星越来越少,天也越来越凉
慌乱中,我踩歪了好几丛麦子
心疼地赶紧扶起,并培上一些土
我的人生已走出课本,走向田野了
“谁知盘中餐,粒粒皆辛苦”
正被我用劳作揭开深层的含义
地堰边有好些开花的地黄
我们乡下孩子爱摘其花啜其甜味
我尝了几朵甜味,望着黑夜里的麦田
不能瞎混了,该为自己做个打算了
既然没有别的出路,就先学好庄稼活
抽空把写小说的愿望继续下去吧
要向这些地黄花学习,要有点甜味
不知不觉,天蒙蒙亮了
我们家的麦地浇了多半了……


那个时候的月亮

那个时候,单月份的月亮
上弦月从姥姥家那边照过来
月亮说,姥姥还在做针线活
姥爷还在忙打椅子的木匠活
下弦月从我家照到姥姥那边
我曾让月亮捎过好多悄悄话
给姥姥家门外的那个大喇叭

那个时候,双月份的月亮
上弦月照满了奶奶家的院子
再慢慢淌到我家的院子里
那棵旺盛的枣树负责招待
下弦月照满了我家的院子后
在那棵枣树的指引下
再把奶奶家的院子照满

u=871785571,999238768&fm=253&app=138&f=JPEG.jpg
发表于 2024-5-20 13:45 | 显示全部楼层 | 来自山东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隐私声明|小黑屋|联系电话:0531-75627999|济南在线 莱芜在线 ( 鲁ICP备15020683-2号 )

GMT+8, 2024-7-16 05:38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