莱芜在线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楼主: 舒晴曼妙

[原创作品] 舒晴文集(2018年——)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19-11-27 18:11 | 显示全部楼层
温暖的白菜(外一篇)

“我抱着一棵大白菜/穿着大棉袄,裹着长围巾/疾走在结冰的路面上/在暮色中往家赶/这棵大白菜健康、茁壮、雍容/有北方之美、唐代之美/挨着它,就像挨着了大地的臀部/我抱着一棵大白菜回家/此时厨房里炉火正旺/一块温热的豆腐/在案板上等着它……”路也的这首《抱着白菜回家》,我一下子就喜欢上了,抄下来反复地读。路也的诗向来标新立异,她把一棵平平常常的白菜,写得可爱可亲,替我向白菜做了亲昵地表达。
刚学化学时,同学间就流传一些口诀,其中就有“H₂O熬白菜,:NaCl一点点。”当时的上学条件并不好,住校的我们吃的全是咸菜,连清水煮白菜,也是吃不到的。哪像现在,用花生油葱花炝锅,炒出的白菜嫩叶子,还说清水淡气的不好吃。
白菜是乡下人一冬的主打菜,所以一立秋,就刨菜地撒种籽。白菜刚卷心,农妇们就瞅准一棵,拔回家先尝尝鲜。直到小雪的节令来了,才大车小车地出白菜,刚出的白菜,有火气有戾气,愣头愣脑地,须搁一段时间,才渐显出菜的柔情来。这时母亲会把白菜帮垛碎,拌上麸子或玉米糁子喂鸡喂鸭,鸡们高高兴兴地“咕咕”叫,鸭子们“嘎嘎”地吃得脖子都鼓了起来。
农家人对贮存白菜自有一套土方法:在地里挖一条一米多深的沟,把晒了一天的白菜,根对根地排进沟中,先盖上厚厚的玉米秸,再盖上薄土。腊月里,趁个好天气,把白菜挖出来,暖暖和和地晒一晒,在地里捂过的白菜耐吃好吃,有微微的甜,仿似经过禅修,有了内含。
《诗经》里把冬白菜叫做晚菘,多么清雅的名字啊。而农家人直接唤它白菜,就像大妮二妮地喊自家闺女。冗长的冬季里,农家人通常是中午熬白菜,晚上炒白菜。白菜最愿和花生搭台唱晚饭的戏,一个白脸一个红脸,唱得好不热闹。白菜炖粉条是举案齐眉,白菜炖豆腐是夫唱妇随,凉拌白菜心自然是白骨精一族了。白菜最适宜的是与猪肉做成馅,二者融融洽洽地让水饺最受宠,让包子最受吃,让火烧也成了抢手的早点。齐白石把白菜画出了醇厚朴实,也画出了隐藏的华丽。小时候,家里十分稀罕白菜,母亲买几棵来,串起根来挂在墙上,像画一样一直看到腊月底。
现在的白菜,有了好多品种,这名那名的我也记不清楚,我最喜欢的还是老品种,抱回几棵来,炖鸡炖排骨总飘出故园的味道来,岁月缱绻般地让人怀念。隆冬时分,我会剥出几个白菜心,养在浅碗里,看它开出花来。白菜是平庸之辈,与在低层粗糙地活着的人们,最对脾气也最合拍,再苦再累再清贫,有敦熟实实的白菜们来暖胃,日子多了点精致。平常人家极需要这层烟火味的温暖来打底,民间的孩子更需要这份安然来垫底气。你看,老家的人有白菜托底,有干烘茶烘托,清淡且实在,忙时就锨镢锄镰地替换,闲时就蹲在檐前晒太阳,喝喝酽茶听听LW梆子,竟有种嘤咛唱和之感。
再读路也的诗,我的同感纷至沓来:“这棵白菜,像位胖大嫂/和我拉着呱,进了我家门/她一屁股坐在马扎上/和我择菠菜的黄叶/还不忘和我说西家东邻的事/她掂着一小块猪肉,直说贵/她切着一块豆腐,说真嫩/她剥着一根葱,说好白/脱下外套的大嫂/饱满瓷实,风韵犹在/怪不得当年瘦大哥娶了她呢。”


冬日的阳光

冬日的阳光明媚,满了卧室,我把窗帘拉一半,斜倚床头,或是写或是读,或是摘抄公众号上推送的好文。我想起了母亲。
冬日的阳光真好,母亲在阳光下做鞋,做的最多的是棉鞋,特别是绱鞋时,母亲像个技工:先是把针锥在肥皂上沾一下,起到滑润作用,用力扎过鞋帮和鞋底两层,然后拔出针锥,把针线攮进空隙里,用钳子把针头拽过去,最后使劲一扽,一个针脚俏俏地生成了,整个动作连续娴熟。母亲还时不时端详一下,看看鞋模样俊不俊,看看鞋面整不整洁,真是“洗手净指甲,做鞋泥里踏。”鞋是母亲手里的艺术品,母亲是在用“匠心”做鞋,纵然手做的棉鞋不时兴了,却是农家人最实用最合适的鞋子。
冬日的阳光,满了阳台,我把绿萝、天天开和紫梅等花草,浇了两遍,绿叶和零星的花歌赋一般,产生优美的意义和联想,我怀念起那些“不知有汉,无论魏晋”的乡间生活来。
冬日的阳光暖和,我在堂屋门前, “噼叭噼叭” 地扒花生,听着小说连播《秋之惑》,深为主公们的命运而揪心。炉子上,母亲在熬豇豆,豇豆六七分烂时,母亲又放进红薯和小米,这是冬日里农家的上等饭,我甚是喜欢。院子里一只母鸡下了蛋,“咯咯答咯咯答”地要赏赐,母亲乐呵呵地撒了半瓢玉米,鸡们一下了聚过来,红公鸡还时不时抬头,“喔喔”地表达谢意呢。这时,收音机里的小说播完了,正唱着《让世界充满爱》,音乐掺着饭香,在院子里晕开。
冬日的阳光,满了街巷,我把芹菜冬瓜苹果们领回家,有的去了厨房,有的来到茶几上,它们或长袖善舞或载歌载舞,都是为了关照我的生活。我想起了坡地里的蒺藜们。
冬日的阳光好得很,我在坡地里刨蒺藜,开春后用来扎篱笆,蒺藜多长在沟堰上,有的孤独有的热闹,我专挑大棵的地刨,然后用“Y”形的小木叉,使其就范,一小堆一小堆地码在那里,待十来小堆后,捆成两捆,用扁担挑起,像胜利回归的猎人。被刨掉的蒺藜是“寄根”的,来春,又是绿绿的一大蓬。手上扎刺是常事,我会坦然地坐在阳光下,拿着针,左手右手地挑刺,时间长了,竟练成了“挑刺”的高手。



有一幅画,叫初冬


那些句子活泼得很

那些鸟儿活泼得很
一会儿离开树枝,一会儿又回到树枝
要不在地面疯跑,有不在半空兜圈子
反正是优哉游哉的样子

那些句子活泼得很
在我眼前晃来晃去,在我脚下跳来跳去
此时,陪着我坐在纸堰上
听听音频新上传的节目
看看刚更新的朋友圈
我们一阵阵的笑声,像风吹乱了清波


谪仙

初冬,一朵接着一朵地开了
先是满枝,后是满地
夜间开得最为热闹
午间的阳光很旺,初冬趁势歇歇
傍晚时,又开到佳境

零点时分,我爱听瓣的“哔剥哔剥”声
这是上苍撒下的礼物啊
八九点钟,美妙的念头纷至沓来
我逐一拈来组词造句
下午三点一刻,一篇几百字的微型小说
赫然列入决赛名单
呵,初冬是位谪仙啊
随便一拍翅翼,就是哗啦啦的才华


有一幅画,叫初冬

风吹来的凉,恰如其分
许多果子,裸出淡淡的甜
空气的鲜,像过滤了多遍
地上的落叶,有的作了词,有的成小说
我抓到的这一把,是俏皮诙谐的元曲儿
未落的一树枫叶,刚饮醉了酒
那玉兰树贮备的蕾,是大地紧握的心跳
白菜们,洒脱地身着毛昵大衣
菠菜呢,认真绘制艺术园地

又一阵凉风吹过来,恰如其分
银杏树呼啦啦地落支票
梧桐树悠然地落私房钱
“有一幅画,叫初冬”
这句诗意的话,银子一样塞到我手心


夜雨

初冬了,踢踢踏踏地来了一场夜雨
先用隐约做标题,后用清晰做内容
我在睡梦里,深一脚浅一脚地听
把标题选中,设置成四号宋体,加粗
再把内容选中,设置成仿宋,加下划线
早上的八点钟,把太阳读得琅琅上口
世界晴晴朗朗的,我听得暖融融的,


剥桔子

我轻轻剥一个桔子
掰一瓣如掰一句话
掰两瓣如掰两句话
精心组织出一段流畅话语
让尝者们唇舌生津

我轻轻地再剥一个桔子
一瓣有一瓣的经历
两瓣有两瓣的情节
它们依次讲出连贯的故事
幽香的桔子皮是楔子


寂寞这组排列句

寂寞一低眉,往事就沉默
寂寞一忧郁,天空就下雨
寂寞止不了痛,叹息也挡不了风
寂寞不善交际,心情也愿隐于人群
寂寞散尽落花,月色也随之落寞

我在寂寞这组排列句里,暗自神伤
纷乱的情绪,有的也能抑扬顿挫
我在寂寞这组排列句上,温一壶酒
与静寂对饮几盅
如果这组寂寞排列句,是本账簿
我只想把头顶的天空,算出晴朗


坚持是一味药

坚持是一味药,治疗我的无聊无趣
治疗我的孤独寂寥
坚持是一味药,治疗经过的成见歧视
治疗不甘心的失败和错过
坚持是一味药
这是我对自己的拯救,也是下的赌注
更是我不断滋生的爱恋


冬天在开

冬天已开出好几个瓣了,我沿路地看
有的瓣上还挂了些凉寒
当冬天开到极致时,霜来抒情
雪来踏舞,我呢,还是沿路地看
当冬天开到奢靡时,我借助副副春联
坐进温暖的法眼里
被疼爱深深地爱一回


这些南瓜都不是谎花结的

这些南瓜,有的长有的圆
这些南瓜,有的青有的黄
这些南瓜,都不是谎花结的
凡是谎花,都被公道掐掉了
凡是谎花,都失了诚信
凡是谎花,都结不出善良的瓜来



我的父亲是一座深山密林


一枚落日

手里的蜜桔沉实,也柔腻
太阳般被我握住
剥离一瓣,太阳就落下一寸
剥离两瓣,太阳就落下两寸
终于,太阳落山了
蜜桔皮成了我身边的余晖


我的父亲是一座深山密林

我的父亲是一座深山密林
有经历的奇花异草,供我慢慢看
有经验的千啭百啼,供我倾听
树枝上有过父亲参天的向往
灌木丛里有过父亲的披荆斩棘
潺潺山溪里有过父亲的蹭蹬岁月
连那落叶里都有父亲的串串哲理
这个下午,我和父亲畅谈
不仅采到了山果,还有红色的心形叶
我把新一轮的体悟揣满了兜
回头要梳理成美篇,整理成励志语


新诗集和我

翻开这本新诗集
短诗们扑闪着眼睫毛,望着我笑
笑的我不知该把幸福放在哪儿
这是别人心上开出的花
这是别人枝上结出的果呀
我一朵,一朵地细看
一枚,一枚地细尝
时间的柔,齐腰深
时光的爱,滚烫起来
不知不觉,不知不觉
坐在小椅子上的我
簌簌地开出花来


与一张张白纸对峙

“她写得还不是一张白纸!”
那个一直想走捷径的女人,用这句话
再借助她的开发区,和乌泱泱的人脉
把我狠狠地掴倒在地,并用力踩着
旁边还有好多落井下石的势利眼神
当我从苟延残喘里重生后
依旧与一张张白纸勇敢地对峙
不惧淫威地填满诗句
那是我的生活心得,我的战争


饺子与馄饨

饺子在盖帘上排成了同心圆
模样和蔼可亲
像一枝枝含苞的月季花
馄饨在盖帘上一行行地站着
模样精致可爱
像一枝枝欲绽的芍药
我在月季和芍药间犹豫
不知摘哪一朵好

饺子在盖帘上的样子
像极了电线杆上的鸟儿,悠然自得
馄饨在盖帘上的样子
像枝叶间的雀儿,优哉游哉
锅里的水聒噪起来
雀鸟儿扑棱一声,全不见了


初冬的加法和减法

初冬加初冬等于严冬
初冬乘以初冬等于隆冬
我在加法里穿棉袄
我在乘法里穿羽绒服
阳光爱在加法里踱步
冰凌爱在乘法里遛达
所以冬天有时可爱有时可亲
我常在加法里读世界名诗
比如《我们在这儿编织花环》
奈丽•萨克斯给了我语言的闪电
还碰上了诗的紫罗兰
我也在乘法里写生活的忧郁或高调
思考是我的心灵田地
引领我进行“一个国度的蜕变”




发表于 2019-11-29 13:51 | 显示全部楼层
御景花园
羡慕你的才华         
 楼主| 发表于 2019-12-17 09:01 | 显示全部楼层

香山冬意


山前雨,眼前书

冬雨,从中午就滴滴答答起来,午后才歇起脚来,趁乌云打起盹,我“偷得浮生半日闲”,到香山脚下转一转。
蜿蜒山路如湿了的翅,静垂了下来;马尾松间托了好多的雨,舍不得兜售;几只麻雀一跃而起,激活了一段空间后,又静下去;山腰间也传出一阵鸟啼,从浓密的雨雾中钻出来,喧闹痒了听觉,继尔也归于静处了。
好些雨是泊于落叶上的,它们不声不响地打发着闲,小风拂过,杨树上的雨滴与其相遇,与其把盏问候;山石们的轻咳,咳出了几番潮湿的记忆;山脚下的麦子,已借空闲把直发烫成了鬈发,晴天后要来个美丽走秀;眼前的河水,添了新元素,时不时百转千回起来。
眼前风景雨来佳,着了冬雨的香山仿似一本书,闲中一读,竟是笔触悠然,行云流水。你看,深蓝的湖水一改平铺直叙,脉脉依依中,有跳动的段落,重新梳理存在的意义;
银杏树这优秀的植物,轻歌曼舞成参差句式;山楂棵树用流利的汉语,打造成励志篇;还是梧桐树最澄清理智,适时提取了一等一的标题,一下子抓住了读者的眼球;山石们用打磨来的生命厚度与生活风度,铿锵铿锵地结成了学术论文专著;山溪洁净,依势提炼出一部关于灵魂泅渡的长篇报告文学;山顶搜索胜景来写叙事诗,山坳用深邃经历写出心境随笔,雨雾定是为小孩童定制的童话了。
雨后的香山,交付给我如此美好的一个下午,我读出了悠长情韵,读出了心灵花田,读出了辽阔情怀;雨后的香山交付给了我一个柠檬色的下午,闲赏有蜜入口,闲读有醉入心。这不我在清幽雅趣的意境里,读到了封底的飘逸,读出了封面的季节深呼吸。


枯去的香草

春天来时,香山的香草们和暖风握手言欢,夏天之时,香草们和雷鸣闪电抱酒畅饮,秋天了,香草们和丰获舒胸高歌,冬天呢,香山的香草们喜欢在星月下用冬眠抵挡苦寒,喜欢在朝阳的坡前深深地思索。
“漫漫冬日就是蛰伏期,想争得新春光新春景,必须与冬天厮杀,与自己厮杀,与身边的成见厮杀。世事本就凉薄,苦难本就是生活的一部分,身边的烂人会消耗掉你所有的热情,心内的惰性可以拉低你人生总分。此生很贵,对外不和烂人烂事纠缠,对内要克己复礼,这样才在不同人生阶段,呈现出不同的画面。”香草边悄悄对自己说,边勇敢地抖落冬季苦涩,切开冰冷的沉寂,沿着吐绿的路,慢慢走向春天,慢慢绽笑于香山的心坎间。
“冬日漫漫里,是重塑的时节,霜是背景,雪是衬景,冰是可拨响的弦。但凡出道者,都有常人意想不到的艰辛,但凡成功者,都有常人吃不了的苦。你弱的时候,坏人最多,你强的时候,坏人减半。没有几个人同情你的嚎啕大哭,没有谁不愿落井下石,锦上添花的人多,雪中送炭的人少。成功需要朋友,巨大的成功需要敌人。把坏日子过好,是一种能力和才华。千山万水的披荆斩棘,值得津津乐道,万水千山的上下求索,是走向春天的最美之路。坚持,是给自己的唯一机会,奋争是脚下的隐形福气。”香草边激励着自己,边认真过好眼下的苟且,因为霜雪里有粮食的味道,寒凉中有果蔬的预告。
“做热爱的事,不是让自己活得更好,而是活得更多。抱紧一个梦想,一是为了拓宽二是为了廷伸。梦想是让自己看社会经历事的,是不让自己的人生一味地复制粘贴。择一事,终一生,人最好的作品是自己,自己是什么生命情怀,作品就是什么风格。伟大的作品就像朝代的眼睛,看穿了世事猜透了人心,更重要的是有了一个宽敞的视野,这份视野需要踽踽独行来维系,需要与蹭蹬命运斡旋与失败调停的。”香草边默想着,边使劲跺跺脚,又搓搓冰凉的手,提笔继续书写柔婉的香心,那份雅致的香还是蛮诱惑人的。
当春天悠然地来时,当温暖生出好看的鳞片时,当俯仰蹿翔的风筝怡然翩舞时,香山的香草们会从蛰睡中醒来,团着阳光的金丝线,用满意的笑靥圈阅出香山最有灵性的地段。


香山的冬日书法

香山的春是炫幻的,香山的夏是肉感的,香山的秋是丰腴的,香山的冬是内敛的,是含蓄的,是深刻的,是理智的。肃杀酷寒里,最经看的是由树们挥毫而成的书法。
冬季,香山的树大多落了叶子,它们或枝丫端庄,或旁逸斜出,沿着山势的宣纸,挥洒起冬日的闲情逸致来。
松树们毫无疑义地拔得草书的头筹,既有怒气的飞舞字形,又有笔画连绵的个性。而崖间的这棵老松,笔势环绕中透着放纵恣意,狂野性情一览无遗。好在霜中它优美,雪中它优雅。
行书是柳树们所擅长的,端正平稳中不失飘逸风情,入木三分里有苍老与骨感。特别是这棵香山圣柳,是从晋朝时期穿越而来的吧。
房前檐后的核桃树们,把楷书写到了字体端庄,写到了端然舒朗,与寻常简洁的山间岁月相应,与山乡人删繁就简的心态相和。
篆书最好的应归于千年栗子树了,它庄严贵气,圆融浑厚,它行笔圆转,线条匀净,如古老的神话,绕于心间缭于眼前。
柿子树们的隶书工整精巧,透着方正平和之气,再次把红红火火事事如意的喻意,提升到四海一统的境界。
枯冬漫长,香山的树们极富情调,心绪盎然时,它们饱蘸墨汁,在不同山势间,或漫步或疾走,或参禅或悟道,把心灵的积贮调动起来,让冬天过得细而不腻,盈而不溢。特别是新春楹联大赛时,谁也想当个粉丝群里的“探花”,谁也想中个“榜眼”成为流量明得,更想争到“状元”,过过荣华富贵的瘾。




一弯新月踱上来




雾,牛奶一样,装满了这座山坳
早起的鸟儿们,啄饮饱了,飞走了
晚起的山鸡们,喝饱了,散去了
树儿们,打着饱嗝,各忙各的去了
我悄悄地拎回一大桶来
匀给阳台的绿植物们
这不,它们咂摸着余香,晒起太阳来
长春花咯咯一笑,开出了一朵紫红


一弯新月踱上来

那年的正月初,傍晚时分
捡起沙包的我,一回头
看见弯弯的新月从天空东边踱上来
它活泼,可爱;它喜气,吉祥
画一样美丽,新年一样快乐
我丢下小伙伴,赶紧跑回家
把这弯新月记到了皱巴巴的日记本里
自此,一种温婉的情怀
一种暖融融的诗意
醉成了记忆深处的酒窝
至今,我还能从中蹭出酒醪来


冬晨

早晨,水瓮里的水上冻了
母亲用水舀子敲开薄冰
连冰碴子也舀进了大锅里
点火,烧水。水开了,先灌满了暖瓶
再用热水馇猪食,猪娃们早醒了
我起床,准备上学
并偷偷拿了块冰碴子,当冰糕吃
跑完早操,一节早自习,一节数学课
放学回家时,母亲已摊了一大摞煎饼
我在鏊子窝前,边暖和边吃煎饼
吃完两个,又偷偷拿了块冰碴子
心满意足地去上学


原创是我的绿水青山

原创是我的绿水青山
我精心栽下心情的灌木树丛
我尽心流淌情感的潺潺河流
如果您经过,如果您喜欢
如果被您的眼睛阅读
我的原创们先泛起快乐的水花
再用叶舞枝蹈来答谢
您的点击与传递,是生命的打赏
您的点赞和评语,是灵魂的呵护
承蒙了这么多厚爱与支持
我甘愿再忍受一路的蛮横和无理
潜心,再锤炼独属于我的清香与明净
当优雅的篇幅翩然落于纸笺
当友情的大门,“吱呀”一声开了
我又有一轮爱的金山情的银山


我们的LW在线

你的帖子和我的帖子,如翅膀挨着翅膀
共同飞过“摄影”的稻田
飞过“情感”的麦地
飞过“啦呱”的草地
飞过“公益”的平原
这是我们共同经营的美好,共同经营的凡间
这是我们的“LW在线”

我的回帖和你的回帖,如手牵着的手
走过“公益”的广场
走过“啦呱”的场所
走过“情感”的阡陌
走过“摄影”的田园
这是我们的多姿多彩,我们溢出的喜悦
更是我们的“精彩无限”


做个充实的人

炎炎夏日,来这里喝言语的茶,解暑又解渴
寒冬时分,来这里喝杯美图咖啡,养心又养胃
齿唇留香,体味的是LW在线自己的味道
低回品咂,绕指的柔是蠃牟地的百般回味
在这里做个充实的人
和栖居的近邻们和睦相处
和虔诚的访客们有效链接心地址
愿我们的“续杯”,依旧随人心愿
愿我们更新的“余香”,依然被人赏析
在这里,我们都有意外的收获


愿每个ID都有花开
         
每个ID的背后都有一颗红尘心——
为生活而奔走,为生命而添锦
每个网名的背后,都有一个真实的自己——
曾为梦想哭泣,曾为人生深深爱过
幸好,我们在这里嗑聊闲啜
还好,我们在这里书写世界
愿每个ID都有花开——
炎凉的尘世里,仍然去热爱
愿每个网名都有果甜——
采撷生活百味,吐露幽幽之香



贪谷的小麻雀

内心的闪电

灵性的思绪似枝形的闪电
在响成雷之前
我把它们捉到纸面
可爱的你读到了
雷声才响起


贪谷的小麻雀

年少时,我像只馋嘴的小麻雀
一头扎进作文的槽里,猛吃
青年时,我像只饥饿的小麻雀
在文学期刊里,慌不择食
中年了,我像只贪婪的小麻雀
扎进文学的水库里,乱扑腾
至今,我还像一只贪谷的小麻雀
被缪斯女神狠狠地扣在筛子底


黄金万两

这暖融融的太阳
真是洒满大地的万两黄金
富足的人们晒衣物晒被褥
老太太们晒成了秋石榴
小孩子们晒成了快乐的水花
我呀,把刚写好的这首短诗
放到太阳下使劲晒
哪怕镀镀金也好啊


听《桥边姑娘》

“暖阳下,我迎芬芳,是谁家的姑娘
我走在那座小桥上,你抚琴奏忧伤”
古典味的民谣风,沙哑的嗓音
一下子暖和这个冬天
我竟听出了水仙花的拍翅声
“你说一个人在逞强,一个人念家乡”
你的软肋我的雷区
忽被人诚实地说出来
委屈如决堤的海
“我说桥边姑娘,你的芬芳
我把你放心房,不想让你流浪”
这掏心窝子的话,暖得人想掉泪
只要你真把我捧在手心
我愿,我愿赌上身家性命


寂静

暮色里的寂静聚成了湖泊
一些星光“扑嗵扑嗵”落得格外欢
泛起的清涟,圈圈碰圈圈
我扔了个小石子
“扑嗵”一声成为领唱

黑夜里的寂静堆成了一大堆
一踩“沙啦啦”地响
用力一跺,竟簌簌地落尘
我拿起手电筒向天空一照
像捅了一个大窟窿


我的小特权

毛姆说,创作是艺术家们的特权
我当了这么多年的小沙弥
终于,被获准了一点点小特权
就是用篇幅释放苦痛
用字词句奖励自己
还能把歧视设置成免消息打扰
把委屈和愤怒适时地清空
当然,我必须孤心苦诣
必须孤注一掷,必须晨钟暮鼓
才能保证小小特权不被没收


冬,就在窗外

冬就在窗外
刚开始,她常常唠叨
能从傍晚唠叨到睡觉前
弄得地板都湿答答的
家人的心也湿漉漉的
后来,她动不动就发脾气
让一天的生活都挂了霜
此时,太阳正好,暖暖又暄暄
噢,她住校的儿子回来了
她又是包水饺又是炖排骨
洗着儿子的校服还哼着歌
全家人其乐融融,一派幸福
其实,冬的爱人还是挺喜欢她下雪时
那时的她,化着淡妆,蛮温柔的


不及格的读者

张枣的《镜中》,如婷婷抚路的花枝
挡了我半个时辰的眼神
不得已,扶起花枝,轻轻走过
脚下,有微茫的刺
身后,竟落了生命流转中的忧伤

路也的《木梳》,呼啦啦的一地古典碎屑
我怎么也不忍心踏过
怕扰了一个小女子的好心思
不得已,我绕道走
却不甘心地拽走了半缕南风
还有一个如梦令的布角



 楼主| 发表于 2019-12-25 07:26 | 显示全部楼层
病蚌成珠(外二篇)

忧伤是心病,伤痛是身病,由里到外的折磨,把好端端一个人折磨成了病蚌。弯腰蹲下来,苦苦地抱紧自己,要想活命,就得分泌出坚强保护自己。时间长了,人的心核就有了闪光点。久病成医,病蚌成珠,这是不得已的医术,是不得不的成长。不经一事,不懂一理,落难可试心,经历多通透。病是生命的皱褶,抻长了人生旅程,延伸了N倍体验。
我常常在猝不及防中被动得病,病来了,就闷头生病,听之任之。降到冰点的信念,让自己一点力气和勇气都没有。如此病重中,还有暗脚会狠狠地踢过来,我连求饶的心都不生。暗脚揣烦了揣厌了,会寻找下一个目标,我得以有了治病的时间。
被揣伤揣痛的自己,一轮轮眼泪砸出了心窝脉络,情商的积分,由一位数向两位数蹒跚而去。渐长的情商让我学乖了:一、自己掌控不了的事情,决不逞能;不能多言的事,故作高深;估摸着争不到的东西,就收起野心;感觉合不来的人,就打个哈哈,真是吃亏长见识啊。二、在优秀的人群中,要知道自己几斤几两,多看多听,且不能白混一趟,不捞点先进观点,不揩点眼界的油,怎肯罢休。和优秀的人同行,假装很优秀,自己怎么着也是山寨版的吧。
病好后,我对世事不再苛求,试着和生活和解,也许这就是生存智慧吧。过去,一位同事,参加单位组织的太极比赛,回来后大倒苦水,说打的分如何如何。我对她说:“如果你生不了这个气,就不要参加,参加了,就不要生这个气。再说,你练太极的最终目的是什么?”我把这句话也用于自己参加各类征文:用最好的文笔去参赛,获不获奖,能获几等奖,这不是自己说了算的。其中有猫腻也好,有狗尿也罢,深知深懂就是了。获奖了更好,不获奖全当多了篇习作,给个人博客又招了一个新兵。得了全国奖也不狂妄,得了地方奖也不嫌弃,一等奖喜悦,优秀奖高兴。别人获奖了,我使劲鼓鼓掌;我领奖时,掌声稀落,自己也不介意。写作让我充实,写作让我学会做事。能不跑题地写出来,就是收了半簸箕稗谷,好歹也撑饿,“这何尝不是一种领悟?”

将人生活出不一样的烟火

有位诗人,把业余时间都用在了阅读和写作上。同宿舍的工友说,你写这个干啥,又不当吃不当喝,也没奖金,费那个劲干嘛。诗人笑笑说,因为我喜欢。“因为我喜欢”的背后,是不想和别的工友一样,整天打扑克喝酒吹牛皮。走向衰老的方式有很多种,他想用诗行来打发这一漫长过程,是想和别人的烟火有所区别,有点精神的意义。
多年前,看过一篇报道,说一位仅初中文化的A,因痴迷于地理,在工地上,他常常一个人背地理知识,被人称为疯子。经过多年的钻研,他成了“活地理”,别人问他常见的山川河流,一问便答出,且准确地在地图上指出所在的位置。因这一特长,他获得了一份正式工作。A用非人的毅力,取得了人生好成绩,用一张神奇的地图,学出了不一样的生活。而背后的嘲弄与唾弃,是拍倒他的砖头,更是成全他的台阶。
二十来岁时,面对晴天一身汗雨天一身泥的庄稼地,我暗下决心:要活出不同的样子来!于是,常借不到书的我,背了大量美词妙句,从电波里听了好多紧跟时代的观念,还用瑰丽的想象设计未来,确切地说,我没丢掉诗心;三十来岁时,面对一成不变的职工生活,我暗下决心:要活出自己的精彩来!为此,我左手牵着儿子,昏天暗地忙碌着,右手紧牵文字,无头苍蝇般地苦练。面对所有撇嘴不屑,我认了,面对所有煎熬,我咽下。落魄无助过,苟延残喘过,我硬是强逼着自己坚强地走出来。
要想活得明白点,就得承受清醒的痛苦,就得承担执著所带来的副作用。坚守之后是升华,是心的繁花情的繁华,更是自己时时刻刻想要的生命年华。


“让厌我者,痛不欲生“

“让喜我者,额手相庆;让厌我者,痛不欲生。”这是凸凹在《生命,被字词提升》里的话,我拿来当药,医治自己顿悟自己。
N年前,当发现自己提笔忘字后,痛下了好几次决心,我又开始了练笔,竟慢慢有了进步。结果,引来众同事(大多数是女性)们的诋毁,当面羞辱我的,背后拆我台的,话里话外敲打我的,数不胜数防不胜防。我本无野心,只是想把丢了的字词捡回来而已,却不小心捅了某些(女)人们虚荣心的马蜂窝,她们兢兢业业地对我围而攻之,直想把我蛰死整死碾死。多次濒临绝境后,我觉悟了,骨子里那股倔强劲也上来了:你们不想让我写,我偏要写!你们笑话我欺负我,我还就是写给你们看了!
我本是个谨小慎微的人,也知道自己人微言轻,左赔着小心右端着小心,结果仍然是挨打挨整,伸头也是一刀,缩头也是一刀,那就拼一把,不能太亏自己了。踩着他们设置的道道机关,道道地雷,我还真熬过来了。身败名裂也好,侥幸逃脱也好,我都接受了,我都闯过了,我都活直站好了。我手写我心,我写故我在。他们越起劲地嘲笑我,我就写得越起劲,他们越想方设法阻挡我,我就反弹地更厉害。如此这般往复多年,抗争竟成了我生存的习惯,有时候,对手少了,还有些落莫。
我练着写着,且不断地上台阶,她们却有些黔驴技穷了,二十几年来仍沿袭那点“生活秘书”的伎俩,去整治一个个好欺负的目标。更讽刺的是,她们竟互捅起对方的软肋来。她们的龌龊,她们的肮脏,她们的血腥气,让我看到了人世看透了人性,窥一斑而知全豹,人是多复杂的家伙。以点概面中,我也悟到了一些处世方法。凡事都有两面性,我用裨益的那一面,让自己上进。继续写年年月月的写,也是我复仇的方式——比你的对手站得高看得远,战略高布署好,你就是将才;先“像狗一样活着”,后总结出高水平高觉悟高境界来,你就是元帅。
再看看凸凹的《生命,被字词提升》,嗯,这标题起得高明出彩,内容更是精彩出众,不如,摘抄下来收藏吧。





提前交卷的人

住进冬天的幂里

冬天的三次方后,我住进了小寒里
用一碗面条,取得早间的主动权
中午,洗洗白菜的军用大衣
毛茸茸的阳光里,任语言的桃花闹来闹去
晚间,洗洗菠菜的裙摆
在一档不错的音频里,蹭掉一天的泥
当然,获得薪水的物质支撑,再好不过
获得灵感的精神支持,是额外收入
我不苛求命运,也不苛责经历
能在自己的天空下,来去自由
也算是拥有十万兵卒了


提前交卷的人

和我同龄的几个人,先后升格为爷爷奶奶
而我还在陪娃找前景
看着他们含饴弄孙的幸福模样
深知,自己还是没有能力提前交卷


玲珑的软枣

冷冷的风里,蓦然地
一棵小小的软枣树撞倒了眼神
我不顾疼痛,高兴地看着它
不算稠密的软枣们,玲珑,灰紫
浓缩于枝间,潜藏于冬畔
我深深地热爱起来——
邻人端来的半瓢黑软枣,暖了童年
她家的那棵软枣树,还在记忆中摇晃
软枣哦,你是甜糯的,你是柔绵的
你是可爱的,你是疼我的

折枝声,清脆,一点也不涩
我把三小枝握在手里,美文一样宠着
还以天空为背景,高举
快乐地仰视,像看动人的童话
回家来,我把它们养在瓶子里
帮着我布置,酝酿多时的中篇小说


肥硕的冬意

冬意如此肥硕,且生意兴隆
晨窗办起了冰花画展
河堤摆出了冰层摊位
有些屋檐下,挂出了冰凌的丝巾
几个小女孩,举着竿子在扯
嘻嘻哈哈声,把我的童年也吵醒了
万万不可辜负冬意的雅趣
那就守着一小堆白菜
和粉条粉皮切磋民间文学
和高贵的五花肉说说今年的流行语
太阳蹲坐到八点五十五的时针上
给我的舒适感和微醺感
成了兜里的银两


个人履历表

庄重的表格上,我仅填下了两行个人经历
第一行,咬掉我的青春末梢
第二行,吞掉了我的壮年
世界那么大,我的视野不过方圆百里

从故园到凤城,我用了好多年的跋山涉水
故园的庄稼地里,我被各种农具所奴役
好在我用幻想来松绑
凤城的西端里,我被各种设备的吵闹所俘获
幸亏我用阅读和写作来稀释
真希望,我能拓展出优渥的诗心草原


冬天晒麦子

都农历十一月了,趁着天好
得准备过年的白面了
母亲用井水涝好了麦子,淋好
在几张席子上,薄薄地摊开来晒
这下却兴奋了群群麻雀
不得已,我和母亲轮流哄撵
还是能让会谋划的麻雀们得逞
三天后,麦子晒好了,装在小推车上
到村西的磨坊排队磨面


封皮如脸,纸页如心

名为“那年青春”的软抄本,平凡似我
我们彼此依靠,彼此盛放精神乡愁
我每天讨来心粥,侍奉给她
她笑笑,常赠我火星乱溅的诗行
哦,是她疼爱着我,是她豢养着我
封皮如脸,纸页如心,她爱我有三:
她是汪洋大海中漂来的船
此生专门来渡我的
她给了我舒展翅膀的黄金时代
让我不至于在笼子里过一生
她给我砌了一个语言的灶台
任由我烹出活色生香的岁月


年度总结

冬已开到极限了
冬意也澎湃起来
浅绿深黄赭红地蔓延着
该写写这一年的凌乱、沉默和无奈了
以及陡然一惊的悲恸了
被无数生活事件教育过的我
只愿以把年度总结以平凡存档
只想把饱含泪水的生活
过得宠辱不惊



结了霜的苹果


结了霜的苹果

一只结了霜的苹果,孤单地挂在树一角
叶子们都嫁了,枝柯们也娶妻了
苹果的同窗们,考研的入职的,都散了
唯独她刚拿到了职业资格证书
“本来活着是想改变世界,结果……”
苹果有些落魄有些伤感,好歹携带了香

“叭叭”“叭叭”,苹果一惊
她看见一位妇人在不远处拾干枝
干枝被折得齐整,捋得顺溜
“呀”,妇人忽然看见了苹果
凑过来,开心地望
苹果招招手,接住了对方的开心
她的满腹衷肠,她积攒的甜味
看来要一股脑地塞给妇人了


大清早的冷

大清早的冷,鲜得像刚摘的黄瓜
带着毛刺,顶着小黄花
晨练的人都提回一兜
上班的人都爱捎两斤
买早点的也带几根回
我,不捎不带也不提
只是高兴地看,只是高兴地闻香
太阳真是个急性子,脆生生地吃起来
还不忘递给朝云几根


小青虫

总有小青虫,趴在菜叶子上
啃咬出七洞八窟窿
总有些错别字,隐于文档里
啃噬着流畅的叶脉
我捉也捉不干净
常打回车键的农药也没用


搅扰

书中有段叙述,戳到了她的泪窝
她拂拂额,把痛苦掐灭
书中有句话,惊忧到了他的平静
他把半根烟扔掉,踩灭


听课

她的文学评论课,银铃碰银铃一样动听
我用层叠的会心一笑,以示敬意
洋洋洒洒的笔记,是我储蓄的银铃声
他的诗歌讲座,一路是水灵灵的话
我架起内心的彩虹,表达谢意
笔记本上,有我随取随用的晶莹剔透


心目一开

新鲜的阳光,让冬晨心目一开
地面的薄霜花一样开
树枝间跳跃的麻雀,在啄冬的白蕊
二月河的《读书要缘分》,让我心目一开
亲切平和的千字文
给我兴奋,雀跃,以及依恋
还有感觉到位的缘分


阳台上的女人们

阳台上的绿植物们
有的长叶,有的开花,有的揣刺
好在她们曾经是文学女青年
用最大的耐性,维系着表面的和气
我以合适的水量和目光,不薄待不偏袒谁
但我知道,黑夜里,总有几个谁会射出冷箭
阳光下,总有几个谁会抛出白眼和嫉妒
我以家庭CEO的身份,管理着阳台
我的地盘里,不允许有污秽、是非和倾轧
不然,我到哪里找点清静呢?


搂柴

松树林里,我和母亲搂好了四捆落叶松针
吹着凉凉的风,我们坐在草丛上
拿出煎饼和咸菜,吃得喷香
我从沟里砸开冰层,捡了几块干净的
母亲怕凉,不敢吃,我嘎嘣嘎嘣吃得欢
那时的母亲,年轻,能干,吃苦耐劳
乐呵呵地看着我,把疼爱深藏

我们又拽着松枝,摘了半袋子松果
造型精致的松果,并没给我诗意
它们只是点炉子的好引柴而已
我和母亲挑着担子下山时
碰见了好几位上山搂柴的村里人




 楼主| 发表于 2019-12-31 08:17 | 显示全部楼层

蛇皮袋


冬日晨阳

她在低低地唤我,柔软地唤我
我钻出被窝,像棵米蒿长出绿芽
半碗稀饭两根油条后,我开出花来
黄灿灿的,和小米同色

她暖暖地笼罩了我,不,是统治
我却没有反抗的想法
坐在晒暖的椅子上
随手摘到了这八句话


在十二月和一月之间

在十二月和一月之间
我从冗长的肥皂剧里抽出身来
慵懒地看部新电影
不求荡气回肠,只求细水长流
人生的牵绊太多,我不愿再做战士
当个居家妇人,也挺好

在十二月和一月之间
我脱下一年的伪装,做个托钵僧
虔诚地走过2019年的拱形桥
恭敬地向2020年化缘。暗暗祈求:
愿钵里有稠粥,也有热面汤


尴尬一堆

把这堆尴尬拧成绳子吧
帮我捆难堪绑颜面扫地
这样我才有结实的心情活下去

或者把这堆尴尬当毛线
织件合身的毛衣
就织最原始的满天星花样吧
愿星星是珍珠,赐我一点点光


蛇皮袋

青菜摊主给了我一个蛇皮袋
要我装刚称好的四棵白菜
他问我嫌不嫌脏,我接过来说
“哪能呢,我种地的时候,天天用这个”
我把白菜装好,一绾袋子口,提起就走

蛇皮袋子是乡间女人的LV
用来盛粮食和菜蔬
用来装伤口,疼痛和疤痕
特别是大旱年里,用来交足够多的公粮
乡下女人最常用的动作
就是把袋子口一攥,往背上一背
大踏步地走,逛街一样的洒脱
买买买一样的充实


铁锨

印象最好的铁锨
是刘亮程的《我改变的事业》
他用铁锨挖了一个大坑
让坑“深陷一窝子墨绿”

印象不好的铁锨
是我上中学时,一位付姓的男老师
浇地时,因抢水发生了争执
他用锨头拍伤了一位同村老头
这位老头是我的干爷爷
我母亲听说了,提着鸡蛋去看干爷爷


红心地瓜

这三个刚煮熟的红心地瓜
真像情书里的“亲爱的”
暖手暖胃暖心,暖到三百里的她/他

这三个刚烤熟的红心地瓜
真像言情剧里的“我和你”
热热闹闹地组成了一个家

这刚熬烂的红心地瓜饭
谷子细数的山中岁月里
被渗透进了众多甜糯


工作

“读书是一生的工作”
这句话一下子说到了我心里
世俗里的工作让位于年龄了
但阅读并没有年龄限制
左手抚书,右手握笔
我又开始了一天的工作
那些爱嚼舌的,我可以扔掉
那些狰狞的猥琐的,我可以远离
那些踩碾,算计与窝里斗,我可以逃离
再不怕一次又一次地下岗名额了
再不怕一年又一年的轮流指标了
再不怕上窜下跳拉帮结派了
再不用应付年度大检查了
我终于可以在各类小说里晒充沛阳光了
可以在人物传记的枝叶里流连了
可以在《小团圆》里来回地走了

“读书是一生的工作”
这句话给我铺了大片的欣慰
只要我愿意,每天都能打卡上班
只要我走心,每天都有积分
只要我坚守,工龄会叠加
只要我不偷懒,天天都走在梦想的小径上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隐私声明|小黑屋|联系电话:0634-5627999|莱芜在线 ( 鲁ICP备15020683-2号

GMT+8, 2020-2-29 15:54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