莱芜在线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5215|回复: 4

[原创作品] 防患于末然(外二则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0-8-31 12:2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防患于末然(外二则)

老吕,小学四年级文化,属于五分之四个文盲。要不是顶替了老父亲的班,参加了工作,也就是个在家种种地推推粪的料。不知不觉中,在车间里混了近二十年,这不混上了个段长位子。不是他老吕是什么业务骨干,也不是他吕以厂为家甘心奉献,好水平不如好运气,好运气不如好人气,只因为刚来的新厂长,是他的老乡。老乡见老乡,两眼泪汪汪,老吕和新厂长握手时虽没涕泪横流,却以三茶碗子白酒,夯实了与党组织的关系,以恰到好处的礼,拉近了与老乡的距离。
朝廷有人好坐官,老段长一退休,肥水不流外人田的新厂长,就敲定了老吕为新段长。三把火烧尽后,除了完成厂里下达的生产任务外,老吕得领着大家开每周二的安全会。最初,他是指定一个人来念念学习材料,读读指定的报纸内容。这一切完成后,老吕就给大家讲话,东扯个葫芦西扯根地瓜秧,驴找不着唇马踩不准蹄,大家也乐得一听。大夏天里,一坐进会议室里,老吕就把工作服裤挽到大腿根,先搓左大腿的灰,再搓右大腿的灰,搓成团样的成品后,集中在中指上,用大拇指轻轻一弹。两腿搓完了,再搓脖子两侧及胸脯。时不时弹出的灰团,“炸”得近处的人直皱眉,“炸”得远处的人捂嘴偷笑。
开安全会老是找人念也不行啊,怎么着也得竖立起当官的威风来吧,已坐稳了江山的老吕,就亲历亲为地念起材料和报纸来。“山寨秀才念半边”,错字连篇是常事,大家有时笑笑,有时就装作听不出来,更多的时候是让思绪十万八千里的神游,待念到关系到切身利益的通知时,才把思绪拽回来。
这天,上边来了人,名曰看看大家安全学习的情况。老吕这一回正襟危坐,念得极为认真和卖力,虽是用掺了八分半方言的普通话。“……总之,对于安全,我们要防患于末然……”,本来听了N个错误读音的领导,这一回没憋住,“噗哧”一下笑了,大家也就跟着笑了人仰马翻。
老吕有些摸不着头脑,难堪地停在那里时,领导说:“老吕啊老吕,你是末未不分啊,多么常见的一句话啊,多么重要的一句话,多么不应该念错的一句话。你这是安全工作没做好啊,还是别的什么不到位?”一片笑声中,安全会散了场。


涨三千

张三千,在家排行老三,又是“千”字辈,他爹娘很是省事,就大千二千三千地叫下来,名字虽土,却叫得顺口听得顺耳,写起来也顺手。
张三千是1989年的技校生,那年头的技校生可不是吃素的,所学的功课没个三拳两脚是考不上的,有人列了个等式,说1个技校生=0.9个中专生=0.6个大学生。上到高二的张三千,之所以要报考父亲所在的国有单位的技校,主要是他英语成绩不好,而技校不考英语。农家孩子,为了能吃上国库粮,把农业户口变成非农业户口,纵然心不甘情不愿,他还是在经过激烈角逐后,顺利地考上了技校。
因为名字有谐音,喻意也好,大家都叫他涨三千,多好啊,要是人人每年把工资都涨上三千块,谁不咧开大嘴乐啊。还别说,勤快又好性格的涨三千,就像红太阳,照到哪里哪里亮,甲乙丙丁四个班次中,只要和涨三千一个班次,这一年定是产量高质量好,多劳多得的考核制度,让涨三千他年年不少拿钱,奖金也捎带着不少。一来二去,“涨三千”像个品牌样,成了香饽饽,每年年底调换班次时,必定被抢,没办法,就按丁丙乙甲的次序,让他一年一转。吉星年年有,一年照一家。
这不, 在丙班的涨三千,和武小花一个岗位。武小花识字不多,为人实诚,说话不带拐弯的,有啥就说啥。这天的午饭,武小花拿的菜是豆瓣酱炒豆腐,经微波炉一热,满当当的香气,涨三千也就分了点吃。谁知这不太会说话的武小花,和来串岗的王十一说,今中午和涨三千分吃了豆瓣酱炒豆腐。本来就是平常一句话,却被爱喷的王十一演绎成了一场风韵之事,完全失了正确方向,向流言蜚语的谷底滑去。这让涨三千就是有三千张嘴也解释不清,心里憋闷得很。无奈中,强烈要求调班,班长为了民族大团结也为了班组的和谐,把他和武小花调开了。
涨三千的业余爱好是钓鱼,只要休班没什么事,他就背上鱼竿去三十里外的桥乔家水库。他钓的鱼有时多有时少,自己却很少吃,大多时候是拿到班上,让大伙分分。桥家水库的水质好,养出的鱼自是肥美,油煎一下必是美味。大伙边跟涨三千开着玩笑边挑鱼,哟,三千啊,又去钓鱼了啊,钓到美人鱼没有。涨三千憨厚的一笑说,钓着了钓着了,就是不敢往家领,我那老婆忒厉害。一片哄笑中,各自提着一条鱼回家。


爷爷难当

覃小明哭着跑回家,告诉正在做饭的奶奶:“奶奶,不好啦不好啦!我看见爷爷正抱着一个女的在亲呢!”“啊!”奶奶一听大惊失色,差点把锅铲扔了,赶紧关掉火,拎着孙子,骂咧咧地往楼下跑。
覃小明的爷爷,正给几位广场舞大妈示范表演动作呢。这覃老头,年轻时是个文艺骨干,从迪斯科跳到霹雳舞,从慢快四又跳到了广场舞,这几年腿有了些毛病,就很少跳了,安心在家看看孙子养养花。一群正在为国庆汇演排练的大妈们,正为几个不规范的舞蹈动作着急时,见覃老头过来了,自是请他来当当老师了。
见覃奶奶一脸怒气地冲过来,大家都愣在那里。待弄明白事情后,覃老太太不好意思地拎着小明回家。没多大会,覃老头也气哼哼地回了家。
见孙子睡着了,覃老头压了压火,对覃老太太说:“现在的小孩子啊,真是小人精啊,都没法管了。昨天在超市,小明非要一个什么特的玩具,家里已有好几个了,我就是没给买,今天一下楼,小明又吵着要,我还是说不买,小明就在楼下赌气,这时她们过来要请教我。你也是,这把年纪了也不动动脑子,小孩子的话,你就轻易信?让你这么一闹,以后人家还敢请教我吗?”覃奶奶也知道自己太冲动了,赶紧示弱。小明醒了,早把事情给忘了,又甜甜地黏着爷爷奶奶,看着可爱可亲又有些可气的小孙子,老两口竟没有了对策。
儿子儿媳下了班,吃完了饭领着小明回另一单元的小家。对于白天的事,覃老头和覃老太太啥也没说。小明是爷爷奶奶的掌心宝,是爸爸妈妈的心头肉,话多了伤和气,说重了伤感情。再说,要小孩子懂事,是要有时间来过渡的。




晚十点一刻的凤城(外三首)

白天的雨又折回来了,凤城撑起了伞
听着噼噼啪啪声,向子夜小街走去
凤城想起了戴望舒的《雨巷》
想起了曾卓的《雨天》,还有一首《躲雨》
喜欢诗歌的凤城,只是读,从来不落笔
喜欢读诗中翘楚,喜欢读诗人们的写作简历
凤城觉得,诗是语言的魔方,时时被吸引
读到喜欢的诗句,就是遇见了情投意合的人
也是谋得了一份红尘幸福
在一棵榆树下,凤城停步,轻拽榆树枝
水珠儿哗啦啦地落在发上衣上伞上地上
她想起以前读过的《昨夜雨今日下》
那篇小文的诗意曾快乐地淋了一身
走到公园处,看见淋雨的莲叶和莲花
“下一世, 在一朵莲上迎你
给你露珠的宫殿/水是两个人的民间。”
这巧笑倩兮的句子,一下子俘获过凤城
读诗,让人的心灵不死,让人活得有滋味
以前积攒的经典诗句,此时在心头逐一泛起
凤城走着默背着,有种口舌生津的愉悦
子夜的小街到了,雨也小了,收拢了伞
四肢放松地躺进铺有凉席的小床上
凤城暗想,经过大雨的洗涤和遴选
明天惊异的语言组合,会带来灵魂的震憾
世界在那儿,语言在那儿,二者对立又统一
唯领悟透彻者,唯品德高尚者
才连缀出有生命质感的诗行来


某年的夏日景色

长长的地堰边,开了一溜的金银花
我在雨后的小溪里洗完猪草,就坐在堰边
花生绿汪汪,红薯绿油油,芝麻稞层层叠加
金银花白白黄黄地开,赶集般熙熙攘攘
豆色秧上的豆角,胖乎乎,校园一样热闹
青酸枣羞涩地站着,蛇莓红灿灿地笑着
不远处的秫秫苗条细溜,谷子扎起了穗辫子
蚊蒿野生石竹开着粉红花,远志开出细碎蓝花
云朵时来时去,风儿走走停停,太阳若隐若现
我隐隐觉得,盼望已久的理想,在凤城等我了
等我去衔接广阔的世界,去焊接想要的生命历程
到那时,我用诗行加分,用作品说话
以马拉松式的写作,赢耐力和底气
以心静为殿堂,穿污云越浊气
到那时,我心无旁骛,只凿一眼语言的心井
按嗜好读书,用自己的风格开辟一块向阳地
命运给我趔趄我就接,运命给我无奈我也接
若把趔趄和无奈拆读成精华篇幅
我就是大隐于民间,用匠心锻打自己了


她泥沙俱下的诗行

她写的诗,一身的汗味
如同村妇,在雨后给玉米上苗粪
上面晒下头蒸的地里
两脚踩在湿泥里,镢头上沾满了泥
刨好两沟的窝,折身拿化肥
新化肥味扑面而来,呛得两眼睁不开
抓一把化肥放进窝里,用脚精心埋好
手上的划痕被化肥杀得生疼
汗水把衣服浸出道道盐渍
她写的诗,烟熏火燎
如同刚从坡里回来的村妇
先烧火馇猪食喂好猪,拌上麸子喂好鸡
再在小锅头上炒个地蛋丝,放上两个青椒
柴火有些湿,总不好点,满饭棚的烟
炒好的地蛋丝,卷进煎饼里
并打开电视看《篱笆•女人和狗》

她泥沙俱下的诗行
没有拈花一笑,没有烟视媚行
像一地的庄稼,实实在在地长在那里
充满力量和重量,充满热爱和热情
我读出了哔剥作响的欢快,读出了密切的同感
从白纸黑字里渗出的汗味和烟熏火燎
唤出了我隐匿许久的乡村经历


一地的谷子

一地的谷子,在天空下浩浩荡荡
不时有稗草入侵,有野花来捣乱
还有一群一群的麻雀来聒噪来叨扰
小烦恼小伤害虽不断
却不妨碍谷子望秋的心情
“山好能容四面看”,谷俏能容时时瞧
叶子们按台阶坐好,穗子们按性情出落
浅青色的黎明里,让一支老歌单曲循环
日头下的辛苦劳作,自己拧干汗水和泪水
夜晚来临,和半弯月按顺序听网红歌曲
风吹衣襟,作闲散状;雨淋心头,权当饮酒
天空蓝就喝茶,天空不蓝就喝点柠檬水
心跳是为靠近秋天,过好每个节令是为收获
天空下,一地的谷子洋洋洒洒
一厘米一厘米地长,一寸一寸地挪
把孤独疼痛忽略不计,是情商
把理想梦想煮沸,是智商
所有的付出和跋涉,所有的琢磨和打磨
是让生存的混合运算,有个生活的正确答案



 楼主| 发表于 2020-8-31 18:59 | 显示全部楼层
发表于 2020-9-1 19:25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多面手了
诗歌小说故事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隐私声明|小黑屋|联系电话:0634-5627999|莱芜在线 ( 鲁ICP备15020683-2号

GMT+8, 2020-9-26 15:25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