莱芜在线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楼主: 舒晴曼妙

[原创作品] 舒晴文集(2018年——)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18-11-24 11:46 | 显示全部楼层
明月山庄
亲爱的红薯

在老家,我们不叫红薯,我们叫地瓜。
一开春,有的人家会在屋前朝阳处,弄块小地,把储存在窨子里的地瓜提上来,细心地埋进松土里,再撒上一层细沙,泼上几担水,蒙上塑料薄膜,培地瓜苗。待苗长到一拃多高时,掀开塑料薄膜,晒上两天便可提苗栽到地里了。若自己不培苗的可去买,那个季节,村里常有来卖苗的,集市上也有。地瓜沟早就侍弄成“川”字状,在垅上以30厘米为距刨窝,浇水,水渗下去后,用右手食指把苗根插埋进湿土里,再盖好干土,经过几天的萎蔫后,就慢慢绿过来,不久就匍匐一地了。
小暑后立秋前,须翻两遍藤秧,是为了扯断藤节上扎进地里的小根,让藤秧往一个方向长,一是让主根能得到更多阳光,二是也可保证主根的养分。通常我先用一根不太长的木杆,削尖一头,一棵棵藤秧朝一个方向翻,让它们如列队出操的小学生,回头再锄一下杂草,再去翻下一垅,如此反复,大半个中午就可翻一片地。太阳毒辣,不带草帽的我并不感到热,歇息时,我会扯几根地瓜叶,把嫩茎一左一右小心的连丝掐分,辫一样挂在两耳,如漂亮耳坠,小时候,我们常做这样的游戏。我还学母亲的做法,把左手的食指拇指拢成“O”形,放进大些的地瓜叶呈漏斗状,用右手拍得“啪啪”响。翻断的地瓜秧会扔出地外,回家时绾成团,挂在锄头,如满载而归的猎人。翻第二遍藤秧时,已有地垅坼开,时有小地瓜,不是漏衣角就是探出头,我会惊喜又心疼地用细土埋好,生怕它们过早地出来淘气。
麦茬地瓜,就是割完麦子后不种玉米,而是挑起垅来种地瓜。对于长势不好的麦地,聪明的农人们常用地瓜来调调茬,让隔年的麦子长得好些,此时的地瓜起到协调疏通的作用,如乡间不可缺的和事佬们,忠厚又大度。地瓜苗可在已拖秧的藤秧上剪掐,只留两三片叶,插埋进垅里。因生长期较短的原因,麦茬地瓜长得不大,却匀称,最适宜留作来年的地瓜种。
红薯是至贫至贱的,是农民大众的,是乡间沟畔的。红薯又名甘薯、番薯、红苕、地瓜等,别名就有十来个,是旋花科一年生植物。这些名字中,我最喜欢红苕,俗中透雅,笔名一样好听,而切地瓜可不是雅的事了。
秋天,种上麦子后,就开始晒地瓜干了。先把纵横交错的藤秧扯断成大团,扔到堰边,一垅垅的地瓜被扬起的镢头逐一揭开谜底。望着一地的红皮地瓜,农夫们把镢头抡得更高了,农妇们烧火做饭的劲头更足了。受累也罢,下力也好,收成了终是让人高兴的事,庄户人盼个啥,不就是盼个收成年嘛。切地瓜用的刀,是在一个长方形木块中下部凹进去的地方,按一刀片。切地瓜时,躬身把刀倚放在右腿上,左手拿地瓜,右手上下切,“嚓嚓嚓”的声中瓜干纷纷聚成堆。刀片锋利,切时要小心,割破手指和手掌是常事,我常带个黑胶皮的护手,切起来就大胆些了。大小不一的地瓜穿过刀片后,如过奈河桥,经过太阳一晒,如喝下了孟婆汤,有了超越。通常,大人们切成一堆堆后,撒开来,让小孩子摆晒,大片小片的瓜白,如晚秋里的素笺。地瓜油不易洗掉,很裂手,皮肤不好的农妇指端会裂开血口子,一个冬天都好不了,奶奶和母亲的手经年会这样。切地瓜干时,最怕连阴天,晒到大半干的最怕见雨,最易烂掉。母亲说,有一年连阴了好长时间,地瓜干烂得只能当柴烧,边烧边心疼。只要晒上地瓜干了,一家人的心会悬着,天擦黑时,若发现天阴了或听说有雨了,全村老少会摸黑拾地瓜干。有个晚上,我们挑着半湿的地瓜干返回时,遇上了龙卷风,我被狂风呛得喘不上气来。
在生产队时,一到刨地瓜时节,天早冷得要穿薄棉袄了。傍晚时,我们大筐小篓到地里,去找自家分到的那一份,运回家后,母亲得一夜切出来,一早挑到村外朝阳的坡上,由我们摆晒,母亲和姐姐又去生产队挣工分了。因父亲工作在外,家里缺劳力,我们家年年是缺粮户,分粮时,若去早了,有人会翻着白眼甩下一句“分粮了倒来得怪积极”,若去晚了,仍有人阴阳怪气地说“分粮了还请不来”,好强的母亲不想再听类似的话,能挣一个工分就去挣一个工分。
地瓜很喜半沙半土的旱地,结出的瓜红润滚圆,因水分少可多晒地瓜干,煮熟了也特别面,奶奶极爱这一口,而我最爱吃我家门前那块地结出的地瓜,因水分大,煮出来甜软可口。看来,不同的地有不同的风水,相同的地瓜遇不同的地茬,土地是变通的,地瓜是灵活的,二者合力满足了农人的不同口味。地瓜不易多吃,吃多了会烧心、打嗝、泛酸、胀气等,因早年缺吃的,母亲吃过地瓜叶吃过滚煎饼(用地瓜面摊成的煎饼),吃出了胃病,曾长年受此病的折磨。而对我来说,最好吃的莫过于是红心地瓜,当年我曾央求母亲买两捆红心地瓜苗,秋收后了专门留着冬天煮着吃,母亲嫌产量低,就是不同意。直到现在,我看见长着红叶子的地瓜地,就感觉很亲。有一年,我家误打误撞买了白薯苗,又赶上丰收年,父亲刨出一棵就高兴一场,再刨出一棵又高兴一场,感染得全家人都兴奋。红薯虎头虎脑如小儿,白薯莺莺燕燕如小女,若一垅白薯一垅红薯就是一个“好”字了。
早些年,地瓜干是农家一年的口粮,记得小时候,母亲会专挑些大块的洗净晾好,到石碾上碾成糁子,在锅里煮,稠且黏甜,我们都爱喝。后来,麦子已不是稀罕物,吃白面馍是三餐的事了,地瓜干和玉米就成了猪娃们的美味。某年小猪的行市好,我家的两窝小猪卖了个好价钱,点着成摞的钱,我竟有了自豪感。
前些年,又是晒地瓜干时,又是连阴天,我担忧地打电话问姐姐,姐姐说地瓜已刨完了,一刨出来就在地头直接卖给了粉坊了,省事又变钱,再不用忙着切地瓜干,也不用担心天气了,我竟有了某种欣慰。前年回老家时,我在邻村见一农妇正用一简陋的机器,一手摇动一手放地瓜,切得又快又省力,我饶有兴趣地也切了一小堆呢。
红薯从来都是卑微的,也是寡言的,肥沃些的地让给了小麦玉米和瓜菜,唯那些瘠薄的山地才轮到它们。红薯命贱,栽到哪里哪里活,长到哪里哪里就成片。我们这些吃红薯长大的孩子,骨子里有倔强,行事中有隐忍,性情里有敦厚,在没有人脉资源,没有出镜平台的状况下,辛酸又执着地奔波于尘世,却不曾沦落人格。
当年的滚煎饼,在爱人的老家叫地皮子煎饼,已摇身变成了热卖的特产了;大街上的烤红薯,如当红歌星,一曲终了,余香袅袅;饭店里有一道不衰的拔丝地瓜,一上桌,大人小孩都闪着柔情,真是灰姑娘变王后,从奴隶到将军呀;不知何时,红薯叶也登上了高档酒店的菜单,真正成了舌尖上的贵客。
霜降后,所有的庄稼都进了家门,立冬了,意味着休养生息。老家的妇人们看着电视剧,或剥着花生或做着女红,炉子上的锅里熬着红心地瓜饭,小米当了糯香的说客。冬天在门外不紧不慢地走着,屋里的日子安稳踏实,这是乡间的岁月静好啊。



母亲的心(外二首)

他那么小,蜷缩在她的怀里
噢,他是她身体里抽出的细芽
连啼哭都是糯甜的

他长大了些,在她的怀里睡着了
哦,他是她身体上长出的叶儿
挓挲着憧憬要盘问人间

他跑得特带劲,在她的前面
呵,他是会哼歌的花瓣儿
正把心里的喜爱笑出声来

他去了远方,跑出她的生命轴心
嗯,他是她人生枝头高挂的果子
要释放出激越的果甜


疼爱

萝卜,白菜,葱,我要看一遍
蘑菇,蒜黄,藕,我要数一遍
桔子,香蕉,苹果,我要爱一遍
豆腐,煎饼,粉皮,我要念一遍
是它们撑起我的活
邻居一样帮衬着我
是它们托起我的俗日
亲人一样暖和着我
还好,我没有忘本
每天都衔接好它们的疼爱


晨曦

被鹅黄色糖纸裹着的晨曦
被串串鸟鸣啄开了甜
我翻了个身,被几块糖碰醒
起身,把皱了的糖纸抚平
压放进今天的书里
我是个糖纸爱好者,已收藏诸多
从明年开始,我将有甜的利息


 楼主| 发表于 2018-12-6 16:51 | 显示全部楼层

读书郎(外三首)

此时,一束阳光坐在书桌前
搜读着一本书
我不忍心撵走他
他像个认真的读书郎
要我听听他的诵读

有抑扬顿挫的声音铺过来
有饱蘸激情的词语垂下来
俏皮又可爱的阳光
像个黏人的孩童
要我使劲夸赞一下他的熟读


唐诗

我从小学开始,就撒网捕唐诗
中学毕业前,终于捕满了网
“落榜”二字,打昏了我的向往
网里的唐诗就偷偷溜走
待我回过神来时
仅剩十来条五言诗和几条七言诗

后来,我在庄稼地里背唐诗
在代课空闲里念唐诗
在轰鸣车间里捞唐诗
在患得患失里养唐诗
如今,我是唐诗的初级会员了


红心地瓜

一袋从老家来的红心地瓜
在客厅里古朴而丰盈
这些圆滚的似如来佛
那些修长的似观音菩萨
蒸煮前,我要拜如来佛
他的普度众生里有我一碗糯甜
烧烤前,我要拜观音菩萨
她的慈悲情怀里有我一捧香甜
此时,我几十里开外的老家
依旧虔诚地叩拜着土地


两枚桔子

剥开一枚桔子,放到嘴里
我爱它的酸,如同爱忧伤
我爱它的甜,如同爱欢欣
再剥开一枚桔子,放到嘴里
它的丰厚果肉,如同父母疼我
它的丰沛汁液,如同亲人怜我

我被两枚桔子青睐过了
心底的孤单落了多枝
被无故否定的过往也平整了
渐有味觉袅娜,有触觉起舞
坐在一摞稿纸前
想把拆了一地的语言零件
安装成运转良好的文字设备



剥洋葱(外三首)

剥一层洋葱,我流一片泪
再剥一片洋葱,我再流一层泪
生活攒下了太多的委屈
我把它们挣扎成了百合科
还好,葱属的悲伤喜欢过我了
我的俗世生活开始提神醒脑
连鳞茎状的苦寒节令也疼爱过我了
我的愿望有了新陈代谢的能力
我曾和这个世界格格不入
当经过呛人眼泪的人间后
我不再是领悟的穷亲戚


蒜黄

我眼前的蒜黄正处妙龄
她肌肤细白,黄裙飘飘
偶尔的回眸一笑
可把生活调解得妙不可言
偶露的温婉才情
会让世人唇齿间存香

我知道,蒜薹是蒜黄的姨表姐
韭黄是蒜黄的姑表妹
她们常在微信里互相勉励
我还知道,蒜黄的初恋是木耳
与晚菘有过一面的缘
还曾与肉丝有过感情纠葛
而蒜黄最中意的人是鸡蛋
此时,我正在操办她的幸福婚事


一小块阳光

书里的这篇经典,如同一小块阳光
透过欣喜的眼神,照进我的心底
它带着语言的体温
带着天然的诗心
慢慢照亮我和家人的烟火生活:
平凡而斑驳的现实
难以下咽的经历
被幸运一直拒绝的心愿
以及稀疏的平静日子

在这小块阳光里
我把自己从平庸中挤出来
用有限的感觉和词语
想轻唤出一小缕明媚


法桐的叶子

夏天,法桐树上结满了绿叶
真像一本深邃的汉语词典
白天,我借用阳光组词
夜晚,我借用月光造句
下雨时,我查出了清词韵味
刮风时,我阅出了元曲小味
此刻,落了一地的法桐叶子
是我背熟的一篇范文
你听到的窸窸窣窣声
是我品咂出的隐隐诗意




昨夜的雪今晨落(外二首)

昨夜的雪还在松枝上逗留
毛茸茸的样子甚是可爱
我轻轻地摇动枝条
好多只洁白松鼠窜到脚下

昨夜的雪还在法桐叶上玩耍
胖乎乎的模样招人喜欢
我使劲晃动树身
银铃一样的童声撒了一街

昨夜的雪还在杏枝上摆舞宴
婀娜的造型格外养眼
我上前碰碰树枝
地面有一场《丝路花雨》


饺子

我和你像两盘热气腾腾的饺子
乖乖地被端上了会议桌
我们紧挨着,互相配合
我们平易亲合,相互抬价
直到会议结束
我也不没弄清你是什么馅
当然你也没看清我
认清我们的,是墙上那块老钟


我的样子

我爱诗行,是因为我喜欢
和诗行一起时,我的样子
诗行是我幸福的梯子
是我心灵的伊甸园
攀梯子时,心情会好起来
伊甸园中,心境会暖起来
美的诗句是生活枝上开出的花儿
我用敬畏念出蜜来
好的诗句是日子开出的苦口良药
我用眼睛读出康健明媚

我喜欢诗行,是因为我爱
和诗行在一起时,我的坦然
坐在路边,为每首好诗鼓掌
某天,也许我也有首才华横溢的诗
伫于书畔,为好诗挂欣赏的流苏
某天,也许我也有诗披红挂绿
好诗句里藏着一个个热灵魂
我在它们的麾下做着喜欢的琐事
美诗句里排着姿态万千的心灵
我在它们的门下做个幸福小卒
 楼主| 发表于 2018-12-15 07:51 | 显示全部楼层

跟你一个人说话(外三首)

我怀着质朴的信任,跟你一个人说话
长长短短,絮絮叨叨
说得全身通透,说得枝繁叶茂
说得孤独要发芽,寂寞想开花
和你说满一行,就另起一行
和你说满一张,就开始另一张
说满了一本,就再来下一本
你总听得不紧不慢,不急不躁
过去多用圆珠笔和你说
现在常用中性笔,也用钢笔
红色黑色橙色蓝色,随时切换
换得波光涟漪,换得心境曳地
有时你像太阳,晒干我的湿淋淋
有时你像月色,打扮我的梦窗
别人喊你的小名“日记”
我却亲昵地喊你“心簿”
你怀着质朴的耐心,听我一个人说话
如此好的陪伴,是上苍的馈赠
我须把话说得妥贴些,得体些
说到你的心坎里才不叫辜负
多说些精彩的篇章才叫回报


草丛

轻轻翻开一本书,书里的字开始发芽
翻着翻着,字儿们长出了叶儿
翻到三分之二时,已是草地一片
坐在一爿草丛里,歇息
云在页眉处飘,溪从页脚下流
两位数的页码儿开出了经红黄黄的花
噢,我喜欢的那几行话
长出了新鲜的蘑菇
我读了三遍的那段话
是美好的一家子


遇了雪的草坡

这些见了羊就招手,遇了风就低头的草
被大雪兑变成了思想深邃的草
他们以片为村,以坡为社区
按乡里人的礼节打点人情往来
以城里人的思维慢步出行
今天天气特好,他们聚在阳坡处
聊八卦说家常,晒得暖烘烘的
黄昏时,他们散去,我去捡话壳子
回来和山楂熬水喝,据说可以预防感冒


一支笔的生活

我深陷在素笺的垅里
话多了就走得快,话少了就走得慢
有时也懒惰,两三天不动身
我或刨地或培苗,或捋秧或锄刈
也摘饱满的荚和水灵灵的果
每到年底,总有一摞成绩单
引来诸多的复杂目光
他们怎知我脚下的泡掌上的茧
翻开新日历,我依然吐露心扉
有话就多说,无话就保持缄默
深陷素笺,是我喜欢的生活方式



这天短得(外三首)

母亲的干烘茶刚喝出残香
就看见了黄昏的影子
这天短得
也就一袋烟的工夫
第三担水还未挑进院里
月亮就忙不迭地跟上来了
这天短得
像是小外甥的笑脸


街头的磁带店

那些年,凡路过街头的磁带店
总被某首歇斯底里的歌绊倒
《我仍用心地爱着你》把心唱哭了
《我是不是你最爱的人》把情唱哑了
《我是一只小小鸟》把迷惘喊醒了
《冬季到台北来看雨》把爱淋湿了
一杯《忘情水》灌醉了多少行人
后来,我去买阿杜的《坚持到底》
磁带店已没落,有些灰蒙蒙
老板惊诧于我跟上时代的步伐
其实,我是为刚上小学的儿子买的
阿杜是他们的偶像
后来的后来,磁带店被MP3替代了
收藏的旧磁带成了我的老亲戚


码垛

每读完一本书,我会把喜欢的字
捆成捆,码成垛,盖上草苫子
当我和习作遇到寒湿天气
会抽出两捆来烤火
既暖手脚还能做熟饭
习作们也利利落落,体体面面

又有一本好书捧在我手上
我慢悠悠地读,慢腾腾地捆
这一回我要码成麦秸垛
让习作有馒头状花卷状
更有葱花油饼香


愿望美好

灌木丛里,稗草想用饱满的穗子
拔高一下自己
茫茫人海中,我想用精致的文字
把自己区别开来
愿望美好,现实骨感
命运不是那么容易改变的

冬天了,稗草还是选择站在风里
想用微苦的药效
缓解谁的病痛
落魄中,我还想在揉搓捶打中
提炼一点闪光的字眼
惊喜一下谁的眼神



大白菜(外三首)

这胖敦敦的大白菜
像母亲供奉的佛
我常用油盐叩拜
这白生生的大白菜
总在冬天里担纲主演
我是忠实的观众
这白衫绿裙的大白菜
一走上厨艺大赛的舞台
常常拔得头筹
这长着娃娃脸的大白菜
微笑如薄薄的釉瓷
像邻家傻白甜的女孩
这宠而不骄的大白菜
不喜喧哗,有颗深邃的心
每片巧笑美目都让日子安静
这从远古而来的大白菜
越阡度陌里携满了悠悠故事
连菜帮上都是琳琅言语


冬天的日子这么素

冬天的日子这么素
苹果香蕉和桔子是闺密
莱菔晚菘和芹菜是家人
小说和诗选本是蓝颜知己
《护生画集》是枕畔的恋人
晨间的霜是同名不同姓的文友
偶遇的雪是远方的一个表姑
早起看冰在窗玻璃上作画
檐挂的冰凌替我收集星语
月光是把刷子,刷着清冷
阳光是床褥子,想铺满麦地

我在冬天的素日子里
包语言的水饺熬文字的米粥
这家常的手艺
能暖暖每位客人的胃
我就是个称职的煮妇


美差

土豆是名词,排骨是动词
粉皮是形容词,葱姜是介词副词等
我以锅为笺,以炉火为墨
把词儿们妥善安置
它们甚是满意,一被端上桌
就把香味撒满了屋子
在筷子们的一阵欢呼中
我吃到了名词的绵,动词的香
形容词的滑腻及介词副词们的暗香
这冬季的美差
我完成的恰恰好


发面千层饼

雪落一阵,又歇一阵
歇一阵,又落一阵
直至把地面做成了千层发面饼
雪是优等面粉,寒冷是酵母
风是盐,静寂是花生油
蒸好的饼暄软,引来世人的追捧
我被其中的一大块所宠爱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隐私声明|小黑屋|联系电话:0634-5627999|莱芜在线 ( 鲁ICP备15020683号

GMT+8, 2018-12-19 09:04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