莱芜在线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28841|回复: 2

[原创作品] 砂糖桔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1-2-8 13:1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有母亲的冬天


我和母亲隔着一个腊月

腊月里有雪,有冰,有晨霜,有寒冷
腊月里有腊八节,有大寒,有小年
腊月里更有盼年忙年和备年的心境
母亲和我一起过了45个腊月后
便与我遥遥相隔数年

这个腊月里,我一直处于慌乱中
被担忧、叹息、伤感和无助所捆缚
感觉腊月像道深深的坎
迈得我难受,忧心忡忡
我努力克制着,不想惊着了母亲
我能做到的孝心,也就是这些


有母亲的冬天

那时的冬天,真好
像颗醉枣,满院子煨着香

那里的冬天,真热闹
麻雀儿不是在枣枝上念书
就是围着磨盘抢玉米糁

那时的冬天,簇拥着忙碌
我还是偷些时间,速览借来的小说
当然,得背着母亲


玫瑰夫人

一朵柔肠百结的黄花
黯然神伤地坐于枝下
暮晚下,她揣疼了一句话:
“悔教夫婿觅封候”


扣碗

命运像个扣碗
你永远不知道掀开的是什么
有人掀开的是姹紫嫣红
有人掀开的是流金溢彩
他掀起的却是动荡不安


这个冬的日常生活

这个冬的日常生活
沾了泥和土,还找了灰
我拍拍打打地应付三餐
因为有事焦灼
零下十八度我都未感觉到冷
因为家有病人
我被琐事缠得走了音调
我想起了一个方言词汇:刺挠
是的,这个冬天我过得有些”刺挠”


相亲

公众号上推出的某首诗
俊眉朗目
我喜悦地读,又贪心地抄录
多像一次相亲啊
我一眼看上了对方
多希望对方也看上我呀


冬天,一天天地过去了

冬天,不紧不慢地过去了
闲也好,忙也好
就这么一天天过去了
我把这个冬天过成了一堆暄草
一摁,没多少斤两
没有几句经得起推敲的话
没有几件可以置顶的事情
这冬,过得索然无味
又有深深的苦味


字看了我一生

字看了我一生
我精精心心地长成了木芙蓉
开一朵白的,再开一朵紫的
再开几枝紫的,再开几枝白的
都不曾入选
我的信念,一朵一朵地落了

我看字一生
颤颤地,惊惊的
一直到麦子黄
也没暖风扶我一把




砂糖桔


冬天的果园里

寂寥的果园里,众果树在备考
有些果树,在参加春季高考
大部分果树要参加夏季高考
我怕打扰了果树们,尽快离开
一根苹果枝扯了一下的袖子
我知道,他叫黄元帅
他的同桌是红富士


故事

每一个群体背后都有形形色色的故事
每个人的心底都有串串经历故事
有些故事性格外向,爱说与人听
有些故事性格内向,不愿说与别人
有些故事,高调地发表于大型期刊
有些故事,常在坊间流行不同的版本
我的故事是一拳一拳打出来的
也是一脚一脚挨出来的
所以我不喜张扬,坊间没有我的故事


剥生活

过日子就是剥生活
剥生活的核,剥生活的仁
核常是惨败的,仁常是苦的
其中,快乐的核权占千分之一
为了这千分之一,世人贪婪地剥着
成就感也仅占万分之一
为了这万分之一,我痴痴地剥了这几十年


祖国

一些黄了皮的老南瓜
敦敦厚厚地陪我过冬
它们守在厨房里,或闲聊或打盹
某个黄昏,我的兴趣活跃时
会有半个南瓜,帮我打点晚饭
缕缕饭香里,我深深体会“安宁”二字
丝丝瓜甜里,我深深体味“祖国”的重量


如同和父亲闲聊

他的文章沉沉稳稳的
没有斥责,没有说教
看着清净,读着清静
铺排开的语言通通透透的
像一位家族的老者
品咂中,不牙碜不闹腾
如同,和我的老父亲闲聊
说说笑笑中就有了某些领悟


砂糖桔

刚铺开稿纸
一些砂糖味的字符就围过来
我以字符的天性逐一安排
妥贴熨贴中一首一首地培植
远远望去,像一棵棵砂糖桔
结满了枝和桠,一派祥和
我带着叶子摘下来
分享给路过的人们


旁听生

我有幸进入了世间最好的大学——书籍大学
作了名旁听生
我甚是珍惜这个不收学费
没有年龄和地域限制的机会
读得卖力,尽力,努力
我的毕业论文是要一手行云流水的好文章
虽宽进严出,虽没有学籍没有学位
我的论文还是顺利通过了
我的毕业证就是手下写给您看的文字


味道

盘里的饺子,是白菜和肉的
我们几个用各自的年龄,经历和品德
围桌而坐, 举箸而尝
虽是同一款热饺子
我们却吃出了不同的品牌
吃出了不同的馅,不同的味道
其中有一位,一吃下去就肚子疼
那是她肚子里的坏注意在作祟




心灵证明信


三鲜

当冬如野花开到极致,开到奢靡
立春姑娘赶紧跑过来,接落瓣
她要腌制起来,用腊月的缸
当香椿来时,当薄荷笑起
她要用这三鲜,招待燕雀


背景音乐

这些渐暖的风,是春来时的背景音乐
节令把旋纽调至极低,没有吵的感觉
天空做着数云朵的工作
大地做着融化冰雪的工作
人们忙着过年的各类事项
我在晴朗的公司里,数丝绸一样的清新
低分贝的背景音乐,拥着我
又有一茬花儿轮流来看我了


一声不响的人

书,是位沉默寡言的老人
若用阅读和他对饮
他渐渐打开的话题
够我受益终生
笔,是个不吭不哈的人
若用书写和他交心
他打开的话匣子
听得我心服口服

一声不响的人,常有独特见解
他只和对脾气的人侃侃而谈
只和性情匹配的人深聊


主持人

白天,太阳常是主持人
晚上,星星和月亮轮流主持
只是,这个午后,有雨来生持
是啊,要立春了,换一下气氛
这机智活泼的主持风格
猛地叫醒了我的混沌


铁匠

我一直点着语言的火炉
一直低头做着铁匠的营生
最初,我想打一把傲世群雄的剑
后来,我想打口可炒菜熬粥的锅
现在,我只想打好这把铁勺子


对抗

学某位作者,以写作来对抗虚无
对抗生活给我的一次次羞辱
以及无法言说的情绪纠结
面对有些事,只能吃哑巴亏
面对有些人,只能看破不说破
把心底的雪堆,融化成心境
学做油菜花,坐于田垄上
坦然对春景,吐露金黄色


重量

一想到逝去六年的母亲
我心的指针,猛地一摆
这是母亲的灵魂重量
又想起刚逝去的四叔
我心的指针,猛地一颤
这是四叔的灵魂重量
亲人的灵魂,帮我积攒活的量量


写短诗

我从没数过,自己到底写了多少首短诗
现在不想数,以后也不想数
写短诗,已是我生活的惯性
若有事搁下了,心里会空落落的
写短诗,是我的心灵证明信
证明我在奋力扇动翅膀
虽如一只丑陋的蝙蝠
若一味抱怨生活,也没多大意义
不如写些短诗,帮自己剔除块垒


假装是棵麦子

他们写下的是麦子,我写下的是稗子
我汗颜,我羞愧,还是混于麦子中
命运把我放得太低了
我得用精气神抬高自己
和麦子对视,和麦子一起走
学麦子头颅低垂,跪叩土地
哪怕是山寨版的,也是好的






























 楼主| 发表于 2021-2-10 10:30 | 显示全部楼层
祝所有老师们新春愉快!!!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隐私声明|小黑屋|联系电话:0531-75627999|莱芜在线 ( 鲁ICP备15020683-2号

GMT+8, 2021-3-7 11:27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