莱芜在线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61683|回复: 4

[原创作品] 粗心的煮妇(外三首)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8-24 11:2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粗心的煮妇(外三首)

我是爱你的,土豆,只是用力过猛
碰伤了你的额角
我是爱你的,茄子,只是一时怠慢
伤了你敏感的自尊
我是爱你的,黄瓜,不小心碰掉的嫩刺
伤了你看我的深情
我是爱你的莲藕,我丢三落四的毛病
冷落了你半月有余
我这不合格的煮妇,不仅罚了三餐费
还挨了辣椒和洋葱的严厉批评
愧怍的我,眼泪哗哗地流


不识字的母亲,给了我一个识字的人生

不识字的母亲,给了我一个识字的人生
万千华章里,我替母亲读着
优雅词汇里,我替母亲写着
母亲用隐忍的岁月告诉我“
“若不适时低头,一道矮门也过不去。“
“果子要想熟,必须过黑夜的槛。“
“日子就是熬,不是熬甜,而是熬味道。“
母亲用全部的希望和牵挂告诉我:
“跟纸笔说话,是涵养。”
“人间有不平,用篇幅化为恬淡。”
“做理想的赶考人,败也是一种底气。”
不识字的母亲,给了我一个识字的人生
这让我在生活的流水线上
没一直做提线木偶


16开本的书

16开本的书,一分为二地摊开来
像极了一只纸鸢
左翅是偶数页码,右翅是奇数页码
内容是长长的绳子
需要阅读的眼神来放飞

太阳照在了书上,摊开二分之一的书
像极了一只鸽子
待飞的两翅被涂得光亮
一双明慧的眼睛,用真诚
适时地抓住了金币


聪明的读者

杂志的右下角,几百字的小文
粘住了她要离开的脚步
始读,浅而鲜
再读,词语们嗔媚
与其摘到兜里,慢悠悠地品
不如,把这几百字揣到心窝里
寂寥时,说到自己心坎里



秋风阔


雨声的早市

来到噼哩叭啦的雨声早市
我用笊篱捞白玉珠
不多不少,就捞半筲
回去给绿萝玩

来到滴滴答答的雨声早市
我用瓢舀些动听
回去掺到十四行的面里
蒸些别有风味的馍

来到淅淅沥沥的雨声早市
我捆扎些市井闲聊
回来匀到想说的话里
使其有活的,滚动的言语


在雨中

因为淋雨,雨衣闪着油亮的光泽
如一只大鸟,在雨中奔跑
因为淋雨,雨伞抖开小机灵
如河里的鱼,自由自在
因为淋雨,她像被贬入凡间的仙女
再无膨松的羽衣


兑现的方式

生活湍急,我抵抗不住失败、潜规则
安然端坐心情——
我阅读,我解脱

生活狼狈,我独自斟饮悲欢
专拣琐屑里的美好——
一日一日地细过


美丽的爬山虎

美丽的爬山虎
盘踞着这个家的房顶
掌控着爱人的行踪
掌握着儿女的学习成绩
把持着一家人的经济大权
也许有些满,也许有些窒息
太阳看见她的女儿和男生做感情的练习题
月亮看见她的爱人在开发情感的游戏


摔门而出的主人

主人,常常摔门而出,大清早的
他老婆的心,早摔成了碎物
他孩子的梦,早碎成了玻璃渣子
屋里的家什也不是钢铁做成的
如果酒精来助他的威风
会有一次大地震,再加上数次余震
他的幸福早成了废墟
他成了一个无家可归的人


伪小说家

我长久地,长久地,坐在纸上
想构思一段荡气回肠的爱情故事
想演绎一场活色生香的市井传说
或者写一个五脏俱全的小小说
始终没有电光石火,没有灵感乍现
我只是长久地,长久地,坐在纸上
连稗谷也收不到


秋风阔

秋天了,和同学聚会,见到了秋风
秋风已成了金领——有粮有果有荣耀
那年,接到他嗫嚅的告白
我把他的尊严踩在脚下,又狠狠地碾了几下
风水轮流转
我现在赋闲在家,侍弄一些挣不到稿酬的文字
面对秋风的阔气和洒脱
我心平气和地和他碰杯
再相视一笑,便相忘于江湖
他是他,我是我,我们并无交集
他的粮他的果他的荣耀他的合伙人
是他的妻
我挓挲着树干,慢慢地落净心气的叶子
沤成文字的肥料



灯花盛开时


折扇

晨光如把折扇,一点点微启
薄雾下,露珠笑盈盈
打碗花披粉褂,朝颜着蓝裙
启到一半时,有秋蝉响起
山峦也有了秀丽轮廓
全打开时,扇面是幅孔雀开屏图
我家的窗帘也挽起了高高发髻


逮蚂蚱

但凡看见绿草丛,我都下意识地
用手轻轻拨拉草丛
看看有没有蚂蚱飞出
这是我在老家时养成的习惯
那时的蚂蚱肥,且多
用手一扑,逮住了就用草穗子穿着
回家时,别在筐沿上


火柴安稳

火柴们安安稳稳地在盒子里排排坐
母亲抽出一根来烧火做饭
再抽出一根来给我们烤被子
父亲抽出一根来点烟,叔叔们也是
我偷偷抽出一根,想看看黑夜有多宽

眼前的火柴盒,包装精致
火柴们依旧安安稳稳地排排坐
我抽出两根一起划,想找找童年的事


学童

读过的一摞书里,竟长出了一株蔷薇
零零散散的心得
开出了单瓣的白蔷薇
时不时连出的诗行
是朵朵复瓣的红蔷薇

落花匝地时,瓣瓣都是红尘的注释
陋室街巷里,我愿做蔷薇的一世学童


汲水的妇

把心里的苦涩摆出来
把深埋的忧郁拿出来
选择合适的题材和词语
铺排成笔尖的光芒

如果心是一口井
我是汲水的妇
边领教生活的易碎
边练习着汲水的技艺


灯花盛开时

灯花盛开时,母亲边做衣服边教我们民谣
祖辈传下来的民谣,我学得极慢
母亲嗔怨我愚笨

灯花盛开时,父亲给我看他的工资单
密密麻麻里,我看得眼花缭乱
父亲一项项指给我看
懵懵懂懂地,我只看懂了最后一个数字

灯花盛开时,姐姐听我念《乌鸦喝水》
我念得勉勉强强,还有几处错
姐姐也说我愚笨,我含着泪再念

灯花盛开时,我喜欢看糊墙的报纸、
“大干快上,多快好省”
“抓纲治国”“力争上游”
这些词一直揣在我心底


走在傍晚的路上

走在傍晚的路上
我伸出幻想的枝条
秋风帮我结苹果
秋虫帮我结梨子
我慢悠悠地走上六楼
在夜色的笺上
倒出红苹果和甜梨

走在傍晚的路上
我伸展的轻松
恍如迈着碎步儿的旦角
甩着水袖,咿咿呀呀
我轻轻打开房门
把旦角的一颦一笑和唱词
投影到夜的荧屏上



公园道1号
发表于 2019-8-27 21:28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赞。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隐私声明|小黑屋|联系电话:0634-5627999|莱芜在线 ( 鲁ICP备15020683-2号

GMT+8, 2019-9-23 07:03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