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导航

莱芜在线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6179|回复: 13

也谈广西法官被杀案

[复制链接]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7-2-10 15:5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2017年1月26日,广西陆川县退休法官傅明生被杀于家中,凶手是他20年前判决离婚的当事人龙建才。龙某对傅法官的判决怀恨在心,产生报复心理,终酿大祸。
       2016年2月26日晚,北京昌平法官马彩云在楼下被两人**击,生命止在38岁。马法官也是原告李大山对离婚和财产分配判决产生矛盾,后与朋友持**对马彩云夫妇报复。
       2015年9月9日,湖北十堰中院法庭上,原告胡庆刚因不满李润青法官实在偏向的判决,当场刀砍法官,造成了最高法谴责的“血染法袍”事件。
        2年不到,给中国国民主持公道、维护法律威严的中国法院,却屡屡遭到当事人以决绝手段“维护诉求”。中国的法律是儿戏吗?杀法官,这是中国独有的世界现象吧。

       从前几年闯幼儿园、小学杀小学生到现在杀医生、杀法官,这说明中国的法律意识越来越淡薄呢还是中国社会矛盾的激化越来越严重到只有靠简单粗暴的手段解决问题了呢?
       广西陆川法官被杀,网上网下和社会各界一片谴责之声——锥心的悲痛!谴责暴力!严惩凶手!一声倒啊。
       北京法官马彩云被杀,中国最高法院发文谴责:去年湖北十堰四名法官血染法袍的阴影尚未从人们心头散去,北京昌平今又传来噩耗。对法官的暴力伤害,最终伤害的是法治,伤害的是我们共同营造的社会安全感。
       对湖北十堰血染法袍,人民法院报说:职业保障、亟待加强。
       对于屡屡发生的杀法官事件,中办、国办也印发文件说:“对干扰阻碍司法活动,威胁、报复陷害、侮辱诽谤、暴力伤害司法人员及其近亲属的行为,应当依法从严惩处。

      中华龙想知道的是,维护社会公平与正义的法院,为什么成了“暴徒们”舍命去恣意行凶的战场?这些“暴徒们”生来就是暴徒呢?还是法官有导致他们以“决绝手段”解决问题的因素?中华龙说,后者才是造成社会动荡的原因所在吧。因为所有的公权力都是除了谴责凶手之外,没有一个部门敢说出谁才是中国法律的真正践踏者。

       近些年的所见所闻,中华龙说说谁在真正的制造了中国法治的混乱。
       例一,现在去法院办事,门口安检胜过机场。大门紧闭,警察林立,身份证扫描、X光检验,安检警察对进入人员全身进行仪器和双手触摸等全身安检。这是中国维护社会公平与正义的的法院吗?对国民正常活动的的不信任,就是对国民国格的侮辱!法院不从自身找原因,只是一味的加强安全保障。再完善的保障能真正的保护好法院的安全吗?
      例二,桓台法院的欺骗和不作为。
     朋友去山东淄博的桓台县投资,桓台领导拍着大腿下着保证说大力支持,说县民提供的手续都是政府办理的,一切合法。结果土地证是非法的,政府的承诺成了大忽悠,朋友因此被桓台政府和县民骗的倾家荡产。
     找桓台政府协调解决,政府一直拖延,最后说办不了。朋友一气之下找了两帮黑社会要绑架领导和诈骗的县民。中华龙知道后,费了九牛二虎之力说服他走法律程序——毕竟上有父母下有子女中间有老婆兄弟姐妹啊!中华龙咨询了北京和西安等地著名的土地流转方面的律师朋友以后,和朋友走进了桓台法院。
      桓台法院立案庭一听来意,一口回绝了,说牵扯到政府的事,属于行政庭管辖。行政庭法官说书般的和朋友解释为何案子不属于行政庭管。这样,朋友在桓台法院立案庭和行政庭之间拉锯。去了有十次吧,立案庭长逼急了眼,说这样的案子是市法院不让立案,后来又说国家不让。朋友逼的都抓起庭长往楼下扔了,立案庭长才说:你的案子不好执行,我拿材料向领导汇报商议后再通知你吧。自此,再也没见到管事的立案庭长。朋友几次都有杀人的念头,为此中华龙没少花钱帮他借酒消愁。中华龙救了三个人头三五个家庭吧。

       例三,张店法院欺骗和不作为。
      朋友离婚后,孩子被对方藏了起来。协商未果后,去张店法院立案执行探视,10年时间立不了案。朋友在律师指导下改打抚养权官司,张店法官说难如愿,建议以探视权立案,不行就去找院长甚至市里上访。
      找不到张店法院院长,就陪朋友去市法院上访。接访的法官像个退休没事做的老头,他有的是时间和你聊,说的都是一些无关紧要的话,但有一点和张店法院一致:不好执行。
        后来有法官建议朋友去张店法院立案庭闹。立案庭见到朋友去了就躲,甚至怂恿别的立案人以妨碍他们立案为由共同声讨。
       一次,朋友真急眼了,就和张店法院立案庭大吵起来。立案庭瞬间没了办公人员。后来,110来了,说是妨碍公务,要带走朋友。朋友也不示弱,和淄博公安讲法律,最后110领导批评张店法院的不作为,浪费警力资源。再后来,张店法院招来了东北黑社会,吓唬一通后,也没把事解决。黑社会走了,法院立案庭下班了,朋友无奈的回家了。

        例四,淄博西法院执行要钱还要潜规则。
        朋友家一场车祸,人死家败。官司结束后,朋友申请执行,几年时间,不能解决。原因是他们要执行费,还想潜规则一下丰满的朋友。一个弱女子,为了自己的尊严,案子眼睁睁的黄了。
        案例五,淄博法院痴呆法官的可笑审判。
        朋友一个淄博法院的终审案子,被告人还不服,找院长关系重审。法官是个小白脸,一直追问朋友的材料造假没有?朋友说可以和法官去调查,假如有假,费用朋友出,材料真的话费用法官出。法官斥责朋友侮辱法庭,朋友拍案而起,审判不欢而散。后来不了了之。
      案例六,鲁中论坛网友无奈的诉讼那无奈的伸冤
       鲁中论坛有个网友叫无奈的诉讼,莱芜人,在淄博高新区一个案子,打了多时,上诉到淄博市中院、山东高院,总以失败告终。最终申诉到最高法,也很是不顺利,多年的血汗钱照样得不到公正主张。无奈的诉讼就时常在鲁中论坛网、大众网、齐鲁网、济南论坛、凯迪、天涯等多家媒体呻吟,除了得到许多的威胁和家乡政府的斥责外,就是遥盼最高法能真正的为他主持公道。但,事实真的能如无奈的诉讼之愿吗?
       中华龙想,但愿吧。

       法院的本质是,还社会以公正,让司法系统顺畅运转,法官的生命得到安全的保障,以此来维护国家法制的尊严。
       广西和北京法官的死确实很惋惜,他们是中国法制混乱的牺牲品。十堰法官李润青们被砍却是死有余辜,因为他们把法律的权力侮辱了,但中国的司法部门不但不谴责黑心法官,还为他门被砍惋惜和暴怒,不知最高法和中办、国办是在维护正义还是维护犯罪呢?
      中国的司法环境之混乱甚至险恶,不能总把罪恶的祸首归之于“暴徒”,也不能像中办、国办说的只能“依法严惩”。严惩需要前提。
       当前,中国法治环境应该深刻明白并承认“对法官的暴力伤害、最终伤害的是法治,伤害的是我们共同营造的社会安全感”的雪藏的真谛。
公园道1号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2017-2-10 15:57 | 显示全部楼层
明月山庄
本文转发“闲话淄博”的一篇博文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7-2-10 17:10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赵高指鹿为马 于 2017-2-10 17:16 编辑

悲催国家之部分女律师们成了各级法院领导法官们的天然肉脯


最近有点忙,没时间写的太深刻,偶然看到这篇,我就发上来给大家看看。我发这篇文章的目的,就是让大家知道,你看伟大祖国的女律师们溜光水滑儿牛屄闪闪的,但是大多数女律师只要想打赢官司,你就得被共党法院的院长法官们干了才成。这是即成之事实,也是伟大的祖国之特色。你看律师平时牛屄哄哄的,其实,她们感情他妈的也是弱势群体。当个律师,尤其是女律师,和妓女无异,哎呀哦!


你记住了,只要政体不改革,这个国家,在各条战线上工作的女性领导或者职位,可以这么说,大多数终将都是妓女。我不全包括啊,没有任何的侮辱的意思或者含义。

大家还记得吧?我的博文不久前写的一个疗养院还是养老院的党委书记,把他们单位的几乎所有女的读给肏了一个遍。难道,你觉得那些女的真的就那么贱吗?但是,如果她“顶风作案”不让党委书记肏,可能工作就没了。这些女员工也是,只能用撒尿的家伙儿去换吃饭的家伙了。

其实,律师本就是保护别人的,但是,你懂的,在这个体制下,女律师连自己的阴道子宫都不能保护,你还相信她能保护得了别人吗?这不是开国家玩笑吗?

我本人,为什么坚持打黑除恶,为什么五六年坚持打鬼毫不动摇?我就是要干掉这个狗肏的组织。那是因为,他们在,人民就不能活,至少是活不好


     近日,青岛市中级人民法院原副院长刘青峰受贿案一审已经宣判。济南市中级人民法院以受贿罪判处被告人刘青峰有期徒刑14年,并处没收个人财产200万元,宣判后刘青峰没有提出上诉。据媒体报道,刘青峰还在调解过 程中收受贿赂,逼迫有理的一方当事人让步,让无理的一方获利,最后从无理一方当事人处受贿。 据一位与刘青峰熟识的人士介绍,刘青峰刚进入市中院时,在研究室写材料,是市中院公认的才子之一,他有学术、有胆识、有义气,前途无量。不过,他这个人说话无所顾忌,在公开场合也会炫耀自己的西服是名牌,“一万多一套”。 但刘青峰的出事却不是坏在嘴上,而是被其身边的女人牵出,据称他在青岛拥有多名律师情人。“刘青峰被抓前,一点风声也没有,办案人员直接到他办公室里将他带走,在他的电脑里发现了许多资料。刘青峰被带走时有3个女人被一同逮捕:一个是他妻子,还有两个是他的情人,都是律师”。刘青锋事发,是因为他与两名美女(都是律师)上床时,激情尖叫,69式淫荡口咬,被另一个女律师嫉妒偷拍。该女律师越级举报,由此引发刘青锋落马。


         青岛一位律师曾对媒体表示,在刘青峰分管执行期间,青岛很多执行案均由他的几位情人获得,业界也不会刻意去竞争,因为大家都知道,没有刘青峰的关系,判决就等同一纸空文。刘青锋的几位律师情人,明的有五六个,暗里说不清。刘青锋常自吹:*大#奶#子*子的美女律师跑不出我手心。 当地政法界人士告诉笔者说,青岛司法系统已经是人人腐败,层层腐败,彻底崩溃了。老百姓打官司几乎不可能得到一丝一毫的公平与公正。 这几年, 青岛各级法院办的几乎都是关系案、人情案、金钱案。官场上的人,从电视上看去,人模狗样的;实际上,比禽兽还禽兽,没有一个好东西。刘青锋落马,与情妇的反水有关,更深层的因素,是官场内讧的结果。搞腐败的多了,几乎人人腐败,咋只有刘青锋栽了?正如,抽天价烟的多了,遇网民炮轰的多了,那咋只有周久耕“进去”了?


          其实,就在 刘青峰案发前,青岛中院执行局综合处原处长邓宁,因受贿、挪用公款被判14年。2009年8月,青岛市四方区法院院长邱卫东忽然自杀身亡。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7-2-10 17:12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赵高指鹿为马 于 2017-2-10 17:21 编辑

另有同样案例二则——

                        胡燕瑜上了乌小青的床

          在打黑风暴中落马的重庆市法官学院原院长、重庆市高级法院执行局原局长乌小青,2009年11月28日在看守所内自杀身亡。

  [转载]悲催国家之部分女律师们成了各级法院领导法官们的天然肉脯

曾获“重庆首届十佳女律师”称号的胡燕瑜因乌小青卷入打黑风暴。胡燕瑜是西南政法大学民商法研究生,2001年创办重庆智博律师事务所并任主任,还担任了重庆市律师协会常务理事、重庆市律协金融证券业务委员会主任、重庆仲裁委员会仲裁员等职务。不过,原重庆市法官学院院长、原重庆市高级法院执行局局长乌小青落马直接将这位美女律师拖下了水。

据全国知名律师周立太透露,胡燕瑜系乌小青的情妇。“他们的关系在重庆是众所周知的,胡燕瑜的许多案源都是乌利用自己的关系和权力介绍的。”一名司法界人士举了个例子:“某银行在重庆高级法院执行局申请执行一个案件,标的数亿元。乌小青人为设置障碍,久拖不执行,目的是强迫银行更换律师。当胡燕瑜作为该执行案的代理律师后,乌便积极组织展开工作,在一个月内成功执行。” 据称,仅此一案,胡燕瑜就得到律师代理费4000万元。

                        叶玲上了裴洪泉的床

           叶玲是山东腾州市人,从一所名牌大学本科毕业后,应聘到深圳一家律师事务所做专职律师。2001年8月,叶玲承接了一桩标的额达一千多万元的经济纠纷案。由于法院久拖未决,叶玲便宴请i当时的中院副院长裴洪泉。

    26岁的叶玲身材曲线玲珑,明眸皓齿,裴洪泉对叶玲一见钟情。那晚,在灯光柔和的包厢里,叶玲频频起身给裴洪泉敬酒,恳求裴洪泉高抬贵手,尽快结案。

    裴洪泉在接受宴请后,不仅没有结案,而且指示主审法官“把这个案子先放一放,不能仓促结案。”原来,自从邂逅叶玲后,律政佳人娇美的身影不时浮现在裴洪泉的脑海,为了将梦中情人弄到手,裴洪泉故意将案子拖着。

    精明的叶玲看出了法院院长的心思,设计了一条天涯海角的浪漫之旅。2001年9月中旬的一天,叶玲径直走进裴洪泉的办公室,将一张到海南的机票放在裴洪泉办公桌上。裴洪泉从律政佳人的放电眼神里,很快读懂了一切。

    第三天,裴洪泉与叶玲飞抵海南。来到三亚市,两人下榻于一家海景酒店。那晚,叶玲主动宽衣解带,让裴洪泉品尝到猎人般的征服感。裴洪泉得意地说:“你把身子交给我,我就把捞钱的机会交给你。我幸福你发财。别忘了共同幸福共同发财。你也别怪我贪财好色,你看看,现在当官的入党的谁不是冲着钱和女人来的,难道真像海吹的那样‘为人民服务’吗?谁相信谁就是脑子被驴踢了。”

     返回深圳后,裴洪泉立即吩咐主审法官结案。裴洪泉打电话约叶玲在酒店幽会,他突然问道:“我准备明天对此案作出判决。我猜想,这个案子你大概挣了不少代理费吧?”叶玲马上明白了院长的言外之意,她当即提取6万现金,送到裴洪泉手上。

     成为裴洪泉的“红颜知己”后,叶玲每接手代理一宗案子,就会把香艳的身子奉献给法院院长,案子往往几天就审结,而且判决结果每案必胜。很快,叶玲成了深圳特区有名的“常胜律师”。

        后来,裴洪泉接手了一宗企业破产案件。这家企业的评估价为1.6亿元,面对这块诱人的肥肉,裴洪泉第一个想到他的情妇叶玲。裴洪泉指定叶玲担任该企业破产还债清算小组组长,将律师费用开到2000万元的天价。但事后,裴却坚持此笔律师费九成归自己,两人从此分道扬镳。 事后,叶玲将有关证据交给了中央有关部门,裴的问题才浮出水面。

      大 *奶*子律师为啥急着上法院院长的床?

   答案很简单——律师吃的是法院的饭。这是由中国目前司法系统彻底腐败造成的。如此说来,律师也是弱势群体,女性律师无论奶子多大但总是“柔弱”的,在强大的司法腐败体制和环境下,她们只能违心上床。
   司法腐败,如同教育腐败一样,不是孤立存在的,是与体制腐败、官场腐败、社会腐败、全民腐败合并为一的。
真要解决这个问题,必须——发动群众,依靠群众,大打一场反腐败的人民战争。不打个反腐败的“八年抗战”,国家就会这样一天天烂下去。

    提醒:为了你,为了我,为了我们孩子的明天。请顶贴转贴,顶遍互联网,转遍全世界。

(请阅读转载收藏郭一平先生经典反腐败文章)
——县委书记怒吼:哪个当官的是干净的,有种你站出来!
      (一纪委书记与郭一平谈话摘录)
    现在的常态是,大家都腐败,互相包庇,互相支持,死保对方等于死保自己。在这方面,官场上都很讲“义气”,够哥们儿。县委书记要是在某个工程项目上,收钱1000万,在收钱之前,他会主动对开发商说:“这事儿,我一个人说了不算,得集体研究。还有张某某、王某某……你跟他们去说和说和,这样我的工作也好做。”聪明人不用多说,开发商就会把县委书记提到的这些人等一网打尽。反过来说,如果你县委书记“被窝子放屁——独吞”,好处一个人全占了,大家都盯着你,你还真没那个胆量!这些年落马的官员,都是一掂一串子,原因也在于此。

    话还得说回来。那天,县委召集各单位正副职,在县委小礼堂开会。讲到中间,谈到了维稳问题,县委书记忽然大发雷霆:“一个家庭吵吵闹闹,日子过不好;一个县里,大家互相捣鼓,工作也开展不好。最近,有人还到了北京去告状。我知道是谁,不点名了,你自己明白就是了。胡捣个啥?还不赶快写个辞职报告,还等着我们撵你下台吗?”(这个副局长当时正在台下坐着,满头大汗,战战兢兢,大家的目光聚焦在他的脸上。)县委书记依然怒气不息:“装个什么B,谁不知道谁呀?麻拉个一,谁说自己是干净的,有种就站出来!”会场寂静得能听见心跳声,没有一个人大声出气。

    县委书记说这话当然是有根据的。2005年,前任县委书记,还有一个副书记落马,被判刑。检察机关得知,全县80多个科级干部都给他们送钱买官。

    现在有人说,既然卖官者抓起来了,买官者为啥不往下查?问这话的就是外行了。

    举个例子吧,你郭一平卖官下台了,几十个人从你手里买了官帽。你一下台,来了郭二平、郭三平当县委书记也不会去查。为什么?我来问几个问题,你就明白了。

    其一,你郭二平、郭三平是如何当上的,你难道真的是干净的?

    其二,你郭二平、郭三平当县委书记真的没有花钱?你花了钱,靠什么收回投资?也就是说,你不准备利用腐败收回投资?

    其三,那郭一平当初为什么出事了?难道是因为买官卖官?

    不是,那是他的官场关系链出现了断裂或松动之故也。

    什么是官场关系链呢?A当了大官,就会把B一帮子上提上去;B上去又把C一帮子提上去;C上去了,又把D一帮子提上去了……也就是说,一朝天子一朝臣,整个官场就是一个由人际关系织成的大网。这张网不是由“正义的追求、共同的理想”凝结成的,也不是在法律法规制约下组成的。这样,问题就出来了,他们之间为了利益,这个利益主要是钱、权、女人等,就会互相斗争。但他们对付百姓,却表现出惊人的一致性,团结起来“共同对民”,坑民害民忽悠民。其实,他们之间并没有一丝的平静。

    这你明白了吧,那郭一平当初被抓,不是因为买官卖官,也不是因为腐败,而是他的上游官场博弈的结果。说这话,一般人也许不信。我举个最简单的例子吧。

    原江苏徐州市委组织部长陆正方卖官,上百美女官员为了得到升迁同他上过床。只要是个人,不是个禽兽,脑子没问题,就会想:那组织部长只有对官员的举荐考察权,但没有决定权,2009年陆正方落马了,可那些掌握官员生杀予夺大权的幕后人是谁,有几个,为什么没有事儿?再说,陆正方任组织部长期间,都提拔了谁?提拔了多少?这些人,是不是像中组部部长李源潮说的那样 “赔了夫人又折兵”?

    为此,矿业大学教授王培荣,列举了几十个明显的买官者,还是现任,都正干着。也点出了陆正方的上级,并且拿出了证据。可怜的是,王教授为了实名举报,丢了工作,时时处于危险之境,随时有生命之危。正当他准备绝食反腐败时(网上公开声明,若不查他所举报的腐败分子,于2010年10月绝食至死),江苏省才稍有些动静,安抚一下王教授。至于最后会不会查,查不查彻底,天知道!

    全国是不是只有徐州一地官场是这样呢?全国其它地方都是干净的吗?你自己想吧。

    官场上的肮脏事儿,八天八夜也讲不完,比黑社会还黑,比黑社会还神妙诡秘。外表看上去,一派升平景象。

    讲到这里,你该明白了,那郭二平、郭三平若上台了,决不会去查当初向郭一平买过官的人。因为他郭二平、郭三平们不是干净的,何不利用别人的把柄威慑众人?反过来说,他要是真一个劲查下去,也没他的好处。关系纵横,指不定会触动哪根官场神经,让他身败名裂。他何苦呢?经济上对县委书记有G*D*P考核指标,反腐败也没下任务,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他果真是吃饱撑的了?就说那省委书记们吧,薄书记打黑反腐败,全国那么多的省委书记咋不干?难道说,他们省里没有腐败,没有文强?

    反腐败,不重要,重要的是砸碎生产腐败官员的“流水生产线”。要砸碎这个生产线,就得象当年共产党打天下时用的一用即灵的“核武器”——发动群众,依靠群众,组织群众,让他们去选官,评官,决定官员的升降和去留。否则,说其它的,句句都是忽悠。贪官的“流水生产线”不除,你把中国官场的官员换完也不行,你把官杀完也不行。贪官固然可恨,但腐败的根子不在他们身上,而在于贪官生产线。

    当今官场腐败的程度,一般人不可想象—— 腐败到几乎无人不腐败,无官不腐败;腐败到已经没有人主持正义了,腐败到“李刚”这样的人,官场集体为他开脱而没人说句公道话的地步。除了百姓呐喊,还有什么?网民的呐喊,已经没人理了。网民的呐喊要真管用,那徐州市两年前就该官场地震了。

    现在,官场上容忍腐败分子,但容不下执政为民的好官,更容不下反腐败的官员。大家都是腐败分子,谁反腐败谁就是另类。陕西神木县委书记郭宝成搞12年免费教育以及全民免费医疗,已经成功了,全国人民正等着神木模式推向全国。没想,那些陕西官场上,禽兽官员动议拿掉了郭宝成,没有一句解释,没有一个理由。这是最明显的对中国人民民意的公然强奸。至到如今,中国人民议论纷纷,到底是哪个禽兽拿掉了郭宝成,什么理由?连一个字的交代也没有。你说如今官民对立,老百姓骂官,到底怪谁?

    官场上可以让一个个因不作为*乱#作#为*酿成重大社会事件的官员复出一百回,但不容许你反腐败的正义之士,也容不得真心执政为民的好官员!这就是眼下的中国!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7-2-10 17:13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赵高指鹿为马 于 2017-2-10 17:22 编辑

[转载]悲催国家之部分女律师们成了各级法院领导法官们的天然肉脯
          郭一平——河南作家、底层民意的真实代表、草根阶层的喉舌。2010年被30万网民自发提名推选为与郎咸平、于建嵘、张宏良、孙锡良、戴旭等并列的“中国互联网九大风云人物”。(发贴者注)


除了薄书记,咋没人反文强的腐败?

文强在重庆坐大,早在十多年前就有人告,告者众多,但没有结果。薄书记去了重庆,“黑社会大街上砍人象切菜”,便打黑了,抓了文强。大家疑问,从前咋没人反文强的腐败?
看看下面的文章,你便明白了。

“你想想,靠这样的腐败分子反腐败,会有啥结果?!”

这是一个不愿透露姓名的地方纪委书记,与我的一席谈。郭一平将对方的原话照录,保持原汁原味:

一,地方100个部门,合并成了一个腐败部门

要让你郭一平去钓鱼,你在大河边,蹲半天也钓不了一条鱼。

假如,有一个养鱼的鱼塘,主人允许你到这个鱼塘随便捞。我教你一绝招儿,你往鱼塘里扔些碎馍渣儿,会有一大片鱼蜂涌而来。你不用钓了,干脆洒一网下去,哈!一大堆鱼。一网一堆,两网两堆,三网三堆……

腐败分子,就象这一条条的鱼,也是“鱼塘”里最多,只是主人打死也不让你捞!党政机关,是腐败分子栖身的“鱼塘”。

按道理说,这公检法是“捞鱼的”但他们为啥不捞?

其一,公检法吃的是地方政府的财政饭,也得看市长县长的脸色。

其二,公检法也得听市委县委书记的。

何况,公检法里,也有腐败分子,也有把柄在人家手里。
看出来吧,地方的党政和公检法,说是这么多的部门,实际上是勾结在一起的,包括人大政协,就变成了一个腐败部门。

二,腐败分子在高喊反腐败

现在的地方官场,别管是公检法,或是党政机关,到处都是腐败分子,形成一种高度的默契合作。我有事,你也有事。你不找我的事,我也不找你的事。互相配合,互相包庇,死保对方,就是死保自己。他们这种“团结”精神真可以惊天地泣鬼神了。

安徽省北部,18个县的县委书记,统统因为卖官而落马。而各县里的一把手,几乎都是掏钱买的官。你想想,腐败到了什么程度?!

可是,现在的反腐败,“主力军”,仍然是这一帮子人。你说靠得住吗?

周久耕的天价烟,官场上的人最容易看到,但人家为啥不管?为啥让网民在不经意间“发现”?那些落马的腐败分子,有揭发他人腐败的,但你见过还在位子上揭发他人的吗?

说白了,在地方,还是处于腐败分子反腐败的阶段。

腐败分子,高喊反腐败,调子最高。陈良宇,王华元,陈绍基……哪个禽兽在位时没作过反腐败报告?!

三、接“天线”和“地线”才能反腐败成功

就象电流,上有来路,下有去路,才能形成闭合系统。少了哪一项,就畅通不了。

中央应该建立“钦差大臣”制度。这个钦差大臣不受地方党政公检法局限,有独立的惩治权。这等于接通了天线。

下边,发动广大人民群众,启动媒体和网络,大打一场反腐败的人民战争!媒体独立行使监督权,发稿不经任何人签字。网络上,不要随意删贴子。主观为党为国为民,说真话,诉真情,无恶意,即使100句说错了一句又有何妨?

还有,地方官员,改任命制为普选制。人大的“全票通过”不顶网民的“一半通过”。试想,陈良宇、许宗衡、王宝森们,又有哪个不是人大“全票通过”的?官由民选,官才注重民意,才不敢胡来!官不畏民,必然欺民害民忽悠民!

惩治腐败,必须下猛药治顽症。贪污两亿多还不判死刑,到底贪多少才有死刑?!上10万就该枪毙!干脆恢复龙头铡!特殊时期就得有特殊办法。别听一些“法学家”乱说话,对贪官污吏的过于“人性化”,就是对先烈们对人民对历史的犯罪!
四、人头换来的江山,决不能葬送在腐败分子手中
中国共产党领导中国人民,用人头换来的江山。来之不易。我们应当珍惜,应该以死相保。

地方大面积腐败,集体腐败,不作为*乱#作#为*成了风气。在这种严重形势下,必须有壮士断腕之决心,象当年打日本鬼子那样,依靠群众,放手发动群众,让腐败分子陷入人民群众的汪洋大海,而不能让人民群众掉进腐败分子的汪洋大海。[转载]悲催国家之部分女律师们成了各级法院领导法官们的天然肉脯

大打一场反腐败的人民战争,打一个反腐败的“八年抗战”,让一个个“腐败之鱼”现形于光天化日之下! 还共和国一个明朗的天空,重回毛泽东政治清明的时代!
请顶贴,收藏,评论,转发到微博。人人有责,为了你,为了我,为了我们孩子的明天。请顶贴转贴,顶遍互联网,转遍全世界。
有会用微博的,请帮楼主代发,先谢了。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7-2-10 17:49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想不到,不敢相信!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7-2-10 18:19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杀法官,杀医生都是心理不平吗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7-2-10 18:19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一切都是轮回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7-2-11 09:02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7-2-11 09:02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谁才是中国法律的真正践踏者?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 2001-2013 莱芜在线 ( 鲁ICP备15020683号【含电子公告BBS许可批复】 )  Powered by Discuz! X3.4 

本网站常年法律顾问单位:山东鲁盈律师事务所 / 团队律师:朱明 张祥峰 唐芳 朱丹

鲁公网安备 37120202000006号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