莱芜在线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178329|回复: 1

[原创作品]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5-20 16:4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六月紫荷 于 2018-5-20 16:47 编辑

   又是一年拆被季,我照例把冬天盖过的被子全部拆过,洗得干干净净。当我把被里、棉絮、被表一一铺好,却一时手足无措起来。结婚这么多年了,我竟然还不会缝被子。所有的棉被棉衣都是娘和婆婆娘帮我的。
   记得娘在的时候,也是这个季节,娘好不容易来一次,常常歇不上一会,就忙着在地上铺好席子,戴上花镜,麻利地开始缝着被子,不到半晌,娘的额角渗出细密的汗珠,在初夏的时光里闪着亮。我去翻看被子,不由感叹,娘老了,连她老人家一向引以傲骄的针脚也改变了风格,被子上的针脚不再缜密,取而代之的是粗犷奔放,甚至还有些倾斜,幸亏她即使戴着老花镜也看不清自己的作品,否则以娘要强的个性,她会不安的。
   岁月是一壶沙漏,无情地沥尽了她老人家所有的鲜活、灵气和美丽。
   娘年轻的的时候,手巧在村里是出了名的,剪纸、绣花、缝补样样精通。娘的热心也是出了名的,谁家有做不了的针头线脑的营生,都会跑来找娘。从进大门的一声“大嫂子”开始,娘的舞台郝郝然地开了幕。端出针线簸箩,找出夹着花样儿鞋样儿的大厚毛主席语录。一张纸一枝笔一把剪刀或是一根绣花针在母亲的灵巧的指间开出了花好月圆,描尽了硕果累累,绣出了生机盎然。娘剪出的莲如含羞的美女,楚楚动人。娘绣出的五月石榴,泛着红线吐着籽儿,让人垂涎欲滴。娘画出的狗儿羊儿,好象要挣脱了纸张,准备满院子去撒欢。那一刻,娘是整个舞台的主角,所有的人都心悦诚服地甘当配角,并不时奉献出赞叹和掌声。
   可惜我没有意会母亲的心灵手巧,更不用说传承。娘走了,所有的棉衣棉被的活儿,婆婆承包了。初夏把拆好洗净的棉衣棉被给婆婆送去,秋风凉的时候,重新絮好的棉被老公带回来,干净松软,散发出淡淡的阳光的味道。婆婆是个干净仔细过惯了慢生活的人,哪怕是棉被也要针脚细腻整齐,一丝一毫多余的线头毛毛也很难能找到。婆婆给我纳的花鞋垫,连娘见了都啧啧称赞。千丝万缕的线,绣出的是五彩斑斓栩栩如生,透着是恬淡安然生活状态。可惜的是我无心从婆婆那学点活计。婆婆这几年患了眼疾,做了手术,视力降到了极点,针线类的活儿,尽管她老人家还一意包揽,但真的不好再麻烦她了。
   我端详着手里这枚小小的针,它却蕴藏着如此巨大的威力。一根针,它缝出祖祖辈辈的丰衣足食,它缝出世世代代的亲情温暖。我吃力地操纵着它,顶针与我是不起作用的,可能是我手指太细, 索性也不用戴。缝了没几针,自己看看,针脚太长,不成样子,拆了,重新再来,或许太心急了,手扎破了,血流了出来。缝床被子,可就成了一场血战。记得小时候,姊妹四个,父亲在远地上班,勤劳的娘白天操持着五口人的庄稼,夜晚侍候四个儿女睡了,一盏煤油灯伴随她针线活儿开始。老大的花衣裳,老二的新书包,小三的裤子得补……都是娘急着要赶的。记得那年冬天好冷,外面飘着雪,半夜醒来,听到娘“哧拉哧拉”扯麻线纳鞋的声音。一声低低的哎哟,是针把娘的手扎破了,娘放到嘴上吮一下,自己唠叨了一句:“说啥也得让小四明早穿上棉鞋。”娘一宿没睡,天亮的时候小弟穿着新鞋高高兴兴上学去了。学娘的样子,吮一下,那么咸那么腥,娘这一辈子受了多少的苦难和劳碌啊。
   终于缝得差不多了,我准备带回老家让婆婆看一看,她一定会笑着给我指导指导。我知道我至爱的娘亲,一定会在天堂的某个角落,看着她的闺女如此笨拙地缝,如此专心致志地缝,如此歪歪斜斜地缝,她一定正在慈眉善目地笑。


                        
                                                                              写于二○一八年五月二十日(阴历四月初六)
公园道1号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隐私声明|小黑屋|联系电话:0634-5627999|莱芜在线 ( 鲁ICP备15020683号 )

GMT+8, 2018-8-20 08:54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