济南在线 莱芜在线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15613|回复: 0

[原创作品] 碎壳和薄荷香的信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4-5-7 08:1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 来自山东

碎壳和薄荷香的信

碎壳

他在她的心里,是那样的特立独行,那样的个性凛然。从少年起,他一手的好作文,让她着了迷。他被众多的女生迷着,宠着,暗恋着。她是其中之一。
上苍恩宠,那天,她感冒了,在校医务室打点滴。他也感冒了,也来打点滴。那几天,他们都是面对面,滴着液。偶尔会说几句话。
每回,她滴得慢一些,等他滴完了,望着他走远了,她才滴得快起来。
此后,他们再无交集。小考、大考、会考地忙下来,择校,入校地忙下来,她再没碰到过他。
一晃十几年,他为人夫为人父,她为人妇为人母。她成了某刊的签约作者,他却落了俗,沾了油腻。
面前的他,不再是孤芳自赏的少年;与他交谈,再无当年的意气风发。那个美好的少年形象,在她心里轰然塌了。她年少时的暗恋,碎了一地。
人生山长水远,她一直在赶往喜欢的路上,他却把自己,滑成了碎壳。


碎壳的轶事

还有十来天就返沪了。她和几个高中同学聚会。她有意无意地提了他一句。
“唉,说起他来呀,真是让人唏嘘啊!学习那么好的一个人,作文写得那么好的一个人。高考前,他家里出了点事,因为发挥失常,他只上了个大专。”一位同学说。
另一位同学接着说:“他参加工作时的那个工厂,我的一个亲戚也在那里,效益一直不怎么样,前几年又宣布破产了。现在他具体什么情况,不太清楚。”
她对他的记忆,只停留在菁菁校园里,并不知在社会上接受锤打的他。命运常常难为人,他一直被命运难为。
去车站时,她随手拦了辆的,上车后,发现司机竟是他。他们都不好意思地笑了。
“你现在是个大作家了,真为你高兴!”他没了上次见面时的颓废。“谢谢!之所以喜欢上写作,还不是上学时,你这个榜样啊。”她诚恳地说。他不好意思地笑了。他说,他在准备开一家出租车公司,自己试着当一个小老板,成不成的,努力一回吧。他又不好意思地笑了笑。
车站到了,他帮她拿出行李说:“还记得我们一块儿打点滴吗?”她点点头。他又说:“本来打算高考后,约你一块去爬山的,结果……唉,不说了,祝你一路顺风。”
那个意气风发的少年又回来了!她为他现在的生活状态而高兴。她的那场校园暗恋,没有虚掷。回去后,以他为原型,写篇中篇小说,如何?

薄荷香的信

她写信的纸,有隐隐约约的薄荷香。她写给他的话,如饮薄荷花茶,读第一遍是醉,读第二遍是醉,读第三遍还是醉。
他常在田埂上,半躺下来,望着云朵,默背她的信。
他充满喜悦地回着信,他说给她的话,也有薄荷香。她也会边读边醉的。
信在第十三封时,她一贯的薄荷香内容里,多了几句隐痛的话——她的父亲,因工作成绩突出,被批准所属子女均可入职。
他热情洋溢地回信说,“到外地去看看也好,总比待在这个小地方要强。”
半年多后,第十四封信,是从省外来的。她说,她的工作已安排妥当,请他勿挂念。简短的信末,是一连串的省略号,是对他的美好祝福吧。
他没有回信,而是把有薄荷香的十四封信,细心地扎好,压进箱底。他没有多少伤感,看过很多小说,也写过小说的他,知道这是人之常情。
况且,他们之间没有承诺,没有约定,薄荷香一样的感情,只比友情多了几分。
她有她的人生航线,他有他的人生轨迹。他们能有这样一份共同的薄荷香记忆,就是最好的情意。
在气味辛凉的感觉里,他要开启属于自己的新生活……

情感专栏作家

她这个情感专栏作家,在X报上,以每周千字左右的情感小文,已连载了十一年了。这个专栏让她有了一定的名气,却没留住她的婚姻。她精心经营的婚姻,未到七年之痒,就分崩离析了。
对感情有过甜蜜,更有过切肤之痛的她,剖析起感情来格外透彻,专栏的文笔更加犀利了。见她有一直单下去的迹象,闺蜜劝她说,把情感专栏停了吧,转向其他题材的写作。水至清则无鱼,把感情看得太明白了,会把自己置于上帝的视角,更容易孤独终老。不想孤独终老的她,把闺蜜的话听进去了,专栏在十五周年之际,宣布正式停笔了。她转向了网络的播客—— 一档读书的节目。
重新回归万千红尘的她,对异性少了苛刻,少了审视,多了认可,多了亲和。把感情分析地再透彻,她也是个吃五谷杂粮的俗人。
她接受了相亲这一古老方式,“凡是来相亲的,就是奔着结婚去的,就是向着过好日子去的,这就过滤掉了一大部分的渣滓。”她边这样想着,边走出了家门……


5b28c497b2714.jpg

小筐似花轿


夜间好梦


脑中忽有小小的闪电
紧接着有语言的闷雷
以笔为桶,接到两页心得
生活夸我是个捕电的巧手
我自豪地一笑时
醒了。天大亮


我在缪斯家做客
漂亮的语言家具
引得我不住赞叹
唯美的文字小饰物
引我细细地欣赏
缪斯赠我修辞的一璎珞
我挂在脖间,轻松地过河爬山
忘乎所以的我放声高歌时
醒了。天大亮


初夏的日子

初夏的日子
有草莓的热闹集市
有樱桃的精品小店
有青杏的大幅广告
蔷薇花的文章大量被推送
桑叶用花写好了桑葚的文案
石竹花沿途撒满热情的问候
月季花用多种颜色拉起宣传横幅
麦田胸有成竹地签下了售粮合同
红薯苗领着同类作物展开生长模式
南瓜苗带领同类菜蔬开设营养课程

我喜欢在柿子树下
仰头看喇叭状的黄色小花
低头时,遇见了童年的自己
那个把落花串成串的自己
快乐得在柿子树下转圈圈


小筐似花轿

一棵细黄的米蒿花
发卡一样,别在麦地的西北头
正在浇地的我,顺手拔出来
别在小筐的左襟上
与筐里桃叶鸦葱的黄花成近义词
与筐里白色的苦菜花成反义词
地堰边粉色的七七菜花
不由分说地挤进了筐里
野生的石竹花羞涩地望着我
我把她别在了筐的右襟上
水芹菜在河边喊我
我采了一大把
放进花轿一样的小筐里
挎着花轿的我慢悠悠地回家
并接了一路清香的赏钱


键盘的哒哒声

键盘的哒哒声
是我打开的心翅膀
我的飞姿被文档记录
还会被文件夹存档
茫茫网海是知识的蓝天
我一闪而过的心迹
是一次小小的传说
被入选的小文章
是我创作的小奇迹
能得权威云朵的一句评语
我会心花怒放一个月

键盘的哒哒声
是我又一次的心旅途
五笔输入法一直陪着我
错别字是遇见的小飞虫
满意的段落是丛丛花海
好看的题目设置成了四号体
五号体的内容次第铺展
思维在第八段上卡了壳
鼠标喊我去吃圣女果
圣女果微甜的话题提示了我
思维从第八段上重新开启


每一段经历是寺庙

每一段经历,带着风霜雪雨
也带着心花朵,梦绿叶
视每一段经历为寺庙
风霜雪雨是带发的修行
花朵绿叶是感恩的蒲团
希望,是燃起的香火
加以时日的努力,是诵经
博观约取的体悟,是参禅


她的精神力量

六十多岁的她,独居多年
一有空闲,她就剪纸
不用参赛地剪
没有奖掖地剪
心无旁骛地剪
剪的鲤鱼跃出龙门
剪见的荷花踩着藕
剪的凤凰踏上了枝头
剪的鹊儿正啄花蕊
剪的红石榴嫣然一笑
一生未摆脱困窘的她
一生处于生活拮据的她
视剪纸为活于尘世的精神力量
渴望,在剪刀下变成了花花草草
信念,在十指间变成了晨间鸣啼
命运没给她多少开心的事
她用张张红纸剪出了繁复的心花





途经心灵的文学原创


双色月季

这朵双色月季花
上身是红色
下身是黄色褶裙
风一来,她就按住裙摆
想模仿梦露的那个经典镜头
总是有所失误
她不气恼,咯咯地笑
引来了众多粉色花朵的好奇
风又来,纷纷模仿的她们
笑声密起来


途经心灵的文学原创

凡是文学原创
都是途径心灵的感受
人间阡陌中
把或嗔或痴,写成心情花絮
把或喜或悲,写成红尘风景
聪慧善悟的原创者
会把千疮百孔写出生命通透
撒豆成兵的原创者
连薄嗔都写得慧黠幽默


语言小农

一页稿纸就是一块小地
我用心境的镢头刨暄,荡平
都说种瓜得瓜,种豆得豆
我就种语言的瓜,种文字的豆
种好一页,再开始下一页
一页一页地刨暄,荡平,撒籽
收不收,获不获,我无权干涉
我能做的就是页页相连
想做语言小农的我
要谦卑,要勤劳,要领悟


精选集

经过杏树的初选
大部分杏花的作品
被选入了枝条的期刊
能否入选芒种精选集
还要看杏子们各自的领悟

桃树经过筛选
辑录了一册桃花的作品
中间还有多个节气的评审
能入选到秋季精选集的
是经得起考验的桃子

我每周发到微博里的文字
是较为满意的习作
选入季度选集的是优秀篇幅
选入个人年度精选集的作品
是我心里的轻舞飞扬
是我打开心灵锈锁的惊喜
也是我活着爱着的凭据


夏日莅临

单瓣的花落了
复瓣的花也落了
夏天就来了
一阵暖似一阵的春风
如马蹄声,远了
夏天切换成自己的热风
热风被树林捧成了浅唱
热风被麦地摊成了低吟
蒺藜丛抟着热风开起小花
忍冬稞抱着热风变出了金银花
远志用紫花在热风里完善药效
青草和禾苗边和热风寒暄边成长

夏日莅临,我仍和精神欢聚
平庸是我现在的对手
我须技高一筹
能从平庸中能抽出美好丝线
说明我别出心裁
能从平庸中捕获出灵感思绪
证明我有工匠技艺
夏日莅临,我和人间万物共同成长


小城有过桃花落

桃花到过小城
只盛开了十二个时辰
就无声无息地落了
一场雨,落瓣滑到了河里
漂走了,漂远了
小城里有过桃花落
幽怨的叹息声
没有写好童话,没有写完童话
好多年了,碾落成尘的桃花前世
仍清晰记起小城,及小城的那几条街
桃花接到了来世的预约,想了想
把小城那一章节删除吧
另起一行的童话,或许有桃子的等待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隐私声明|小黑屋|联系电话:0531-75627999|济南在线 莱芜在线 ( 鲁ICP备15020683-2号 )

GMT+8, 2024-7-16 05:43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