莱芜在线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20833|回复: 2

[原创作品] 成蝶须破茧,练笔正当时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0-3-25 11:5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成蝶须破茧,练笔正当时


推窗,望春

这些天,一大早起来,我总要先推开窗子,看望楼下的白玉兰树。每一年,我都是以这样的方式,看着它开花看着它落花,再看着它长出绿绿的叶片。今年,也是如此。
疫情下的玉兰树,与往年一样沉着,托着骨蕾,承接着阳光承载着夜雨,倾听燕语雀鸣和风的呢喃,只是今年骤减了孩童们的笑声,和大人们的散步闲聊声,好在大家衣食有保障,每天的万家灯火下,是不变的橘黄色的幸福安居。
疫情在减弱,暖色在增加,玉兰白色的魅力在叠加,大清早地望下去,越来越抢眼,给人的喜悦也在上涨,你看,有好几朵绽了一个瓣在闯线了呢,后面的跟跑者更多。
看完了玉兰树,再看看柳树,三棵柳早就绿得满杈满枝了,每天都摇摆着柔枝,盼望着背书包的孩子们,能在下午放学后,蹦蹦跳跳地经过它,对了,今年的柳哨多了好些型号,希望摘掉口罩的孩子气,吹得快快乐乐,吹得起起伏伏,吹得美不胜收。
清明节要来了,柳枝们要用深情的绿意,帮居民们驱走惶恐不安和焦灼,这是它参与防“疫”战“疫”的方式,让2020年尽快回归静好的状态,是最好的“疫”绩了。
还有楼下的迎春花丛、紫李树、榆树和草坪,开花地开花,发芽地发芽,泛绿地泛绿。花圃里的月季、芍药、太阳花、大丽花们,都在以不同的方式迎接这个不同寻常的春天。
每天一早,我推窗看春望春,哦,春天欣欣然地来了!芬芳飘逸的春天来了!这个乖舛的春天,我怎能辜负!且让我以最好的笔力,为抗“疫”的英雄们唱赞歌抒华章;且让我做个内心有诗意的人,看春天出类拔萃的各类景色……


三月刨地忙

这处地,大大小小有四五十块,大的有二十平米,小的也就几平米,零零散散地占了整个坡面。我们这里的地半是山地半是丘陵,坡宽地薄,祖祖辈辈广种薄收着,刚刚温饱。凹地稍好些的,种了小麦,这坡地只能种些花生地瓜了。
已有了两年农龄的我,对刨春地已轻车熟路。先用镢头刨完一小块荡平,再用铁锨把周边折平,就像一个蓬头垢面农妇,梳洗打扮了一番,自是漂亮了起来。一小块一小块地刨下来,竟有了小半坡的周周正正,心里自是舒坦了许多。土质稍好些的,会调沟种地瓜,只要有地瓜苗,现在就可栽种了;土质差些的就种花生,但愿埯花生前,下场透雨,小雨也可以,若天旱了,又要挑水埯花生了,那样慢又太劳累。这些地种出类的花生,皮薄仁满,种出来的地瓜,格外面,切地瓜干最好。谷雨前后,我会拿些豇豆种豆角种,沿着地堰边埯种,夏季时节,那胖乎乎的豆角甚是喜爱,秋季时,熟了的豇豆荚挂在伞头的稞上,让你直乐。
这处地,是前年生产队又重分的,当时是我去抓的阄,正当我担心地差时,母亲看了地回来说还行,父亲也看了回来说不算孬,我这才放下心来。就在当春,我和父亲就又开垦出了十来块小地。
坐下来歇歇,磕磕鞋里的土,剐剐镢锨的湿土。因扯荒草捡石头,手上又扎了好几个刺,没事,回家拿针一挑就行,我常拿自己的手做试验,现在都成“挑刺”高手了。太阳暖得想让人睡觉,风儿轻轻地拂过,远处的麦子青青的,近旁有苦菜开白花黄花,有苦碟子开黄花,还有好几棵桃叶鸦葱,端着明黄的花朵冲我笑,我随手扯了一棵,捋掉土沙,先嚼梗的甜汁,再嚼花的蜜甜。
太阳暖得像毯子,风儿暖得像绸缎,有点口渴的我,斜靠在堰边,想起最近收听的《平凡的世界》,进城当揽工汉的孙少平,也不知有没有前程?……嗯,不想了,刨地要紧,我起身伸个懒腰,心里盘算着:再刨大小十块就回家,对,就十块!十全十美嘛。说干就干!你看,苦菜花上有蝶儿在飞呢,忽想起那首电影插曲,便哼唱起来:“苦菜花开,闪金光……


成蝶须破茧,练笔正当时

当我在生产流水线上,熟悉了操作规程后,每天的生活大同小异起来,无意中陷入了一天就是一年,一年就是一辈子的模式:上班下班、点名考勤、开安全会或其它会、一轮轮的打分下岗、等着发工资等着退休等着一声不响地老去。听着各级冠冕堂皇的话,看着女人们尽兴地施展拳脚,还要接受某些男工们荤腥N级的话。我就暗暗地想:我这一生就这样一眼望到底啦?我的梦想和理想哪里去了?此时的我,不再天天阅读,不再年年写日记,特别是有了孩子后,天一亮就没头没脑地忙,一天晚到晚的焦头烂额。
直到孩子上托儿所了,我才在喘气的空隙考虑起自己的人生来,我决心要做一件自己喜欢的事,以便给自己的人生赋予一定的意义。做什么呢?我挖空心思地盘算着:珠算底子薄,书法基础浅,画画没天分,学音乐五音又不全,女红不通烹调不想学。思来虑去,觉得还是练笔好一些,毕竟迷恋过老汪羡慕过琼姐姐。方向确定了,我还是拖拉了一年多,直到在一个落叶的晚秋,一片朦胧的诗意中,我对自己痛下杀手:不练就不发“心”酬!
一个人不做事很容易,一个人得过且过地混世也不难。如果你真做点事可就难了,做不成,一圈一圈的人嘲笑你,你有点小成绩了,就引来一轮一轮的非议。写不好时,我是同事眼里的大笑话,写出一点样子了,我是大家眼里的怪物,我是告状人嘴里那个不干活混工资的闲人,这些年来,我常被360度无死角地碾压和吊打。
我看过听过很多追梦人的报道和事迹,他们没一个人逃过这种困厄和僵局,他们有的破茧成蝶了,有的被迫陨落了。我以浑不吝为保护衣,以集腋成裘为招数,边打边坚持写,发表不了也写,获不了奖也写,没人肯定也写,我写故我在,我一直走在写的路上。
在无数个深夜里,我饮泣我审视我反思,质问自己练笔的价值。我们老家有个说法,说人来世上,老天爷给了你一件缝了好多兜的大衣,你先掏哪个兜,哪个兜就告诉你今生能吃哪碗饭,比如你若从一个兜里掏出一秆秤来,说明你这一辈子是个生意人。我贪婪地把大衣所有的兜掏了个遍,唯有一个兜有纸笔,也许这就是我今世活命的资本和家什了。
练笔路上,我看到了人性多层的恶,也看到了少许的善良之光;练笔路上,我去看不同的生活方式,去学习不同的思考纬度;练笔之路,让我知世故而不世故;练笔之路,让我学会了如何求同存异地活。长长的生产流水线,没让我变得太迟钝太愚笨,我一直在做一件自己喜欢的事,在给自己的人生赋予意义。泰戈尔说:“你今天受得苦,吃得亏,担得责,扛得罪,忍得痛,到最后都会变成光,照亮你的路。”你看,春天来了,成蝶须破茧,练笔正当时。





那个暮晚,欢喜如海


这个傍晚,真是轻

这个傍晚,真是轻
踩在一片新叶上,有些疼
踩在刚绽的白瓣上,有些痒
踩在寂寞的襟上,有些忧叹
好在有这片油菜花,用黄色笛声
让傍晚待得真实,也心安理得

我拽着傍晚的襟,不撒手
傍晚看看我,直笑
恍惚间,我想起了母亲:
小时候,也是一个傍晚
母亲紧拉着我的手
走了一大段山路,才进了家门


下午五点钟

下午五点钟,一只鸟飞过窗口
倏地没了影。一朵云飘过天空
也慢慢的没了踪迹
陪我的是有些困乏了的茉莉花茶
还有一本读书笔记
我最疼爱的句子是:
“我不是诗人,我是写诗的人。”
最疼爱我的句子是:
“现代诗,是对少数人说的话。”
陪坐在侧的还有一本散文诗集
他说:“生命,本是一个不断疼痛的过程。”
我感同身受地点头
他还说:“人到中年,像把钝去的刀。”
我无味杂陈地点头

下午五点四十五分了
我用一首《下午五点钟》作了结束语


那个暮晚,欢喜如海

那个暮晚,美如轻烟
杨树的叶子比钱币大些
满枝的活泼,满树的洋溢
我们一前一后,走在埂上
说着生活见闻和日常琐事
风把麦丛吹成波浪线
把小河吹出细弦,有潮润音符
埂下的各种野菜在歇脚
我们走着说着,说着走着
夜晚的果子熟了
我如艺术家,捕捉着细节之美

那个暮晚,欢喜如海
开过花的杏树以叶为衫
掩盖着如枣核的杏子
一前一后走在埂上的我们
和微醺的风举杯浅酌
和夜色的朦胧一起荡漾
细如眉的上弦月经过时
我们停下不说话,看时间深邃
美妙的意境在波浪线上起伏


书是生活的铺子

这本书,先和我聊喜闻乐见的事
我们的开心都惊扰到了花圃
一壶酽茶下,我们又聊文坛趣事
敬畏与钦佩此起彼伏
鸟群过后,我们又说起某个沉重的话题
空气沉闷得透不进一点风丝
天色将晚,我轻轻合上书
一团乌云从封底漫上来

书是我生活的铺子
供给我细碎的日常之美
供给我借鉴的故事镜子
供给我思悟的修行灯光
静心守着书的铺子
我的心有落脚处,梦也有休憩的地方


可敬的杏花

我需要把杏花写得幸福些
你看,她们高挑枝儿,相互挨挤着笑
笑声都汇成了春天的快乐溪流
她们或排着队唱歌,或朗诵诗行
优美的歌喉,引来了蜂儿
唯美的意境,引来了蝶儿
真是一群可爱的杏花

我需要把杏花写得有才华些
你看,她们把乐趣和闲散
信手拈成一枝枝的妙趣横生
我看得心旌摇曳,读得心情舒畅
她们用饱满的词藻,骈文的格式
让春景跃然于纸畔
真是一群可敬的杏花


羊角葱

俏皮的羊角葱,爱“咩咩”地逆着风跑
总是忘了做老师布置的数学作业
总是忘了给爷爷奶奶打电话
这不,他们举着长竿子够柔荑花序时
竟把一旁的菠菜踩痛了

淘气的羊角葱,爱打闹着唱新学的歌
欢快的歌声引来美人梅和杏花的加入
也把扎着羊角辫的小女孩吸引过来唱
这些新歌,她这学期刚学会哟


花树的语言

我来到粉红的花树下
看黄蝶翩跹,听蜂儿嗡嗡
我不攀枝也不摘花,只是以朵为单位
看满一枝再看下一枝
看满一树再看下一树
枝里有轻松和悠闲,树里有随意和自由
这一大片花树似粉领丽人
送我雀儿般的欢忭跳跃
送我阳光下的娴雅与娴静

时而,有花瓣飘然落于草地
我怜惜地捧成琳琅词语
并分门别类地保存进2020年的文件夹
我近期的书写,将是一页页花树的语言
其中最心仪的那首情诗
恰似黄昏下的那位卷帘人


春天的友情

如此温婉的春天,蛋糕一样甜
切下一大块送你,就让我们共享人间至美
如此温润的春天,糯米饭一样香
你盛了一大碗给我,说我们共尝人间美味
我有过蹉跎,你有过蹭蹬
还好,我们现在将一切安顿好了
把冰冷和刺痛也酿成了理解的酒
你有香要分给我,我有甜要匀给你
我们的友情有疏有近,有乐有安慰

我想把一坡的青草芽分你多半
你想把湖水的清涟分我多半
我想把茶香让你打包带走
你想把咖啡香气密封快递给我
春天如此温柔敦厚,我们彼此温情善待
那我就随手写首小诗,写一句念一句
知道吗,你的倾听就是最大的阅读量
你的微笑就是最好的评论





发表于 2020-3-26 20:58 | 显示全部楼层
御景花园
莫道春来早,笔下吐芬芳!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隐私声明|小黑屋|联系电话:0634-5627999|莱芜在线 ( 鲁ICP备15020683-2号

GMT+8, 2020-4-1 12:33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