莱芜在线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8123|回复: 6

[原创作品] 即将落架的初春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1-3-23 10:0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这丛小注一样的连翘


春天光阴里

阳光一簇簇地垂下来
想成就一番好意
雨水一簇簇掉下来
想探探地面的温度
红芽儿一簇簇长出来
想给月季枝儿做美插图
哦,这是春天的光阴

阳光要微笑出柔与媚
雨水要探听出歌和谣
红芽儿要托起串串芬芳来
如此的春光阴,我怎能虚掷
我得把一直开在山野的习作
搬运到凤城一些,弄个小摊位
土气就是我的特色我的风格
经得起哂笑
经得起漠视


潜伏客

冬天还有一个未了的心愿——
写得最满意的诗作
没被春期刊录用
冬天失落了好几天后
还是拾起勇气和力气
蜷进角落,重新提笔构思
有时,笔会比宝剑更有力量
冬天就是在写中找些活的价值
写,会感觉通体舒泰
写,会保持心的清洁和灵魂的自由

春日渐深,冬天愿作潜伏客
一笔一画地把自己再次扶上季节的桥头


心思

每天,她都在纸上撒几把心思
就像撒几把糖果
为的是给苦涩的生活加把甜
若有满意的心思,会包上好看的糖纸
到网络的街头分发
业余常败给专业
热情常碰上冷落
没关系,她还是每天热情洋溢地写着


呼唤

刚走过一丛柳树
就听见“妈妈!妈妈!”的喊声
甜甜的女童音,让我赶紧回头寻睃
只见一枚可爱的叶芽,正跑向一柳条
柳条正伸开双臂迎接
她们开心的笑声,引来更多人的关注

那时,我家的小儿若老远看见了我
会“妈妈妈妈”地奔向我
当我蹲下身来紧紧地抱到了儿子
天地间,一片晴朗


凤城和家乡


我身在凤城,心却时常返乡
二十六年前,我努力地想从家乡拔出自己
二十六年中,我努力地想从人群中拔出自己
有时,梦想灭了,理想破了
家乡,会像一只蜻蜓
站在我心尖上,暖暖地陪我  


凤城喧闹,凤城敦厚,凤城可亲
我是在凤城里是慢慢长大的
磕磕绊绊里,我开出日子的花
孜孜矻矻里,我结岁月的果子
又在凤城微细的疼爱里
潜下心来,用阅读打磨性情
后来,又学会了用一字一词
找寻活的意义,和生的深邃
我唯变成一个语言的发光体
每个可亲的夕阳,会一下子找到我
连家乡快递给我的亲情包裹
我也能准确无误地及时签收



家乡,品德美好
凤城,品德美好
我要在美好里做一些美好的事
比如,在这个美好的春天
我唤来家乡的柔荑花序
唤来凤城的柔荑花序
我们一起重温那年月的歌谣
或约来家乡的柳哨
约来凤城的柳哨
我们在一壶水酽酽的干烘茶里
说起2021年的美好理想


针脚

落笔,就是落一个个针脚
心不灵手不巧的我
想写出梦想的暗色花纹
想写一些隐秘的狂喜
我写透世间的人生
却写通一段自己的事情
一窝针脚,就是一窝寓意
一堰针脚,就是一堰春意
可成图案,也可不成图案
落笔的,都是我的温柔慈悲
落纸的,都是我的婆娑情怀
陶醉不了春风,陶醉不了脚步
可陶醉我,陶醉我的六楼




桃叶鸦葱开花了
一朵大一点的,一朵小一点的
我坐在一边,静心地听
听她们家族婉丽的故事
听着听着,我的心”扑嗵”跪下来
她们母亲的经历和我母亲的经历
真是像极了,像极了


最忠实的读者

春天,将最美的诗篇
半月一期,刊发于大地上
我“咩咩”着,贪婪而满足地啃食
我当不了最美的读者
却可以当最忠实的读者
噢,这丛小注一样的连翘
我得精读细读
还有那片萱草丛
我复述给母亲听时,得要有花的鲜味




桃花开了十三朵


那时候的我,是幸福的

高高的枣树上,有嗡嗡蜂群
潮润的地面上,有枣花簌簌落
母亲在做蓝花棉袄
我家三岁小儿,拿着小铲东敲西戳
我在择洗刚掐来的薄荷
整个院子里飘有枣花香,薄荷香

母亲拿着蓝花棉袄,在小儿身上比划着
继尔拿出泡好的小米,咕咕地唤来小鸡
三岁小儿也有样学样,抓了米喂小鸡
太阳以45度视角,触到了蜜源
椅子上的蓝花棉袄,落了些细黄的枣花


桃树

我已凤冠霞帔,我也备好妆奁
也许,又要将春景坐至黄昏深处
也许,又要将自己坐到黑夜深处
为了给值得一过的一生
找到值得一过的充足理由
我再持一把爱的勇气,面临新命运


拍电影

”生是一部电影,死是一张照片“
照片只会是黑白的,亲和的那张
电影却是丰富多彩形式多样的
若按题材可分喜剧片爱情片纪录片等
按场景分科幻片战争片历史片等
按形式分动画片音乐片传记片等
我以喜好为准则,决心拍好纪录片
要想拍好,我得自律+努力+认真
更要有一件让自己持续燃烧的热情
那就是我的长处和优点


病根

“她写得还不是白纸一张!”
这是多年前,一位姓JI的女同事对我的嘲弄
这句话边,堆满了附和她的哂笑
自那后,我落下了病根:怕听”白纸”二字
好多年里,我都不敢直视一下白纸们
又一个春天来了,桃花要摆花宴了
我要求些花笺,与一张张白纸们和解
愿能和平共处,愿能心灵共振


春天的宠臣

榆树是春天的宠臣
官至财政部长
榆树并不恃宠而骄
也不私欲膨胀
更不沆瀣一气
他有节有制地行使着财政大权
让春天的每项计划顺利开展


摁住了一阵春风

我摁住了一阵春风
就像逮住了一只蚂蚱
还像是逮住了一只蟋蟀
我窃喜我炫耀我手舞足蹈
不曾想,春风趁机溜走
正扫兴时
却见原地已生出了一窝草芽儿
旁边的碧桃正伸枝召唤草芽儿
那是她豢养了一冬的家禽


桃花开了十三朵

我绕着桃树,仰着脸儿
数完了已开好的十三朵花
然后坐在桃树的对面
让自己的欣喜也开十三朵

午后的太阳,以钝角照过来
桃树多了层光晕
十三朵桃花也格外丰盈
我赶紧拍下来
当作今天文档的封面图


春天这般好

春天这么好,我要写点精致的小诗
让大地万物知道,我的热爱
春天这么俏,我要写几篇言情小文
让春天的爱情知道,我曾经年少
春天这般的好,我要打开久封的心
翻晒一下有了霉味的记事簿
记事簿的拐角处,还有那首老歌
还有那幅美好的剪影




即将落架的初春


冒犯

太阳柔软,空气温和
一群麻雀正在草地上闲聊
不识趣的我忽闯进了草地
说到酣处的话题被猛地扯断
麻雀们轰地飞到美人梅树丛
一时的踩踏冒犯了花枝有序的香气
悬空而起的香气,冒犯了空中的寂静
我这始作俑者,仓皇逃出
回首,连连抱拳道谦


清醒


鸟啼唤醒了我,起身,开窗
让清新一枝一枝弯过来
排空我昨日的暗疾
让晨曦把我浇灌成一株绿萝吧
或者是其他绿色植物
活到这个年龄的边上
我已褪却了拘谨矜持和重重顾虑
裸裎的心态,不再助长邪与恶
启动超凡的耐心
教自己勇敢地拒绝一回阴冷


捧出心底的阳光

新的一天里,大地会捧出心底的阳光
以180度的慈祥凝视着
她怀里的河流山川,庄稼植物
以及觅谷寻米的人类
并给他们爱的明媚和情的光合作用
大地有时会生病,有时会倦怠
以暴风骤雨作为出口扫除不如意后
依然故我地捧出心底阳光
和180度的从容与宽厚

大地如此疼我,我无以为报
以每天一首拙诗,当作心太阳
捧给疼我怜我的母爱
我的拙诗丑丑的,笨笨的
却是真诚的,开心的,愉悦的
因为每天都能得到大地180度的鼓励


那个名字

那个名字,是薄的,是轻的
雾一样绕于我的梦周边
等我醒来时,那个名字会散去
一条打湿的小径,让早间索然无味
树木打湿了衣,也未找到半点踪迹
回返时,草丛里忽有起伏的风


春光中

骀荡的春光中
有燕子低回柔语
有婴孩在学步
还有一小学生背着书包去上学
燕子有了安稳的新家
孩子有着无限大的未来

春光下,一枝花轻颦浅笑
小女孩踮着脚够着了花枝
两分可爱,被旁边的妈妈精心收藏


肩上蝶

我坐下来,坐在她的枝下
她用微微的香气款待我
还用窸窣花语和我说话
我打趣说,我要是个书生
一定要娶她回家
她笑笑,不置可否
又续了些香

不知不觉
时间歪了好几个格
我要走了,她顺手揪下几瓣花
洒于我肩上,以示恋恋不舍
花瓣如只只粉蝶,翩跹地陪我
我的步子,多了些莫名情愫


即将落架的初春

即将落架的初春,结了些黄瓜
窈窕身姿上,暗生着不扎手的小脾气
一朵黄花花钿,让她多了三分妩媚
她身着绿裙裾,和姐妹们相约着出游

即将落架的初春,结了些丝瓜
有的占满了屋檐下的空间
有的上了篱笆的堤
更多的是爬上了树,眺望诗和远方

即将落架的初春,有好多嫁为人妇
她们安心守着一方院落
淘米、洗菜、晾衣服
黄昏降临了,她们把家人照顾得周全

即将落架的初春,爱读《大地上的事情》
她们感谢着苇岸——他把她们描述得真好
她们齐齐地向苇岸深深鞠躬
并撒了少许的花瓣


 楼主| 发表于 2021-4-1 11:15 | 显示全部楼层
发表于 2021-4-2 08:12 | 显示全部楼层
一年之计在于春,春天是苏醒的季节。神州大地,生机盎然。绿水青山,把人召唤。阳光灿烂,倍感温暖。希望的种子,撒在春天。牛的精神,无私奉献。天佑中华,创新发展。中共华诞,百年庆典。乘势而上,再谱新篇。华夏圣地,永远春天。
 楼主| 发表于 2021-4-5 16:28 | 显示全部楼层
谭业斌律师 发表于 2021-4-2 08:12
一年之计在于春,春天是苏醒的季节。神州大地,生机盎然。绿水青山,把人召唤。阳光灿烂,倍感温暖。希望的 ...

谢谢老师!
问好!
发表于 2021-4-6 07:36 | 显示全部楼层
言重了,你才是我们的老师,虽未谋面,但从文章中受益颇深。非常感谢。
 楼主| 发表于 2021-4-6 09:41 | 显示全部楼层
谭业斌律师 发表于 2021-4-6 07:36
言重了,你才是我们的老师,虽未谋面,但从文章中受益颇深。非常感谢。

我们互相学习!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隐私声明|小黑屋|联系电话:0531-75627999|莱芜在线 ( 鲁ICP备15020683-2号 )

GMT+8, 2021-4-22 04:23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