莱芜在线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楼主: 舒晴曼妙

[原创作品] 舒晴文集(2018年——)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19-11-27 18:11 | 显示全部楼层
温暖的白菜(外一篇)

“我抱着一棵大白菜/穿着大棉袄,裹着长围巾/疾走在结冰的路面上/在暮色中往家赶/这棵大白菜健康、茁壮、雍容/有北方之美、唐代之美/挨着它,就像挨着了大地的臀部/我抱着一棵大白菜回家/此时厨房里炉火正旺/一块温热的豆腐/在案板上等着它……”路也的这首《抱着白菜回家》,我一下子就喜欢上了,抄下来反复地读。路也的诗向来标新立异,她把一棵平平常常的白菜,写得可爱可亲,替我向白菜做了亲昵地表达。
刚学化学时,同学间就流传一些口诀,其中就有“H₂O熬白菜,:NaCl一点点。”当时的上学条件并不好,住校的我们吃的全是咸菜,连清水煮白菜,也是吃不到的。哪像现在,用花生油葱花炝锅,炒出的白菜嫩叶子,还说清水淡气的不好吃。
白菜是乡下人一冬的主打菜,所以一立秋,就刨菜地撒种籽。白菜刚卷心,农妇们就瞅准一棵,拔回家先尝尝鲜。直到小雪的节令来了,才大车小车地出白菜,刚出的白菜,有火气有戾气,愣头愣脑地,须搁一段时间,才渐显出菜的柔情来。这时母亲会把白菜帮垛碎,拌上麸子或玉米糁子喂鸡喂鸭,鸡们高高兴兴地“咕咕”叫,鸭子们“嘎嘎”地吃得脖子都鼓了起来。
农家人对贮存白菜自有一套土方法:在地里挖一条一米多深的沟,把晒了一天的白菜,根对根地排进沟中,先盖上厚厚的玉米秸,再盖上薄土。腊月里,趁个好天气,把白菜挖出来,暖暖和和地晒一晒,在地里捂过的白菜耐吃好吃,有微微的甜,仿似经过禅修,有了内含。
《诗经》里把冬白菜叫做晚菘,多么清雅的名字啊。而农家人直接唤它白菜,就像大妮二妮地喊自家闺女。冗长的冬季里,农家人通常是中午熬白菜,晚上炒白菜。白菜最愿和花生搭台唱晚饭的戏,一个白脸一个红脸,唱得好不热闹。白菜炖粉条是举案齐眉,白菜炖豆腐是夫唱妇随,凉拌白菜心自然是白骨精一族了。白菜最适宜的是与猪肉做成馅,二者融融洽洽地让水饺最受宠,让包子最受吃,让火烧也成了抢手的早点。齐白石把白菜画出了醇厚朴实,也画出了隐藏的华丽。小时候,家里十分稀罕白菜,母亲买几棵来,串起根来挂在墙上,像画一样一直看到腊月底。
现在的白菜,有了好多品种,这名那名的我也记不清楚,我最喜欢的还是老品种,抱回几棵来,炖鸡炖排骨总飘出故园的味道来,岁月缱绻般地让人怀念。隆冬时分,我会剥出几个白菜心,养在浅碗里,看它开出花来。白菜是平庸之辈,与在低层粗糙地活着的人们,最对脾气也最合拍,再苦再累再清贫,有敦熟实实的白菜们来暖胃,日子多了点精致。平常人家极需要这层烟火味的温暖来打底,民间的孩子更需要这份安然来垫底气。你看,老家的人有白菜托底,有干烘茶烘托,清淡且实在,忙时就锨镢锄镰地替换,闲时就蹲在檐前晒太阳,喝喝酽茶听听LW梆子,竟有种嘤咛唱和之感。
再读路也的诗,我的同感纷至沓来:“这棵白菜,像位胖大嫂/和我拉着呱,进了我家门/她一屁股坐在马扎上/和我择菠菜的黄叶/还不忘和我说西家东邻的事/她掂着一小块猪肉,直说贵/她切着一块豆腐,说真嫩/她剥着一根葱,说好白/脱下外套的大嫂/饱满瓷实,风韵犹在/怪不得当年瘦大哥娶了她呢。”


冬日的阳光

冬日的阳光明媚,满了卧室,我把窗帘拉一半,斜倚床头,或是写或是读,或是摘抄公众号上推送的好文。我想起了母亲。
冬日的阳光真好,母亲在阳光下做鞋,做的最多的是棉鞋,特别是绱鞋时,母亲像个技工:先是把针锥在肥皂上沾一下,起到滑润作用,用力扎过鞋帮和鞋底两层,然后拔出针锥,把针线攮进空隙里,用钳子把针头拽过去,最后使劲一扽,一个针脚俏俏地生成了,整个动作连续娴熟。母亲还时不时端详一下,看看鞋模样俊不俊,看看鞋面整不整洁,真是“洗手净指甲,做鞋泥里踏。”鞋是母亲手里的艺术品,母亲是在用“匠心”做鞋,纵然手做的棉鞋不时兴了,却是农家人最实用最合适的鞋子。
冬日的阳光,满了阳台,我把绿萝、天天开和紫梅等花草,浇了两遍,绿叶和零星的花歌赋一般,产生优美的意义和联想,我怀念起那些“不知有汉,无论魏晋”的乡间生活来。
冬日的阳光暖和,我在堂屋门前, “噼叭噼叭” 地扒花生,听着小说连播《秋之惑》,深为主公们的命运而揪心。炉子上,母亲在熬豇豆,豇豆六七分烂时,母亲又放进红薯和小米,这是冬日里农家的上等饭,我甚是喜欢。院子里一只母鸡下了蛋,“咯咯答咯咯答”地要赏赐,母亲乐呵呵地撒了半瓢玉米,鸡们一下了聚过来,红公鸡还时不时抬头,“喔喔”地表达谢意呢。这时,收音机里的小说播完了,正唱着《让世界充满爱》,音乐掺着饭香,在院子里晕开。
冬日的阳光,满了街巷,我把芹菜冬瓜苹果们领回家,有的去了厨房,有的来到茶几上,它们或长袖善舞或载歌载舞,都是为了关照我的生活。我想起了坡地里的蒺藜们。
冬日的阳光好得很,我在坡地里刨蒺藜,开春后用来扎篱笆,蒺藜多长在沟堰上,有的孤独有的热闹,我专挑大棵的地刨,然后用“Y”形的小木叉,使其就范,一小堆一小堆地码在那里,待十来小堆后,捆成两捆,用扁担挑起,像胜利回归的猎人。被刨掉的蒺藜是“寄根”的,来春,又是绿绿的一大蓬。手上扎刺是常事,我会坦然地坐在阳光下,拿着针,左手右手地挑刺,时间长了,竟练成了“挑刺”的高手。



有一幅画,叫初冬


那些句子活泼得很

那些鸟儿活泼得很
一会儿离开树枝,一会儿又回到树枝
要不在地面疯跑,有不在半空兜圈子
反正是优哉游哉的样子

那些句子活泼得很
在我眼前晃来晃去,在我脚下跳来跳去
此时,陪着我坐在纸堰上
听听音频新上传的节目
看看刚更新的朋友圈
我们一阵阵的笑声,像风吹乱了清波


谪仙

初冬,一朵接着一朵地开了
先是满枝,后是满地
夜间开得最为热闹
午间的阳光很旺,初冬趁势歇歇
傍晚时,又开到佳境

零点时分,我爱听瓣的“哔剥哔剥”声
这是上苍撒下的礼物啊
八九点钟,美妙的念头纷至沓来
我逐一拈来组词造句
下午三点一刻,一篇几百字的微型小说
赫然列入决赛名单
呵,初冬是位谪仙啊
随便一拍翅翼,就是哗啦啦的才华


有一幅画,叫初冬

风吹来的凉,恰如其分
许多果子,裸出淡淡的甜
空气的鲜,像过滤了多遍
地上的落叶,有的作了词,有的成小说
我抓到的这一把,是俏皮诙谐的元曲儿
未落的一树枫叶,刚饮醉了酒
那玉兰树贮备的蕾,是大地紧握的心跳
白菜们,洒脱地身着毛昵大衣
菠菜呢,认真绘制艺术园地

又一阵凉风吹过来,恰如其分
银杏树呼啦啦地落支票
梧桐树悠然地落私房钱
“有一幅画,叫初冬”
这句诗意的话,银子一样塞到我手心


夜雨

初冬了,踢踢踏踏地来了一场夜雨
先用隐约做标题,后用清晰做内容
我在睡梦里,深一脚浅一脚地听
把标题选中,设置成四号宋体,加粗
再把内容选中,设置成仿宋,加下划线
早上的八点钟,把太阳读得琅琅上口
世界晴晴朗朗的,我听得暖融融的,


剥桔子

我轻轻剥一个桔子
掰一瓣如掰一句话
掰两瓣如掰两句话
精心组织出一段流畅话语
让尝者们唇舌生津

我轻轻地再剥一个桔子
一瓣有一瓣的经历
两瓣有两瓣的情节
它们依次讲出连贯的故事
幽香的桔子皮是楔子


寂寞这组排列句

寂寞一低眉,往事就沉默
寂寞一忧郁,天空就下雨
寂寞止不了痛,叹息也挡不了风
寂寞不善交际,心情也愿隐于人群
寂寞散尽落花,月色也随之落寞

我在寂寞这组排列句里,暗自神伤
纷乱的情绪,有的也能抑扬顿挫
我在寂寞这组排列句上,温一壶酒
与静寂对饮几盅
如果这组寂寞排列句,是本账簿
我只想把头顶的天空,算出晴朗


坚持是一味药

坚持是一味药,治疗我的无聊无趣
治疗我的孤独寂寥
坚持是一味药,治疗经过的成见歧视
治疗不甘心的失败和错过
坚持是一味药
这是我对自己的拯救,也是下的赌注
更是我不断滋生的爱恋


冬天在开

冬天已开出好几个瓣了,我沿路地看
有的瓣上还挂了些凉寒
当冬天开到极致时,霜来抒情
雪来踏舞,我呢,还是沿路地看
当冬天开到奢靡时,我借助副副春联
坐进温暖的法眼里
被疼爱深深地爱一回


这些南瓜都不是谎花结的

这些南瓜,有的长有的圆
这些南瓜,有的青有的黄
这些南瓜,都不是谎花结的
凡是谎花,都被公道掐掉了
凡是谎花,都失了诚信
凡是谎花,都结不出善良的瓜来



我的父亲是一座深山密林


一枚落日

手里的蜜桔沉实,也柔腻
太阳般被我握住
剥离一瓣,太阳就落下一寸
剥离两瓣,太阳就落下两寸
终于,太阳落山了
蜜桔皮成了我身边的余晖


我的父亲是一座深山密林

我的父亲是一座深山密林
有经历的奇花异草,供我慢慢看
有经验的千啭百啼,供我倾听
树枝上有过父亲参天的向往
灌木丛里有过父亲的披荆斩棘
潺潺山溪里有过父亲的蹭蹬岁月
连那落叶里都有父亲的串串哲理
这个下午,我和父亲畅谈
不仅采到了山果,还有红色的心形叶
我把新一轮的体悟揣满了兜
回头要梳理成美篇,整理成励志语


新诗集和我

翻开这本新诗集
短诗们扑闪着眼睫毛,望着我笑
笑的我不知该把幸福放在哪儿
这是别人心上开出的花
这是别人枝上结出的果呀
我一朵,一朵地细看
一枚,一枚地细尝
时间的柔,齐腰深
时光的爱,滚烫起来
不知不觉,不知不觉
坐在小椅子上的我
簌簌地开出花来


与一张张白纸对峙

“她写得还不是一张白纸!”
那个一直想走捷径的女人,用这句话
再借助她的开发区,和乌泱泱的人脉
把我狠狠地掴倒在地,并用力踩着
旁边还有好多落井下石的势利眼神
当我从苟延残喘里重生后
依旧与一张张白纸勇敢地对峙
不惧淫威地填满诗句
那是我的生活心得,我的战争


饺子与馄饨

饺子在盖帘上排成了同心圆
模样和蔼可亲
像一枝枝含苞的月季花
馄饨在盖帘上一行行地站着
模样精致可爱
像一枝枝欲绽的芍药
我在月季和芍药间犹豫
不知摘哪一朵好

饺子在盖帘上的样子
像极了电线杆上的鸟儿,悠然自得
馄饨在盖帘上的样子
像枝叶间的雀儿,优哉游哉
锅里的水聒噪起来
雀鸟儿扑棱一声,全不见了


初冬的加法和减法

初冬加初冬等于严冬
初冬乘以初冬等于隆冬
我在加法里穿棉袄
我在乘法里穿羽绒服
阳光爱在加法里踱步
冰凌爱在乘法里遛达
所以冬天有时可爱有时可亲
我常在加法里读世界名诗
比如《我们在这儿编织花环》
奈丽•萨克斯给了我语言的闪电
还碰上了诗的紫罗兰
我也在乘法里写生活的忧郁或高调
思考是我的心灵田地
引领我进行“一个国度的蜕变”




公园道1号
发表于 2019-11-29 13:51 | 显示全部楼层
御景花园
羡慕你的才华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隐私声明|小黑屋|联系电话:0634-5627999|莱芜在线 ( 鲁ICP备15020683-2号

GMT+8, 2019-12-9 19:24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