莱芜在线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78532|回复: 7

[原创作品] 五把钥匙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10-3 17:3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五把钥匙

故园,我来看您了!
我带着精心打制的五把钥匙,看您来了!
是的,这是五把魂牵梦萦的思念钥匙,更是我翘首以待的亲情钥匙。
第一把叫《乡愁》。“小时候/乡愁是一枚小小的邮票/我在这头/母亲在那头//长大后/乡愁是一张窄窄的船票/我在这头/新娘在那头//后来啊/乡愁是一方矮矮的坟墓/我在外头/母亲在里头//而现在/乡愁是一湾浅浅的海峡/我在这头/大陆在那头。”这把钥匙,纯净清淡,浅白直率又意味隽永,似我回环往复的想念,如我经年萦绕的记忆,一唱三叹的情思想有个归宿,不可言说的心愿想有个落脚处。
故园,这把钥匙上有泪的凝结,有叹的哀怨,好在时间解冻了一切,让板结的思念峰回路转,让切断的音讯柳暗花明,欣欣然乐陶陶中,我续写了第五段:“而未来/乡愁是一条长长的桥梁/你来这头/我去那头。”
第二把叫《城南旧事》。“可是啊,我是多么想念童年住在北京城南的那些景色和人物啊!”“我默默地想,默默地写。看见冬阳下的骆驼队走过来,听见缓慢悦耳的铃声,童年重临于我的心头。”以深挚的情怀表达了绵延不绝的乡愁乡思,用温和的笔调写出了人物的悲欢离合。串珠式的表层结构与创作情感的深层结构,如经纬细细织,使这把钥匙成为一部纯美的散文,洇染出委婉的诗意和宁静的意境,一幅水墨画般,远望近赏皆素雅简约。
故园,这是我们固有的人间烟火味,也是我们共有的心性与根基。我用一个成长中的孩子天真无邪的目光来安排故事,是想让每个喜读的孩子,被无忧无虑的童年捧着长大,这样长大的孩子,会充满着人生主见,会心怀灵性的感悟。“问君此去几时来,来时莫徘徊。”长大的我们,或是老去的我们,都要坚强地面对生活。
第三把叫《一棵开花的树》。“如何让你遇见我/在我最美丽的时刻//为这/我已在佛前求了五百年/求佛让我们结一段尘缘/佛于是把我化做一棵树/长在你必经的路旁//阳光下/慎重地开满了花/朵朵都是我前世的盼望//当你走近/请你细听/那颤抖的叶/是我等待的热情//而当你终于无视地走过/在你身后落了一地的/朋友啊/那不是花瓣/那是我凋零的心。”淡雅剔透,抒情灵动,以诗行特有的细腻的视角,来体验生命的爱、甜蜜及忧愁。极具画面感的意象,让钥匙的造型玲珑,极具声韵谐和之美的钥匙,让人爱不释手。
故园,我们从来都是诗的王国,爱是永恒的主题,因为心中有爱,墨下有诗,我们才把日子过得绿意葱茏,欢喜可爱,这是我们的情爱传统,也是一起分享生命的美妙与感动。
第四把叫《花拆》+《春之针缕》:。有人说这是出入古典,流连掇拾的的结晶,有人说文辞如水,一笔如舟,引领我们一步步走入一条条美丽水域。不信,你听:“有时,一夜之间,花拆了,有时,半个上午,花胖了。”你看 “春天的衫子有许多美丽的花为锦绣,有许多奇花异草的香气为熏炉,但真正缝纫春天的,仍是那一针一缕最质朴的棉线——初生的禾田,经冬的麦子……。”
故园,在居家过日子的柴米夫妻中,总有出色的女性含情凝睇,援笔勾勒,她们步下红毯,穿越丑恶,见证伪善,最终成就了人间大爱,撒播着灵光与风采。
第五把叫《目送》+《孩子,你慢慢来》。以温柔纤细,深情动人的笔触,描写了亲子间的亲情互动,读来温馨有味,情意盎然。“我慢慢地,慢慢地了解到,所谓父女母子一场,只不过意味着,你和他的缘分就是今生今世不断地在目送他的背影渐行渐远。”这承上的亲情,对父母恩情的深切领悟;“我坐在斜阳浅照的石阶上,望着这个眼睛清亮的小孩专心做一件事:是的,我愿意等上一辈子的时间,让他从从容容地把这个蝴蝶结扎好,用他五岁的手指。孩子你慢慢来,慢慢来。”这启下的亲情,是对下一代的绵绵爱意与期待。
故园,这份亲情链条,不就是您和我的写照吗?在这些深邃美丽的描述,血浓于水的亲情诉说里,让我明白,要及时地把握当下的感动,要懂得亲人理解亲人珍惜亲人。
故园,我来看您了!
我带着精心打制的五把文化钥匙,来看您了!
“我们每个人就像一颗颗散落的珍珠,分布在不同的角落,文化就是一根强韧的细线,将珠子串成一串。”是的,相同的文化是我们情感的粘合剂,是我们生命的基因,是我们坚韧于世的血脉,是我们共有的处世秉性。“家和万事兴”是我们治家的总旨,家规家训是我们管家的秘诀。这些年来,我们两两相望,可我始终是您缺失的一角,您的隐隐作痛,我的失魂落魄,唯有我们感受最深。您像缄默不语的锁,在等我想家念家的钥匙,故园,您看,我用沉淀了多年的文化底蕴打制的钥匙,被摩挲出了包浆,浸透了沧桑与苍凉,洇进了众多的期盼与渴望。串起的钥匙串,环佩叮当,是我回家的兴奋,是我哼唱的小曲。我们是生生世世的亲人啊,是扯着骨头连着筋的亲人啊!
“吧嗒”一声,我叩开了家门;“吧嗒”一声,我们相拥而泣;“吧嗒”一声,我们打开了心结;“吧嗒”一声,我们相聚在一起;“吧嗒”一声,一桌家乡宴前,我们含泪齐唱《我的中国心》。。



瞬间美丽(1)

1.家乡的水沟里,有一种叫扁担钩的小昆虫,喜欢在流动不大的水面上滑行,黄昏时分格外多。那年抗旱,我到深水沟里挑水时,见好多扁担钩在快乐地玩耍,我难得的歇息了一下,看着它们,自己心里也不那么累了。要知道,我的两肩上已磨出了血茧。
百度了一下,扁担钩名叫尖头蚱蜢,短额负蝗等。每每在电视看见滑冰者或扬帆运动员,我就想起扁担钩来。

2. 那时,在地里干活渴了时,我会跑到河边,在稍干的细沙处,挖出一个钥匙形的新泉来,等水澄清了,找两块小石板,垫在膝下,趴下来喝个饱。那条河干净极了,源头在山脚下。春天河两边爱长薄荷,一小窝一小窝的,我时不时掐几把回去。有一回刨麦地时,母亲把没吃掉的苹果埋在秫秸旁的沙堆里,第二天中午,扒出来吃凉凉的鲜鲜的,多了三分好吃。
山脚下的那处地,沟底有一个泉,水是从石坝的缝隙里流出来的,清甜可口,半蹲着用手捧就可喝个痛快淋漓。此前,我没见过那么接地气的泉水,此后更是没见过那么清澈的泉水。时值秋天,两崖上的酸枣红红青青,风里又掺着玉米秸的甜味,那情景美图一样被我揣到了今天。
后来,我在收音机里听到了一个事例,说某农民肚子疼,到医院开刀时,竟发现有蛇卵。后经专家分析:与经常在野外喝不流动的水有关。听了这个告诫后,我再找泉水时一定是要流动的。
等条件好了,出坡时,母亲定要让我带上凉开水。泉水虽不喝了,我还是喜欢到河边洗洗脸洗洗胳膊,回头再把凉开水喝得咕咚咕咚响。

3. 小时候,家里有种纸袋子,很结实的那种,一扯哗啦啦地响,是父亲从单位里拿回来的废品,母亲稀罕极了,用来盛各种粮食。每个袋子上都印有“小心轻放”的字样,我虽不懂这四个字的意思,却深深记住了这四个字。此时,在书上看到“小心轻放的光阴”后,我的心一惊,那年月的纸袋子们清晰地来到眼前。
“小心轻放”是袋子们的“工作服”啊,那“工作服”是环保的,是亲切的,是美好的,可惜已淘汰了。

4. 上中学时,在学校组织的元旦表演中,有两首歌让我难忘。
一首是《花纸伞》:“细雨蒙蒙落江面,船头撑开花纸伞,好似彩云从天降,美似荷花静似睡莲;妈妈生我那一天,秋风阵阵落江面,一只空船无遮处,只有那把花纸伞,花纸伞啊花纸伞,你是母亲你是摇篮……”歌词像画一样向我扑过来,在我耳边回旋了好多年。
另一首歌是《苹果熟了》:“我从苹果园儿走,盼望果儿熟,想摘一颗尝一口,姑娘不准我动手,苹果红一半,有点儿酸溜溜。要摘等到苹果熟,现在还不是时候;再到果园来,满园果儿熟,姑娘见我低下头,笑着把我偷偷把我瞅,递过那一只筐让我当帮手,苹果熟了人也熟,现在已经是时候。”俏皮的歌词,绵绵情意的曲,是我此时打字时的单曲循环。

5. 小学时,大人们会教给我们一些认识汉字的顺口溜,比如“一点一横,两眼一瞪”(六),比如:“一点一横长,一撇到南洋,南洋两棵树,坐在石头上。”(磨)等,这种认字法,鲜活又鲜明,我们当歌谣一样唱。
没事时,我还和同学们用一笔法,画只可爱的回头鸟,画完后,还要挑最中意的蜡笔颜色,涂得可可爱爱的。现在,我还会画那只鸟。上中学后,这种趣味就少了,我们渐渐沾上了尘世的俗气。
我们还喜欢做翻绳子的游戏,有蜜蜂有花伞等,有个同学会翻几十种花样,让同学们羡慕得很。对于五角形的翻法,我至今娴熟。

6. 那时,秋忙得差不多时,母亲会和婶子们相约,翻越几十里山路,到邻县的果园去买苹果,每个人要挑回一百多斤,好的就收藏起来,过年时招待客人,不好的是我们一冬天的牙祭。我曾跟着去挑了一回,就再也不想去了。山路真是难走,去时空挑子还好,回来时压得我直咧嘴。一进果园,可以随便摘着吃,只是一个人能吃掉几个大苹果呢?
现在想来,路途的山景定是耐看的,果园的景色定是悦目的,只是我被肩上的苹果们,闹去了欣赏的心,看啥也不在那个音调上,只想着快挑回家。当你生存于其中时,啥美景也是负担,当你挣扎其中时,苦楚抵消了你所有的热情。

7. 2001年的深秋,听说新图书馆要开了,我领着儿子兴冲冲地去了,结果没开。没办法,我牵着儿子的手,到附近的公园去摘树叶,各种树叶红红黄黄的很是好看。正摘得高兴时,碰见了一位熟人,问我们娘俩在干啥,儿子大声说在摘树叶,熟人笑笑说,摘树叶好,不用花钱。我低头一想,可不,这些好看的树叶不花钱啊,我得多摘一些。
回来后,我随手又摘了些花瓣,把树叶和花瓣揩净抚平,粘贴到一个新笔记本中,等阴干后,我在周边写些自以为是的句子,孤芳自赏了好长时间。
当我真正会写点诗时,再读那些句子,才知有多么的不着调。我一直把那个笔记本保留着,那是2001年的秋天,也是2001年的我,如果可以穿越,我宁可穿越到那个时候。
            
8 .看见“针脚如虱“这个词,我就想起母亲纳的鞋底,做的鞋袜,那种密那种匀称,真如画了格子打了线一样。
“洗手净指甲,做鞋泥里踏。“张爱玲的话,让我想起母亲在灯下哼着村谣为我们缝补衣服,想起母亲在冬阳下听着戏曲飞针走线,想起母亲做的艳丽鞋垫,像风景小品一样。
总感觉母亲是一个身怀绝技的人,在女红的江湖上招招必胜,可惜,我一招也未学来。




我喊住一阵秋风


落在家里的书笺

太阳从窗户上,从阳台上落进家里
被窗帘和流苏,被花花草草
拓印成多样多色的书笺
我喜悦地收集着,快乐着
先把粉色的,心形的一摞
放进一个罗曼蒂克故事的开头与结尾
中间的情节隔几个页码就放一张
夜晚,我会陷入肥沃的内容里


我喊住一阵秋风

我喊住一阵秋风
和她去捋捋山楂树的襟,石榴的衫
看看畦里正撒欢的白菜和萝卜苗
看看山下的栗子树柿子树
再扎手也摘几把酸枣吃
累了,我们坐在谷地堰边,看景
现在的红薯也升级了
秧不似以前那么拖沓,喇叭状的花多了
由一个沉默少年变成一个爱咋呼的中年

太阳薄了下去,秋风要回去刷脸下班了
我也得回家按指纹考勤
我们各拎一小枝苹果,道别


公共场所

这些石桌石凳,被风作擦得干干净净
春阳和春雨,在这里开过辩论会
是荼蘼用花朵让他们握手言合
绿荫和蝉鸣,常在这里下围棋
紫茉莉不声不响地添茶倒水
此时,石凳上坐满了落叶
石桌上是秋季文艺汇演的详细材料
秋风在窸窸窣窣地准备场地
落叶们感谢地侧了侧身


缤纷的脑

热腾腾的豆腐脑上
撒着香菜、葱花和碎木耳
淋有香油和酱油
我用小勺薄薄地舀一层
雅的如同民国女生
喝完,满足地站起,开心地付钱
转身时,我的脑袋缤纷起来
赶快回家,以张爱玲为模板
也写一篇《天才梦》




把喜欢的名句腌成萝卜条
待写作没胃口时
弄上一小碟,下饭

把忍耐、挣扎腌成咸菜疙瘩
等思索沉淀出粉时
咸菜切成丝,用两者引渡自己


到底忍了

对方可够狠的了
连私谈也抖干净了
她到底忍了,忍了
眼下处境艰难
不忍又如何
当钝刀割完了肉后
她踉踉跄跄地吞下痛苦的药
凄凄凉凉地给自己另找出路
于是,在冰凉的人生走廊上
她决心让作品光芒四射


树的课堂

鸟儿是树的注音
绿叶们全拼读对了
鸟儿就飞走了
绿叶子是树的注解
枝柯们一一弄懂了
叶子们就落了
花儿是树的美词
果子是树的妙句
枝丫们逐一背读了
果子领着瓣儿们回家了


一池水的热情

我的生活只要还有一池水的热情
门可罗雀了,也能自然地活
谈笑有鸿儒了,也不妄自尊大

我的写作只要能保持一池水的热情
无人问津了,也欣欣然地写
有访问量和点赞了,也不飘飘然


思绪

一只蜻蜓,忽地飞在了心尖上
它是不会久留的
我按下心的快门
倏地,它翩然离去了

心形的金黄叶子,落在河面上
它定是要漂远的
我赶紧保存进心的相册里
一阵风来,叶子们与我道别



落选的小白菜


萝卜,萝卜

萝卜缨子挂的露水,湿了裤角
白生生的萝卜,绊住了惊喜

炒好的一盘萝卜丝,清香开心
和我一起看70年国庆大阅兵


红透的枣子

地摊上,一堆红透的枣子
拽紧了急匆匆的脚步
我蹲下,左拢拢,右拢拢
捕捉深秋的中心句

提着几斤枣子,回家
沿途都是老家枣树的影子


落选的小白菜

清灵灵的小白菜,被几根谷草捆扎
它们未答对田垄出的考题
所以提前被分进各个菜摊
如同当时的我,未答好考卷
先分到庄稼地,后分到喧嚣的车间


思绪万千

走进生产岗位,她不得不关闭万千思绪
投身于众人的频道中,投入进报表的进度中
偶尔有几缕好思绪蹿出来,她残忍压制
疲倦地返回时,想叫醒那些思绪
谁知,都跑冒滴漏掉了


一只鸡蛋

清晨下了一只鸡蛋
被早晨七点钟磕开
蛋清是晴朗的天空
蛋黄升出了一枚太阳
中午这个巧妇,做了一碗鸡蛋汤
十二点和十三点喝得高高兴兴
黄昏把蛋壳扫进了花的根部
这一天就随着傍晚加深了颜色


扇形的叶子开心地笑了

深秋了,银杏树用慈悲和懂得
让扇形的叶子们开心地笑起来
鸟儿们围着树飞,且声声鸣叫
阳光依树打开,流出了汩汩诗情
旁边的梧桐白杨也沾染了灵异之光
连枫叶也才情滔滔了
我不甘落后,隐进银杏树影里
敞开向美向善的陶罐
敞开有情有意的袋子
接落枝的笑声,接飘舞的弧影
接惊喜幽趣,接袅袅复袅袅
别急,等我把陶罐盖严
别忙,待我把袋子口扎紧
如果你愿和我同担两肩夜雨
我会和你平均分享


思想按纽

每天,我都数次按下思想按纽
多数时候,是干涩的嘶鸣
少数时候,才有点诗意田畴
为了讨好思想按纽
我化作一只羊,兀自啃书上青草
还要化作有雨的云,养肥青草

我把思想设置成两种按纽
一按绿色的,思绪滚滚来
一按红色的,为生存扛起大包



公园道1号
发表于 2019-10-8 02:13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情真意切拜读大作。感谢
 楼主| 发表于 2019-10-11 18:10 | 显示全部楼层
苦行僧 发表于 2019-10-8 02:13
情真意切拜读大作。感谢

谢谢谢谢!
发表于 2019-10-23 10:48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好文            
发表于 2019-10-28 05:49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欣赏了      
 楼主| 发表于 2019-10-30 10:08 | 显示全部楼层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隐私声明|小黑屋|联系电话:0634-5627999|莱芜在线 ( 鲁ICP备15020683-2号

GMT+8, 2019-11-20 07:21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