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导航

莱芜在线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3299|回复: 67

莱芜明代民族英雄--正一品都督魏杲

[复制链接]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7-12-29 17:1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微信图片_20171229162823.jpg 微信图片_20171229163107.jpg 微信图片_20171229163115.jpg 魏杲都督生平简介
莱芜山口村魏氏在明朝是显赫盛名的武将世家。魏氏先人九代先后在明朝200多年的时空中,涌现出了一位都督,五位总兵近二十位将军。他们在辽东、大同、宣府、宁夏、延绥、洮岷、云南、凉州等边疆抵御外虏做出了巨大贡献。有两位总兵和一位将军,在战斗中英勇牺牲。
魏氏先人起于卒武,在1368年随征北大将军徐达和副帅常遇春克元大都北京,随之西征大败北元大帅拓廓察木尔。然后分驻在延绥、西安宁夏,成为封疆大吏。
明朝编纂的明史、实录中有关魏氏先人的事迹、记录、战斗场面、经典战例有几百条。编纂官对他们颇具匠心、大费笔墨。在人才荟萃中,最为闪耀的是魏杲都督!他一世英武,叱咤风云一生,他先后在五位皇帝麾下任职效力(景泰、天顺、成化、弘治、正德)。
景泰四年(1453年)在京任神机营把总管操都指挥。
天顺一年九月(1457年)升为都指挥佥事,后升为署都督佥事。
天顺二年八月(1458年)都督佥事,魏杲随右都督冯宗领人马5000奔兰州西征。
天顺五年六月蒙右孛来部杀掠河西,冯宗佩平虏副将军印,魏杲任右参将领兵15000人赴陕西剿虏。
天顺五年七月,魏杲实授都督佥事,在征孛来酋的战斗中,魏杲战绩特殊,皇帝诏旨嘉奖。
天顺六年三月,左都御史王竑与都督佥事魏杲在陕西提督防守,冯宗四京。
天顺七年四月,召魏杲还京。
天顺八年四月,命都督佥事魏杲仍带刀侍卫,坐神武营。
天顺八年十月,甲午命都督佥事魏杲充总兵官佩靖虏副将军印镇守延绥等处地方(正二品)。
成化元年六月(1465年)命延绥总兵官都督佥事魏杲佩征西将军印任总兵官镇守宁夏(正二品)。
成化元年十二月,命宁夏总兵官魏杲统宁夏兵马5000协彰武伯杨信宣府御虏。皇诏表彰其在一次战斗中斩杀蒙虏30多级。
弘治元年九月(1488年),命都督佥事魏杲挂镇朔将军印充总兵官镇守宣府。
弘治二年腊月,兵部尚书余子俊推荐魏杲挂征虏前将军印任总兵官镇守辽东。
弘治五年三月(1492年)魏杲膺诏都督(正一品)。
弘治五年五月,孝宗皇帝赐魏杲大红织金蟒龙衣一件。以表彰其勇猛伟特,治军有道,御虏有功。
魏杲从1489年12月至1500年6月,在辽东任总兵都督共计12年。
魏杲从1500年6月至1504年7月退休在家榆林闭住。
弘治十七年七月(1504年)庚寅召延绥闭住都督魏杲赴京待用。
弘治十七年十二月命都督魏杲于奋武营下坐营。
弘治十八年,北虏数万人南侵宣府、大同。大同总兵官保国公朱晖请求魏杲都督领兵火连救援。
弘治十八年六月命都督魏杲领兵5000人马驰赴宣府杀贼。
弘治十八年十二月(1505年)命右军都督魏杲佩镇朔将军印充总兵官镇守宣府。
因魏杲都督积劳成疾,病倒在任上。
正德二年二月,太监李荣传旨:以虏势猖獗、宣府总兵魏杲久病召还京。令副总兵白玉充总兵官,玉代杲。以大同都指挥佥事黄镇代玉京营都指挥佥事,毛伦代镇俱充副总兵。
魏杲都督在京治疗无效病故。
诏例葬于榆林。
  


公园道1号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2017-12-29 17:21 | 显示全部楼层
明月山庄
刘福通成为宋政权的实际领导人、北方红巾军的总指挥。在往后长期的斗争中,展示了他的军事和政治才能。
刘福通首先是个政治家,在与元兵的斗争中又锤炼成为一个军事家,他谋略天下。一人敌元兵几百万。把大元帝国戳的千创百孔。一时无招架之功。
《明史•韩林儿传》赞曰:“元之不能以匹马、只轮临江左者(意思是元朝从来没发一兵一卒一船来江北攻击朱元漳,因为有刘宋为朱元漳捍卫、遮蔽遮挡在北也),以有宋为捍蔽也。韩氏君臣非特有功于中国,其亦大有功于我明也乎!”
幸慰朱元璋建立了明朝,他得到了天下,就像一位父亲在冬天用自已的体温把被窝暖好了,让儿子躺进去睡觉一样,朱元璋钻进了暖烘烘的被窝,够幸运的啦!从上而看,刘福通难道不是大明朝的缔造之父吗!
三  魏氏都督.总兵.将军列傳
                 山口魏氏在明朝任官名表:  
  魏均祥  云南都指挥                                 正三品
    魏奉章  (尊伯之子)  昭毅将军                       正三品
  魏貌    (奉章之孙)  实授昭毅将军云南都指挥         正三品
魏得    西安镇撫  武略将军                         从五品
魏璿    (魏得之子)  西安镇撫                       从五品
  魏通    (魏璿之子)  正千户                         正五品
魏杲都督 (魏通之子) 景泰四年(1453年)在京任神机营把总管操都指挥;天顺一年九月(1457年)升为都指挥佥事,后升为署都督佥事;天顺二年八月(1458年)都督佥事,魏杲随右都督冯宗领人马5000奔兰州西征;天顺五年六月蒙右孛来部杀掠河西,冯宗佩平虏副将军印,魏杲任右参将领兵15000人赴陕西剿虏;天顺五年七月,魏杲实授都督佥事,在征孛来酋的战斗中,魏杲战绩特殊,皇帝诏旨嘉奖;天顺六年三月,左都御史王竑与都督佥事魏杲在陕西提督防守,冯宗四京;天顺七年四月,召魏杲还京;天顺八年四月,命都督佥事魏杲仍带刀侍卫,坐神武营;天顺八年十月,甲午命都督佥事魏杲充总兵官佩靖虏副将军印镇守延绥等处地方(正二品);成化元年六月(1465年)命延绥总兵官都督佥事魏杲佩征西将军印任总兵官镇守宁夏(正二品);成化元年十二月,命宁夏总兵官魏杲统宁夏兵马5000协彰武伯杨信宣府御虏。皇诏表彰其在一次战斗中斩杀蒙虏30多级。
弘治元年挂镇朔将军印充总兵官镇守宣府;弘治二年挂征虏前将军印任右军都督佥事总兵官镇守辽东;弘治五年三月实授右军都督府都督 ,五月皇帝御授蟒龙衣 ,镇守辽东12年 ; 弘治12年后致仕在家四年,坐镇榆林四边;弘治十七年事态紧急上命七十多岁的都督魏杲于奋武营下坐营;弘治十八年北虏南侵宣府、大同,六月上命魏杲领兵5000驰援宣府;弘治十八年十二月再次命都督魏杲挂镇朔将军印充总兵官镇守宣府,积劳成疾,病倒任上,正德二年二月回京治疗,后无效病故,诏例葬于榆林。一生征战50余载,历五位皇帝。                                                                           正一品     
   魏勲(勋) (魏杲之子 ) 延绥东路参将 授骠骑将军            正二品
   魏祥     (魏杲之子)  左军都督佥事宁夏总兵佩征西将军印   正二品
   魏友     (魏杲之子)     
   魏功     (魏勲之子 )              绥德卫指挥            从三品
   魏阶  (魏功之子  魏勲之孙)  绥德卫指挥(嘉靖四十年在固原牺牲)  从三品
魏东     (魏祥之子 )         绥德卫指挥                 从三品
   魏斌     (魏祥之子)      
   魏芳  (东之子  祥之孙)        洮岷总兵                  正三品
   魏镇    (均祥后人,奉宜之长子)宁夏总兵  挂征西将军印    正二品
魏锟     (均祥后人,奉宜之次子 )                        正二品
   魏时   (魏锟之子 )  宁夏副总兵  陕西总兵                正二品
   
峨峨文锋,浩浩滙河。山口魏氏,赫赫之族。
英雄辈出,流芳英名。辉煌千古,光披莱芜。
山口魏氏一世祖荣公自元初居莱芜,二世祖斌兴、名兴、飞兴,三世祖四人:浩、得、尊伯、均祥。当年东路红巾军毛贵攻入胶东,入益都,山口庄魏氏祖人一(斌兴)、二(名兴)、三(飞兴)支脉中几人加入红巾军(上列表中)。1357年在毛贵的统领下,他们英勇作战不怕牺牲。二次攻大都,二次打济南。在毛贵经略山东行省的几年中,魏得、魏均祥、在济南均任职。均祥
公曾任济南‘卫’官。魏氏祖谱中写道:元末任济南卫镇抚。红巾军山东失陷之后余部退入安徽,他们后编入朱元璋部。魏氏兄弟入徐达、常遇春麾下。
徐达,字天德,濠人。
1367年达拜征虏大将军,常遇春为副,帅步骑二十五万人,北取中原太祖亲祃于龙江。……谓达进取方略,宜自山东始(明史徐达传)。克沂州、峰、莒、密、诸州。张兴祖取东平、济宁、拨益都、下潍、胶。济南降,分兵取登、莱齐地悉定。
常遇春则克东昌会师济南又引舟师溯河趋汴梁、入洛阳。
太祖幸汴梁。召达,达曰今乘势直捣元都,可不战有也,……可穷追之乎?太祖曰:‘元运衰矣,行自澌灭,不烦穷兵。出塞之后,固守封疆,防其侵轶可也。’达顿首受命。
1368年闰七月初一,徐达直逼大都,28日元顺帝逃跑至开平(建立北元)。8月2日徐达攻占齐化门俘元六王子。元朝灭亡(89年)。张兴祖守大都。
徐命常取山西,败扩廓山西悉平,败李思齐,1369年攻下宁夏、西安,定陕西、克兰州……。
魏氏兄弟随徐、常攻下山、陕二省后西征渡河。
徐在山、陕设卫、所,以固守封疆,维持边界。魏得、魏均祥等在山、陕、延绥等镇地入卫,走进仕途。成为封疆大吏,由此地而累功陞迁。
朱元璋是个大傻子见识短浅,他未有汉武帝之眼光高赡远瞩,穷寇猛追,汉朝卫、霍二将把匈奴赶进欧州,一劳永逸边境安泰。朱仅把元蒙赶过山、陕北,便觉太平,却后来与蒙古族北元斗了二百七十多年,大明一生边境无宁日,边军枕弋待旦,天天修长城,筑墙建卫,劳民伤财,搅得劲疲力竭,身心疲惫。又加崇信太监宦官,太监恣意忘形,国政昏馈,朝廷心力交瘁,丑态迭出,民不聊生。




1          魏得将军传
魏得:   又名李得,他在军中用名  李得。
      当年在山口家中未从伍时,聘娶乡里李杭州之独生女儿,李杭州要其入赘。随乡里之风俗,入赘后姓李。从戎后未复魏姓,在军中故李姓用之。其儿、孙及后人在山口老家的至今延续魏姓,军籍的从李姓。
       大约生于至顺三年1332年
       逝世于永乐十三年1415年,乙未年。
先入毛贵军队北征剿元,克济南又北入大都郊畿,转入济南卫军任职三年。山东沦陷后,军并入徐达部。1368年跟随征虏将军除达先克大都,秋后西征入太原、甘肃。败扩廓帖木儿,败李思齐部。
洪武元年(1368年底) 编入太原中卫任职(指挥)。
洪武三年六月(1370年) ,元朝残余势力“四大王” 做乱,几千人反扑入侵大同、武州等地。
洪武四年三月★是月故元院判刘原利、副枢张时用、平章郭伯通等既降。闻四大王聚众岢岚山中欲攻太原,乃谋相应为乱,伯通潜入城中为内应,原利等率众从外起军,士林旺等觉其谋密以告指挥桑桂。桂领兵捕伯通复收原利等斩之。
洪武23卷★故元四大王寇大同武州,太原卫指挥桑桂等击走之
★四大王者,元之宗室也。初,大军克元都,遁入太原静乐岢岚山中,聚众结寨(影印本写作“塞”)自固。至是,寇武州劫杀人民,桂与指挥郑亨率兵击之,追至牛尾庄,四大王遁走,获其三大王脱忽的帖木儿送京师
四大王是元朝的遗老遗少,当年他们匿藏在山西太原的大山区没有被剿灭净,没能斩草除根,留下了后患,风吹草动,他们便窜出掠杀人民。
同时有些地域元朝的旧臣地方官,明朝仍让其袭职,这就给四大王以生活喘息的环境,使其能苟延残喘。洪武三年五月忻州官曾私通四大王而被杀之。
★山西忻州官安时敏、静乐县丞谭章等私通元四大王阴洩军中消息欲为乱事觉诛之。
(摘自太祖高皇帝实录五十三卷)
洪武四年:太原卫指挥桑桂帅其他五卫人马(前、后、中、左、右卫)5600人共剿四大王获胜。李得在中卫任职。
李得身材高大魁伟,作战英勇,杀敌有功。
功陞任明州卫镇撫抗倭。诰授诏信校尉。
获倭寇受赏。
明州(宁波),乃是沿海卫,濒临高丽日本,是疆土防御重地。
元朝末年明初,正是日本的南北朝时代。由于国内战争不断,日本一些,战败的失意的官僚、军士、兵、军官失去了立足和生活的机会处于困境的武士、浪人、海商等,,他们在政治残团的鼓动下,网络社会浪人、无业农民勾结张士诚、方国珍残部及沿海地方部分亡命之徒,结伙为盗,成为倭寇。元朝末年,倭寇便经常侵掠我国沿海地方。1308----1311年  元至大年间 倭寇骚扰宁波沿海乡镇,攻陷庆元府,杀人无数,血流成河,城内房屋几全被焚。
明朝建立后,更是经常侵入沿海为祸。
明朝建立之初,由于在中元代后期已产生的倭寇此时已发展形成规模,对中国东南沿海屡屡进行侵扰劫掠掳杀,中国东南海疆进入了前所未有的倭患频发的多事之秋。明初,在中国东南部沿海各省中,山东半岛受倭害尤为严重。这一方是因为山东半岛经济繁荣,是倭寇觊觎的重点地区之一,更主要的由于是山东半岛所处地理位置,尤其是在对外关系中的位置所决定的。山东半岛距离日本较近,三面环海,与朝鲜半岛、日本列岛相遥望。自古以来,日本至中国的主要路线一般都是沿朝鲜半岛西海岸北上,先抵达辽东半岛,再横渡渤海湾,在山东半岛的登州、莱州一带登陆,登莱地区成为日本至中国的一处主要落脚点。明初倭寇日本人居大多数,历史上被称为真倭,多数来自日本列岛的萨摩、长门、博多、鹿八岛等地,其入侵中国的路线和宋代时入贡中国的路线一样,由高丽趋山东,在四、五月间趁东南风沿海扬帆而至。正如明代郑若曾在《筹海图编》中指出的:“宋以前日本入贡,自新罗以趋山东,今若入寇,必由此路。”“山东海防,惟古登莱二郡”。倭寇侵扰胶东,一般在清明节前后,借助东南风自朝鲜西海岸进入山东半岛。正因为如此,山东半岛、辽东半岛的倭患在明初最严重,其次是浙江。明初,倭寇频频侵扰山东半岛沿海,登州一带自然成为倭寇侵扰的主要登陆口和目的地之一,登州、莱州之地成为倭寇入侵较为严重的地区。据《明史》、《明太祖实录》、《筹海图编》等史籍和山东半岛各州县志记载,在明代,尤其是洪武至永乐年间和嘉靖年间,倭寇侵扰胶东半岛沿海不下百次。诸如:
洪武二年(1369年)春正月,“倭人入寇山东海滨郡县,掠民男女而去。”
洪武二年从辽东经山东、浙江到广东漫长的海岸线上,“岛寇倭夷,在在出没”,甚至登岸剽掠。洪武二年(1369),太仓卫指挥佥事翁德率领卫所士兵力剿倭寇,生擒数百人,但倭寇仍时出剽掠
洪武三年(1370年三月)太祖朱元璋诏诘日本,再次要求其约束倭寇。然而日本良怀亲王不奉命。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2017-12-29 17:24 | 显示全部楼层
京师伏诛。玉因奏四川之境地旷山险,控扼西番。连岁蛮夷梗化盖由军卫少而备御寡也,宜增置屯卫。顺庆府镇御巴梁大竹诸县其保宁千户所北通连云栈,宜改为卫,汉州灌县、卭县西连松茂碉黎当土番出入之地,眉州控制马湖、建昌、嘉定、接山都长九寨,俱为要道,皆宜置增军卫下群臣议行之。玉又奏四川军士少,请籍民丁为兵,其长河西朵甘百夷地相连,属恃其险远久不入贡,请兵致讨。 上报玉曰:籍民为兵甚不可,其民连年供输烦扰,又以壮者为兵其何以堪!况凶渠已殄,人知顺命虽犷猂者渐革其习,戍守军士皆有成<⿰矢见>何用增益重困吾民乎,其长河西朵甘百夷之事,朕惟兵久在外不可重劳,但养锐蓄威徐议大举,此非四十万众不可行也。今尔所统之兵选留守御,余令回卫,尔即还京。。玉遂班师,既而都指挥使瞿能同知徐凯亦还成都 。
李得在这次领兵平息建昌叛乱中有功,诰授流官中宪校尉。
在洪武二十七年八月,陕西阶文千户等叛乱。
阶文千户张者的叛乱是由秦州卫指挥调动人员而引发的。张者不服调动便逮捕,激化了人缘茅盾,造成了这次叛乱,结果是宁正率一万八千名各卫士军剿之。
在洪武二十七年八月★狭西阶文千户张者等叛,命右军都督府左都督寗正为平羗将军会都督佥事徐凯率狭西成都卫兵讨之。初秦州卫令者亲率本所军往两当听调,者不听命。卫遣人逮之,者遂与千户赵原吉等率所部八百余人伐木遮道,据守文县及打江牛头关等处,道梗不通。事闻遂命正等率兵一万八千余人往讨之 。
洪武二十八年春正月★丙午平羗将军右军都督寗正讨平阶文叛寇张者等复命,正以兵从秦樉征洮州等处。
平叛战争历时半年,八百人奈何了一万八千人呢!只有就擒。
在平张者战役中李得有功,在洪武三十一年陞西安后卫镇撫,诰授武略将军。
李得于永乐十三年逝世。1415年。
为官时智勇过人,清誉著闻!
           2    魏璿传
魏璿:  魏得之子   从五品        大约生干1355年
         永乐十五年逝世,1417年。
年壮时从戍,随军打仗,是一名普通边军。做基层的戌卫边工作,一边打仗一边屯田生产,为戍守边疆无怨无悔。
魏璿公永乐十三年袭父职西安镇撫。这年年事己高,但仍能勤恳工作,加倍努力,不怠政务,同僚评论居官勤励。
           3     魏通传
魏通   魏璿之子    官爵千户正五品        成化元年逝世于任上,1465年。
弘治四年与七年的两次魏氏先茔碑刻中记载着魏通的人生战绩。
             (1)  正统三年改守榆林
通之父  魏璿永乐十五年殁,通承职西安镇撫,从五品官。正统三年魏通改守榆林。他是如何调备去榆林的呢?从明史中看出,原来明初年北元蒙古部被赶出河套北很远,洪武年在北沿河套设东胜卫(包头之南,鄂尔多斯北),陕西北部防线在河套以北,北方民族还威胁不到榆林延绥地带,绥德卫仅有5000余兵力。但是永乐年代东胜卫撤消,从永乐到宣德,年,河套地区一直便有蒙古人活动,只不过其规模不大,冬入春出而已。
随着明朝北边防线的全面内缩,三十余年不敢南下牧马的蒙古人逐渐开始进入河套并不断袭扰明边。由此而使延安、绥德等卫所的地位变得越来越重要,因而有延绥镇的形成。延绥镇的形成和两个军官有直接的关系:一个是王永,一个是王祯。而以王祯更显重要。王永最初就任延安卫,后调绥德卫任指挥使,因有孝行受到过朝廷表彰,后调任岷州卫,因在绥德卫有人望,又于宣德四年(公元1429年)八月被调回绥德卫。五年后他被升任陕西都指挥佥事仍于延安、绥德巡督。这里我们需要注意两点一是王永的升任都指挥佥事,一是仍于延安、绥德巡督。从职级上他进入了都司一级军衔的底层从职责上他可以巡督延安和绥德两个卫,这与过去只任绥德卫指挥使是不一样的。反映出延绥地区开始联为一个整体。王永从宣德九年(公元1434年)三月升任都指挥佥事直到正统二年(公元1437年)九月由都指挥同知王祯代替在职时间三年半其间朝廷开始派遣文官前来整饬边备如宣德十年十月升行在河南道监察御史郭智为行在都察院右佥都御史命往绥德、延安同守备都指挥佥事王永整饬边备俱降敕谕之。这样为了打击蒙虏,便临时从西安等卫抽来官兵防御一个冬天。河冰解冻蒙古北归,官兵便回西安原单位。魏通也在这被抽调之中。他们冬来春回,仍属西安卫人。北元在宣德六年至正统初年开始大数量越河南下。抢掠大同、延绥榆林等地……。
岷州卫指挥使王永,宣宗四年八月第二次又任绥德榆林都指挥。
宣宗四年八月癸未命岷州卫指挥使王永复任绥德卫。初永自延安调绥德镇守河州,都督刘昭以岷州地连生番所任指挥不能奉职,城垣不修粮储出纳不明,永勤谨有才略。遂奏徙岷州至是绥德州,奏州境临边时有外警,旧所任指挥多是幼官袭职不谙边务,欺弊日滋,强者凌弱。自永来莅事号令整肃,军民安业边境无虞。今调岷州军政废弛前弊复作乞还,永以慰人望 。 上谓尚书张本曰:永之恩信既行于彼宜还之,岷州当别择人。
  榆林每年冬、春两季,在黄河结冰时节,蒙古虏鞑踏冰入,屡遭蒙虏侵掠。陕西都司调陕西卫兵来榆林协守,年年冬来春回。
到正统二年三月,备御榆林庄陕西都指挥王永等奏报: “累年黄河凍消,将西安等卫发来备冬官军放回。今闻达贼在河套,逼近府谷等处,恐探知无备,窃来犯边,乞暂留守哨,从之。”
这样以来从正统二年三月,魏通等从西安抽来的卫军就固定在绥德榆林卫。从正统三年正式成为榆林卫的防御军队。所以在魏氏谱中记为正统三年调备、改守榆林。
王永是从宣德九年(1434年)三月任都指挥佥事直到正统二年(1437年)九月由陕西都指挥同知王祯代替,王祯陕西西安人,鎮守延绥20年。
正统初年蒙古族南侵延绥镇组建,“镇守都督王祯始筑榆林城,建沿边营堡24座,岁调延安、绥德、庆阳三卫军分戍”(《明史•兵志三》)
  正统二年正月,宁夏等处累奏达贼犯边,由迭烈孙雪山入境剽掠。又欲紏集贼众往掠楚府,孳畜迹其所在多于庄浪、兰县、及宁夏山后潜藏出没。  上敕大同总兵官都督方政、都指挥杨洪、率兵二万出大同迤西。敕宁夏总兵官都督史昭量选精兵付都督佥事丁信统之出宁夏西北。敕都督蒋贵甘肃右副总兵都督赵安各率兵自凉州扒沙出境直抵宁夏与信等会合,或分道追袭虏酋阿台朵儿只伯等。俱于三月初旬举兵务在殄兹黠虏靖我边疆。
  明史记:正统3年2月,镇守延安绥德都指挥同知王祯奏:延安卫宁塞、宁塞哨、马营(宁塞东南36里)最为要地。狭西都司委署都指挥佥事陈斌在彼备冬,斌历练老成宜常留守备,从之。
正统、景泰年间都指挥同知王祯鎮守延安绥德(后即榆林)。
   第一次在狼山大败蒙朵儿只伯(打狼山战役):
狼山和大青山以南,是黄河沿岸的河套地区, 明代宣德以后.游牧于我国北部边疆的蒙古各部陆续南迁进入河套。
正统3年2月★行在兵部尚书王骥等奏:朵儿只伯(蒙古族部)潜往狼山等处,先调左副总兵都督蒋贵率轻骑杀败过黄河遁去。臣同太监王贵总兵官都督任礼等领马步军继进,仍行宁夏总兵官都督佥事史昭等各率精锐轻骑分路搜剿。 上敕谕骥等曰:此贼计穷粮尽,逃必不远。尔等追袭务在殄灭捷音至日升赏不吝。
  王骥(1378年----1460年5月30日 ),字尚德。保定府束鹿(今河北辛集)人。明代名将。王骥刚毅有胆,晓畅戎略。永乐四年(1406年)登进士第,授兵科给事中。明宣宗时累迁至兵部尚书。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2017-12-29 17:25 | 显示全部楼层
阿台、朵儿只伯多次侵犯甘州和凉州,边将屡次失利。兵部侍郎柴车、徐晞、都御史曹翼相继经理边防事务,也没能制住他们。正统二年(1437年)五月,英宗命王骥前往,允许他相机行事。王骥疾驱到军中,大会诸将,问以前追敌到鱼儿海子时,先后退而导致军队失败的是谁。他们都说是都指挥安敬。这时他于是令将安敬绑到辕门外斩首。
正统三年(1438年)春,王骥与诸将一同出塞,以蒋贵为前锋,而他自己与任礼率大军随后前进,与蒋贵相约说:"不胜不见。"蒋贵在石城进攻敌军,敌军逃至兀鲁乃。蒋贵率轻骑二千五百人从镇夷出发,抄近道兼程前进,三昼夜后追上了敌人,擒获敌军左丞脱欢,斩首三百余级,缴获金印和银印各一枚,骆驼马匹和兵甲以千计。不久,阿台又入侵。英宗任命任礼为平羌将军,蒋贵、赵安为副,王骥督军。
王骥与任礼从梧桐林到达亦集乃,擒获敌军枢密、同知、佥院等官员十五人、万户二人,降服了他们的部落,穷进到黑泉。而赵安等人从昌宁出发,到刁力沟,也擒获了敌军右丞、达鲁花赤等三十人。他们分道夹击,转战千余里,迫使朵儿只伯远逃。
正统三年二月春天,谍报敌军驻扎在贺兰山的后面。皇帝下诏命令大同总兵官方政、都指挥杨洪出大同向西,蒋贵与都督赵安出凉州长城关口会合围剿。蒋贵到了鱼儿海子,都指挥安敬说前面的路上没有水草了,率兵返回。镇守陕西都御史陈镒上奏告状,尚书王骥出京负责处理边疆事务,斩了安敬,责令蒋贵立功免罪。蒋贵感动振奋。正好朵儿只伯害怕罪责被追究,接连派使者入京上贡,敌人的势头稍稍减弱。蒋贵率领轻骑兵在狼山击败叛军,追到石城。战斗停止了,听说朵儿只伯去到兀鲁乃地依附了阿台,蒋贵带领二千五百人为前锋前往突袭。副将李安劝阻他,蒋贵拔剑厉声斥责李安说:“敢阻挡进军者死!”于是出了镇夷。从小路疾驰了三天三夜,抵达了叛军的巢穴。阿台正在放马,蒋贵突然冲入马群,命令士卒用鞭子击打弓韣,让马受惊,马都跑散了。敌人失去了战马,带着弓箭,步行和明军战斗。蒋贵放开骑兵,践踏攻击,指挥毛哈阿奋勇冲入敌阵,大败敌军。又把兵分为两翼,另外派一百骑兵占领高地作为疑兵,边打边行八十里。正好任礼也追击敌人到了黑泉,阿台与朵儿只伯带着几个骑兵远远地逃走了,西方边境都平定了。
正统三年(1438年),与蒋贵分道夹击,转战千余里,击破扰边的瓦剌军,迫使朵儿只伯远逃。
      (2)   在宁塞狼山青杨仗之斩虏馘夺虏旗
王祯在延绥地区任职从正统二年(公元 1437年) 九月直到天顺元年(公元 1457 年)三月被召回,时间长达二十年,他的职级也不断晋升,继正统三年正月升为都指挥使后,正统六年二月升为右军都督佥事,后来因为战事失利及私占官军而被降职。正统元年二月,狭西都司都指挥同知王祯私役军伴占种官田事觉,狭西按察使王文等请罪之。  上曰:祯武人知利而不知法,姑记其罪俾图自新,如其不改必罪不宥。但不久到正统九年九月,英宗复“升镇守绥德都指挥佥事王祯为都督佥事,仍旧镇守”。土木之变后的十一月,王祯升为都督同知。
第二次狼山追杀贼寇:
一年多后的景泰二年(公元 1451年)二月,王祯又升为右都督,协赞军务右佥都御史马恭也被升为右副都御史, “
景泰二年二月庚午朔★升鎮守延绥等处都督同知王祯为在都督,协赞军务。右佥都御史马恭为右副都御史。各赐银十两,彩币二表里。得尔等奏,二次率领官军于狼山追杀贼寇,生擒四名,斩首三级,夺所虏人口头畜,并获其马匹盔甲等物,余贼败遁。今特升尔祯为右都督,尔恭为右副都御史,仍各颁赐彩币。尔恭仍将杀贼有功并射伤官军从公开奏,毋容下人作弊妄报。
此役魏通副千户带领1120人马边军,在王祯、马恭指挥下追杀贼寇获得大胜。陞副千户。
此时的王祯已是官居一品,一直到天顺元年三月被杨信取代,史载: “召镇守绥德都督王祯还京,敕都督佥事杨信代祯镇守,张钦副之。”
天顺元年(1457年)3月★镇守延安绥德都督王祯还京,敕都督佥事杨信代祯镇守张钦副之。
正统初年,在延安西北榆林处 九十里处新设宁塞、靖边、定边等哨。需要大批边军守御。
   据《靖边县志》载宁塞营,在保安县北百八十里,旧名兀刺城。正统三年,改筑宁塞城,设军备御。明时宁塞堡为延绥镇西路所辖十四营堡之一,驻兵983名,马570匹,守备一员,千户、副千户、把总各一员。明时宁塞堡辖长城“五十四里零二百八十步,墩台五十四座。
  正统3年2月★监察御史章聦言六事:一狭西新设宁塞、定边二处哨马营墩,俱属镇守延安绥德都指挥同知王祯提督。缘二处营墩附近宁夏去绥德千余里,宜令宁夏总兵官提督为便。一葭州、府谷等县并延绥二卫官员军民散牧牛马为贼探知累来抢掠,宜敕王祯及副使周廉等每年九月初尽数拘入烟墩一二百里内牧放,便益一绥葭二州府谷神木等七县人民熟于弓马,宜选壮丁简官率领冬月给与器械赴王祯处操练,遇警协军追剿有功一体升赏。
  正统八年7月★乙丑参赞宁夏军务右佥都御史卢睿奏:定边、宁塞二营旧隶延安后隶宁夏,然宁塞去延安九十里,去宁夏七百里。定边去宁塞二百里去宁夏四百里,乞以二营仍令延安提督。兵部言宜从所奏,并令延安原调去宁夏官军一千余名拨三分之一回延安守备。 上曰宁塞定边仍令延安镇守官提督,延安原调宁夏官军俱令退还。令卢睿同总兵等官分拨得宜奏来,务各谨守边备不许徇私偏执妨废边务。
   魏通英迈寡伍,景泰二年功陞副千户。魏通带兵打仗冲锋陷阵,随都指挥同知王祯打了许多漂亮仗,所以立功升迁为千户。
   景泰5年2月★辛丑…..召宣府左副总兵都督同知杨能回京以能充神机营总兵官而命都督佥事杨信代能充宣府左副总兵。
   天顺初年杨信从宣府移延绥。
  天顺元年9月★升镇守延安绥德都督佥事杨信为都督同知。
天顺2年2月★乙巳封都督同知杨信为彰武伯,命充总兵官佩征虏副将军印镇守延绥等处地方,命都督同知张钦充右参将仍守西路。
   天顺2年2月★内官黄沁:近者王春、杨信杀败贼众,开具俘获数目来奏,尔即与春等将生擒鞑贼五名并获到军器遣人解京。
天顺2年2月★镇守延绥等处右监丞王春奏:青阳(杨)沟等处鞑贼拥众入境抢掠。当同都督杨信率领官军截杀斩获衣红贼首一人,生擒贼徒获其驼马盔甲器械等物及夺回牛羊驴骡等畜。 上命兵部移文巡按御史查有功官员升赏之。
天顺2年闰2月★达贼七千余骑犯高家堡,延绥总兵官杨信率兵击败之。擒贼五人,斩首七十二级,获驼马器械无筭,遣人献俘馘至京师。
天顺3年1月★总兵官定远伯石彪奏:比者鞑贼二万余入安边营抢掠,臣与彰武伯杨信、右佥都御史徐瑄、都督佥事周贤、都指挥李鉴等统领军马往剿之。遇贼连战,掣夺旗号、喇叭,斩获贼酋鬼力赤平章首级。余贼奔溃追至昌平墩出境,贼仍聚众复回。对敌转战六十余里,交锋数十余合至野马涧、半坡墩,贼众大败,生擒四十七人,斩首五百一十三级,夺驼六十七只,马五百一十匹。被掠男妇一十八人,驴骡牛羊二万余。都督佥事周贤被贼射死。又有达贼入南地名把都河,把总指挥柏贤等与战败之,斩贼首一人,收兵间贼复众四面攻围,官军奋勇杀出,都指挥李鉴亦陷没。上曰:彪等能奋勇杀贼忠勤可嘉。其生擒达贼并获到驼马尽数解京,毋将好马抵换隐藏。达贼首级沿边枭挂。周贤赠都督同知,遣官祭葬。李鉴等阵亡头目俱给与棺衾殡殓,夺下人口给发宁家驴驼牛羊。招主识认有功官军,明白造册以俟升赏。周贤直隶滁州人,由正千户升指挥佥事。正统十四年从总兵官巡哨怀安城东及紫荆关,景泰元年剿贼洋河南坡俱有功,累升都指挥佥事守备西猫儿峪马营。五年协同副总兵孙安守备独石等八城堡,寻充右参将代安提督。天顺元年升都指挥同知,寻升后军都督佥事仍充参将镇守。二年召还领兵哨宁夏,未几还榆林城守备,至是奋勇当先逆战斩虏贼数人,贼败走犹追击不已,遂中流矢死。讣闻 上悯之,赠葬如制,命其子玉袭升为都指挥同知仍赐白金彩币。贤初被召还已有悔过心,及从西征自分必死报朝廷已而果然。人皆伟其志而惜其死云。
魏通参加了这次大战,魏氏祖谱中简化扼要记之:同杨公信在宁塞,狼山……青杨等处仗之,以破劲敌、斩馘、夺旗,功疊如也陞正千户……。
天顺三年四月★赏延绥德官军三千八百三十五人银叚绢布有差,以高家堡等处杀获达贼功也。
天顺四年正月★达子二万骑寇榆林城,总兵官彰武伯杨信率官军敌却之,贼复入劫掠。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2017-12-29 17:26 | 显示全部楼层
信选轻骑分五路追至金鸡峪遇贼,擒十二人,斩首二十三级,获马百匹军器三百余,事复所虏人口及牛羊骡驴万余。
《北元史》记:鞑靼进入河套时期,天顺四年(1460)八月甲子廿一,孛来三道入寇,宣府总兵官杨能御之。彰武伯杨信拒却之于榆林。再入,败之于金鸡峪(榆林东北50里)。
天顺四年,北元孛来曾两次进入河套入冠榆林,一月和八月。但均被杨信率领边军打败。魏通领兵参加这两次战斗并升为正千户。
天顺四年二月★升延绥官军正千户等二十八人,俱一级军旗等三十七人,赏有差以柴家沟等处杀贼功也。
天顺二年以来,魏通随都督王公祯、杨公信在宁塞,狼山、青杨等处仗之,大破韃靼部队,后又在高家堡、野马涧、把都河、榆林、金鸡峪大败瓦贼寇,斩虏平章阿孙帖木儿,故以破劲敌斩首夺旗功疊如也。
【明史实录】记录:★己未命彰武伯杨信……,至是自陈封伯之后又击贼首努木赤于黄河岸擒之,败鬼力赤平章等于半陂墩,获驼马牛羊二万余,斩平章阿孙帖木儿于金鸡峪,又追杀伯颜哈等于响海子皆有功。乞世袭伯爵,兵部核实以闻故有是命。
魏通从正统三年调榆林,至成化元年,近三十年在榆林延绥。先是作镇抚,因战功卓著,后陞副千户再陞正千户,正五品。
魏通身材高大,做战勇猛。虽然在军中官位不显赫,领兵1120人,从1451年(景泰二年)任副千户,到1459年(天顺三年)陞正千户,直到1465年因病去世,。先是正统、景泰年间跟随王祯杀虏,天顺年间跟随杨信,分别在宁塞、狼山、青杨、金鸡峪、高家堡等地杀虏保边安宁。做千户一线带兵十五年,从小旗级到总旗到百户级再至千户级,几十年的战斗历程,身经百战,可谓忠心义勇。
魏通生有七子,有四子及后代繁衍生息于莱芜老家,一子魏杲承父职,有二子旻、晟从军籍后失考。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8-1-17 09:56
  • 签到天数: 360 天

    连续签到: 135 天

    [LV.8]以坛为家I

    发表于 2017-12-30 11:56 | 显示全部楼层
    山口魏氏,赫赫之族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2018-1-2 08:57 | 显示全部楼层
    4   魏杲都督傳
              (1)  少年从戎  戍边卫国
    魏杲  (魏通之子) 军中名  李杲。
    大约生于1430年。正德二年逝世  1507年。   正一品。
    当年萊蕪邑乘文记:
    杲山口保人,弘治间都督。原姓魏,因先世赘於李也,遂襲其姓。初(指杲曾祖)编太原中卫伍,由镇撫历陞都指挥,世袭至公。智勇過人。爲一代名将,实授都督,挂征(镇)朔将军印,守宣府后移守辽东……。
    其“先世”系指魏杲的曾祖父魏得公。魏得生在山口庄,成年结婚后,入赘到乡里岳父李杭州家,便改随李姓。后来当兵反元朝,又随徐达、常遇春北征,洪武元年任西安镇抚……。其在军伍依然姓李,未复魏姓。
    李杲从伍早,由于自幼生长在军营,跟随父亲魏通出入于长城边。先是随父在西安居住,因为其曾祖爷爷魏得公洪武元年任太原中卫指挥,后再任西安镇撫,祖父、父亲又袭承世职任于西安。明正统三年,父亲魏通调备改守榆林卫戍边,李杲又随父到至榆林。所以李杲后来填报的军人干部履历表中均为榆林人。其父景泰二年升副千户,便率1120人骑对蒙古虏贼作战。领兵随都督王祯、杨信在宁塞堡、青杨堡、高家堡、金鸡岭等地大战韃靼军,获胜并曾斩首虏平章阿孙帖木儿。魏氏族谱中这样描述这件杀虏事情,《在宁塞青杨等处仗之,以破劲敌斩馘夺旗》。其父魏通公天顺三年升正千户。
    魏通从永乐十五年(1417年)袭职至成化元年1465年病逝,凡历49年在前线打仗御外虏,从边军一员升小旗、总旗、百户、副千户、正千户,身经百战舍生忘死,披肝沥胆九死一生忠义为国!
    李杲自幼在西安生长,长大后迁至榆林(延绥),随父在军旅中生活,也曾伴父出兵巡逻,追邀逃虏,瞭望守礅,“自少时躬擐甲胄…….自壮岁以来,历涉边境 (徐贯言) 。” 所以李杲少年便有丰富的军事知识和对敌作战的胆气。养成了军人气质,具有了熟谙军事及带兵才能,“身经百战,立下丰功伟绩(徐贯言)”,为他以后成长为将军、总兵、都督铺好了黄金大道。
    明朝九镇当时有许多军人子弟学校,他们在学校边学诗文边学武术兵法,以备承职后能服役保卫边疆。
       宣宗七年正月,狭西按察佥事林时言,文武并用长久之术,故武臣子弟不可不知书。今天下军卫亦有开设学校者,而未设之处尚多,臣愚以笃卫所在诸府州县者宜令武臣子孙及旗军俊秀子弟皆令入学读书,每五日一辍书习武艺果有成效皆许出身如是则皆知忠孝之道,备文武之才。庶几国家得人为用 。 上曰:此皆旧制所司即申明之。
       宣宗七年三月己卯,行在吏部尚书郭琎等奏:比狭西按察司佥事林时言,各处卫所宜建学校以教军官子孙。臣等议得卫所与府州县治相邻者令入府州县学读书。相远者或一卫所或二三卫所共设一学以教训之。学有成者听赴本处乡试,从之。
    宣德年间就有地方和京城的武学,正统年间更普遍。
      正统3年6月,行在户部言操练舍人李英等二千八百六十余名,俱随父任在京口粮宜住给。上以军职子孙今日练习冀他日得用,虽费何惜其如旧给之。
    正统3年9月,大同参将都指挥同知石亨奏:欲令大同边卫指挥等官应袭子孙二十岁以上者,自备鞍马兵仗与见任官一例操练出哨。俾其熟闲武艺,习知边境,他日袭代庶得其用,从之。
      正统6年7月,行在兵部左侍郎邝野等言,京卫武学教授纪振请立学规下臣等议,臣等会同少师兵部尚书华盖殿大学士杨士奇等议。武学虽隶兵部亦属御史提调,其都督以下子弟选材器颇优,家道相称者百四十人,通前所选幼官一百人,均分六斋肄业。其所选幼官或有选除袭替则依旧选补……。可见当时武校普及,军人子弟可入校学习。
      李杲自幼受家庭熏陶又加天性使然,热爱行伍,青年时入武校锤炼,接受训练备征,李杲成为一名出群拔萃的京营兵士管理者,景泰年间就在京神机营(训练火铳手)训练兵卒。但是训导方法不对,脾气性格暴烈,曾打骂士兵致死,因事故受到罚款处理。
    景泰4年(1453年)8月★神机营杷总管操都指挥李杲因公杖死部卒而妄以病死奏刑部按验坐赎徒还职。
    天顺一年9月庚寅,升都指挥使宫兴、都指挥同知靳忠、都指挥佥事张荣、李杲、董□□良、署都指挥佥事王端、颜通俱署都督佥事。兴、杲、通中军(即中军都府)。忠、董□、□良左军。荣、端前军。指挥邹宏、田玉、朱震、王<⿰王巳>、冯纪、高贵、刘钦、张贵、王信、韩敬、陆林、吴勇、蒋勇、高端、李璟、孙贵、赵昇、刘忠、张刚俱为署都指挥佥事,从安远侯柳溥奏保也。
    柳溥者安远侯柳升的儿子,在宣德十年二月承袭父爵。宣德十年二月★辛未命故安远侯柳升子溥,保定伯梁铭子王卸俱袭封父爵。乃是一不谙世事的小子,靠老子征西挣下了安远侯爵勋位,柳溥承之。在他身上演了许多滑稽可笑故事。
    景泰七年(1456年)夏,瓦剌也先之弟阿孛伯与阿剌之子昂克秃也合兵欲与孛来仇杀。是年至天顺元年(1457年)蒙古草原发生饥荒,孛来所部饥窘之甚,属众纷纷投明,严峻的形势,迫使孛来、阿哈刺忽率部至明边驻牧。孛来、阿哈刺忽于景泰七年冬,遣使至明王朝纳贡。天顺元年六月,又以英宗复辟为由,遣使提出归还传国玉玺,请求明王朝赈济粮食,力图结好明王朝,渡过饥荒,同时依托明朝,躲避瓦剌进攻。但是遭到明王朝拒绝。孛来诸部走投无路,开始劫掠明边。由于明王朝在宣府、大同一带防御严密,遂向河套及甘肃地区发展。
    天顺二年(1458年)屡犯凉州永昌、庄浪、山丹、肃州诸处,明军损失惨重。同年冬,明将石彪与孛来等二万余人战于安边营一带,孛来亦有损失。
    天顺四年(1460年)九月,孛来分三路南攻,入雁门、忻、代、朔等地,大肆抢掠。天顺五年(1461年)七月,孛来进攻河西,击败明军。
    是年八月,孛来以“太师淮王”的名义三次经凉州总兵致书明廷请和,明廷同意孛来的要求,并派出使节带去礼物,赐孛来并孛来以下大头目阿罗出等十余人。天顺六年(1462年)春正月,孛来遣使那哈赤等至京。七月,孛来再遣使臣察占等四百零五名贡马。
    孛来与明王朝的关系缓和了,但在蒙古内部却日趋孤立。孛来朝贡,毛里孩未曾参予,仍在河套入明边抢掠。孛来、毛里孩之间裂痕已深,孛来内部也开始分化,与小王子马可古儿吉思可汗之间的君臣矛盾也进一步加深。这是北元的一段历史。《北元史》
    天顺年,北元孛来、阿哈刺忽屡犯凉州永昌、庄浪、山丹、肃州诸处,明军损失惨重。同年冬,明将石彪与孛来等二万余人战于安边营一带,在此严峻形势下,明朝增兵陕西,柳溥为总兵官派兵抗虏北元。
    天顺元年5月★兵部臣言:比者各边总兵李文等奏称,孛来等各率所部鞑子于近边驻劄恐有侵犯之谋,宜于京营总管操练太平侯张軏安远侯柳漙会昌侯孙继宗三人内,令一人充总兵官亲率在京官军前赴宣府大同等处驻劄,有警与各边将互相应援以防侵轶, 上命柳漙往。
    天顺元年12月★命太傅安远侯柳溥佩平虏大将军印充总兵官,右都督过兴充左副总兵,都督同知雷通充右副总兵,武平伯陈友充游击将军往狭西行都司选调官军土兵剿杀胡寇。
    天顺2年6月★总兵官太傅安远侯柳溥奏:五月十六日达贼犯凉州突至城下、臣同少监龚荣等督令官军迎敌,斩首七级生擒十一人,获驼马等畜。贼各奔散,明日复帅官军都督李荣等追剿,贼见官军势整亦列阵拒敌,臣等奖励将士无不奋勇当先。自巳至申(四个时辰)杀败贼众,生擒二十一人,斩首三十八级,死伤者不计其数,获驼马牛羊五百余。而右副总兵都督同知雷通自永昌率兵来援至怀安站,遇贼三百余人与战亦败之。生擒十人斩首七级。 上命兵部勘实升赏。
    天顺2年6月★总兵官太傅安远侯柳溥奏:达贼自凉州败退,收合余众营于镇番卫南,游击将军武平伯陈友协同都指挥赵英等率兵与战,生擒二十六人斩首一千六十二级,获头畜军资不可胜计余贼奔散。
    天顺2年7月★乙卯巡抚甘肃副都御史芮钊奏:达虏往往于凉州等处寇钞而我总兵等官惟事固守城池不敢轻动,若不增兵策应恐堕贼计,乞发陕西所属延绥宁夏等处精兵并力进剿。
    天顺2年7月★己酉敕: 总兵官太傅安远侯柳溥等曰:尔等皆以才能托以军旅重寄,今虏近边数月不退,却乃拥兵自守不闻有制胜出奇之策。三军之众岂无其人,皆尔等蔽贤之过也!敕 至宜博求群策广行召募,庶臻成效以副委任之意。
    天顺二年8月★辛酉陕西兰县以西虏寇拥塞道路,命右都督冯宗、都督佥事李杲统京军三千人,马四千五百匹往征之。
    天顺二年(1458年)八月李杲陪跟随右都督冯宗(属后军都督府)带领3000人,马4500匹去兰县 支援征虏(兰县即今兰州)。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2018-1-2 08:58 | 显示全部楼层
    天顺二年8月★己巳 上以柳溥等奏报,杀败达贼道路已通。敕 右都督冯宗、都督佥事李杲领军还京。
    这是一次荒诞地派兵,原因是总帅柳溥不出兵任虏肆虐,皇帝不得已再增兵。结果冯宗李杲半途而返。人、马近万,一路烟尘,扰民乏兵。冯、李回京后皇帝照例又行赏赉,赔本的买卖。
    天顺二年8月★后军右都督冯宗等奏:近者差臣等往陕西巡边未有剿杀之功,蒙恩赐彩叚银钞受之不安。 上曰:既已赐卿,所辞不允。
    天顺二年8月★甘肃总兵官宣城伯卫颍等奏报,北虏拥众复入昌宁、镇番等处,上降敕切责安远候柳溥等曰:尔为大将虏寇纵横如入无人之境,不知尔所理者何事!自今以后宜加戒慎。
    天顺2年9月★兵部言,比得边报七月十三日虏酋孛来犯镇番城,游击将军武干伯、陈友等与之接战,杀退贼众。至二十七日复来相持至八月初六日又与大战。前后屡捷生擒三人,斩首三十八级。及左参将都督刘震等亦于洪水等处生擒六人,斩首十级。乞将前后所获虏首于沿边枭示,从之。
    天顺2年9月★ 上以虏寇远遁,敕召总兵官安远候柳溥、副总兵都督过兴、雷通俱还京。
    天顺2年10月★上谕兵部臣曰:安远侯柳溥带回官军不许沿途扰害军民,其遣属官一员往禁治之,违者奏闻治罪不宥。
    天顺2年11月★巡抚甘肃右副都御史芮钊劾奏:镇番、甘州、庄浪、古浪、凉州、山丹、永昌诸处镇守总兵官安远侯柳溥、武平伯陈友、宣城伯卫頴、都督过兴、雷通、毛忠、李荣、刘震、林宏、太监蒙泰、少监龚荣、监丞福保、奉御杨敬、进保、都指挥刘杰等俱失机。然其间亦有能奋勇剿贼者,乞量为劝惩。事下兵部议,为友获功倍于所丧,忠、荣功足以赎宜置不问。溥等俱有罪无功,而溥任尤大皆宜治罪。 上命姑宥之。
    天顺2年12月★戊午初,虏犯西陲,太傅安远侯柳溥讨之,至是班师人有言,溥在西时闭门歛兵,恣虏抢掠烧毁站堡,阻绝道途又不遣人驰报,但于城上坐观敌骑往来,偷安失律。六科十三道被旨劾之。 上曰:溥玩寇长奸法本难宥,姑免其死,革太傅闲住。
    天顺2年12月★巡按狭西监察御史郭文奏,安远侯柳溥西征时,纪律不严致都指挥黄钦等掠人女子肆淫乱,都察院请俱执治。 上特宥溥,命收钦等下锦衣卫狱。
    天顺3年1月○兵部尚书马昂奏:先因甘肃地方被达贼侵犯,命太傅安远侯柳溥充总兵官都督,过兴充左副总兵统领官军征剿,各官到彼玩寇长奸失机误事,遂取回京。溥革去太傅令其闲住。兴幸蒙 圣恩宽大不加之罪名爵如旧,实出万幸乃敢仍复欺傲罔上,擅自到任管事,则是予夺不出于朝廷进退,皆由于自□宜明,正其罪以警将来。 上曰兴本无状,且宥其罪不许管事。
    天顺3年1月★六科十三道因边臣有讦,西征官军暴横者交章复劾:安远侯柳溥号令不肃,谋勇兼无,当虏骑之临城唯闭垒以自保,殴死非辜者置之不治,妻被奸污者反枷以循啬,夫樵妇罄作俘囚牧马屯牛俱为椎剽,又且诟辱中官,无敬忌之心,偏听小夫乖广览之智,虽 圣明曲赐保全而国法终难再宥。 上曰卿等言是溥欺罔贪婪又纵下人扰害,本宜处以重罪,但已罚之闲住姑屈法再宥。
    天顺3年1月★安远候柳溥既革太傅闲住以马驼进, 上怒掷其奏曰:庄凉马驼牛羊被虏寇抢掠殆尽,溥为总兵非复索取于军民何从得此?况溥无功戴罪乃复有献其可受乎?即却之。
    天顺5年3月★安远侯柳漙卒,漙宣德初袭父升爵。正统初掌中军都督府事,奉敕总操大营官军,寻佩征蛮将军印充总兵官镇守广西。溥继山云之后不能守其成规,过于宽纵纪律不明下不用命,遂致猺獞相扇而起日益滋蔓,数年召还。命总神机营掌右军都督府事。景泰初兼太子太傅,寻进太子太师复充总兵官镇守广西,天顺元年召还,仍旧任未几加太傅佩平虏大将军印充总兵官往狭西凉州等处御虏。明年班师以无功被劾夺太傅闲住。寻复总神机营掌右府事以疾卒。谥武肃遣官葬祭,溥为将持已廉慎所至人乐其宽,第乏谋勇军威不振,故入广者二征西者一皆不能成功云。
    安远侯柳溥于天顺五年三月卒,走完了他的一生。曾在天顺一年九月奏保李杲陞为都督佥事。这是他身为侯爵做的一件举贤荐才之大事。但是有明一代侯爵人数不多,柳溥算是最庸碌一生的庸夫。皇帝曾委以重寄,但他最终把事情办成狗尿不臊。他曾在广西自导自演一出假捉农民头领之戏以申功,结果皇帝知道之后大怒。天顺初年这次征西挂印,彻底毁了他人生,郁闷而死。
    天顺四年(1460)九月,孛来又分三路南攻,入雁门、忻、代、朔等地,大肆抢掠。天顺五年(1461)  七月,孛来进攻河西,击败明军。
    这将是李杲又一次带大兵上阵准备和蒙古虏贼面对面地撕杀。
    天顺5年5月★敕右都督冯宗曰:先因达贼侵犯凉州等处已命宁夏副总兵都指挥仇廉统官军土兵往兰县会剿,今虑廉独力不能成功,特命尔亟往代统其军与兵部右侍郎白圭计议,会保定侯梁珤、宣城伯卫頴刻期进兵并力杀贼,及督庄浪镇守等官林宏等听调策应。仇廉仍协同尔行事。朝廷以尔历练老成特兹简任尔,须感激奋志以图成功。
    ★镇守庄浪奉御进保奏:达贼入寇甚急乞兵为援 。 上敕守备兰县右都督冯宗佩平虏副将军印充副总兵、都督佥事赵胜充左参将、李杲充右参将、统原选官军往击之(即上次人马)。命兵部右侍郎白圭及起王竑为左副都御史,俱参赞军务。竑天顺初罢为民,至是特复其职用之。
    天顺5年6月★壬午命兵部尚书马昂总督军务,怀宁伯孙镗佩印充总兵官,右都督冯宗充副总兵,都督佥事鲍政充左参将,赵胜充右参将,统京师精锐骑兵一万五千往狭西击虏寇。又先遣官发河南、山东、北直隶京操下班官军二万先赴狭西屯驻以待。
    天顺5年6月★赏赴狭西官军银人二两
    天顺五年(1461年)七月,正当又要再派京师支援西征外出时,太监曹吉祥与其侄昭武伯曹钦等由肃清夺门之变影响引发造反,京城官军李杲等二千人,围剿杀之。
    天顺五年六月   曹钦欲反         
    ★先是昭武伯曹钦家人曹福来以迎驾功冒升锦衣卫,带俸百户常贸易于外郡,钦虑其生事,令福来妻诈告福来病风出外。锦衣卫奏捕之,既获福来。钦执福来于私宅捶楚几死,于是六科十三道连章劾钦专擅,请付法司究治。  上曰尔等所劾良是钦擅作威,福其以弹文示之。令从实具闻。既而钦上章请罪 , 上命且贷之如再不悛必罪不宥。
    天顺五年七月         曹钦反               
    ★庚子司设监太监曹吉祥及其侄昭武伯钦等反,命怀宁伯孙镗等率官军讨之。钦败死执吉祥下狱。初正统间吉祥征麓川又征福建选达官能骑射者百十人随征,天顺初诸达官与吉祥亲党及门下无赖随吉祥以夺门迎驾功累受升赏者甚众,皆感戴吉祥。后石亨败,随亨冒升赏者俱自首改正,独随吉祥者不动。吉祥复日犒诸达官,月给以米银布遂相与为死党。诸达官日出入其门,惟恐吉祥败而已随之黜退也。吉祥亦自以与石亨同功一体之人,亨既被诛,愈不自安,至是钦又私自执掠曹福来为言官所劾,锦衣卫密遣人伺察之益急。先石亨败时,预降敕戒谕朝臣然后收系亨,至是复降敕谕,钦度不免,遂谋反。会怀宁伯孙镗奉命征西,钦使其党掌钦天监事太常寺少卿汤序择是日,天未明视朝遣将,钦欲以是时举兵入,先夕召诸达官及其党群饮于家厚赠之。时镗候陛辞宿于朝房,达官都指挥使马亮等恐事败,自钦家逸出走告,恭顺侯吴瑾、广义伯吴琮,时瑾琮亦以陪祀罢宿朝房,急趋以告镗同于长安右门隙入以闻。  上即召吉祥缒入宫城锁系之,令皇城四门京城九门毋开。顷之钦以亮等逸出知事泄遂,于中夜自往锦衣卫指挥同知逯杲宅执杀杲,遣其党杀左都御史寇深于西朝房,斫伤内阁学士李贤于东朝房,遂攻皇城东西长安门不得开,纵火焚之。门内守卫官军拆御河岸砖石堆塞各门,贼往来啸呼于各门外,镗召太平侯张瑾同击贼,瑾不敢出。镗谓其二子曰:征西官军多从京城宣武门出,尔往号召之,曰:法司强贼反狱,获者有重赏,且不可出城。于是官军稍集至二千人甲兵皆具,镗谓之曰:尔等不见西长安门火耶?曹钦反矣!其党不多当奋勇杀之,朝廷必不惜升赏,众皆诺!从镗逐贼至东长安门。钦去攻东安门途遇恭顺侯吴瑾追杀之,复纵火焚东安门。天渐曙钦党稍稍散去。钦遇镗子軏于路,軏奋刀斫钦中膊,钦气慑率数骑走安定、东直、齐化各门求出门俱不开,遂窜归其家拒官军。镗督军与战,顷之会昌侯孙继宗亦集兵至。时大雨如注,钦率家众及达官犹出战数次,镗令:军士能杀贼获其财者即与之!于是官军奋呼而入,钦投井死,遂毁其宅尽掠其财物。其兄都督铎弟指挥铉及堂兄都督浚皆为众所杀,并其亲党同谋之家皆一空焉。诸达官逸出者先祺解护故不死,钦持杲头示贤曰:我非此贼岂有今日之举,尔可与我奏所以举兵复讐之意。贤不得已从之,钦以此释贤去,顷之贤闻官军围钦宅,乃上曰贼虽被围,未尽擒杀,宜速晓示,有能擒获贼党者即以其官与之。  上得知贤在甚喜,明日召贤褁伤入见慰劳之。
    ★曹吉祥伏诛  上出吉祥命群臣廷鞫之具伏,诏磔于市并磔钦铎浚等尸以徇。
    天顺五年七月★升都督同知刘聚为右都督都督佥事,赵胜,喜信、韩志,芮成、茹鉴、李铎、马良俱为都督同知。署都督佥事张荣、董□、□良、李杲、宫兴、靳忠俱实授都督佥事以与剿反贼曹钦功也。     
    曹吉祥、曹钦造反败,李杲等人俱实授都督佥事,这是因为他们剿反贼曹钦有功。                     
    ★天顺五年四月癸巳,兵部侍郎白圭,督陕西诸边(将士)讨孛来。六月丙子,孛来寇河西,官军败绩。壬午,(命)兵部尚书马昂总督军务,怀宁伯孙镗充总兵官,帅京营军御之。这便是所谓“西征军”,在出发以前便于七月庚子日遭遇到曹吉祥与曹钦的造反,由孙镗在深夜中纠集起两千多人,平了乱子。七月戊午,都督冯宗充总兵官,御寇于河西。兵部侍郎白圭,副都御史王鈜,参赞军务。辛酉,孛来上书乞和。
    天顺六年正月(1462年),北元蒙古鞑靼贼与明刚刚请和,佯装北去,而又复反扑而回行劫掠之目的,(毛里孩部) 其狡诈昭然。恰迂参军白圭,御史王竑等领兵巡边立马追杀,在靖虏城南山口,右参将李杲追杀斩首二级擒贼七人等,并收复所琼牛马等万余。皇帝嘉奖并勉之。
    李杲任右参将。
    天顺六年正月甲辰参赞军务右侍郎白圭、左副都御史王竑等分兵巡边。适达贼分路入寇,一自枣园堡过河劫掠。圭与遇于固原川击之,擒九人斩首二级获马二十匹。一劫红崖子川竑同副总兵冯宗与之遇,擒四人斩首二级余贼溃散奔靖虏城南各山口,右参将李杲追之,斩首二级擒七人,复所掠牛羊马驴凡万余。圭等各以捷闻。  上敕之曰:尔等同心协谋出奇制胜以副朝廷委任,朕甚嘉之,然贼方请和佯退而又乘机潜入,其狡诈昭然。尔宜益加戒严勿以小捷而萌怠心,勿以约和而弛兵备常如寇至可也,其敬慎之。                                                            
    天顺五年(1461)孛来以“太师淮王”的名义与明王朝议和,并于同年冬和翌年七月,遣使与明王朝缓和关系。但毛里孩均未曾参予,他仍由河套大肆入明边抢掠,与孛来之间的裂痕加大。造成河套天天有战事,边民不能耕田放牧。
    天顺6年3月★狭西总兵官保定侯梁珤奏:黄河冰开,鞑贼远遁。请令原调策应官军舍余民壮各回原处屯守。事下兵部奏欲行镇守参赞等官会议,施行内阁臣李贤等言,兵出在外可暂,不可久暂。则壮久则老,且不退兵则狭西民无休息之时。再欲徵运粮草必皆逃窜 。 上从贤等言,命副总兵右都督冯宗等放回官军,其马匹命参赞军务右侍郎白圭同宗等点过带回一万。其余斟酌各边缺马多少量分,各总兵等官给军骑操。
      天顺6年3月★癸丑命召副总兵右都督冯宗、左参将都督同知赵胜、参赞军务兵部右侍郎白圭还京。仍敕左副都御史王竑、都督李杲暂留提督防守。
    天顺6年4月★副总兵右都督冯宗等以固原州所获鞑子脱脱木儿等械至京师,上命付锦衣卫鞫之。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2018-1-2 09:00 | 显示全部楼层
    天顺6年6月★乙亥以陕西固原卅擒杀达贼功升赏将士一千一百九十二人有差,内都指挥使孙广等三十二人升一级,右少监张温、左监丞王宁、右都督冯宗、都督同知赵胜、都督佥事李杲、右侍郎白圭、左副都御史王竑皆给赏。
      天顺七年二月★赐南京参赞机务并各处巡抚镇守、守备、内外文武官白金彩币,永康侯徐安、泰宁侯陈泾、成山伯王琮、彰武伯杨信、海宁伯董兴、宣城伯卫頴、都督同知沐瓒白金各三十两;南京兵部尚书萧维祯、左都督毛忠、右都督李荣、都督同知曹安、张钦、张歛、张泰、欧信;都督佥事张瑀、李杲、刘玉、李震、卢能、胡志白金各二十五两。左副都御史轩輗、王鈜、贾铨、胡本惠、右副都御史刘孜、王越、项忠、陈价、左佥都御史李匡、王俭、、陈泰,右佥都御史吴琮、叶盛、吴祯、都督同知盛广、孙麒,都督佥事张鹏、张荣、董□、□良、范信、张泰、都指挥使李刚、朱荣、赵英、周责、都指挥同知张怀、鲁鉴、管斌、王宇、张瑛、都指挥佥事汪礼、王安、蒋玉、韩春、高端、马荣、吴得、刘辅、李安、宋瑛、左能、刘端、黄瑄、钱能、房能、指挥使汪钊白金各二十两。整饬松潘兵备四川按察司副使王用、都指挥使柯楫、都指挥同知陈逵、石瑞、阴杰、冯纪、蒋泰、刘刚、都指挥佥事叚昇、石鐤、张智、吴玉、谷登、王荣、李文、李延、指挥同知张顺白金各十五两。太监**、李秉、王春、王受、王清、蒙泰、罗圭、梅忠、少监侯忠阮、化州监丞龚荣、门副、王宣、奉御张辁、曹广等各赐白金有差。以上彩币俱二表里,其视廷臣加厚者以其勤劳于外故也,边军每名二两。
    这是一次兵部乞奏赐赏全国大范围内有功者,李杲获 赐白金二十五两。
    天顺七年,孛来与明朝议和,河会烽火暂息
    天顺七年四月(1463年) 召李杲帅人马回京。李杲多次讲兰县固原一带烽火宁息,边军无事,回京可节约开支。
    天顺七年四月★召都督佥事李杲还京,初杲充右参将同副总兵冯宗等往陕西征剿虏寇,宗已先回,留杲提督兰县一带边防,至是杲屡奏烽火宁息各边俱有将佐,乞还京以省供亿故有是命。
    代州是山西边镇,与蒙古北元接壤,自古是南北争夺之地,北宋抗辽抗金的边关。到明朝蒙古也常扰虏掠到代。代州是存兵之地。
    天顺七年七月,派李杲统京军一千在代州练兵备征御虏。李杲上奏,要求赏赐。结果乞赏不允。
    天顺七年七月★都督佥事李杲奏:所统京军一千名赴代州操守乞加赏赐 。 上曰赏不可滥,杲去代州不久即回无功而赏宁非滥乎!不允。            
    不久李杲带领队伍回京,在京营 管操。
             (2)  国难委任  统兵剿虜
    天顺八年三月由于陕西宁夏一带军事吃紧兵部调整军事布防。
    召甘肃总兵官宣城伯卫頴、辽东总兵官成山伯王琮、宣府总兵官海宁伯董兴、延缓总兵官都督同知张钦、蓟州等处总兵官都指挥佥事马荣、分守大同副总兵都督同知盛广、巡抚辽东右佥都御史胡本惠、巡抚延缓右佥都御史徐瑄、巡抚宣府左佥都御史李匡还京。从兵部会多官议给事中金绅建言:择重臣以备边患,事以頴等九人在边年久声誉无闻故也。
     天顺八年三月★复都督佥事郭登定襄伯,命佩平羗将军印充总兵官镇守甘肃。命武安侯郑宏佩征虏前将军印充总兵官镇守辽东,都督同知颜彪佩镇朔将军印充总兵官镇守宣府,都指挥同知张杰升署右军都督佥事佩靖虏副将军印充总兵官镇守延缓。(张杰三月刚刚被任命,到十二月又换成了李杲)修武伯沈煜充总兵官镇守蓟州,永平山海都指挥佥事李英充右参将分守大同西路,起复都察院左佥都御史滕昭巡抚辽东,改南京右佥都御史李秉为都察院右佥都御史巡抚宣府,升兵科都给事中徐廷章为右佥都御史巡抚延缓。  敕  尔等曰:
    今特命尔等佩印充总兵官镇守地方整饬边备,申严号令,练抚士卒振作军威,遇有贼寇相机战守。凡一应军机之事须与镇守巡抚等官从长计议停当而行。务在同心协力济理边务,不许偏私执柪乖方误事,及科扰克害致人嗟怨。尔其敬之慎之。敕滕昭等曰:今特命尔巡抚地方训阅军马整饬边务,抚恤士卒防御贼寇务要衣甲齐备器械锋利,城堡、墩台修治固完。屯田粮草督理充足,禁约管军头目不许贪图财物科克下人,及役占军余私营家产,违者轻则量情发落,重则奏闻区处。一应军务事情听尔从宜处置该与镇守总兵等官会同者,须从长计议而行。尔宜劳心殚虑输诚效忠,勉尔任使其敬之慎之。
    ★调镇守通州都指挥同知陆逵守备倒马关。
    ★太保会昌侯孙继宗等会同兵部尚书马昂议,将五军三千神机等大营,原选一等头拨马步官军十一万九百四十八员名,选辏十二万员名分作十二营,及坐营侯伯并协赞都督指挥等官另推选廉能骁勇之人,任用俱听维宗等提督操练。上以为,然遂定立奋武、耀武、练武、显武、敢勇、果勇、鼓勇、效勇、立威、伸威、扬威、振威十二营名,每遇操时仍差给事中御史各一员巡察。                  
    天顺八年四月★庚寅兵部尚书马昂等言,兵政乃国家重事,将帅实士卒司命,苟非委任责成戎务何由克济,况奋武等十二营坐营协赞俱系侯伯督都等官,倘有违慢失误,必须比较戒约非假,朝廷威命军令无由而伸。乞赐敕太保会昌侯孙继宗等令其遵守行事,庶政令归一,而遍裨有所禀命兵将协和而临时不致失误。上从之,敕  继宗等曰:朕惟国家以武备为重,武备以练习为先,今于五军神机三千营选拔壮勇官军一十二万分为一十二营,各命侯伯都督等官坐营团操,时命尔等同太监刘永诚总管提督,必湏严纪律整部伍,坚利器械,鲜明盔甲如法演习武艺,以备调用。坐营官员不许虚应故事,如有偏私违拗违犯号令及科歛役占军士者,指实参奏黜罚。其五军神机三千大营存留军马,尔等仍照旧提督操练,以备战守尚其勉副,朕怀毋怠毋忽故谕。
      天顺八年四月★壬辰都督佥事赵辅奏:五军三千神机等营原选一等官军团操其奋武等十二营,监枪内臣十二员,乞注定职名令赴该营监枪。上注太监周中奋武营,右少监王亨耀武营,太监唐慎练武营,右少监林贵奉显武营,太监张温敢武营,右少监赵永果武营,奉御郑达效勇营,右少监来童鼓勇营,右副使高廉立威营,奉御王璇伸威营,右副使张璘扬威营,奉御张绅振威营,仍命太监刘永诚与太保会昌侯孙继宗等提督操练。
    天顺八年夏四月1464年任命李杲带刀侍卫。   
    天顺八年四月★命都督佥事李杲仍带刀侍卫。
    带刀侍卫是一种能带刀接近皇城的待育,可以应急进城处理各种内部事变。他以前是一种荣誉的象征,元朝时只有功臣之后才能担任。后来也是皇帝的心腹,有3品御前侍卫 - 品级及编制如下:
                一等侍卫——也称“头等侍卫”,正三品
    二等侍卫——正四品,
                  三等侍卫——正五品,
                 蓝翎侍卫——正六品,
    恩宠勋贵。皇帝的御前侍卫或近身侍卫很多都从成年且有武艺的宗室子弟里选。一般后来飞黄腾达的大员多半在年轻时是侍卫,这些侍卫是很容易得到皇帝的信任。
    李杲坐神武营都指挥佥事             (天顺八年四月 )
    ★        天顺八年四月命定西侯蒋琬坐奋武营,都指挥冯庆协赞太平侯张瑾坐耀武营,都指挥佥事张雄协赞广平侯袁瑄坐练武营,都指挥同知王福协赞遂安伯陈韶坐显武营,都指挥同知武忠协赞广义伯吴琮(后成化四年充军法配)坐敢勇营,,都指挥佥事谷昹协赞都督同知赵胜坐果勇营,都指挥佥事邹宏协赞都指挥同知白玉坐鼓武营,都指挥佥事刘清协赞都指挥同知芮成坐效勇营,都指挥佥事姜盛协赞都督佥事王瑛坐立威营,都指挥佥事李瑛协赞都指挥佥事李杲坐神武营,都指挥佥事张英协赞都督佥事鲍政坐扬威营,都指挥同知韩忠协赞都督佥事孙广坐振威营,都督同知郑时协赞且谕之曰:兵政国家重事,今选用尔等坐营操练军士,务令武艺精熟不许虚应故事,亦不许役占剥削。总管提督官时常比较戒约,若无成效及有违犯者定黜罚不宥。
    ★天顺八年七月治延绥失机将士罪,逮都指挥汪礼、指挥曹鉴等下狱。停总兵官都督佥事张杰、停巡抚左佥事都御史徐廷章俸一年
    ★戊申太保会昌侯孙继宗自陈辞兵柄  上优旨谕之王不允所辞。
    ★成化一年三月谪延绥总兵官都督佥事张杰戍边,巡抚右佥都御史徐廷章下狱罚赎还职停俸一年。初廷章奏杰奸宿淫妇求索贿赂有枉法者,且听守制主事蔡麟私嘱纳马及守御无法等情。杰亦诬奏,廷章私受部下旧识知县秦纮贿赂,奏升葭州知州纮因送人夫应用辨纳及奸淫等状。上命刑部郎中罗淮锦衣卫千户赵璟按访杰事多实,而廷章事多虚,有旨俱下狱。仍命官会问拟杰罪当赎绞,谪戍边卫。廷章罪当赎徒还职。诏如所拟廷章仍罚俸一年 。
    延绥总兵官张杰天顺八年三月任职,天顺八年七月被停职,年底则被谪戍卫边。继之李杲由京营神武营都指挥佥事被命佩靖虏副将军印充总兵官镇守延绥。
    天顺八年(1464年)十二月命李杲镇守延绥。      ( 宪宗皇帝既月登基  成化始)
    李杲第一次任总兵。
    李杲佩靖虏副将军印 、都督佥事充总兵官镇守延绥等地方,正二品。
    天顺八年(1464年)十二月★甲午命都督佥事李杲充总兵官佩靖虏副将军印镇守延绥等处地方。
    天顺八年(1464年)十二月★己亥升顺天府府丞卢祥为都察院右佥都御史巡抚延绥等处地方。
    天顺八年十二月卢祥任延绥巡撫,与李杲携手共驻延绥。防御北元蒙古毛里孩。
                            ……
    正统年间形成延绥镇,是延安卫和绥德卫的合称,当时总兵府驻绥德。后又称榆林镇。是最早设立九边重镇之一。据程道生《九边图考》载:榆林镇原因总兵驻绥德而称延绥镇。后总兵府驻榆林城。所辖边墙东起清水营(府谷县北)黄河岸,经神木、榆林、横山、靖边、定边诸县,西达花马池(今宁夏盐池县东境)界,长一千七百馀里。长城沿线划为东、中、西三路防守,延绥长城共辖三十六营堡。其中以东路的神木、孤山、清水诸营堡,中路的榆林、鱼河、清平等堡,西路的安边、定边等堡最为重要。
      天顺八年过后,进入成化元年。同时也进入了一个战事连连的年代,北元孛来酋与毛里孩在明朝两千五百多里的边境线上,天天袭扰明军,抢掠虏走边民、马、牛、羊等财物。边民虏去做蒙古人的奴隶。成化年伊始,便开多事之秋。
    在成化时期,勒靶各部落频繁入侵延绥各地,它们主要有:阿罗世、满鲁都、迎思兰、索罗忽、毛里孩等。它们或东或西,出没无常,连年不断犯境。成化元年(1467年)九月,阿罗世、迎思兰、索罗忽、毛里孩连续数次侵犯榆林塞。成化三年(1447年)七月,阿罗世入侵榆林塞。成化四年(1468年)十一月,毛里孩大举进犯延绥。同年十二月,迎思兰再犯榆林塞。成化六年(1468年)十一月,阿罗世直入延绥东路。这样连续不断的入侵,使延绥各地长期鸡犬不安,民无宁日,社会生产遭到极大破坏。
    成化二年(1466)初,毛里孩驱使朵罗干等朵颜三卫首领分掠开原、沈阳、辽阳等地,三卫尽为毛里孩统辖,其势力盛极一时。毛里孩命泰宁卫可台为知院,朵颜卫朵罗干为太尉、脱脱阿为右丞,福余卫可台为知院,三卫的头目均做了摩伦汗廷的重要官员。同年六至八月间,毛里孩受鄂尔多斯蒙哥(孟克)、高丽哈达不花(和托卜罕)挑拨,误杀摩伦汗。八月,毛里孩起兵几万人多次进攻陕西固原;九月,率兵攻入河套,袭击宁夏诸堡;
    八至十月间,毛里孩起兵袭击阿罗出老营,阿罗出遁去。同年冬,毛里孩曾率部一度过黄河北行但畏瓦剌阿失帖木儿和阿罗出仇杀,重回河套(今鄂尔多斯地区),驻牧于大同西路一带。
    成化三年(1467)三月,毛里孩三次致书明王朝要求通贡互市;四月,毛里孩与驻牧于鄂嫩河的科尔沁乌纳博罗特部齐王孛鲁乃联合起来,遣使臣咩勤平章等至京朝贡。
    成化四年(1468)毛里孩杀摩伦汗后,科尔沁的那颜博罗特王说:“也速该把阿秃儿乃吾父,我母诃额伦额克诞育了铁木真、合萨儿、合赤温、斡亦斤,我等系一母同胞,另由苏勒齐锦额克怀中降生了别克帖儿、别里古台二人。以圣主为首,率领我们的祖先哈萨尔害死了别克帖儿。以此嫌隙,这才杀了摩伦可汗。吾汗虽无子嗣,但作为合撒儿后裔的我,终须干预。”于是,毛里孩以前的盟友齐王孛鲁乃(满都鲁、博罗忽、乌讷博罗特等人)兴兵进攻毛里孩,杀了毛里孩子弟七人,毛里孩兵败遁逃。次年(1469)因困渴而死。
    成化二年左右是毛里孩最猖獗的时期。但四年后因为北元内仇杀,明边境才稍宁息片刻。
    成化八年(1472年)三月,余子俊为副都御史巡抚延绥,将延绥镇的镇治由绥德迁到愉林(北移近百里)。镇治迁来榆林后,大大有利于对蒙古骑兵入侵的防御。余子俊还拓展了延绥镇城,增加了卫兵,设置了攻守器械。同年的七月,他亲率明军击败了入侵的迎思兰,初步巩固了镇治的防守。
               ……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2018-1-2 09:03 | 显示全部楼层
    李杲临危受命,在斗争环境最恶劣的时间又被任命宁夏总兵鎮守宁夏。这些地方都是鞑靼疯狂出没和掠夺的区域。李杲肩上担子很重,不得有丝毫的粗心和怠心,稍有疏忽便对国家和平民带来巨大灾难,会造成边民人员伤亡和财产被掠损失。
    李杲第二次任总兵。
    李杲成化元年(1465年)六月以都督佥事佩征西将军印,充总兵官镇守宁夏(正二品)。      
    成化元年六月己卯★命延绥总兵官都督佥事李杲佩征西将军印充总兵官镇守宁夏。左参将都指挥同知房能佩靖虏副将军印充总兵官镇守延绥等处,署都指挥佥事韩斌充左参将分守延绥西路。
    成化元年十一月蒙古(玛拉噶) 瓦刺酋率万众虏寇掠榆林等地。十二月,李杲刚升为宁夏总兵六个月,便带5600兵马驰诣延绥防御北虏贼寇入侵;项忠等人统兵一万;杨信带大同兵马一万并总调各路军马,保卫榆林。                                 
    魏氏族谱“附纲鑑”中记录了这一事情。而且是时间、地点、人物吻和无误。
    成化元年十二月★虏贼寇延绥,命大同总兵官彰武伯杨信统大同马队官军一万,宁夏总兵官都督佥事李杲统宁夏官军五千,都督佥事王瑛同宁远伯任寿右副都御史项忠统见调狭西属卫官军一万,驰诣延绥御之,仍命信总制诸军。  
    《明史》列传六十六,“项忠传”中也详实记录了这次调兵:
    项忠字藎(荩)臣,嘉兴人,正统七年进士。 ……从英宗陷于瓦刺,令饲马乘间挟二马南奔,马疲弃之。徒跣行七昼夜始达宣府。……毛里孩寇延绥,诏 忠偕彰武伯杨信御之,无功。明年信议大举搜河套,敕 忠提督军务,忠方赴延绥而寇复陷开城,深入静、宁、降、德六州县大掠而去。兵部劾忠,帝特宥之。(指成化三年二月兵部要逮忠)
       成化二年春正月,1466年李杲劾奏友军韩斌(分守延绥西路)蜻蜓点水附衍军事,不和宁夏将军王安计划、商量、通知。为保存本部人马,不全线出击虏贼,而轻出击贼,结果 酿成宁夏官兵重大损失。                                                                        
        成化二年正月★宁夏总兵官都督佥事李杲奏:延绥参将韩斌不与宁夏参将王安计度,轻出击贼,以致宁夏策应官军被贼伤死,遗失马匹器械等物。事下兵部请正斌等失机罪。仍请敕:沿边镇守巡抚等官访贼所在会兵剿除,从之。
       成化二年二月★丙子兵部言比者大同总兵官杨信等奏:官军遇虏于烂泥沟、铁铸泉等处,屡有斩获小捷,然此虏抄掠延绥境内已久,恐其拥众潜图报复,宜行信等及宁夏延绥等处镇守总兵等官益严防备从之。
          成化二年三月表奏★虏三百余入陕西环县营于石硖口四散剽掠,都指挥林盛率兵往击走之,追至山城原十余战,斩首九级获马二十四匹并服器等物,夺回所掠男妇九十五人,牛羊三百有余。捷闻上降敕嘉奖之。
    成化二年二、三月李杲表奏虏贼侵犯花马池一带,李杲领兵击杀贼兵,连续获丰硕战果,乞敕奖励众兵官。   
    成化二年二月★宁夏总兵官都督佥事李杲奏:虏入花马池四散剽掠,臣与左参将等官分路追击,自正月初三日连战至初九日,各路擒贼十七人,斩首十三级,获牛马器械等物颇众,命降敕奖谕之。
    成化二年三月★宁夏总兵官李杲奏:达贼入花马池柳杨墩剽掠人畜,我兵设伏追击斩首十三级,生擒十八人,获贼马及追还所掠马三百二十四匹。
      花马池营位于宁夏东部,东邻陕西定边,南依甘肃环州,北与内蒙古鄂托克接壤,自古就有"灵夏肘腋,环庆襟喉"之称。明代宁夏镇直冲套虏,而花马池更成为鞑靼侵入内里的必经之路。据杨一清描述:“惟宁夏花马池至灵州一带,地里宽漫,城堡稀疏,兵力单弱。”“止是新设花马池守御千户所,似为偏重,况虏贼大举,必从东路拆墙而入,非惟无险可恃。”可见其地理位置的重要,由此明廷对于花马池的经营也随着同鞑靼关系的变化而受到重视。
    花马池等地是蒙古冲击明朝边境虏掠边民和财物的第一站,因为地理位置河套北面深处,北元鞑靼从西入河套首先抢花马池。可见李杲必须蹲守此地。在此地若能挡住蒙古骑兵,鞑虏就输了一半。蒙古骑兵只好再兜圈子,大明军队便可分段截杀。花马池是重地,必须放一员猛将任卫都指挥,这样才有胜算。但是李杲老人忽略了这一点,所以后来釀成千古遗恨!
    成化二年三月★京兵部尚书王复奏劾:杨信无果班师,虏贼是何等猖獗,杀掠边寒人畜不计其数,唯有李杲有战绩,此乃杨信等不鞠躬效力,畏怯失机应冶罪。但念边境己战火平息,姑且宽之。   
      成化二年三月★兵部尚书王复等奏劾大同总兵官杨信等罪宥之。先是信与宁夏总兵官都督佥事李杲、陕西镇守宁远伯任寿、都督佥事王瑛、巡抚都御史项忠会师延绥讨虏。虏退班师,于是复等奏讨虏诸军惟李杲所统宁夏兵五千于花马池斩获三十余级。杨信所统大同兵一万惟都指挥罗俊、吕原于河曲等处斩获一十余级,任寿、王瑛、项忠所统陕西兵一万惟都指挥林盛于环县斩获首虏九级。其杨信、任寿、王瑛、项忠俱未闻与贼一战(项忠传:诏忠偕彰武伯杨信御之,无功),纵贼杀掠人畜不可胜计,畏怯失机宜治其罪!有旨信等既受命讨贼不能输忠效力以图成功,宜治以罪。但边境已宁姑宥之。
    成化元年至二年,是蒙古大举南侵入寇大明边境的时段,朝堂上下,六部特别是兵部等各大臣吵吵嚷嚷发表见地。指手划脚出谋献策。边关将士更是手忙脚乱,东奔西驰,应付不暇,人民天天虩虩衋衋不可终日。
    成化二年三月★延绥纪功兵部郎中杨琚奏: 延绥庆阳二境东接偏头关西至宁夏花马池,相去二千余里营堡迂疏,兵备稀少以致河套达贼屡为边患。近有百户朱长年七十余自幼熟游河套,亲与臣言套内地广田腴亦有盐池、海子、葭州等民多出墩外种食。正统间有宁夏副总兵黄鉴奏,欲偏头关、东胜州黄河西岸地名一颗树起至榆沟速迷都六镇,沙河海子山、大石脑儿、鹻石海子、回回墓、红盐池、百眼井、甜水井、黄沙沟至宁夏黑山觜马营等处共立十三城堡,七十三墩台,东西七百余里。实与偏头关宁夏相接,惟隔一黄河耳。当时议者以为地平漫难□□处己之后,总兵官石亨又奏欲将延绥一路营堡移,从直道以府谷堡移柴关故城等处,孤山东村二堡移野芦州,神木堡移杨家城,柏林高家二堡移石落涧,双山堡移真溪滩,榆林城移榆林,白涧滩、响水波罗二堡移白土窑,土门堡移白腊峰,兔鹘堡移滥柴关,龙州城移北城,塞门堡移古窑,清边营移蒯河,宁塞营移察罕脑儿等处,直与安边、定边相对。当时守土者亦以徙置烦劳己之。二策不行至今贻患,臣以长言质之土人,亦皆云若如前策移展营堡则不惟可以御贼于外,亦使军民得田于内,积之数年边储渐充转馈可省也。臣见达贼连年入寇被掠人畜赀财不知几千万计,朝廷命将征讨调兵四万一千有奇,计人马刍粟日费银四百余两,若一月则一万三千余两,一岁则十有五万六千余两矣。重以赏劳转运之资通计所费又不知其几千万也。与其每年调兵费用,孰若以一年之费给与宁夏偏头关军民使其协力移展城堡,密置墩台且守且耕尤为愈也。然展移城堡之策有二臣已具述于前,其一自偏头关边墩河西一颗树至宁夏黑山东西止七百余里,共立十三城堡,则延庆二十六堡,宁夏河东四堡,偏头关河边七堡,又沿边墩台俱为内地其三十七堡,戍兵并入十三城堡,仍各分守共计戍兵三万六千有奇,则七百里之地虽曰平漫易于侦望不难守矣。其一则以府谷至宁塞十六堡移置故城至察罕脑儿,一路并作二十堡止是营堡端直,墩台联络所移城堡之数则与一颗树一路相等,其延绥西路安边、定边二营与宁夏河东四堡,偏头关七堡仍用不移。然未如一颗树一路则并宁夏东路与偏头关河边营堡,俱包括之矣。是虽不免暂劳一时,军民之力实为万世防边之长策也。  上曰杨琚所奏移堡防边具有证据,其言有理,兵部即会官议处以闻。
    成化二年四月★治大同边将失机罪,时总兵官杨信奏:虏入城东军屯,都指挥焦谦与把总指挥缑谦帅骑兵三百追击之,李英率步骑一千五百为之应援,谦等先追贼出境,英从安子墩出口追二十余里,见虏可千余骑攻围缑谦等军,英督兵进战贼稍解,缑谦等溃围以出,复战贼乃退。至暮,都指挥秦杰引兵至,明日守备都指挥范斌亦至,贼遁去。焦谦军战死者三十二人,缑谦军被伤者八十六人,章下兵部奏劾总兵等官失律,丧师法不宜贷。秦杰、范斌及总哨千户李英、守墩百户张珍宜令巡按御史执治之。奏可又言,都督李英、少监韦力转系分守地方,彰武伯杨信、都督张鹏、都御史王越系镇守总兵,巡抚重任,俱宜罪之。有旨宥英等,而下杰等于狱。
    这是一场很惨烈的战斗场境,缑谦三百骑被虏一千骑围困,混杀半日,李英率1500骑增援,缑谦才突杀出重围。牺牲战士32人,受伤86人。第二天才把蒙古鞑虏杀退。战争是惊心动魄!(缑谦成化末年任辽东总兵,弘治二年十二月和李杲对调回宣府任总兵)
    兵部尚书奏李杲回警:后期李杲奏明,宁夏有虏贼,领兵回到宁夏驻灵州,并在宁夏官军会议上讲,要尽守宁夏之责,兵部不同意。李杲此举也可能含有不服杨信调制的因素在里边,因为杨信项忠剿虏无力、无功  。
    成化二年四月★兵部尚书王复等奏:先有敕命,镇守宁夏都督佥事李杲帅兵往延绥听总兵官杨信节制击贼。既而李杲奏将往延绥,因贼入宁夏境引兵剿杀,且欲与镇守宁夏等官会议遂巡边还驻灵州,操守臣等。按杲既奉敕往延绥若宁夏有警在彼守臣自有调度,杲何必旋师会议又止巡边而还宁夏守臣会议安在?显是抗违敕旨,不服杨信节制,且畏延绥达贼托故以避,既方命不忠,怀奸退缩,又复饰词罔上,宜重罪之。已行遣官体勘待报以闻,上是之。
    成化二年四月,兵部尚书王复又指责弹劾李杲,阿斥严历。先是皇敕命巳领五千人马御延绥,那就听从杨信调遗指挥,而李杲说宁夏有虏贼入侵反引兵回宁夏剿杀, 并且开会布置巡边宁夏边境还驻宁夏灵州,操守臣之职责。李杲你既奉旨前去延绥了,宁夏有贼入自有宁夏守军去迎敌剿杀,何必你旋师而又止巡视延绥而回宁夏。会议上讲的话显然是抗违敕旨,不服杨信指挥而又畏惧延绥鞑贼!故以此避而去之,是对命令不忠怀奸退缩而又用饰词罔上。呜呼!此言如虎,又如此似有道理。里面包藏祸心,此乃灾难之始也。靼虏入侵宁夏,若造成了屠杀劫掠,百姓、军队遭秧损失,李杲自然痛心,若不往救自肩一生悔恨,无法祢补,人之常情也。且乎,战争并无常态常形,兵者诡也,其变化莫测。**妄也。难道延绥有警,杨信不会调兵吗!猜测李杲而冶罪,诚有冤情。
    成化二年四月,劾奏李杲,从前百户张彪买军人功冒为己功填报,李杲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不管,都察院派遗御史核实,如果真实如此,按律处置。                                          
    成化二年四月★兵部郎中杨琚劾奏:总兵官都督李杲、都指挥蒋泰、黄瑀、扶同等状,初百户张彪等买军人功次冒作己功填报,杲及泰、瑀贪赂扶同至是为琚所劾,都察院请下御史核实议拟如律从之。
    升赏有功人员                           
      成化二年5月★升赏延绥宁夏御虏有功官军,斩首二级,指挥使一人升一级,给赏生擒一人、斩首一级并阵亡官旗人等五十九人升一级。擒斩为从并缉探贼情官军人等六十四人给赏。
    成化二年五月,项忠上奏方略,兵部不从。看来边战事很急而又复杂,各有各自的妙策。升赏有功人员。
    成化二年五月  项忠论御虏大形势,王复异议。
    ★成化二年五月辛未朔,巡抚狭西右副都御史项忠奏:比有兵部以河套虏众谋欲犯边,拟调狭西诸卫官军并佥点延绥诸处民兵分守榆林、延绥、鄜庆诸营堡。又敕  协守凉州都督佥事赵英统领都指挥仇胜等骑兵五千赴延绥诸边往来游击,命镇守狭西宁远伯任寿操练城守,而臣忠往来各处计议调度,缘用兵之道必须知彼知己,今贼众可六七千,而英所统兵数少彼己之势不敌,虽有所调官民兵分守营堡,然势不相接。贼若分兵牵制何以防之,又兵家贵有节制,如往者毛里孩侵犯神木命彰武伯杨信节制诸军故不至于大失,今英名位素出信下,难以统驭各边都指挥等官。请敕所司会廷臣推举文武大臣中威望素著者一人为总督往,制延绥、宁夏总兵巡抚诸官,及延庆、榆林、鄜环、固原。并英所领军马遇警分授方略相机战守,或兵力不支则量于宁夏等处分调,庶号令专一体统不紊。事下兵部尚书王复等覆奏:谓忠言威势不敌。则延绥等处营堡屯戍并增调官军已三万二千有余未可以为不敌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 2001-2013 莱芜在线 ( 鲁ICP备15020683号【含电子公告BBS许可批复】 )  Powered by Discuz! X3.4 

    本网站常年法律顾问单位:山东鲁盈律师事务所 / 团队律师:朱明 张祥峰 唐芳 朱丹

    鲁公网安备 37120202000006号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