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导航

莱芜在线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莱芜明代民族英雄--正一品都督魏杲

[复制链接]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2018-1-5 15:13 | 显示全部楼层
李杲是第十四届任辽东总兵都督。他在任职近 十二年中和巡抚都御史徐贯,巡抚都御史张玉共职于辽东。


















































山东巡按监察御史谈辽东情况:            弘治5年6月
★巡按山东监察御史宋鉴言五事,。一辽东与北虏接境角铁之禁不可不严,近有犯者因问本处充军反加恣肆。乞今后有犯系辽东及北方人发两广,系南方人发狭西,其伴送人员亦问枉法庶边人知警。一军职缘事问拟革去见任带俸差操者,因不久又得夤缘管事遂不畏法。乞今后未及五年不经抚按官奏保而上司輙委管事者两罪之。若再犯赃罪当调卫者俱调狭西大同等处,同族随住庶军职知警。一辽东早寒军士所用冬衣布花常过期不至,乞今后以十月为期年终欠五分者参问,七分者停俸,全欠者降级庶有司知警。一辽东备御守堡等官有缺,乞比宣府大同例会同巡按御史推举,仍一年一考选以示劝惩。一将官有与商人交通者,假以修整军容为名旗帜盔缨时常变易期在得利,乞今后务遵旧制。一以京营所用者为准不许擅易。诏所司知之。
    总兵李杲写的粮品供给奏请                          弘治六年正月
★镇守辽东都督佥事李杲以军士月粮半支黄豆不可用,请通给以米。户部议谓兼支米豆乃各边常例,但每月半给则太多,请令每岁以两三月带支豆五斗,余月及年丰时则通给之米从之。
山东监察御史李善谈辽东苌诚和道路修筑的规划和意见。                                                         弘治六年2月
★巡按山东监察御史李善奏,臣见辽东边墙正统二年始立,自后三卫夷人假以放牧潜入河套间行剽掠,且边墙阻辽河为固,濒河之地延垒八百余里,土脉鹻卤秋修春颓动费巨万,夏旱水浅不及马腹,冬寒冰冻如履平地,所在城堡畏贼深入遂将良田数千万顷弃而不佃,况道路低洼每遇雨水泥泞不通,倘开原有警则锦、义、广宁之兵不过遥望浩叹而已。臣询之故老云:有陆行旧路自广宁抵开原约三百余里兼程不二日可到,地形高阜土脉滋润有古显州城池遗址犹存,为今之计莫若开旧路展筑边墙起广宁棋盘山直抵开原平顶山,移分守八百里之兵聚守三百里之地,以锦、义为西路,广宁为中路,辽阳为东路,开原为北路,四路声势相接一路有警则三路之兵分投应援。如常山之蛇首尾相应如是则暂劳永逸,而九重无东顾之忧矣<⿰⻊锍-釒>奏命所司知之。
弘治六年3月
★初山东输辽东布、花、钱钞贮广宁前屯库中。前所去广宁城甚远,输者支者俱得为奸,至是巡抚都御史张岫请改输广宁前屯卫转至广宁城给军而裁革,广宁前屯库官其本城课程令广宁前屯仓带管从之。
弘治六年3月★戊子辽东都司都指挥同知宋溥役军士耕私田,私乘官马致死,又索贿于军士。巡按御史李善劾其罪命逮治之。
弘治六年6月★辛未宁夏庙山墩之败巡按监察御史复请治领军等官都指挥王杰等十四人及副总兵卢钦罪  。上命卢钦停俸戴罪杀贼,王杰等俟贼情稍宁逮问之。
公园道1号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2018-1-5 15:13 | 显示全部楼层
明月山庄
弘治七年3月★先是户部郎中唐锦舟督理辽东粮储,总兵官都督佥事李杲等奏其出纳无法乞徵。还且言郎中系添设官宜从裁革。户部议锦舟往才数月,杲等交章论奏必其立法过严权要不得包揽卖窝辄生异议,遂欲中伤之耳。杲以城守制戎为职,钱粮非所当预若从所请,则辽东岁储半入权门盐利多归势要将来奸毙日滋,咎将谁归宜令锦舟守职如故,仍谕总镇等官须同心辑睦共成边务,或有假公济私交构排陷者,听科道劾治。命徵还锦舟别遣官以往 。 建州左卫都指挥使保能之弟曰:伏当加成化间尝率众犯边,朝廷命将征之。则远遁山谷遣官抚之,则佯为面从,如是者数矣。至是又强取保能原领敕书冒名入贡,且求升都督不得因以起衅为同类发其事  。上命三法司会官译审于朝具得本末命,仍下锦衣卫监候处置。  甲辰命辽东义州卫带俸都指挥使白钦备御广宁。
朱瓒升为福建按察史,他曾为山口魏氏茔撰碑文   弘治七年5月
★升山东按察司副使朱瓒为福建按察使,直隶淮安府知府徐镛为广西布政司右参政,南京吏部郎中孙珩为广东左参议。
★甲辰升监察御史朱钦为山东按察司副使,狭西临洮府知府张振为甘肃行太仆寺卿。
辽东参将都指挥刘祥奏言辽东总兵官李杲有事不让参加意见。
弘治七年11月★甲午协守辽东广宁中路右参将都指挥佥事刘祥奏:臣与镇守辽东总兵官李杲同守一城事体不异,而杲遇事不许臣连佥,己尝路奏兵部题准,凡军门事务皆令会议连佥,但故事所有者一皆如旧无者不得纷更今杲仍执迷不许。考之天顺至是主参无不连佥会议。乞令杲如例遵行或调臣别镇分守为宜。兵部覆奏边将协和则军令一而地方以宁。今杲与祥相争如此俱须逮治,但非两词不可尽信,宜但行杲凡军门事与中路相干者务与协守参将连佥。其各路者不得预。仍调祥于宣府或独石马营以绝忿争。  上命祥所奏仍下巡按监察御史体勘以闻。
太监李兴荐升山东李瓒。  弘治8年3月
★壬辰升河南布政司右参议张鼐为河南按察司副使专治河道。大名府知府李瓒为山东布政司右参政仍掌府事兼防守河堤时修河功成。太监李兴等言鼐、瓒及按察司佥事李善,劳效尤著。请各进秩以劝来者。且为善后之计。吏部言鼐瓒资格当升,善升未久,请俟别用从之。
弘治8年5月★戊戌虏入辽东镇北堡等处逻卒被伤者四人,掠者五人事闻命备御都指挥李继祖等六人下巡按御史逮问。分守太监蓝莹右参将焦元俱令戴罪杀贼。
弘治8年7月★广义伯吴琮原以锦衣卫指挥使袭其伯父管者伯爵,充总兵官(宁夏总兵)失机充(法配)军卒。其子镇请袭爵,命仍袭锦衣卫指挥使(不允)带俸。
广义伯吴琮充军贵州从成化四年秋十一月起至弘治八年七月去世,共二十六整年零七个月。卒于贵州,时间太长了。
弘治8年7月 ★乙丑巡抚宁夏都御史孙仁奏,宁夏总兵官李俊副总兵卢钦忿争不和请改调一人于别镇  。上曰李俊、卢钦为一方将领不知协心同事,往往因私争忿不已论法本当重治。姑贷之俊罚俸三月钦令回京闲住。  上命大同游击将军都指挥使张安充副总兵协守宁夏。
弘治8年9月★虏入辽东开原境掠戍卒七人以去,诏守备指挥张端等六人下巡按御史逮问。罚分守右参将焦元俸三月与太监蓝莹俱仍戴罪杀贼。
弘治8年9月★戊申先是户部奏准募人就辽东纳银四十两或草一千五百束者给冠带,至是管粮郎中王璘言,二者之间轻重稍偏,请纳银者减十两,纳草者增千束庶为适中。
弘治8年10月★虏数入辽东开原境士卒有被杀伤者,守备都指挥李继祖、指挥俞雄、傅鉴等俱下巡按御史逮问。拟边远充军 。 上以各犯情轻律重,免充军继祖等四人各降一级。
弘治8年11月★戊子巡抚辽东都御史张岫言,本镇各城堡官军防守年久熟知地利,但因买补官马以致困惫,故事买补者朋合银三两助之,然随补随死有五六年间一军死损三四匹者,请自今为始马死者不必给银,即将以后夷人进贡马匹给之,马不及数乃于该给朋合银三两内每益一两行之,三年而止。兵部覆奏从其议,且令领夷马者仍入桩头银于官从之。
弘治8年12月★虏入义州清河堡境,备御都指挥黄义率兵追捕之,道逢三卫属夷八人令为乡导已获入寇者一人,回至中途并縳属夷三人以为功,分守右参将王铭、守堡指挥鲁祥上其功。镇巡等官廉得其实以闻,命逮黄义以下九人治之,王铭、鲁祥各罚俸两月。
弘治8年12月★己巳虏寇辽东铁岭城掠戍卒四人以去,命逮问守备指挥使王承勋等八人罚分守右参将焦元俸两月与太监蓝莹仍戴罪杀贼。
弘治9年闰三月★己酉虏入辽东东州堡境军士被掠者三人,命巡督都指挥张玺等五人下巡按御史逮治,指挥王振等各罚俸一月,其分守副总兵罗雄、右参将焦元、太监蓝莹俱令戴罪杀贼。
弘治9年闰三月★命户部运太仓银十万两于辽东维弘治十二年岁例之数,并开中两浙等处盐课,召商纳米豆以备边储。两浙弘治七年常股盐十万九千二百一引,八年存积盐四万三千三百四十九引,两淮弘治四年常股盐十万引,福建弘治八年存积盐四万七千四百五十引。
弘治9年闰三月★丙寅先是虏入辽东松山等堡射死军士十三人,下巡按监察御史逮问。都指挥李继宗等三人守备不设俱边远充军。  上以继宗等情轻律重俱免充军各降一级。
弘治9年4月★初辽东都指挥佥事黄义备御义州,虏入清河堡盗马,义与指挥使徐珍、指挥同知田昱等逐之,见他虏八人执以为乡导至双峰山擒盗马者,归因择所执者五人而以其三人为临阵擒获,伪以报功。指挥鲁祥发其事镇巡官以闻。下巡按监察御史王和逮问,和奏义等守备不设致贼入境当边远充军,而所伤止一人亦不至死又敢于深入功足赎罪  。上谓义等情轻律重免充军各降一级带俸差操,事之始发也兵部谓义等虽出境擒获正贼,而乃妄执乡导夷人以为己功向非(假如不)鲁祥发之,几于启衅。至是御史按之,乃直以为功竟不究其事亦失刑矣。
弘治9年4月★虏入辽东三山营境军士死者二人,命守堡指挥杨镇等三人下巡按御史逮问,罚备御都指挥李雄、高钦俸各三月。
弘治9年6月★辽东松山堡军郑隆儿逃出境外,未几有贼潜入东州堡掠余丁二人以去,后隆儿复与所掠者一人走归,守堡者皆不之觉事发,下巡按御史逮问守御都指挥张玺等设备不严拟边远充军,指挥吴江等失于飞报俱拟赎杖还职,兵部覆奏 。 上以玺等情轻律重俱免充军,玺降二级带俸差操,江等准拟。
弘治9年8月★降辽东都司都指挥佥事史敬为三万卫指挥使,东宁卫指挥同知孙鸿为指挥佥事,各带俸差操。坐虏入寇失于防御也。
徐贯升为工部尚书。    弘治9年9月
★工部尚书徐贯等言江西湖广抄造纸劄系内府供用之数固不可缺,但湖广累年盖造王府未完,灾伤未苏,民困已极,未到纸劄尚一百五十六万张,合用银四万五千余两。若复一并催督恐小民重困意外之虞不可不虑,且江西纸劄已经起解亦足以应目前之用,其湖广未到者欲暂停止,待工完及年豊之日责令完解,得旨不必停止仍陆续解纳。
弘治10年3月★初辽东镇巡官奉命修治边墙营堡七年未成,兵部移文按劾之。于是镇巡官劾奏副总兵罗雄、参将焦元、王铭、都指挥郑雄等三十五人,及指挥等官夏忠等百六十人罪,命罚罗雄等俸三月,郑雄等两月,夏忠等宥之,令急修完以闻。
弘治10年5月
★总理辽东粮储户部郎中王璠奏,辽东自弘治二年以来增设堡站墩台既多召集新军拣选舍余俵领马匹亦复不少,今军粮岁增七万六千余石,马豆增五万八千余石,而本部所发年例银视成化二十三年以前顾减二万两,乞自今以始仍如旧例岁送十二万两,俟岁丰籴贱之后别为议处户部覆奏从之。
弘治10年6月★丁酉辽东镇巡等官奏:辽东都司带俸都指挥同知李鉴、佥事马骠、李宁俱以坐事革任今五年以上能改过自新。见任都指挥使崔鉴、杨宗、佥事李雄、高启、高钦、钱英俱智谋可取备御广宁城,都指挥使白钦在任既久,人情稔熟难于钤束,请推补李鉴于义州城,马骠广宁城,高钦开原城,杨宗宁远城白钦金州城,李雄前屯城俱备御高启东州等堡,崔鉴叆阳等堡,钱英镇静等堡,俱提调李宁辽阳城专管操练,兵部覆奏从之。
弘治10年7月兵部以泰宁福余二卫近不入贡,虑其与朵颜卫阴图入寇,请命蓟州巡抚等官选游兵三千,委游击将军暂驻建昌应援,仍留蓟州遵化以东各卫所京操官军暂驻永平听调从之。
弘治十年八月张玉升右副都御史巡抚辽东。顺天府府尹张玉升为右副都御史巡抚辽东,名为升职,实是走下玻路。他没有预料到再有三年就遭弹劾致仕,官运走到了头。他和李杲共事三年多。因诱杀事件而回京致仕。后又在其他方面任职。
      历 届 辽 东 巡 抚 官 表

序次        姓名        籍贯        任职时间        期间履历        卸职时间        卸职原因/备注
巡抚辽东地方
1        李濬        山东武定        宣德十年十二月丁未
1435年12月29日        初以行在右佥都御史李濬巡抚辽东。正统元年十一月辛酉,升左副都御史,仍理前事。        正统八年八月戊戌        致仕
2        李纯        南直隶镇南卫        正统八年九月戊寅        由监察御史任。九年十一月壬寅,升辽东提督屯田监察御史李纯为右佥都御史,仍理旧事。十二年四月乙未,以剿兀良哈功升右副都御史。十四年四月戊午,以擒捕达贼功,升左副都御史。景泰四年九月癸亥,辽东军官奏巡抚辽东左副都御史李纯令义勇放债,倚势害人。纯至京,旋即遭六科十三道弹劾,特宥之。六年二月甲申,因巡抚辽东时贪淫无厌,下狱为民。        景泰四年十一月庚辰        被劾罢官
3        寇深        北直隶唐县        景泰三年四月        二月壬辰,由副都御史代王翱提督辽东军务。四月由左副都御史巡抚辽东。景泰四年十月辛丑,兼巡抚及总督屯粮仓储。        景泰七年十月戊午        丁母忧,乞终制,不许,
诏令理本院事
4        刘广衡        江西万安        景泰七年八月壬寅        由左副都御史提督辽东军务。        天顺元年二月庚子        召还,任刑部左侍郎
5        程信        南直隶休宁        天顺二年四月丙子        由太仆寺卿为左佥都御史巡抚辽东。按大明政记,是年四月复设巡抚官。        天顺三年十一月丙午        征回究问
6        胡本惠        南直隶铜陵        天顺二年十二月丙辰        升河南左布政使为左副都御史,巡抚辽东        天顺八年三月壬申        召还
7        滕昭        河南汝州        天顺八年三月壬申        由左佥都御史任。        成化二年八月        改总督漕运
8        袁恺        河南鲁山        成化二年八月丁卯        由兵科给事中改右佥都御史巡抚辽东。        成化三年四月壬子        母丧,去位
9        张岐        北直隶兴济        成化三年四月壬申        由右佥都御史任。        成化四年六月壬辰        除名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2018-1-5 15:14 | 显示全部楼层
10        彭谊        广东南海        成化四年四月戊申        由工部右侍郎改右副都御史巡抚辽东。        成化十二年七月丙辰        致仕
11        陈钺        北直隶献县        成化十二年七月壬戌        由山东左布政使改右副都御史巡抚辽东。成化十五年十二月辛未,录建州功进右都御史。        成化十五年十二月乙亥        改户部尚书
12        王宗彝        北直隶束鹿        成化十五年十二月丁丑        太仆少卿王宗彝巡抚辽东。        成化十九年八月癸亥        降
13        左钰        北直隶阜城        成化十九年六月戊辰        由陕西按察使改右佥都御史巡抚辽东。               
14        马文升        河南钧州        成化二十年五月        起兵部侍郎马文升为右副都御史巡抚辽东。        成化二十一年八月庚辰        改总督漕运
15        刘潺        河南安阳        成化二十一年八月己丑        由顺天府尹改右副都御史任。        列卿记:成化二十三年致仕。实录:弘治元年闰正月乙酉致仕。        致仕
16        徐贯        浙江淳安        弘治元年二月壬寅        由右副都御史任。        弘治四年二月己丑        改工部右侍郎
17        张岫        山西安邑        弘治四年三月癸未        由河南左布政使任右副都御史任。        弘治十年        致仕
18        张玉        北直隶吴桥        弘治十年八月戊寅        顺天府尹张玉巡抚辽东。十三年四月癸巳,都御史顾佐勘巡抚都御史诱杀之罪,谓武备不修,以至虏寇深入,杀伤官军,掳掠人畜。命即差官代回。        弘治十三年四月癸巳        差官代回
19        陈瑶        广西全州        弘治十三年四月己亥        右通政陈瑶巡抚辽东。               
20        韩重                弘治十四年十二月壬辰        由顺天府尹改右副都御史巡抚辽东。        弘治十五年八月庚子        罢
21        张鼐        山东历城        弘治十五年八月戊申        由河南按察使改右佥都御史巡抚辽东。        弘治十八年十二月戊寅        改巡抚宣府
22        马中锡        北直隶故城        弘治十八年十二月庚寅        起马中锡为右副都御史巡抚辽东。        正德元年六月癸丑        改兵部侍郎
23        邓璋        北直隶涿州        正德元年六月己未        由大理右少卿改右佥都御史巡抚辽东。        正德二年十月甲申        下镇抚司
24        刘瓛        江西安福人,山东济南卫籍        正德二年十月丁巳        由大理左少卿改左佥都御史巡抚辽东。        正德四年五月辛亥        勒致仕
25        李贡        南直隶芜湖        正德四年五月辛亥        由右副都御史巡抚辽东。        正德四年十月乙卯        致仕
26        王彦奇        四川云阳        正德四年十月乙卯        由应天府丞改右佥都御史任。        正德五年六月辛亥        改南京太仆少卿
27        王宪        山东东平        正德五年六月辛亥        由大理左寺丞改右副都御史巡抚辽东。        正德六年        优,免
28        彭泽        湖广长沙人,陕西兰州卫籍        正德六年五月辛未        由河南按察使改右佥都御史任。        正德六年十二月辛丑        改巡抚保定
29        袁经        湖广宁乡        正德六年十二月乙巳        由山东按察使改右佥都御史任。        正德七年五月壬寅        改大同
30        张贯        北直隶蠡县        正德七年六月甲辰        由山西左布政使改右副都御史任。        正德十三年十一月戊午        卒
31        张禴        顺天平谷        正德十四年二月庚辰        由陕西左参政任。        正德十五年九月甲申        卒
32        李承勋        湖广嘉鱼        正德十五年十一月壬申        由河南左布政使改右副都御史任。        嘉靖二年五月丁酉        病免
33        张琏        山西阳城        嘉靖二年六月乙丑        由顺天府尹改右副都御史任        嘉靖五年        病免
34        张云        河南信阳卫        嘉靖五年三月        由南京光禄卿改右副都御史任。        嘉靖七年正月癸未        罢
35        潘珍        南直隶婺源        嘉靖七年正月辛卯        由湖广左布政使改右副都御史。        嘉靖八年        丁忧
36        成文        山西文永        嘉靖八年十月壬午        由太常卿改右副都御史任。        嘉靖十年五月戊申        罢
37        周叙        河南息县任,湖广九溪卫籍        嘉靖十年六月丁巳        由陕西左布政使改右副都御史任。        嘉靖十二年七月丙午        改提督操江
38        王潮        南直隶丹徒        嘉靖十二年七月乙未        由巡抚大同移抚辽东        嘉靖十三年九月乙巳        改南京大理卿
39        吕经        陕西宁州        嘉靖十三年九月丁丑        由云南布政使改右副都御史任。十四年三月己丑,辽东卒哗,巡抚吕经走。        嘉靖十四年        经十四年激变闲住
40        韩邦奇        陕西朝邑        嘉靖十四年四月己亥        由右副都御史任。丙午改山西。        嘉靖十四年四月丙午        未任
41        任洛        河南钧州        嘉靖十四年四月丙午        由山西巡抚移抚辽东。十七年三月己丑,为右副都御史巡抚陕西。        嘉靖十七年三月己丑        改巡抚陕西
42        刘璋        湖广黄冈人,陕西兰州卫籍        嘉靖十七年三月己亥        由云南左布政使改右副都御史巡抚辽东。十八年九月戊申,病免。十九年八月癸未卒。               
   
             (6)    遣官至祭    祖陵立碑
从表中看出,第十八任辽东巡抚、工部尚书(初任右侍郎)徐贯,从弘治元年至弘治四年二月任辽东巡抚,李杲是弘治二年腊月任辽东总兵,两人在辽东共事二年三个月。在共事的岁月中,李杲把自己的老家原籍及祖上仕履原原本本地告诉了徐贯,同时山东提刑按察司使普晖、山东按察司副使朱瓒也常过海赴辽海巡视(属辽海东宁分巡道组织),四人在辽东常会面,可以有话便讲,无话可隐。李杲正是一位认祖至孝的先人,便把出身祖籍原原本本地告诉了大家,这才嘱徐贯等去山口庄为魏氏祖陵立碑刻石。
普晖: 山西垣曲人。景德间中乡举,明成化十二年(1476)任陕西白河县知县。性明敏,能举事。成化十四年受金州知州委托,编纂《金州府志》。为金州首部志书。后以政声卓异,弘治初年迁山东提刑按察使司佥事,常巡按辽东。
徐贯: 淳安蜀阜人 明代,淳安有“淳之南文毅公(即商辂)以三元魁天下;淳之西康懿公(即徐贯)以一品冠群僚”之称。徐贯也是位工部尚书,和胡拱辰称之为同朝尚书。
徐贯(1433~1502),字原一,蜀阜人。先祖徐宣于宋宣和年间自龙游沙溪迁至蜀阜,以打铁为生,俗称“打铁徐”。徐贯乃十二世孙,生而明敏,幼从姚文敏公授春秋,又从贤师吴福,方汉之学。景泰癸酉(1453)中举人,登天顺丁丑(1457)进士,授兵部主事,因委查军伍有功,升兵部郎中,表现出“才猷茂著,练达事体”,寻擢福建右参政。奉敕巡视海道,分守延平,邵武四府,时值灾荒民饥,贯多方设法,开官府仓库,减价拯恤灾民。擢迨本省右布政使,又逢闽中大疫,死者连相枕籍,贯致力出公帑筹棺以葬之,病者治之,民感恩载德。继而擢山东左布政使,又升都察院右副都御史,巡抚辽东,目睹纲纪不振,则首弹劾参将佟昱不职而罢黜之;镇守总兵又多占军丁为佃户者,徐贯坚决取缔,政悉革之。处置严宽并用,边方绰有条绪,兵将畏服,夷虏贴然。政绩卓著而升工部左侍郎,后升工部尚书……。
朱瓒:肃宁人,进士,明洪武元年(1368)十月始,肃宁县属河间府(原沦州大名府)。升任大名府知府。歷陞右布政。                        
太监李兴荐升山东李瓒。  
★壬辰升河南布政司右参议张鼐为河南按察司副使专治河道。大名府知府李瓒为山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2018-1-5 15:14 | 显示全部楼层
东布政司右参政仍掌府事兼防守河堤时修河功成。太监李兴等言鼐、瓒及按察司佥事李善,劳效尤著。请各进秩以劝来者。且为善后之计。吏部言鼐瓒资格当升,善升未久,请俟别用从之。
★升山东按察司副使朱瓒为福建按察使,直隶淮安府知府徐镛为广西布政司右参政,南京吏部郎中孙珩为广东左参议。弘治七年5月
李进(?-1512年),字时勉,山西承宣布政使司平阳府曲沃县(今山西省曲沃县)人, 成化五年,登进士,授户部主事。此后历任户部员外郎、郎中。成化二十年,外调任广平府知府。弘治三年,改济南府知府。弘治七年,升任四川布政司右参政,弘治十二年,升任江西右布政使。弘治十四年,升河南左布政使。弘治十六年,任副都御史、宣府巡抚 老死善终。



李杲正是一位认祖归根的先人。
李杲是魏得的曾孙。魏得从1368随徐达北征,至洪武元年在陕西延安卫任职,到弘治四年有120年多,李杲乃榆林生人,只是听祖父辈讲是山口魏氏人。尚能不忘祖,为祖陵添石,而且是达官贵胄普晖、徐贯二仕亲事,山口魏氏何感殊耀与荣光。
大约1368年,山口魏氏先祖魏得(李得) 、魏尊伯、魏均祥、魏浩等人随徐达、常遇春北征元朝,攻克元大都后,元顺帝北逃大漠建立北元。随之徐又西征,大败扩廓帖木儿……。在榆林、宣府、宁夏、延绥等地设镇卫,封疆固守。魏氏先人也停下了脚步,个个成为封疆大吏。他们的妻小也把户口分别落在了各卫镇,成了边塞军户,担当起充边军、屯军田、养战马等保卫边塞的任务。在边塞生养儿孙,卫国保家。
话说到了弘治二年1489年(己经历了122年),魏得的曾孙李杲己升为辽东总兵挂征虏前将军印正一品的守疆大臣,这时李杲仍然记得曾祖爷爷魏得的话:祖上是山东泰安州莱芜县马鞍山山口庄魏氏人。杲常因为身肩重任,脱身不得,不能够回乡祭祖,未能“为祖立石”而苦恼。
呜呼,祖者根也,人人皆有根,上至君帝,下至庶民岂能忘乎!况李杲乃魏氏孝门之后,杲即崇階厚录,仍追忆祖宗亦图拳拳报之。其乘高牙大纛不足为荣,秉金符玉节不足为贵,惟深思祖上在窘涩凄楚之地能看到我立的碑石,这便是我的报答,让魏氏后人知道传流李杲不忘本也!
终于山东司领导普晖去辽东检查工作时,魏杲设宴。酒筵上分别两次告诉二位领导说:‘我本是山东莱芜县马鞍山山口莊魏氏人,我现虽是总兵,全赖祖宗有德,但戎马倥偬半生,来不及给祖上立块石,何谈崇报祖恩呢!’说着‘言竟愀然弗悦’ 。
普晖领李杲之意,弘治四年普晖撰文,魏镇. 指挥李祥至祀先祖刻石碑。
越明年李杲官职又迁陞,“杲公今实授都督,恩德愈隆,尤不满厥(他)意,复遣祭於茔(徐贯文摘)”,弘治七年又嘱好友徐贯再撰文勒石立碑於祖陵焉。
立碑时魏杲次子指挥李祥与杲伯叔魏镇回山口祭祀。
弘治四年与弘治七年,李杲遣人回山口祭祖立碑,为祖宗先人立传,让山口庄魏氏煞是荣光,这可能是莱芜县史上的最大事情,即是莱芜人中进士及第回乡祭扫也未有过如此盛典,
由山东省布政司,山东进士及第按察司佥事普晖撰文。
由进士及笫嘉议大夫工部右侍郎徐贯撰文。
由进士及第中宪大夫山东按察司副史朱瓒书丹。
由进土及第中宪大夫山东济南知府李進篆额。
泰安州知州胡瑄、泰安州知州判官崔震等同立。
齐聚驾临山口魏氏祖陵,为文峰山增色,为汇河添彩,光耀魏氏门楣!
第一尊碑:  普晖撰文     弘治四年六月立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2018-1-5 15:15 | 显示全部楼层
山口庄魏氏祖茔陵园紧傍在文峰山西麓脚下,齐鲁古道沿祖茔东蜿蜒向北直通“锦阳关” 。陵园东偎文峰山,西濒汇河,距汇河有举步之遥。茫茫汇河水赋给陵园通灵之气。文峰山顶座有摩天“奎星楼”, 红楼接天开祥运,为李杲的祖籍山口庄开启祟文尚武之鸿运。
   步入陵园区, 正南面是墓道,墓道终便是陵园围墙,墙高一米,正门台阶条石砌成东西宽五米,步上台阶首先进入眼帘的是左面若大的饮马池,全石块叠成,其钭坡马能步入。道右边是下马石、拴马桩。再递进入便是碑林,左侧是大明弘治四年秋八月与大明弘治七年六月立的两排大石碑,《都督魏公先茔碑记》高大, 顶端雕花边以饰,篆额文。正文楷书镌刻苍劲。
路右侧是魏氏石谱总碑。由魏氏十二世孙魏藩等两次镌成。
石碑东西排开三十多米,高高的刻石碑座饰以锦纹,把碑石耸入云天,非常炫目。
  走进林墓区,柏林苍苍,古柏参天,树干须几人环抱方能围之。这样粗壮柏树大多明初与弘治年间栽的呢!观罢此林再觑孔林,您顿感孔林不屑一顾。
继进入深处,墓丘连连,黄草没人,森森悚悚,碑、碣处处皆立。忽一大墓进在面前,啊!这就是传说的龙王与魏娘娘之墓,有一高大的四方石碣矗立,碣下有高六十公分的方座,座侧面并刻有“李翰林”等四人名。难道秃尾巴老李与魏**的传说是真!
魏氏祖陵南北长约三百米,东西宽二百多米。是千年魏氏人忠孝二字的经营的见证。祖上对陵园管控、管束严厉,订下许多条文与规章让子孙和后人遵守和挚行。如在民国二十年三月(即一九三一年农历三月)在<三修族谱凡例>中,共订立规章十四项。其中第十三项规定为:
                 族茔柏树         一九三一年农历三月
  兹查明柏树共四百零九株,内有魏家盛(家祖堂号)柏树七株,三祝堂(家祖堂号) 柏树二株,两家柏树只许存留不准伐卖(此处规定出特殊的条件,这九株柏树任何人,任何事务,任何年代都不许伐卖。)。此次修谱除卖去柏树四十株外,实存柏树三百六十九株。以后不遇整理族茔修明族谱之事概不准卖。
魏氏先人哪,你们是何等的具备先见与卓识!您子孙投地谨向您们叩拜。在一九三一年三月订的这些祖规是如此彰显出祖宗绝无仅有的才识与睿智,雄才与伟略。
现今社会热读‘朱子家训’、‘曾文公家训’ ,熟不知读好读懂本族家训乃幸莫大焉!何必舍近求远呢?
魏氏陵园与汇河、文凤山组成山口庄绚丽壮景。登上文凤山顶西望,滚滚汇河水贴擦着金煌煌的龙王庙南流而去,若大山口庄碧树掩映,魏氏陵园柏林郁郁苍茫,让人顿觉天开地远!一幅色彩斑烂的图画是神笔绘成。
可是刚刚定了祖规二十几年,一场人祸降临在魏氏陵园头上。让人心疼的是二十世纪五六十年代三大运动,三百六十九株明朝的参天柏树林化为一柱柱青烟,飘上太空,融入湛湛蓝天中。八百年的历史见证物,魏氏之子孙振振绵绵瓜瓞的刻石记戴,上百吨的碑、碣变成桥石板、路基及田埂。墓丘拓为平坦,苹果树替换了柏树,鳩占鹊巢。
  呜呼,痛哉!碑者乃使后世之子孙观斯孝弟之心可油然生焉,可知某之所自出勉为仁人孝子,当必念祖宗功德以伸崇报者也。
碑也!树也!不再复生,让人怀念,孽也!
             (7)   为国大计  忍辱蒙冤
弘治10年10月★辽东都指挥佥事李杲有罪赎杖还职。初毛怜卫女直都指挥林脱脱等赍敕谕番文求入贡,备御抚顺都指挥佥事王玺以达于镇巡等官继闻,各夷有谋入寇者玺复以闻未报輙送。脱脱等赴都司杲亦不知其当待报也,遂遣入京,所司劾之。下巡按御史治罪,玺先就逮赎杖还职,杲以公事出至是始论结云。
弘治10年12月★辽东总理粮储户部郎中王璠以边城缺草,请以定辽、广宁等库赃罚等银二万六千二百余两收买备用。并乞以各库原贮赃罚叚匹等物折给军官俸钞兑出钞银,亦以为买草之用,户部覆奏从之。
弘治11年7月★命巡抚辽东都察院右副都御史张玉之子锐为国子监生从其请也。
弘11年四月  ★虏连寇辽东宁远义州广宁等处。
弘治11年11月;★以袭击三卫夷之捷闻。
弘治11年7月★巡按山东监察御史冯清 劾奏:辽东总兵官李杲、镇守太监任良、协守右参将孙文毅等烧荒迟延军无纪律,致遗弃军器等物。并劾巡抚都御史张玉、巡按御史郭镛不行举奏,及都指挥李鉴等不举呈查究俱乞治罪 。 上命罚杲、玉、文毅俸各三月,镛俸两月,其余各逮治之。
★弘治十一年七月:朵颜三卫窜寇古北口,边民被杀二人,掠去二十一人。又警闻宁远守备指挥王臣被杀。      
★虏入密云古北口境边民被杀者二人,掠去者二十一人。分守右参将吴玉、兵备副使张琏等自劾,且请治提调指挥宗琇等失于防御之罪。因言本镇为京师肘腋,而边备废弛兵力寡弱加以戍守逃移,关口空虚。乞敕兵部议处其宜兵部覆奏:密云见今有警,又闻辽东宁远守备都指挥王臣追贼太远亦被杀死,奏尚未至是皆朵颜等三卫贼虏所为。三卫世受国恩为我藩篱,自去年五月以来古北口诱杀官军数犯边境,朝廷不忍加征,降敕抚谕彼既服罪遂从宽释。今年当入贡之际,彼欲数俗于常,因见不许怀忿散去,似有要挟其情叵测谓。宜行令镇巡等官调马兰谷官军一千助古北口防守,分番更代其京营轮操,官军原存留密云防守者令仍旧防守,逃者重治之。复于见操官军内精选骑卒三千,令都督杨玉领之驻永平三屯,建昌等营马步卒各一千五百令王玺领之驻密云以为掎角之势,其今次误事官自参将吴玉以下候事宁之日逮问从之。
弘治11年8月
★兵部奏 : 太宗文皇帝迁都北平聚天下精兵于京师,而辽东、宣府、大同、宁夏、甘凉各宿重兵以镇其地。然各镇俱有险可据,独大同外有海子水草便利,虏可久住牧马,内无重山限隔,虏得出没其间。故大同宣府二镇为尤重。当时将官得人虏不敢近边,宣德以后将官渐肆贪侈剥削军士,武备日见废弛,所以正统十四年也先犯顺大同几于不守。成化十九年小王子复讎,大同官军大遭摧衄。故景泰初年每镇增巡抚都御史一员,假以重权无非欲其振杨威武御虏以安边也  。**即位以来德威远被胡虏,不敢拥众侵犯。以此边将日以怠忽益肆贪婪耽于宴乐。军马操练惟务虚名,斥堠不谨烽燧不明。虏入则获厚利,交战辄被损伤职此故也。若乃边粮旧制俱纳本色,近年收纳每石折银或八九钱或一两有奇,及放支率不照时直每石折给三四钱或五六钱,以致军士怨嗟,罔肯用命。近本部左侍郎李介经略三边,阅实军士无马者一万余名,守臣匿不奏请,今春北虏进贡大同守臣纵令官军势家用彩叚衣服铁器等物易彼达马,虏因肆轻侮出境三日随即犯边。观其贱马匹以易铁器彼之奸谋诡计概亦可知。近日大同奏达贼在边多寡不一,又传北虏欲乘秋熟入寇,而朵颜三卫  圣节不来进贡即今数犯永平辽东密云等处,杀伤官军此皆边将怠忽所致。云南思六人马已过金沙江、复占麓川故地两广猺獞大肆猖獗扰害居民,其巡抚宪臣多与镇守总兵等官党比,过失不规误事不纠,所以将官肆无忌惮,乞敕天下各边总镇镇守总兵巡抚等官,令各体朝廷委任之意,洗心涤虑竭忠报国操练人马、修浚城池、缮甲厉兵、蓄威餋锐、绝宴饮之私,止贪黜之礼,其巡抚都御史尤宜振扬风纪,禁奸恤民,将领失小者以礼相规奸贪者,执法劾奏万一偾事,法不轻贷。其各边管粮郎中等官,今后折支月粮俱照彼中时直不许减少,致失人心。其巡按御史若风闻镇守巡抚等官不职及管粮官折银减价许指实劾奏疏入。  上曰边粮折银轻重户部详议以闻,镇巡等官果有不职者仍指陈实迹劾奏,余悉从之。
弘治十一年八月
★虏大入辽东宁远境官军拒敌死者十九人,伤者二十九人。右参将署都指挥佥事史赟逗遛不援,为都御史张玉所劾。兵部请下巡按御史治其罪从之。
弘治十一年十月:朵颜三卫数寇宁远、开原。官军被杀掠严重。
弘治十一年十月★巡按山东监察御史罗贤奏:朵颜等三卫虏贼数寇宁远、开原等处,官军男妇被杀掠者百有余人,并劫孳畜器械甚众,请出师征剿或下守臣议防御之,宜命所司即看详以闻。
弘治十一年十一月:兵部会廷臣议,……各夷系我藩篱……若征讨彼得有词启衅益深……,混帐理论,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犯人,重剿狠打猛杀换取边宁乃实理,舍此无他。   
弘治年十一年十一月★兵部会廷臣覆议巡按山东监察御史罗贤等奏:宁远等处虏情以为自古治边守备为上,攻取次之。今朵颜等三卫虏人背逆天道,犯我边疆固所当征,征之亦易,但各夷系我藩篱,况即今亦有在廷进贡者,比之背叛攻围城堡者不同,若遽加征讨彼得有词启衅益深击之非便议,上从之。
弘治十一年十一月★虏入辽东懿路城境掠人畜,兵部请治分守守备等官罪。诏提问都指挥李钦等三人罚,右参将焦元停俸三月,右监丞黄延宥之。
弘治十一年十二月  ★总制三边少保兼太子太傅左都御史王越卒
弘治十一年十二月★巡抚辽东都御史张玉奏,虏寇长安等堡都指挥刘纲、指挥范锴率兵御之,伏兵四起锴等为所困纲被射死,指挥二人、千户六人、旗军四十六人俱为所杀,虏去马一百三十余匹,器杖甚众。事下兵部劾奏镇守太监任良、总兵官都督佥事李杲、副总兵张澄、左监丞刘恭失于防御之罪,命任良、李杲、张玉姑不逮问,待查勘至日与张澄等一并闻奏。
            ……
李杲与许宁
弘治11年12月原大同总兵许宁逝世。许宁大同总兵官镇守大同镇府。佩征西前将军印。
许宁传:明朝江都(今扬州)人,许贵之子,其子为许泰,三代为将。字志道。正统末,自以舍人从军有功,为锦衣千户。父贵殁,承嗣指挥使。用荐擢署都指挥佥事,守御柴沟堡。
天顺八年七月★升羽林左卫指挥使许宁,永宁卫指挥使周隆,宣府前卫指挥同知李绂俱为署都指挥佥事。宁协守柴沟堡。隆守备蔚州城。绂守备怀安等卫城。
天顺八年十一月★命备御宣府都指挥许宁守备柴沟堡,都指挥杨文守备顺圣川,指挥郭瑄守备保安新城城堡。
成化初,充大同游击将军,抵御小龙州涧,擒其右丞把秃等十一人。许宁督宣府操练,敌寇来犯,许宁率领孤军奋击之,三战皆捷,寇渡河逃跑。
成化七年,迤北开元王把哈孛罗屡欲降,徬徨不决。宁请抚慰以固其心,卒降之。
许宁束发从军,大小百十余战,身被二十七创。
成化初,充大同游击将军。寇入犯,与同官秦杰等御之小龙州涧,擒其右丞把秃等十一人。改督宣府操练,移延绥。地逼河套,寇数入掠孤山堡。宁提孤军奋击之,三战皆捷,寇渡河走。明年复以三千骑入沙河墩,与总兵官房能御之。寇退,复掠康家岔。宁出塞百五十里,追与战,获马牛羊千余而还。
  时房能守延绥,无将略,巡抚王锐请济师。诏大同巡抚王越帅众赴,越遣宁出西路。破敌黎家涧,进都指挥同知。复遣宁与都指挥陈辉追寇,获马骡六百。朝廷以阿罗出复入河套,频扰边,命越与朱永御,而以宁才,擢都督佥事,佩靖虏副将军印,代房能充总兵官。宁起世胄,不十年至大将,同列推让不及,父友多隶部下,亦不以为骤。逾月,寇大入,永遣宁及游击孙钺御之。至波罗堡,相持三日夜,寇乃解去。亡失多,宁以力战得出,卒被赏。至冬,贼入安边,宁追击有功。
  七年又与诸将孙钺、祝雄等败寇于滉忽都河,玺书褒奖。迤北开元王把哈孛罗屡欲降,内惧朝廷见罪,外畏河罗出仇之,徬徨不决。宁请抚慰以固其心,卒降之。明年,参将钱亮败绩于师婆涧。士卒死者十三四(即30%---40%),宁与越等俱被劾。帝不罪。时满都鲁(孛儿只斤•满都鲁)等屡犯延绥,宁帅镇兵力战。寇不得志,乃出西路,直犯环庆、固原。宁将轻骑夜袭之鸭子湖,夺马畜而还。又明年,寇入榆啉涧,与巡抚余子俊败之。满都鲁等大入西路,留其家红盐池。越乘间与宁及宣府将周玉袭破其巢。进署都督同知。与子俊筑边墙,增营堡,寇患少衰。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2018-1-5 15:16 | 显示全部楼层
书者曰:大同兵败有多种原因。是时,虏酋驻边外犹惩往年之败,惧不敢入。当年太监汪直、总督王越镇守大同。蒙古小王子达延汗虽然报仇心切,欲报威宁海子满都海被杀之仇,但对王越还是有所忌惮。但王越、汪直调出后,及觇知宁无能为,遂入带万余众虏大掠,这是其一原因。二是许宁当时在大同府下属将官庸才居多,如付总兵卢钦,右监丞杨雄,董升、周玺等,多无胆气而畏敌,不能同仇敌忾,齐心用力。三是大同蕃王代王怕自己庄园财产受损,而代王(朱成链)以已庄所被害屡促宁出兵,宁犹不听。后来代王命家奴、家丁与府辕门外哭诉求宁出兵。代王这种手法使许宁感情急忿,不听别人劝阻,领兵出辕。


















四是小王子用诱兵之计,他把老弱残兵布在前方,解鞍下马、放牧,诱许宁追邀。许宁落入埋
伏,遭小王子大兵掩杀,酿成米庄大败。
  许宁自束发,隶行阵凡经一百十有七战,被二十七枪。啊呀,当年也是英勇杀敌一员猛将。
许宁傳:(明史列傳六十二)
……宁束发从军,大小了百十余战。被二十七創。性沉毅,守官廉,待士有恩,不屑于进。刘宁、神英、李杲皆出麾下。
上面一段文字这是许宁傳的最后结尾。用李杲等人来衬突许,可见李杲当年之英武。
当年写明朝史的人及今人说到许宁时,大多以【刘宁、神英、李杲皆出麾下】或以【不十年当至大将,同列推让不及,父友多隶部下,亦不以为骤】(许宁傳)。这种比拟法是不妥的,是一种错觉,是割断历史来看的,说重了是不懂历史的说法。先不论别人,就李杲而言,其实李杲是许宁叔字辈人,天顺八年许宁承袭父职任署都佥事刚进仕途时,李杲已 带三千人马己从兰州征西回京,天顺八年李杲己佩靖虏副将军印充总官镇守延绥。成化元年李杲又佩征西将军印充宁夏总兵,这时许宁刚任大同游击将军。这怎能把李杲同许宁相并提呢?许宁是永远不可望李杲项背。
这种言法是如何产生的呢?全是成化二年七月李杲与王清、陈价弹劾案所产生结果,李杲与许宁在宦途上出现了时间差!李杲谪降南丹又回到宣府后,在刘聚推荐下,他又重新穿越了一次天顺年间,又重走了一次升迁之路。成化八年,他从“延绥清水营把总指挥”开始,许宁已提拔成延绥总兵了。李杲又一步步陞到参将守大同东路、佩镇朔将军印充宣府总兵又耗了十五年。许宁已从王越手中拿到了大同总兵。从李杲第二次长征的脚印里翻出,他是曾在许宁麾下。
A    麾下知名大将若刘宁、神英、李杲等人。
B    不十年至大将,同列推让不及,父友多隶部下,亦不以为骤
许宁成化二十年被皇帝革职坐狱,其成长过程仅十年,像李杲是其父许贵的同僚朋友,也曾守大同东路,你看这些观点似也有道理。
呜呼,许宁尚战经一百十有七(117)战,被(受刺,被刺)二十七(27)枪。啊,况李杲乎?壮哉!
   弘治十一年十二月
★        羽林左卫带俸署都指挥使许宁卒。宁字志道,直隶(此处是拟指属南直隶,北直隶无江都之地)江都县人。正统末以御虏功由舍人升至锦衣卫正千户。已而袭父职为羽林左卫指挥使,以荐升署都指挥佥事,守御柴沟堡。成化初充大同游击将军,累立战功升署都指挥同知。六年升都督佥事充总兵官镇守延绥。成化十八年升都督同知仍充总兵官镇守大同。时虏众入寇与鏖战二日一夜虏解去,降敕奖谕。成化二十年以下米庄之败降羽林左卫指挥同知闲住。弘治五年以言者交荐升署都指挥使坐营管操,未几卒。赠都督佥事。宁自束发隶行阵凡经一百十有七战,被二十七枪。麾下知名士若刘宁、神英、李杲等十余人。性沉毅自负甚重,不屑进取一时,称边将者殆(大概,恐怕的意思)莫能过。大同之役,宁知虏势方炽,欲持重以俟动,而代王 (此指代王朱成链)督趣甚急,至使众哭于辕门,宁愤激以出,遂至于败。议者惜之。
许宁四代武将,祖辈荣耀忠勇世家。其子许泰武状元(正德十七年被法配充军)。
  许泰       武状元
及第时间
        明孝宗弘治十七年        及第时间:        1504
科 别:        甲子科        名 次:        武会试第一人
授 官:        左都督,正一品               

徐泰出身于武职世家。曾祖父许成被封为永新伯;祖父许贵,承袭武职,为羽林军左卫指挥使。正统九年(1444)五月,安乡侯张安认为许贵有将帅之才,遂举荐许贵参加由兵部主持的武考。许贵以骑射、对策俱优名列第一,英宗诏令晋升二级,官署都指挥同知。不久,又受武进伯朱冕的推荐,提拔为山西行都司,督操山西诸卫兵马。
  正统末年,许贵镇守大同西路。景泰元年(1450)春,许贵被任命为右参将。。景泰三年(1452),许贵患病还京。英宗复位,命许贵掌管左府事务。不久,又将其调到南京。
天顺五年(1461),松潘(今属四川境内)告急。许贵在作战时中了烟障之气,未至松潘便去世了。许贵的儿子许宁,正统末年以舍人从军有功,为锦衣卫千户(因为祖父是伯,入锦衣卫) 。父亲去世后,许宁承袭指挥使职,又被举荐提拔为署都指挥佥事,守备柴沟堡。
             ……
   小结:
  总上所阅览,从弘治八年至弘治十一年十二月之间,朵颜三卫蒙古北虏从未间断挑衅边境,大肆杀掳边军边民,使得边塞无宁目。各卫、堡将士天天有警,烽火不停。名卫指珲都恨死三卫北蒙了。史书上讲,这段时间三卫之首花当是受北虏火筛挑唆并相勾结,所以频繁寇边惹事。
在熟不可忍之下,北面三个指挥,以互市为名,诱杀朵颜三卫300多人。这就形成了明史上辽东总兵李杲锈杀朵颜三卫事件。造成李杲被迫致仕回家的结局。
  诱杀时间是弘治十二年正月,从此朵颜联合北虏火筛疯狂寇边。
弘治十二年一月★兵部奏朵颜、福馀、泰宁三卫夷人忘恩犯顺尝伤败伐辽阳官军及掳去我都指挥刘纲未返,请会同京营总兵官责谕来贡夷酋于礼部俾知。所以改悔自赎,不然且举兵加诛从之。
弘治十二年一月★朵颜等三卫达虏寇辽东义州官军败之,追出塞斩首百四十九级获马百二匹。镇守太监任良总兵官李杲、都御史张玉以捷闻。赐敕奖励升奏捷者二人官各一级仍各赐衣一袭钞一千贯。
弘治十二年二月★辽东官军后追败三卫达虏于宁远之境,斩首四十四级获马二十匹。镇巡等官太监任良等再以捷闻。仍赐敕奖励升奏捷者二人官各一级、赐衣一、袭钞一千贯。
弘治十二年三月★命分守开原右参将都指挥佥事焦元回京闲住,以镇守太监任良奏其不法事状勘问有实也。
弘治十二年三月★命辽东都司都指挥使胡忠充右参将分守开原等处。
弘治十二年三月★户部覆奏总理辽东粮储郎中史学所言四事一谓辽左屯田为毙最多,请行移巡抚巡按官会同本官逐一清查,其屯田官军不许别衙门更调差遣。一谓辽东岁徵屯粮数减于前,而昔年征东耗费已极,请自弘治十三年以后岁加银三万两,其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2018-1-5 15:17 | 显示全部楼层
前此数年预运送银两许令用补昔时征东费用之数。自后运去者就准本年岁例。一谓各边粮草多有虚出盗卖烧毁浥烂之毙,请通行辽东巡抚巡按等官凡故意烧毁及盗卖者照成化间钦定事例枭首示众。其馀照常例发落经收职官参究问罪。粮草照数追陪遇赦不宥,其委官及商人领官银籴买粮草而上纳不精,拖欠不完者追治之。今后如开纳粮草先令纳完然后给价,不许如前预给致令逋负。一谓辽东金、复、盖三卫官军多调各边操备,见在者岁支粮止三百馀石,各仓原收积米豆可足十馀年之给。而辽阳、广宁、开原三城及靉阳镇东等边堡,俱宜蓄积粮料欲拟运此三卫有馀之,积至彼三城诸边堡以备军饷。请行令巡抚都御史会同本官议定犯罪赎米多少之例,用为转般脚价之费,又三卫岁收屯豆旧拟每豆四石折收银一两,今豆价减贱,请每豆五石折收银一两或以布易银亦听其便从之。
弘治十二年三月★备御懿路城辽东都指挥佥事李钦坐虏入境劫掠人畜,下巡按监察御史逮问当充军,上以情轻律重命降二级带俸差操。
弘治十二年三月 ★虏入辽东开原等处杀掠人畜,命巡按御史提问备御、守备等官,都指挥王宗等其分守右佥将焦元右监丞黄延仍令戴罪杀贼。
弘治十二年三月 ★甲子虏入辽东宁远境杀掳人畜,命巡按御史逮问都指挥钱英等,其镇巡等官太监任良等俟英等狱具以闻。
弘治十二年四月 ★虏连寇辽东宁远、义州、广宁等处杀官军八十六人,掠马三十一匹,兵部请逮治协守参将孙文毅等罪,命待贼情宁日以闻。
弘治十二年四月★辽东广宁守备都指挥王臣既死于贼,有旨命巡按御史察勘至是,御史罗贤勘报。都察院覆奏指挥朱俊等四人俱下所司逮问,兵部再议谓据贤所奏,则都指挥李雄、指挥董镇等五人与俊等同有失机罪状,而贤又谓雄等功可赎罪,然迹其所获功次多幼男妇女必非临阵对敌之人,恐有掩杀之弊。请并与俊等逮问查勘。其镇巡等官太监任良、杲、玉等三人先既有提督不严之罪,后亦有部下杀贼之功,其赏罚请自 上裁从之。命任良等三人仍俟查勘至日闻奏。
弘治十二年五月★辽东沈阳等处数被虏杀掠人畜丧失军器。兵部请退治提调都指挥金俊等罪,谓副总兵张澄先缘他事查勘未报,分守左监丞刘恭方戴罪杀贼,参将焦元已回京闲住。请自 上裁命金俊等逮问如律,张澄待查勘至日闻,奏刘恭仍戴罪杀贼焦元既去任置之。
弘治十二年六月 ★巡按山东监察御史罗贤奏:近谍报朵颜卫虏骑二千屯虹螺山,而泰宁、福余二卫虏酋借兵于他处俱欲入寇,又虏骑三千入广宁、双台等处,劫掠官军婴城自守无敢御之者,请下所司请所以防御之策。兵部覆奏辽东与各边不同,海西每年一贡三卫每年再贡,互市相通世受中国厚恩,虽时有寇掠原无聚众反叛之谋,秪因边臣生事往往诱杀熟虏以为功,委官覆按亦不举正其罪,所以结怨虏人致启边衅,彼得以复讎籍口,我军数至丧败。且三卫之贼易弭而海西之寇难平。失今不图恐讎怨积深,导引北虏为寇其患非细,请令巡按御史覆按双台之役,人畜杀掠几何?官军亦曾对敌及策应与否。一一分别功罪以闻。自今若有诱杀熟虏冒功,为首者以谋杀汉人律罪之。同行知情者俱调南方烟瘴卫,分守守备等官知情者降三级,镇巡官知情故纵者奏请处分,仍请敕镇巡等官各率其属秣马励兵振扬威武,优恤士卒作其锐气,有警设策防御必敌势众大本镇力不能支,乃会合邻兵相机从事。其各路城堡士马器械仍下巡按御史阅实闻奏从之。
弘治十二年八月:关于辽东三次大捷,斩虏三百多,朝内有疑。疑为辽东诱杀;朵颜三卫来贡遣杨铭审之,具云诱杀细节。兵科给事中载铣上疏:分析诱杀之情况……:一月之间累捷如此,虽然是古代孙武亦且难之,岂(能是)李杲之老疾,诸镇巡参佐之庸懦(之辈)而能办此……。命督察院右副督御史顾佐按核之。
弘治十二年八月 ★辽东守臣奏:正月中虏众分道入寇我军御之,连三捷先后斩首三百级全胜而归。议者以为辽东兵久不振,疑其诱杀至是。朵颜三卫来贡朝廷遣大通事指挥使杨铭等审之具云,今年三月中辽东鲁大人差通事诱泰宁福余两卫头目脱火乃等男妇三百余人到边互市尽掩杀之,又领兵出境烧其氊帐、车辆死者亲属遂来复讎。又人自虏中还者云,朵颜三卫遣三百骑与北虏脱罗干等约和谋入寇。兵科给事中戴铣上<⿰⻊锍-釒>曰朵颜三卫归附已久世受国恩,虽驯狎狼虎故性犹存,不免常为边患。然朝贡之礼不废,藩屏之劳亦多在我处之。当与制御北虏不同要使之畏威怀德然后为善,承平日久边备隳废守臣率多庸劣失机偾事。今年正二月间辽东守臣捷音三至上功积三百十八级,马畜器械所获无筭。据其所奏似有非常之功。数十年来仅见此举及今杨铭等审出夷情乃大谬不然,臣以捷音之至在正月二月而三卫使臣则言三月诱杀多人月日不同其可疑一也。辽东三次报捷而三卫使臣则言同时诱杀其可疑二也,二者可疑则诱杀之事宜不足信,然以理势反复推之亦有可信者。边士疲困素乏锐气,往时捐数十百人仅易虏首一二级,今斩获若是之多而云我军全胜非缘诱陷何以获此其可信一也。凡虏见挫于我由无备耳,使其有备我军遇之不敌远甚安有始焉。以无备见挫至再至三复以无备见挫引首就戮者乎,是或同时诱杀分为三捷以文,其奸不然一月之间累捷如此,虽古孙吴亦且难之,岂李杲之老疾诸镇巡参佐之庸懦而能办此其可信二也。辽东兵威久挫同此将卒也,胜败勇怯岂能顿殊,是或忿其前踬忍于诱杀以掩罪冒功其可信三也。捷音初奏流言藉藉,但事关重大莫敢谁何,今三卫使臣果有是言其可信四也。伏望 陛下不以守臣之捷为必是,不以虏使之言为必诬,不以臣愚之虑为过当议选刚正大臣一人或科道官二三人往按其事,果如虏使所言则明正守臣开边结衅之罪,寘之重典以谢三卫。若虏言虚妄则彼既遭大衄舍怨入骨必思报复,宜申饬边臣修城堡精器械集、刍粮、备车马谨斥堠励士卒,以谨备之。庶几有备无患。兵部覆奏命都察院右副都御史顾佐按核以闻。
朵颜三卫是哪部分呢?
明代,北方蒙古地区分成三个部分,一个是西蒙古,西部叫做瓦剌,东蒙古叫做鞑靼,再到东北方叫做兀良哈
明洪武二十年(1387),明朝派遣冯胜、傅友德和蓝玉等率领二十万大军绕道庆州(今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2018-1-5 15:17 | 显示全部楼层
内蒙古巴林右旗境内)包围了纳哈楚军队驻地。纳哈楚被迫投降。上述蒙古诸部失去屏障,其驻地随时可能遭到明朝的侵掠。二十一年(1388),蒙古大汗脱古思帖木儿在捕鱼儿海(今内蒙古贝尔湖)被明将蓝玉的军队击败西走。这些重大的军事失败,使大兴安岭以东的蒙古诸部处于孤立无援的境地。他们只得归附明廷。
洪武二十二年(1389),以东的嫩江设了三个卫用来安置当时归顺的蒙古族一些部众,这些部众多数是兀良哈族,这就俗叫朵颜三卫明廷在这一地区设置了朵颜、泰宁和福余三卫。朵颜卫在屈裂儿河(指洮儿河南支流归勒里河)上游和朵颜山一带;泰宁卫在塔儿河(今洮儿河)流域,即元代泰宁路;福余卫在嫩江和福余河(今乌裕尔河)流域。同时,明廷授封三卫首领以各级官职,进行笼络和羁縻。封阿札施里为泰宁卫指挥,塔宾帖木儿为指挥同知;海撒男答奚为福余卫指挥同知;脱鲁忽察尔为朵颜卫指挥同知。
明廷要求他们"各领其所部,以安畜牧"(《明实录•洪武二十二年五月癸巳》),做明朝的"属夷"。当初,三卫当中以泰宁卫最强大,其次福余卫,朵颜卫在后。后来,朵颜卫实力迅速壮大,跃居三卫之首。。泰宁卫的蒙古语名为“罔流”,即翁牛特部,是辽王脱脱之后。福余卫则自称我着(或我著),女真语密林的意思,是也惠宁王之后;科尔沁等部都发祥于此地。 朵颜卫的创始者脱儿豁察儿是成吉思汗功臣折里走之后,为喀喇沁、东土默特二部的始祖。三卫所辖区域东起乌裕尔河,西至洮尔河、绰尔河流域。靖难之役结束后,明成祖因三卫骑兵作战有功,把大宁卫之地授予兀良哈。 大宁等卫内迁以后,三卫也逐渐南下。明朝中期晚期,朵颜卫地域广阔,东起大碱场(今辽宁喀左),北至西拉木伦河,西迄延庆州四海冶(今北京延庆东),南达宽城(今属河北)。而福余、泰宁两卫的地域则东达辽河中下游,南至海城一带,东北到松花江流域,西南至小兴州(今属河北滦平)。
明授官以三卫首领,并规定三卫每年进贡两次,贡物有马匹、骆驼等。永乐初,明又在辽东开原和广宁(今辽宁北镇)等地设马市。尽管三卫有时也寇犯明朝边境,但总的来说,他们还算服从明朝中央的管辖。弘治、正德年间(1488-1521),朵颜卫首领花当势力自辽东达于宣府(今北宣化市)。 三卫是明朝边境的屏障,明人称蕃篱。
关系时好时坏,时顺时叛,掠夺明朝地盘、人、牛羊等。显得狡滑无度,耍弄两面派,让人莫测。和顺也是为偷机变脸准备,和明军关系无常态。所以当年辽东弘治十年前后曾屡寇辽东抢掠。十一年十一月连寇辽东宁远、广宁、义州,掠走指挥王纲。掠杀守卫人员边军恨他们,出现诱杀事件。
弘治十二年八月★虏数入辽东沈阳中卫境杀掳人畜,命逮治都指挥张俊等罪,其副总兵张澄、左监丞刘恭待勘报前次失机事情至日并以闻奏。
弘治十二年九月 ★ 上既敕都御史顾佐往按三卫夷人所愬边臣诱杀事,既而谓边机重大命兵部再集廷臣议之。佥谓中国之御夷狄贵分曲直而重恩威,常使直在我而曲在彼,恩在先而威在后,则夷狄宾服而中国安。辽东功罪未明,虏言诱杀可疑可信,如守臣奏捷得实当录其功,若诚诱杀则当明正典刑以谢三卫使释讎怨。不然则彼常怀报复乘隙而动兵连祸结,何时可息。又恐远结北虏为之乡导拥众南侵此尤大可忧者。顾佐之行不宜中止从之。
弘治十二年九月★丁丑兵部覆奏:巡按辽东监察御史罗贤所言,广宁开原抚顺三马市每遇夷人持马貂诸物来市,被镇守等官及势家纵令头目仆从减价贱市十偿三四,夷人受其挫勒折阅积久怀怨殊深,往往犯边多坐此故。请自今马市在广宁者委按察司分巡官,在开原者委安乐州知州,在抚顺者委备御官仍申明旧例禁约,敢袭前弊者捕送巡抚巡按等官究治。计赃至二百贯以上者头目仆从人等发极边卫分充军;职官调别边各卫带俸遇赦不宥。若因而激变夷人致引边衅从重论,干碍镇守等官奏劾按问,又边关守备等官虽由镇巡等官会举本部依拟奏请任用,然到任未久有被镇总官员受赂更换及调往别城者官,既行赂以免祸,士被剥削而受害,请行巡按监察御史今后凡有赂求之人须指实劾奏,永不再用。若本处缺官须暂委别官带管者仍即会推具奏以俟请用。其守堡官员虽得径自委用亦须从公会委不许用意频调。又开原抚顺分守守备等官并势家多与海西建州胡人交结为亲戚俺答名色遇其将来出关候之,以其进贡上马,低易或赊马匹约贡,还分其所赐马既不良随复倒死,骑操者乏良马之用领送者有陪偿之害,请严设条禁,犯者许领送并知识人首告按问各治以罪,遇赦不宥从之。
弘治十二年九月 ★辽东守臣以朵颜三卫虏众数犯边请调大军征剿。事下兵部集议佥谓不必劳师远征,且宜增兵防守,请于京营内再别选精兵五千敕都督一员领之,委知兵都指挥二员为把总,分二部一在广宁迤西,一在辽阳协同本路官军战,守候来春边事稍宁引还从之。于是以都指挥杨铭、丁玉为把总,命都督佥事孙贵率之以行。
弘治十二年十一月★兵部尚书马文升等奏:蓟州永平、密云、喜峰口外洪武间建大宁都司设营州等十余卫,又封建宁王以镇之永乐初徙司卫于保定诸内地,徙宁王于江西虗其地以处。今朵颜等三卫为我藩篱朝贡不绝,岁久弗驯渐生寇扰。宣德四年宣宗皇帝亲率六师征剿,正统九年复命将出征,自是虏不能犯。弘治初守边官军贪功启衅,遂致频年侵寇,大约密云境二十四次,马兰谷境七次,燕河营境十七次。密云关外官军逻卒多为虏杀,贼皆步入如蹈无人之境,恐其久而习玩导虏为患,况密迩京师事有大可忧者,今守边马步军三万五千余兵,既增多不能获一虏以为功,请督责镇巡等官各陈守边卫民方略。
丁矿又奏李杲等人掩事。
弘治十二年十一月★时都御史顾佐按事辽东久不决。而海州卫致仕知县丁矿亦奏镇巡等官李杲、任良、张玉自知偾事,已多无所逃罪。乃使都指挥崔鉴、王玺、鲁勋等以酒食诱虏人入塞掩杀三百余人,内男女幼稚胡汉相半,恐启引边患,自杲等始于是佐方追摄证佐与罪人勘核,而人畏鉴等不敢吐实,且夷人所愬通事脱朵者查无其人鉴等,又扬言于京师谓佐轻信偏执刑逼妄招激变地方,佐因请别遣兵部及锦衣卫官各一员偕来,参错讯鞫。得旨官不必再遣祗,令佐从公问理明白奏来,处治不许循情偏枉。。
   弘治十二年十一月:兵部宣奏李杲等人失机罪。蔚春劾杲髀成痼疾,无策失机军士怨愤,建议取杲等来京。上命待顾报至以闻。真是墙倒乱人推,下井投石。         
   弘治十二年十一月★兵科都给事中于宣等劾奏辽东镇守总兵官都督佥事李杲、镇守太监任良、巡抚都御史张玉上报辽阳等处,被杀掳官军人畜数目与巡按御史张隆所奏不同,并劾杲等失机罪状。兵科给事中蔚春复劾杲等谋寡力怯,失机偾事,诱杀虏人冀免罪戾,杲及任良贪暴素著,杲髀成痼疾,张玉束手无策相助匿非,军士怨愤久不协附,请按治其罪。兵部会廷臣议,请取杲等还京。上命待顾佐按事报至以闻。
韩春奏李杲等立取回京治罪,拖之即宽之。
弘治十二年十一月★监察御史韩春等奏:天道有阴阳犹王者有刑赏,王者有赏无刑不能成治化,犹天道有春夏无秋冬不能成岁功。辽东镇守太监任良、总兵官李杲巡抚都御史张玉受阃外之寄任抚安之责,蝇营狗苟虎噬狼贪或货利是殖而诛求无艺,或谋勇无闻而战守失利,或风纪不扬而政务纵弛,况诱杀虏众大开边衅,以致黠虏报复地方伤残匿败,报捷欺罔不忠揆厥所为,宜服上刑。近日言者屡白其罪下廷臣集议,谓其不职法当取回待罪,中外之论谓必置此辈于法,讵意迟回数日尚获宽诏,假以期日良等何为而得此哉!臣等谨按月令冬月天子是察阿党则罪无有掩蔽,今正 陛下察罪用刑之月也。良等宜服上刑不讨其罪而又宽假之,若是如天命何如治化,何夫罪不可纵渐不可长,良等既知为胡虏所切齿军民所怨憝,公议所不容地方不能久居,将复怙恩放浪贪残纵弛殆有甚于旧者,诚恐人不堪命肯华即夷导虏南侵,辽东之祸方殷而未已也,命所司知之。
亍宣又奏,虽然李杲请调兵,是李杲心另有打算,兵不可发。京师兵部与边将智斗。            
弘治十二年十一月★兵科都给事中亍宣等奏:辽东镇巡官李杲等以朵颜三卫虏入寇请增兵防守,朝廷议遣孙贵率兵五千以往。臣愚料之杲等心有所为不在增兵,兵之不可发者有三:辽东边臣前诱杀虏众事方考按,杲等惧及故盛言虏怨赐物薄恶数为边害,乞加天讨盖欲掩其起衅之端异,免诱杀之罪。若与增兵适堕其计其不可一也。虏寇出没无常边将能远斥堠严守备彼必不敢深入,纵小有寇抄自其常耳,未可卒禁。况十月以来更无声息其不可二也。边人积畏京军盖将士畏其夺功百姓畏其掳掠,况广远诸处已极疲瘁出军必重加扰害其不可三也。近闻管粮郎中王卺呈户部言,刍粮尚不足以给土兵重以客兵费何所出,并传报虏中大雪三尺边方稍宁。其言亦足验矣。请留贵勿遣别差人往探消息更议方略,且劾贵非统御才,受任之初数妄陈乞其行师可知,宜降敕责之,监察御史周进隆等亦以为言且请抚谕朵颜,以给官军银赍犒边士之苦战及死敌者,章俱下兵部看详言。今海西建州女直诸虏相继入贡,朵颜三卫亦将来贡,而所在边地秋收已毕,人畜入堡。纵虏入寇亦无所掠,宣等所言诚是,请留贵等兵并徵还催理军储官,责成辽东守臣申饬副参守备操练兵马,振扬威武各选麾下精兵按伏防御,贼小至则相机截杀,大至则合兵战守,并令巡按监察御史博访失机误事者,具实以闻。给赏银不敷请别议。上命孙贵所统官军不必行,催理军储官取回辽东等处给赏银,户部计处以闻。杲亦驰奏达贼自九月侵犯之后未见猖獗请止兵,从之。
虏又入宁远                       
弘治十二年十二月★虏入辽东宁远境,官军伤者八人,掠去者四人,马死者四匹。命罚守备署都指挥佥事崔鉴俸两月,备御等官杨宗等俟边事稍宁日逮问。
弘治十二年十二月:六科十三道马文升言,李杲宣府时有罪不诛,调守辽东兹任,体肥髀疡不能骑射,在镇享富贵……,诬之太甚。                        
弘治十二年十二月★六科十三道既交章劾辽东守臣之不职者请各徵还不从,于是兵部尚书马文升等奏:人君之德莫大于听纳,天下公论莫出于廷议,边方弊政莫大于武备之废弛。今辽东总兵官李杲始由参守宣府有罪不诛调守兹任,体肥髀疡不能骑射,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2018-1-5 15:18 | 显示全部楼层
在镇年久卧享富贵颇肆骄淫。都御史张玉材非抚御,不能禁革奸弊,群下不畏同事轻侮。太监任良刚愎自用,贿利是求以致边备废弛。胡虏凭陵失机偾事,匿败不闻负辜已深,而乃任纵下人恣为诱杀,情罪昭灼。先以廷臣会议请各徵还,次以谏官论列请各更代有旨报寝,命下之日士论沸腾,恐杲等自知罪恶不惟无心职事,抑恐众心不附而外夷终怀疑贰。乞俯从廷臣之议,少重言官之请,徵杲等还候勘报至日果有诱杀之情则置之重法。否则别为议处。命任良等姑不取回促顾佐并按复奏。
弘治十二年十二月★辽东镇巡等官以守备都指挥王臣阵亡状闻,因为引例请赐谕祭礼部覆奏从之。
弘治十二年十二月:少卿张逵分析,朵颜三卫累犯边境,杀掠人、畜那是边官无备造成的,如果有备即把三卫人杀之,诱杀与否不必治罪。兵部复奏张逵妄言为边将李杲等人饰非荧惑。皇帝听罢说张逵之言也有己见,请下御史治其罪等顾佐回禀。      
弘治十二年十二月★辽东行太仆寺少卿张逵奏:朵颜三卫虏贼累犯边境杀掠人畜,皆守边官军无备所致,一旦有备来即杀之。其诱杀与否宜不必治罪。兵部覆奏谓:逵出位妄言为边将饰非荧惑。上听请下御史治其罪,诏张逵所奏必有见,令顾佐并按以闻。
丁未虏入辽东义州境    弘治十二年十二月★丁未虏入辽东义州境,军士被掠者一人,男妇六人,马牛十二匹。命逮治备御都指挥王玺等罪。其分守参将史赟仍俟勘报至日闻奏。
  弘治十三年正月:顾佐勘辽东诱杀之事还京,奏出细节原由。兵部又纸上谈兵:李杲素无镇御之略而以诈政藩篱之夷,,是失向化之心。请正其法。皇帝说:这些臣罪按说应重治,但事情无人证物证质证,又关系整个辽东镇守都署府一班人马,若即全部清洗,姑从轻处置,……宣判如下,李杲,任良,张玉降敕深切问责,其余免究。                     弘治十三年正月
★顾佐反命李杲任良张玉掩杀虏实,上曰无证,干多人其从轻,降崔鉴、王玺、鲁勋一级,杲、良、玉降敕责之。
★戊辰都御史顾佐奉命勘事还自辽东奏称:总兵官李杲、太监任良、都御史张玉令亲信总旗鲁麟等转督锦州、义州备御官鲁勋、王玺计诱泰宁夷人入给盐、米,因以醉取之斩首二百六十九人。继又转督宁远守备官崔鉴、镇夷守备官鲁祥、镇静堡提调官钱英俱用鲁勋之策斩首四十四人。事下兵部议以杲等素无镇御之略(胡说八道)而以诈取藩篱之夷是失向化之心,请正其法。 上曰勋等罪宜重治,但事无证佐,又干人众,姑从轻处治,勋及王玺、鲁麟各降一级,带俸差操。杲、良、玉降敕切责,余俱免追究,其升赏事俱置不行。
皇帝第一次处理意见较轻,只把鲁勋、王玺、鲁麟各降一级,杲、良、玉降敕切责。让他们三人深刻检查自己错误,这也是皇帝一片体恤之心。但是各部官员及顾佐反而不认同,枉加言语使事情复杂化。弘治十三年四月:顾佐进言指责李杲燕安玩愒、武备不修……。建议将三人取回选人代之。兵部奏请统统治罪。   
弘治十三年四月★癸巳都御史顾佐奉命并勘镇守太监任良、总兵官李杲、巡抚都御史张玉诱杀之罪,谓其燕安玩愒武备不修,以致虏寇屡次深入杀伤官军虏掠人畜。其隐匿之计虽云未成,而不职之愆实不可掩。宜公示谴责以戒将来。巡按监察御史张隆亦奏:去岁义州之捷有于本城杀舍余及取囚人首以报级者,镇守等官坐视不理。广宁拘禁答话达子桶思歌等以启讎,銕岭千户沈瓘等谋杀虏中走回男子以报功,皆良等纪纲不振所致,乞将此三人取回选人代之。兵部覆奏:请自良以下至分守少监刘恭、副总兵张澄、右参将史赟、胡忠、都指挥崔鉴等俱逮问究治。命刘恭等俟甯宣等问结后奏闻处置,任良等纵容诱杀累误事机欺罔多端,即差官代回俟至日以闻。
张玉乞退休        弘治十三年四月 ★巡抚辽东都察院右副都御史张玉乞致仕,命依前旨,俟代回至日吏部奏闻处置。
任命新总兵蒋骥    弘治十三年四月
★命定西侯蒋骥挂征虏前将军印充总兵官镇守辽东。赐制敕遣之。
              ……
小王子达延汗又开始大规模大兵团虏寇大同等地
大同威远之败                       弘治十三年四月一百六十一卷
★        先是北虏拥众自威远等卫入境抢掠,游击将军王杲等出军御之败绩,其阵亡被伤之数俱未<⿰⻊锍-釒>上。兵科右给事中屈伸等劾之,以为王玺等平时不能守御以致丑虏深入,其罪固不待言。及据奏报,又止称游兵官军亏折数多而不言亏折若干,乡村人畜被虏亦众而不言被虏若干。夫人畜散处查报不及尚有可诿,至于游兵虽隶王杲麾下,实镇巡等官平昔亲信藉以摧锋破敌者,今大被亏折于时王玺亦尝亲至其地,自当历其人兼以赍奏之,时又经七日岂有不知的数而乃朦胧具奏?况京师传闻亏折之数不止数百士,夫相聚无不惊骇独朝廷未知其详耳,乞敕大臣一员驰往查勘重治其罪。
★        巡按监察御史赵鉴亦奏其事,谓虏之来约有七千余骑从西北入境,离威远城不远,先遣轻骑数十觇引我军,其余伏沟下。守备都指挥邓洪坚壁以待令毋轻出,游击将军王杲督之再三,虏望见我军出城疾来冲突合战间,遂拥至洪及把总指挥五人官军九百余人俱为所杀,被伤及抢掠人畜无筭,舆尸满路众口嗷嗷皆以为王杲邀功所致。数十年来无此丧败。臣惟王杲猥鄙无能轻举妄动,右参将秦恭婴城坐视,副总兵马昇逗遛观望,分守左监丞侯能不能协赞杀贼,请并王玺、刘云、洪汉及监枪监丞韦忠各治以失律之罪。兵部覆奏谓伸等所言皆当,仍请先存恤诸死伤者之家。 上从之,命误事人员且不逮治,即遣有风力给事中一员查勘明白奏来处置。乃命吏科给事中许天锡往按之。
大同威远
  ★兵部奏大同威远卫等处阵亡官军请人给埋葬银二两,其被虏之家量加赈济,命即行镇巡等官用心查勘赈济不许迟慢。
   ★兵部以大同边报垒至,再以总兵及提督军务等官请, 上命平江伯陈锐挂靖虏将军印充总兵官,太监金辅监督军务,户部左侍郎许进兼都察院左佥都御史提督军务,都督刘宁充副总兵、杨玉充左参将、太监姚举监枪俱往大同御寇,各赐敕遣之。
弘治十三年五月   ★虏拥众入大同左卫境,自四月十七日至二十三日大肆杀掠。游击将军张俊率兵御之,于东荆庄依河驻营,先遣兵三百径趣城南邀击其前,复分兵三百以应之。贼三万余骑集攻俊营,俊身先士卒面被箭益奋,贼不能克退驻河北,左副总兵马昇逗遛不进,巡抚都御史洪汉劾昇及守备都指挥许鉴、叶椿、参将秦恭、左监丞蔡恩、侯能、韦忠、游击将军王杲、副总兵白玉、总兵官王玺、太监刘云等,并自劾请罪。谓俊虽有前劳亦多亡失,功过不相掩并请裁处。 上曰张俊以寡御众,谋勇可嘉,王玺统领重兵畏怯退缩纵贼肆掠,刘云、洪汉镇巡地方不能运谋设策赞襄剿贼,并马昇等诸失误事情。兵部即看详以闻。兵部覆奏谓张俊之劳宜先给赏其有功官军请勘报定拟升赏。马昇、王杲、秦恭请送总兵官陈锐等军前杀贼,以图后功。许鉴、蔡恩等俱戴罪杀贼,待事宁日逮问。王玺、刘云、洪汉待勘报至日议奏处置。 上从之,命王玺等三人俱同戴罪杀贼。
李祥將軍也受罚★延绥游击将军李祥以威远之败革冠带停俸戴罪杀贼。
弘治十三年六月:辽东镇守府全班人被以罪取回京城。李杲等各自申述自辩,兵部复奏良、杲等自辩是饰词,请正其罪。皇帝命李杲、张玉致仕(退休) ;任良别用。真是**圣明
弘治十三年六月★时镇守辽东太监任良、总兵官李杲、巡抚都御史张玉以罪取回。仍各具疏自辩。兵部覆奏:谓良等饰词奏扰,请正其罪。上命杲、玉各致仕,良俟至
京日别用。
  明朝退休年龄是七十岁,虽然他老人家体硕有疾,但总体上评他身体还是强壮的。而且弘治年间致仕政策是明朝最优厚的。带原俸,但有时皇恤赐都有,并有二至三人的夫役朝廷支俸。
弘治十三年七月:兵科给事中柴昇奏:让李杲退休不合理,致仕就是让现任官员以礼去官,这不是借致仕之名而优待李杲吗?根据李杲的罪行,宜膺显戮乃止,平常致仕别用是**恩礼之遇,非用于有罪之人也!监察御史邢义亦奏,李杲罪大罚薄不足以惩恶。况当时还有他的朋友王卺、张逵等进蛊言:“杲等有功当赏”;现已勘明,王卺、张逵宜罢黜其官。皇帝曰:李杲己有前定,不必再论,卺、逵按法当究问姑宥(宽恕)之。
还是**宽厚,**对李杲深爱,就是当年李杲杀敌忠勇。弘治五年五月孝宗皇帝赐蟒龙衣给李杲,皇帝万岁。柴昇一个小科员乃一贱嘴!为刘瑾线上小太监,后来人出京诚。
弘治十三年七月 ★兵科都给事中柴昇等奏:近以辽东镇守太监任良、总兵官李杲、巡抚都御史张玉诱杀致寇,阅实明白。命杲、玉致仕良取回别用,臣等切详致仕体例与见任(同认)同。盖人臣以礼去官而假以优待之名也,今杲等怀奸欺罔坐废君命因循阘茸致坏军机,论罪原情宜膺显戮乃止。令致仕别用是为恩礼之遇,非所以处有罪之人。不惟使三卫夷人闻之积愤不平而益怀反恻,抑恐朝廷威命自此不严边臣坏事愈无忌惮矣。并乞明正其罪以为边臣之戒。监察御史邢义等亦奏:杲等罪大罚薄不足以惩恶,且杲等当事败之时有户部郎中王卺、辽东行太仆寺少卿张逵互相朋比竞进蛊言,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2018-1-5 15:18 | 显示全部楼层
反谓杲等有功当赏不必勘明。今杲等既属欺冈则宜罢黜卺、逵以为欺冈朋比之戒。兵部覆奏谓宜从所请。 上曰杲等已有前旨。卺、逵法当究问,姑宥之。
蒋骥乞解职
弘治十三年十月★镇守辽东总兵官定西侯蒋骥引疾乞解兵柄不允。
新总兵定西侯蒋骥也办不了辽东之事,托疾释兵权。
柴昇 胡说八道也获罪。贱嘴人的下场。
  治十三年十月★兵科都给事中柴昇以奏事失仪,下锦衣卫狱赎杖还职。
弘治十三年六月★命太监扶安监督军务,保国公朱晖挂征虏将军印充总兵官。都指挥佥事神英充右参将,再领京营官军五千往,命取太监任良别用,七月李杲、张玉予致仕。科道官言:人臣致仕优礼也,李杲张玉诱杀奸欺固宜显戮而优之以礼,恐三卫夷闻之积恨反侧,非所以警边臣惩有罪。上曰:姑如旨。
弘治十四年七月★辽东廵按御史车梁言,虏拥八千余骑直入长胜诸屯堡大杀掠,老弱死少壮驱系去。镇守太监孙振、定西侯蒋骥、廵抚都御史陈瑶匿报不实。遣吏科右给事中锺渤等按问之。初海西兀者前卫指挥尚古与海西诸夷有怨,尚古入款于骥瑶,骥瑶使人招之,许之升官。而海西诸夷怨不释,请诛尚古,骥瑶则又请诛之,兵部议尚古入款固以求释诸胡之忿,当时止当待其自贡不应遣入招之,招之既来又不宜诛,上命行锺渤并按以闻。
弘治十四年四月:虏入开原清阳。 ★辽东开原清阳等处累被贼入境杀虏人畜,都指挥王琰等下巡按监察御史逮问俱拟充军 。 上以情轻律重降琰等二人官各二级带俸差操。罚都指挥王宗等八人俸各三月,参将胡忠俸一月,忠与分守左监丞黄延仍戴罪杀贼。  辽东诱杀朵颜三卫之案,沸沸扬扬地闹腾了近一年半,终于尘埃落定有了结局。皇帝还算体谅、体恤、体味边将的苦处。边将御边是何等艰辛,做为一域将官,手抓几十万人军队,卵翼几十万人民之众,生活在一个独立的地方,天高皇帝远,方针政策自已拿,况又受朵颜三卫若等侵凌,是可忍熟不可忍!不出此等事端才算怪乖呢。
此事说法难全,有可能是下属将官对三卫人阴违阳奉、朝三暮四、偷鸡摸狗、草菅人命义愤致极,杀净鼠辈少惹事。一怒之下想出了这点子。怒火难竭。
也可能属将通气,李杲有过点头示意。
尽管人们七嘴八舌指责诬蔑李杲,但过后有许多人对此事还怀有怜惜之情。
李杲走后,辽东更是乱了阵脚,三卫更肆无忌弹,频频惹事,杀害边民边军……。
李杲这几年身体有恙,主要是他这几年患有<髋关节疾病>。可能是有骰骨头之病,因为一是他身体高大而使关节负担太重;二是长期骑马奔走,有损腰椎,腰椎神经或椎间盘突出,选成腰腿痼疾。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 2001-2013 莱芜在线 ( 鲁ICP备15020683号【含电子公告BBS许可批复】 )  Powered by Discuz! X3.4 

本网站常年法律顾问单位:山东鲁盈律师事务所 / 团队律师:朱明 张祥峰 唐芳 朱丹

鲁公网安备 37120202000006号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