莱芜在线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60690|回复: 9

[原创作品] 《往事记忆》之六:井水深深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1-10 15:5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曾经的心痛 于 2019-1-10 16:06 编辑

微信图片_20190110110518.jpg
(一)
       水井,自古以来,承载着人类繁衍生息的使命,也通常是一个村落的象征与图腾。只要生活,就离不开水。关于水的记忆,是最为深刻的,是持续不断的,也是老家多年以来亟需解决但又没有得到彻底解决的现实问题。

(二)
       村庄依山岭而建,那时雨水大,多数村民都喜欢在高处建房居住。俺的老家,就建在山岭中间,多年前,岭上从来没有一眼水井,只是在村庄的四周平地处,东南西北四个方向,各有一眼水井,多年以来,默默地滋养着全村父老的生活。四眼井之中,水最甜、井最深、常年不干涸、离家最近的,就是村西的这眼。它虽然存在多年,但是却一直没有属于自己的名字。但人人都知道它的存在,只要说去挑水了,家人就清楚是到这里来。从小就是喝着这眼井的水长大,那眼井、那段路、那根井绳、那根钩担、那副水筲、那个水翁,都承载了太多太多关于水的记忆。多年过去,随着村庄变迁,现在村北、村东的2眼水井已经消失;村南的水井,被附近居民独占,封闭起来,成了个人专用;唯有村西这眼,还在默默的、坚强的存在着,继续承担着的它的历史使命,发挥着越来越微弱的作用。
(三)
       在水井的南侧,是一片梧桐树林,特别是夏天,大片的梧桐树叶下,不见一点的阳光,是避暑玩耍的圣地。下巴额上的疤痕,就是那时从树上失手滑下来,留下的永恒印记。玩累了,口渴了,也不用回家,跑到井边,不论遇到谁来挑水,叫个婶子大娘、叔叔大爷的,也不用什么工具,直接趴到人家刚刚从井底拔上来的水筲上,又凉又甜的井水,很是解渴降温,咕咚咕咚的喝个痛快,肚子虽然溜圆了,但还是想喝。
(四)
       小时候总喜欢跟着父母去挑水,羡慕大人们的力气,不厌其烦的像跟屁虫一样的,上坡、下坡,一遍遍的走着那段几百米的小路。后来,稍微大一点了,能帮忙干活了,就自己挑着水筲咯吱咯吱的去挑水。现在的家长,我想,不论是谁,肯定断然不会让孩子自己去井边的。那时的水筲,都是铁皮做的,白铁皮的要稍微轻一点,但空筲也有五六斤重;还有一种是黑铁皮的,更加笨重,幸好我们家没有这种。刚开始,因为个子小,力气也小,不会用钩担打水,就用根长绳,在水桶上拴个死扣,这样,只要不失手,水桶就随便晃,不会落到井底。水桶慢慢用绳子放到水面之上,然后晃动绳子,看准机会,让水桶淹没到水里,看着够半桶了,就用力提上来,再灌到另一只水桶里。如此反复,2只水桶都有半桶水了,就将长绳解下,放到井边的树枝上。绳子放在这里,是大可放心的,因为在农村,绳子即使掉到路上,别人也不会乱捡的,属于不吉利的行为。将2只水筲放到合适的位置,将钩担的2个铁钩穿过系子,挽起来,这样水桶就会离地面高一点,减少了不必要的磕磕绊绊。回家是段上坡路,刚开始,设定几个小目标,走个几十米,找个平处慢慢放下,喘口气、擦擦汗、休息几分钟,然后再向着下一个目标前进。如此几次,终于挑到家中,倒入水翁,这样,一次艰难挑水的过程终于结束了。
微信图片_20190110155448.jpg

(四)
       随着年龄的增长,个子高了,力气大了,技术熟练了,去挑水就是一件非常轻松的事情了。挑着两只空筲,一路咯吱咯吱的,技术熟练到,不用手扶,钩担在肩膀上就能自动的调整着位置,保持着平衡。到了井边,用钩担放下一个水筲,来回晃动几次,看准机会,放手、水筲下沉,水满就提,一筲水会一滴不撒的被提了上来。当然,练出这样的技术,也是需要付出代价的,曾经几次大意了,水筲脱钩,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它迅速沉入水底,不见了踪影。这时,也不用着急,只是需要麻烦一点。村边的几户人家中,都配有长长的杆子,顶端绑着钢筋钩,跑去借了来,探入井底,慢慢的搜寻着落底的铁筲。如果运气好,一下就钩了上来;如果水筲是头朝下入水的,就会麻烦一点,需要慢慢的摸索最佳的挂钩位置,但早晚都会被钩上来的。有时也会如同三个斧头的故事一样,首先被打捞上来的,并不是我家的水筲,但不论是谁家落的,只要捞了上来,放到井边就是,主人自会来寻找带回的。
       2个筲都满了,挑起来就走,再也不用休息。挑水也需要一定技巧的,特别是走路不能太死板,要随着水筲的颤动,有规律的跟随着轻微抖动,也是用一种近似小跑的速度,这样,才会又稳又轻松。记得那时家里喂了母猪、小猪、肥猪,还有鸡狗鹅羊的,还有我们全家人的生活使用,特别是后来曾经出过几年的豆腐,每天对水的需求量都是巨大的。每天早上,父亲都是不明天就起床,第一项任务就是去挑水,一早要挑三四趟。特别是春节前后,家家户户要洗洗涮涮,用水量成倍增多,去晚了,往往要在井边排队。冬天,井沿上冻,打水也存在一定的危险性,所以是要格外小心的。那时放学后,我也会去帮忙,每次也是需要二三趟。初中住校后,每次去学校前,我都会先把家里的水翁、所有的水桶里,都灌的满满的,甚至连大铁盆也不放过。没办法,挑水也是个累活,每周只能帮忙干这两天,尽量的多挑一点吧。
       还记得村里有个五保户老太太,我们都叫她桑老得妈妈子,挑水多了,经常会在井边遇到她。她是小脚,个子也很矮,所以,每次都是挑2个很小的水桶去。但人老了,行动很不方便,每次遇到了,我都会主动的帮她将水桶灌满。帮她打水她愿意,但帮她挑水是不愿意的。于是只能帮她把钩担发到肩上,再目送着她颤颤巍巍的,拄着拐棍、挪着小脚,艰难的离去。现在想来,或许是不想承认自己的衰老无用吧。
微信图片_20190110155509.jpg
(五)

不记得具体是哪年了,大旱之年!每眼井,包括这吃水的水井上都安上了柴油机、汽油机,都在拼命的抽水浇树、浇地。但是既然大旱,井水也不会抽多长时间,经常被抽到见底。于是,只能等人家回家吃饭的空隙,赶紧去挑点水,这时,往往要慢慢等着,才会将几个水筲灌满。老是去挑水吃,既费时又费力,大家都盼望着有自来水多好啊。十几年之前吧,首先是我们附近的几户村民联合,从村前的山上,在山沟里打了眼井,井虽不深,但处于水脉之上,水量很大,沙石山,过滤作用好,水也甘甜。但水要引下来,是个大工程。水井离村庄有三四里路,管道也不能占地,只能顺着山沟和山梁走,挖掘难度非常大。后来,因为其他村民的要求,村委会介入了这件事情,自来水从最初的几户,扩大到了后来同意出钱下力的几十户。这样,人均费用是下降了,但有利就有弊,因为有下游村民的加入,水是靠落差的自然压力来的,力道不大,水往低处流,如果下游的几户同时用水,位于高处的俺家,水流很小,或者干脆是没有水的。于是,只能再买个更大的水缸,趁一早一晚的,多接一点水,存起来用。虽然有点麻烦,但毕竟是又省力、又好喝的自来水,比去井边挑水,感觉要幸福多了。

        由于是自己建设的自来水,工程质量不过关,水管埋的浅,一到冬天,主管道被冻住,大家就都没有水了,只能再去挑水喝。过了几年,水井位置修建了水坝,水井被淹没到坝底,这眼自来水井,就此报废。于是,又恢复了挑水吃的日子。几年之后,父亲又联合4户愿意出钱的村民,在老水井的下游位置,重新打了一眼水井,然后又是买塑料管、挖管道。这眼水井,水质也不错,但是由于钱少人少,工程质量难以保障,经常的不是堵塞,就是被河水冲了出来。后来,在周末回家时,去和父亲修过几次,但每次修好了,用不多长时间,不知哪里原因,水又断了。最后,也没人肯再去修,这眼井,也就不了了之了。
      前几年,全村家家户户都开始在庭院内打深水井。没办法,父母年龄越来越大、身体日益不好,早已多年挑不得水了。我们也在院内打了一眼,27米,打井费、管道、潜水泵,一套下来,也是近3000元。钱虽然花了不少,井水也很充足,半天也抽不干,井水冰凉,但可惜水质不好,看着非常清澈,或许地下是黑砂石,井水发苦发涩,生活用是没问题的,但饮用却难以下咽。于是,只好买上几个大塑料桶,去附近邻居家,尚有的一个自建自来水的,也是山泉水,水质尚可,接上几桶,够饮用一周左右。由于居住小区的自来水水质一般,有时甚至会有泥腥味,所以,每次回老家,我都会带上几个水桶,去邻居家的自来水或是四哥家果园里的深井上,接上几桶,带回城里,也够几周用的。
(六)
      住在河边的小村庄,望着村前的沙石山,守着丰富的地下水,看着院子里废弃的自来水管,却始终难以喝上那甘甜舒心的自来水。再回老家,由于多年不再挑水,肩膀已经变得如同城市里长大的孩子一样的娇嫩,吃不得苦、受不得累,前几年因果园打药,帮忙挑了几桶水,回来之后,肩膀红肿了几周,几道压痕如同鞭抽,最后退了层皮才好,看来,不论什么,都是需要锻炼的,也都是不经娇惯的。现在,最大的期盼和愿望,就是老家统一解决全村的自来水问题,让家家户户能喝上便捷甘甜的自来水,让挑水、找水的日子成为过去、成为往事,让那咯吱咯吱的挑水声,永远的成为一段美好的回忆……

公园道1号
发表于 2019-1-11 06:58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明月山庄
现在还有多少水井呢
发表于 2019-1-11 15:33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朴实无华的实在人
 楼主| 发表于 2019-1-11 16:26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杨燕 发表于 2019-1-11 15:33
朴实无华的实在人

多谢美女高度评价
发表于 2019-1-12 13:32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您写得太好了,我们老家所在地也如同您描述的一样!如今连偏僻角落的地方也基本上用上了自来水,可是还是怀念过去那辛苦的岁月!感谢您分享了这么好的作品!
 楼主| 发表于 2019-1-12 14:53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梨花飞雪 发表于 2019-1-12 13:32
您写得太好了,我们老家所在地也如同您描述的一样!如今连偏僻角落的地方也基本上用上了自来水,可是还是怀 ...

多谢您的阅读和肯定!啰里啰嗦,写的不好,只为留个记忆。生活离不开水,但水却一直制约老家父老乡亲的生活。羡慕你们已经解决了自来水,但现在我们还一直没有。也不知道啥时能解决。真希望能有个好的书记或第一书记,尽快把这个问题解决了。

发表于 2019-1-21 01:43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以前在我自己家菜园里,就有一口水井,水特别甜,乡亲们大老远的都过来打水吃,后来都不来了,我问父亲怎么回事?老人说里面掉进去东西,下去打捞的人掉了鞋子在里面,可能大家嫌弃不卫生啦,后来就只能浇菜了,再没有过来打水吃的啦。。。我很喜欢用辘辘打水。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隐私声明|小黑屋|联系电话:0634-5627999|莱芜在线 ( 鲁ICP备15020683号

GMT+8, 2019-6-16 17:21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