莱芜在线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26073|回复: 0

[原创作品] 不花钱的乡下日子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0-7-20 09:5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不花钱的乡下日子


那时,冬日一闲下来,父亲就叫上我,推着小车,到坡里捡石头。父亲说,这些石头不用花钱买,好点的能打棚子或猪栏的地基,不好的垒鸡窝也是好的。
满坡的石头或疏或密,有的爱群居有的喜独居,形状名异大小不等,我们随心所欲地捡,看中了哪一块就抱哪一块,难得的自由选择。这些石头从我记事起,就老老实实地待在这里,也许我们的挪动会改变它们的命运呢。石头旁边,有的开蚊蒿花,在的开野石竹花,有的长远志,有的长地黄,还有的蹲在野蜂窝边,有的坐在兔子窝边。一中午,我们推了四趟,别说冷了,浑身都出汗了。
父亲不在家时,我高兴了,自己就去捡,这不花钱的石头,对我来说就是捡便宜,天下少有的大好事,我怎能错过呢。一个冬天下来,我们就捡了一大堆,看着它们,我想起一个词:部落——石头的部落。我家盖房子时,它们先后加入进我们这个烟火气十足的家。
冬日,我和父亲常去刨蒺藜,我们老家叫蒺针,父亲刨,我就“整理”,或是我刨,父亲“整理”,所谓的“整理”,就是用“Y”型的小木叉,帮着归扰带刺的蒺藜们,有了这种叉,再怎么张牙舞爪的蒺藜,也被捋顺溜了。满了四大捆,我们才挑回家,我有时自豪地,像个满载而归的猎人。
蒺藜稞下全是干酸枣,又红又大的酸枣,皮干涩味浅酸,别有一番风味。有的蒺藜边,还会有落下的干酥花生呢。粗状些的蒺藜爱长在陡峭的地方,所以刨时脚下要站瓷实,滑倒或滚下坡去是常事,这是乡间看得见的跌打,当我踏入尘世后,无形的跌打层出不穷。
冬日里,最最不花钱的就是搂柴禾,那枯了的暄草铺满了堰和坡,搂来摊煎饼烙饼子烧水。最温暖的记忆,是隆冬的夜晚,母亲点上一小堆暄柴禾,为我们烤被子。还有一种不花钱的柴禾,就是秋日的落叶。梧桐叶洋槐叶杨树叶等,红的黄的绿的,我一筐一筐地往家搂,那时的我眼里并没有什么诗意,我只是想着,如何每天早起,抢在别人的前面搂。现在每每看见环卫工人,把落叶子装成袋运走,我眼馋得只想背回家当柴烧。
乡下人的日子,就是勤劳中的积攒,就是会过中的辛劳。邻里邻居过着同样的日子,也不觉得穷更不觉得苦,农家小孩子刚刚吃饱穿暖,在煎饼就咸菜的日子里,我们把作文《我的理想》,写得缤纷有趣,崇高且伟大。


坡里的野菜和嫩草,是不花钱买的。只要你不懒,弯弯腰伸伸手就取之不尽。春天过后,我们拔刺儿菜(七七菜)、苦菜,米蒿,掐薄荷,马齿苋等。天旱的夏日,我们拔猪草时要费些劲,满坡满堰地找灰菜、老瓜瓢子等,只要猪能吃的,我们想办法搜罗进筐里。天涝时,我们就省事多了,单就玉米地里的嫩草就让人狂喜,薅满了筐找条小溪,洗掉泥沙,淋着水挎回家,赶紧剁好拌上麸子,这是猪的美餐。
拔猪草时,我们时不时会碰到红菇娘子、山莓和开花的地黄,这是大自然对我乡下孩子的犒赏吧。年底时,好不容易喂大的猪卖了,赚一挂猪头零碎,全家人能过个好年,有的人家,连这个也舍不得,只留几斤待客的肉。
夏日,开始有蚊子了,我们就去拔蚊蒿,蚊蒿开着粉粉的花,满片的好看,拔来后晒蔫,找爷爷拧成火绳,晚饭时,屋里一根,屋外的饭桌边一根,满院子的草木香;过暑假了,我们就刨远志,刨来的长根擀扁,去梗晒干,到公销社卖了,买笔买练习本;雨季时,我们到山上拾松菇,趁天好晒干,再串成串,留到冬天的集上卖;连阴天时,我们还到草窠里,捡地皮,薄而颤的地皮,被母亲淘洗干净,做成鸡蛋汤,我们在雨声里喝着,说不出的快乐与知足。
我们还去树林里找知了壳,有一年,运气特别好,找了好多,结果公销社不收了,我急得大哭,直埋怨母亲卖晚了,其实,怎能怪母亲呢;酸枣开始红时,我们就打酸枣煮酸枣,在磨盘上搓洗干净,晒好后去卖,是笔大收入。当然,乡间不花钱的还有各类野果野花,如桑葚榆钱槐花柔花序柳芽香椿等。
乡下孩子的好多玩具也不用花钱,弟弟和小伙伴们,用玉米秸插成机关枪的样子,分成敌我两派,在地里打得激烈又有趣;我们用秫秫秸,插成各样小玩意儿;我们还用粘泥巴做成碗状,用力反扣到地上,比得热火朝天争得面红耳赤。就地取材的玩具,满足了乡下孩子的玩性,也加强了动手能力及创新能力。


我虽离开故园多年,却时时怀念那时的生活,那里有我种过的茬茬庄稼,有我抗旱的艰苦日子,有我累并高兴地割麦经历。多年的田间劳作,让我熟悉了乡村,敬重着乡村,现在书写起乡村来也容易些。农家生活,让我多了层生活体验,让我养成了踏实的心性,经过农事锻炼的我,做事能扑下身子,不怕苦不怕累。
我在故园时,并不觉得它的好,只是漠视它挑剔它,唯有离开后,两两相对,才忽然发现故乡的好故园的美来。
土地是无私的,土地上的草木是慈悲的,它们给了我们太多不花钱的东西,我们却以怨报德,急功近利地掠夺它破坏它。每每看见被圈起来的大片土地,以开发的名义闲置着,我就不忍直视,可我人微言轻,只能暗自痛心。
我喜欢到坡里去转转,看看庄稼看看花草看看菜园,也喜欢到树林里去踩踩落叶去够够藤萝。大自然是好的,大自然是亲的,我要履行好一名亲人的责任与义务。





1989年的月夜


1989年的月夜

1989年,一个月色清淡的晚上
一场意外的相思,拉着我的手
轻轻走出了一段叙事诗
诗里的小巷悠长,足音如灯花
摇摇,曳曳

当我关上门的时候,一切归于静寂
一切隐匿为往事
门外,是一地的月光碎银子

那时的我还不会写诗
当我会写的时候,生活已赐予我无尽苍茫
此时,再拈起1989年的月夜
沧桑,满腹


软枝黄蝉

长着的叶子,是写给家人的长信
开出的花儿,是写给Ta的情书
吹来的风,是家人的回信
一早一晚的霞,是Ta说的情话
亲情待我温暖如春,爱情待我温柔无限
我看待世界的方式,多了柔软
醒目的黄色花瓣,盛着陶醉
轻轻告诉掩面而泣的小伙伴:
只要揣紧希望,爱,早晚会莅临


汉字信任我

汉字信任我
给了我生的智慧,活的底气
我尊敬汉字,我敬畏汉字
所以爱描述热气腾腾的生活
好文让心不生邪恶,好诗豢养身心

汉字待我不薄
却无法用惊鸿美篇来答谢
我在大地上,人微言轻
为了加点分量,还是喜欢用
浅浅的思想,小小的爱怨,笨拙的文笔
让信任我的汉字们
帮我有尊严地活于世上


至理名言

日子静缓时,抄写的至理名言
是兴趣所至,是假装的深沉
是强说的青春闲愁

当我初悟至理名言时
那是我被残酷的现实揣疼了
当我痛悟至理名言时
那是我被命运扼住了生命的咽喉


相见

清晨的光,来到床边
仿佛喜欢的人,过来喊我
清脆的鸟声,来到我身边
仿佛疼爱我的家人,走过来
哦,对了,刚才在梦里
我和母亲一个劲地诉说委屈
母亲边安慰边为我擦泪

伴着光,听着鸟鸣,我找不到了母亲
唯早餐的香气,如保存下的母爱


晨光里

多么美好的晨光
我枕着晨的臂腕,贪恋
昨夜的雨,把清新升级
适当的凉意,像首轻音乐
几只鸟来和我分享良辰
风提着花香,撒满了屋子

我侧侧身,抱着慵懒继续贪睡
浅色的梦境,如片青草地
我如一株才惠的青草
想涉过红尘之河,来到人间


僧人

整个夏天,石榴都不开口
雨淋,雷劈,太阳暴晒
她都缄默,不语
当秋风凉爽,石榴才轻轻开口
粒粒如玛瑙,句句如箴言

整个探讨会上,她只是倾听
偶尔记下几笔,再托腮静默
时而点头微笑,以示赞同
最后,大家轮流发言时
她寥寥数语,说成了压轴语
我感觉她像个僧人
一个爱闭关修行的僧人


嘲笑声

当初,我苦读时
把嘲笑声折进书页里
如今,再翻那些书页
过时的嘲笑声,哗啦哗啦地跪拜我
当初,我苦练时
把嘲笑声埋进了字迹里
如今,再看那些习作
腐烂的嘲笑声,已是我写作的各类元素

开始,嘲笑声狠狠地将我践踏
后来,我把嘲笑声做成了盘旋而上的梯
此时,清风徐徐,我治愈着过路的伤寒


油条拌黄瓜

(一)       
黄瓜在那一“啪”中,长大成人
油条在蒜汁的撮合下,应允了婚事
我在热热闹闹的婚礼上
说了一大串具有地方特色的祝福话

(二)
黄瓜在那一声“啪“中,确定了题材
油条说出了时间地点和人物
蒜汁和调料讲出了事件
筷子未入场时,是故事
筷子一入场,就成了小说



一篮子夕照


挖掘

我常抱着一本喜欢的书
一页一页地挖掘想要的精神矿物
封面封底及封一封二不能落下
连页眉页脚也不放过
行与行间也深挖掘,字与字间也是
总有些金金银银的话,说到心坎里
这是我赶路的勇气,我活命的细软

每天我用食指拇指和中指
握一支拙笨如我的笔
挖掘我生活的场景
挖掘回忆、思维及生命感受
凡成行成段或成篇幅的
都是我心田的产物,心灵的闷响
但凡表达从容恰切,颇见功力的
都是我经年前命运的颠簸和颠覆
那些痛苦中的磨砺和愤怒中的挣扎
积成了经历矿层,累成了灵魂境界


日常事物

一个桃子邀请另一个桃子,饮茶
檐下的雨,滴滴答答
两个桃子听得心思甜香
它们的谈话也如雨滴碰雨滴一样动听

一枝荔枝挨着另一枝荔枝,逛街
明朗优美,背影袅娜
几十枚荔枝碰出的心香
布满了街巷,撒满了人群

一架青扁豆和一架紫扁豆,邻河而居
青扁豆的孩子偏向于理科
紫扁豆的孩子偏向于文科
还好,今年是“3+3”高考模式
走出考场外的两个孩子,各有各的选择


那个下午

那个下午的树阴还在,蝉鸣还在
那个下午的清凉还有,愉悦还在
那个下午青果累累,快乐也坠枝
那个下午的幸福感觉,如顿号荡秋千
那个下午的美好,如省略号的涟漪
最最重要的是,那个下午有我们

那个下午的蔚蓝还在,白云还在
那个下午的灌木丛还在,野花群还在
那个下午敞开的思绪,糖一样还在
那个下午,所有的树叶都被青睐签阅
那个下午的我们,怀着所有期待
要走过红尘万丈的桥


样子

每天,我都要读几页或几十页书
这是我想要的精神的样子
每天,我都要写首诗或一篇短文
这是我心的样子
每天,我和各种菜蔬认真组合
这是我日常生活的样子
每天,我还要把字写得棱角分明
这是我入世的样子

世间的富绕有很多样子
喜欢我的才是对我的成全
世间的美好有很多样子
我所能握住的才是成绩


一篮子夕照

在这傍晚缓慢的时间里
一篮子夕照,不言不语
洇染的周边,都柔顺起来
我迷恋于这种柔顺
并把这篮子夕照挂在西墙头
它们凌霄花一样探出微笑
像石榴一样在枝上踱步
还像紫薇花组成合唱团

夜幕降临了,隐身的夕照
换算成了一篮子星光
我不知该把星光挂在哪个湖面


毛豆

她从田埂的那头,来到市场的这头
有人喊她姑娘,她便姑娘一样娇羞
有人喊她妹子,她便妹子一样朴实
有人喊她**,她便**一样风尘
有人喊她宝贝,她就将细腰摆成春柳

我直接喊她小名:毛豆,毛豆
我们是一起从乡畔来到凤城的
N年里,经过无数次地摔打和捶打
我们娴熟地和各色人插科打诨
这是活命的本金,也是生存的利息
而我们深藏的初心,原汁原味
她喊我妮,我喊她毛豆
小署这一天,我们在国槐的阴凉下
相互诉说最近的经历和感受
一同参与的还有几只麻雀和国槐的青荚子


我的诗行有些浅

我的诗行有些浅
不能大开大阖,不能气势如虹
是些偏执的理念,狭隘的观点
还有一些小情小调
与苍茫与辽阔不沾边

浅浅诗行是我心中的慢
漫不经心地开开合合
漫不经心地绽开心底的期待和想法
没有暗香浮动的意象
也没有奇妙创意
“诗歌就是好好说话”
我一直是个听话的孩子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隐私声明|小黑屋|联系电话:0634-5627999|莱芜在线 ( 鲁ICP备15020683-2号 )

GMT+8, 2020-8-14 16:52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