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导航

莱芜在线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楼主: 舒晴曼妙

[原创作品] 2016年舒晴曼妙文集(请勿跟帖)

[复制链接]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2016-11-25 14:06 | 显示全部楼层
蔷薇科植物(组诗)


蝴蝶

这一树的蝴蝶纷纷伏地
有的敛翅小憩
有的随风散步
还有的靠近几株月季
想摄取余下的花香
我拾了几枚心仪的蝴蝶
拂净压平放进书页间
有一天它会翻飞到我指畔
书面上会留下一汪晚秋之痕


蔷薇科植物

今年所读的书藉
像一株株蔷薇科植物
冬眠于一角
只等来年春风吹时
会带着嫩刺儿,一藤藤开满花
那株复瓣的粉色
是我匝地的独白,绕藤的妩媚


拈花

拈起笔,像拈花一样欣喜
给所有的思想个安静的名字
轻轻呼唤中,按部就班地写
有风,拂过田野
有雨,洒向湖面
苦水倒干净了,甜水满了缸
连庞大的悲哀也涌出了热爱

起身,望向窗外
芸芸众生里,我试探着红尘的深浅
芸芸众生外,我试着给心涨满喜悦


子夜

挑在枝头上的子夜
晨曦来临时已熟透
随小风就势落地
摔破了果壳
橘黄的香味升到空中
变成了太阳的花边


从书里捡了一道理

俯下身,从书里捡了一个道理
它斟了酒给寂寞
又摘了果子给闲散
下雨了,还为我撑起花伞
天黑前,又为我亮起一盏灯
这个道理,像玉一样需要盘
盘活了,就是我的护身符


晒太阳


初冬的太阳晒得我暄暄的
膨松成了一团棉花
小马扎棉株一样托着我
眯上眼,眼前一片炫幻
我似天宇里的小童
掌管着炼丹的秘诀
哦,我就要这么多太阳
剩下的,都给别人吧




冬天里,我爱着大白菜小萝卜
白菜胖胖的,像尊佛
萝卜一身青,像小沙弥
他们都在修行
靠近他们,我也是修行者
我还爱着黄玉米红柿子
玉米蹲坐在枣树的桠上
大有儒将的风度
红柿子挂在窗棂上
小家碧玉一样可亲
他们都是我的好邻居

为了活得纯粹
我须每天都深深爱他们一次

公园道1号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2016-12-1 10:05 | 显示全部楼层
明月山庄
哦,十二月份(外三首)

哦,十二月份,你来了
这一年,我过得有些惊险
还好,终归平淡了
柳丝儿酥痒过三月心头
红樱桃醉过初夏的舌尖
桃子挑着蜜汁融入过生活
苹果和白菜是此时的生存状态
清明节外,仍怀念亲人
晦涩时,心情仍一点点沦陷
写过的花都谢了,颂过的绿也萎了
思维,仍有檐滴声
越来越醒悟:平静的生活真是可贵
哦,十二月份,你来了
还是喜欢在你的翅羽上
展开2017年的想象
愿继续识花认草
愿继续圈养诗意的家禽


涟漪

“啪嗵”一声脆响
小石子荡起一圈圈涟漪
天气晴朗到十分
“啪嗵”一声闷响
大石头荡起一圈圈涟漪
天空阴到十二分
孩子,你的电话是门艺术
决定着涟漪的性情




我想从一厚厚的诗书里
挑出一首蓝颜
就像从茫茫人海中
挑出一份称心的爱情
我想从众多诗行里
挑出一首知己
就像从线装的缘簿中
挑出一桩满意的婚姻

这么多年了,我练就了眼神
能从繁琐的诗堆中
一下子辨识出最动心的话
就像能从错杂的背影中
挑出一位可托付终生的人


慢慢地

桃花一样的心事,只想慢慢开
慢慢开。不然蜜蜂会蛰痛了腮
也不想让蝴蝶抢了镜
开到倦时,再慢慢地结出桃子
细细品幸福的滋味
结到100分时,再慢慢熟进荆条筐里
细细体会坐花轿的滋味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2016-12-4 10:44 | 显示全部楼层
善心如香水,爱心是攒福

友人D,在街角开了一家大型书店,生意红火自是不说,最得人心的一件事就是:对某些贫困中学生施以优惠,但凡在此店购买的学习资料,均打五折,对特别困难的学生全免。多年来,已有数十名学生得到了这样的实惠。为此,书店的网页上和公众号上,留下了诸多好评和感激的回复。在市民的口口相传下,得了好口碑引来了新关注。“考碗族”众多中,谁不想发一回学生的财?“一切为了孩子”中,哪个家长不是下了血本?而友人用小小善举,赚了生意的人气赚了人格的魅力。
走进书店,先看到的是已大学毕业或大学就读的受益学生们,寄来的缤纷贺卡,及十多幅油画和书法作品。收款处还有两蛇皮袋花生和红心地瓜,是某位农村家长刚刚送下的真挚感谢。
低分贝的音乐下,诗意潺潺,书韵绵绵,挑书看书买书的人络绎不绝。与D对坐品茗,聊起帮助学生这件事,她淡淡一笑说:“上学时,我也是贫困生,深知其中的困窘与艰难。赚钱不是我最终目的,钱能生出仇人来,也能生出故人来。以自己的薄薄之力,能帮学生们一点是一点。书店本来是给灵魂攒香的地方,我不能辜负了这份美意,算是向尘世洒点香水吧,香香别人也香香自己。等他们长大了自立了,走过店门时,能再来坐坐或逛逛,我就是迎来了精神的同乡书的故人啊。”
噢,善心如香水,能令自己芬芳,更能令他人愉快。每一滴香水,须用善心来配制;每一缕暗香,都是人性的至善至美。细嗅,书香洇心扉,善香透肺腑。
又到高考时,街上多起了“爱心高考车”的身影,婆娑法梧下,见一中年师傅吃完盒饭,点上了一支烟,我边上前与其攀谈,“师傅,您参加这们的爱心车队有几年了?”
“有八年了,单位上第一次组织我就参加了。”
“那算下来,您可少挣了不少钱啊。”
“没事,钱多少是多啊,再说,能为考生帮上点忙,自己心里高兴,全当是休息,全当是攒福吧。”
“攒福?”
“对啊,小时候过年,初一早上吃饺子时,大人总是先把十来个热饺子放进磨眼里,说是喂磨,其实就是留给讨饭的。奶奶告诉我,这一是谢谢好收成,二是给还吃不饱的人添添碗添添福,让他们来年也能吃饱饭。奶奶说这叫攒福,攒福总比受福强,按老辈人传下来的去做,肯定没坏处。我也没啥本事,就会开个车,参加这样的活动,心里有种豪气。我家的孩子也上高中了,越来越理解这些家长们的心情,我希望自家孩子高考时也能顺顺利利。我不单单参加这一个,其他的公益活动,我也常参加,行人方便行己方便嘛。要是我的家人被人帮助了,我也是又感激又高兴,这叫啥来着,对,叫爱心传递!”
师傅系好安全带,招招手汇入车流中,车身的红色标语醒目又悦目。“攒福”,多好的字眼啊!放眼望去,不知有多少这样的师傅们,用自己小小的力量浅浅的爱意,为家人为自己攒着福分攒着福气。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2017-1-3 07:48 | 显示全部楼层
晨曦与红茶(外三首)

晨曦开到七八分时
被我轻轻摘下芽叶
与红茶开始了新的相遇
掀盖饮用时
有极好的语言维生素
关注着我今天的写作

这杯茶饮到七八分时
天近中午
我已荡起灵魂的双浆
诸多欢喜翩然入怀


偶然

偶然得了些妙语
即用蓝黑墨水细心安置
花园一样的小诗里
有虫鸣有风吟
还有美丽的缘起忧伤的缘落
我像一位嗔爱的母亲
裹着安恬和适意
慢慢托起细细疼爱


银两

从开头到末尾
你是我舍不下的书卷
从此岸到彼岸
我是你最适合的读者
随着你,度过一生
那起了毛边的书页
是一遍遍的品咂
念着你,经历岁月
那卷过的折痕
是慢下来的赴约时间

指尖,洇开来的书香气
是我意外得到的银两
我用这些银两
精心兑换出沉醉花阴
此时,正有雀儿轻轻飞过


财富

日里,时不时开出大朵的向日葵
我细土薄肥地侍弄
夜里,时不时开出小朵的茉莉
我以清水和朝露款待
日里,我读清少纳言的《枕草子》
四季风物和草木花事纷至沓来
夜里,我读仓央嘉措的《那一世》
禅意和爱意像两枚苹果彼此陶醉
前者是我触摸到的人间财富
后者是我隐入民间的财富



结了冰花的早晨(外三首)

这个结了冰花的早晨
我的惺忪挂在晨芽上
早餐飘出的香像童谣
落地霜是留恋人间的天使
我撷取童谣当亲情
提取霜意做友情
汇入人海后的喧闹
将有半边爱情与我擦肩过


心田半亩

置身冬季,我只有心田半亩
为了保持青葱
我须哈气为露,搓手为阳
一畦菠菜,一畦芜荽
再把风吹下的松针
捧给吊兰当亲戚
捧给绿萝当呓语
一群飞鸟的呼唤让我怦然心动
保存许久的情感开出了水仙花
斜阳下,坐于背风墙角
听一座楼宇的纷繁故事


就着弯月

就着弯月,读一册旧书
那年月的酸楚,已熬成了晶盐
就着弯月,注册这个美丽夜晚
凡是梦的情缘,均可登录
就着弯月,按下免提键
我与启明星闲聊到天亮
就着弯月,坐在夜的阶前
细数天簌的针脚
仰首望弯月的我是位耐心读者
抵心的渴望是不老情话
供给生活淳朴的愉悦
入心的幻想是一枝独秀
送我侍弄尘世的勇气


冬的脚印

好多的冷空气
踮着脚在地面上来回地走
我出门,左脚踩响冰凌
右脚踏醒寒霜的疲倦
当我走出三里路
是两串深情的记叙文
当我走出十里路
是两串洒脱的随笔
坐于火炉旁
我烤出了两本精装的年度小说



猫形睡意(外二首)

冬天,蜷曲着猫形睡意
呼噜声时不时痒着夕阳
困倦的水窝成了冰
贪睡的草丛盖上了雪被
俏皮的树枝披着霜流苏
我在冬天猫形的睡意里
把米饭蒸出筋道
把白菜炖出喜出望外的肉香
把菠菜炒成歇脚的绿蜻蜓
还给这一年的忙碌去壳脱粒
希望明年的日子
像稻米一样安静自如
且常有花开蝶飞的小情怀
供我在纸上遐想


雨加雪的天气

这雨加雪的天气
像篇边叙边议的好文
我慢慢踱慢慢读
叙事里能读出草叶轻轻
评议中能读懂微风过枝
拐过一个阅读的路口
左边有种花的小南风
右边有五谷生长的节令
最安静处,有块句号的青石
我坐下时,万物萧条
再起身时,树木欣荣




冰,是冬天种下的谷物
在河里,在湖面,在沟岔里
麻雀们常落到冰面上啄谷米
我轻咳一声,惊跑它们
岸上的白杨像稻草人
精心看护着自家的谷地
立春前,冰上了打谷场
冬天熟透了



盘缠

意外

一棵树备下诸多的喜悦
按节令发芽、含苞、开花
婆娑的叶悠悠的香
是意外的美和善
人们从树下经过
意外得舒畅

铺下纸张,把萌生的念头
写出叶的绿花的开果的雅
路过的读者若向我致谢
那是我有意外的果子
在秋风里压弯了枝


苹果树的心情

敛了众多天簌长出叶
收了诸多思索开成花
当内心丰满世界恬淡
我垂挂的枝头宁静而美好
敞开心扉迎读者
摘下的苹果纷纷被转载
生活深处有了关于我的暗香
凉风下,我存下余温
抱紧心情在天地间打坐


天空真宽敞啊

天空真宽敞啊
我牧几堆云朵啃蔚蓝的草
我养一群鸟帮我抵远方
或者攒几场雨缓慢地下
挣几场雪给年末发福利
此时阳光普照
我站在天空下心揣幻想
忍着小欢喜,小慈悲
长成晚春里的一棵开花的树


情诗不再是重头戏

年龄一大摞了
爱写茂盛的草枯萎的夜
爱写槐花树海棠花
爱写披霜的菊顶雪的松枝
爱写入窨的红薯
还有萝卜白菜莲藕和芹菜
爱写冬天的冗长春天的缓慢
及清醒的茶水和沉睡的月色

情诗不再是写作的重头戏
爱或恨不再是日子的主题
我用最世俗的方式爱自己


盘缠

想去看看春,须裁下衣物
想居住春畔,须备下菜蔬
想参加春天的诗会
须备下好几摞诗稿
想再和故人相聚
那得先酿微醺的风




月色掉进河里了
拎起来时是薄雾
星星掉进了湖里了
拽起来时是水雾
我借晨光驱雾
如同用药祛寒消炎


心怀花朵的人

寒风里,忽看见含苞的玉兰树
嘟着嘴想要春天的糖
我伫足观望
听见枝缝隙里泄出来的掌声

我要做个心怀花朵的人
再寒也要涌出爱
再冷也要捧出暖
枝枝杈杈不清闲
提前规划春天的模样


乡村晨声

鸡叫三遍时,柴扉醒了
小羊儿咩咩晨读
麻雀们叽叽喳喳念生字
喜鹊们在背乘法口诀
担钩钩起两只水桶
去时读唐诗回时念宋词
屋后的梧桐在诵读《声声慢》
我在露水的滴落声里
拔一筐猪草
再在卵状叶子摇晃声里
摘一些红了的山霉尝尝鲜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2017-1-3 07:49 | 显示全部楼层
冬日小趣

从蛇皮袋中掏出一个红心地瓜,削皮切小块,放进盛有清水的锅中,先用大火煮,随即淘洗进适量的小米,黄色小米与红心地瓜在方寸间相遇后,锅中一片寒暄的温馨。开锅后改用小火,用勺轻轻搅动,两者的感情在水的媒介中已入佳境,二十分钟后,一段秦晋之好便锣鼓喧天地开演了。
对于小米和地瓜,我有着特殊的感情,它们曾是那年月的稀罕物,现如今已平常。熬一锅红心地瓜饭,有对庄稼的感恩,有对劳作的敬重。舀入碗中的饭香,给眼下的冬日注入了田野风趣。
从某篇文章里得到启发,把两头蒜去皮,一瓣一瓣环绕于大一点的瓷碟中,加适当的水,不几日,蒜瓣们发出了青绿的嫩芽,一律的翘首,为小屋添了水仙花的风味。
蒜,这人间的俗物,因一瓷碟,些许清水,就风雅起来。为我这俗居者提供了别样品位。几瓣心思,几缕思维,且俗且雅到高蹈。冬日冗长,两头小蒜就让日子雅致,人生漫长,一种小趣添了人生况味。
亲戚家送了一盆金钱草,只是冻得瑟缩,浇透了水,放在暖气近处,一夜间就有了可爱的模样,圆圆绿绿的叶子如铜钱,匍匐的茎细细长长。百度了一下才知,它还叫过路黄、落地金钱、金锁匙等。无意中碰落了另一盆花的瓣,落到地板上甚有诗意,忽一个念头下,把红色瓣撒到金钱草上,二者像表姊妹,亲密得很。小屋因金钱草的意外到来,多出了蜜意,让冬过得韵味十足。
从老家捎来的菠菜嫩嫩绿绿,白菜圆圆胖胖,花生米红红润润,冬瓜肥而大,像枕头,栗子甜而糯,像绵糖。它们从几百里外涉水跋山来到这里,给了我物质的暖精神的好。日子有了另一重光鲜,感觉多了另一层明丽。
菠菜炒肉丝,鲜;白菜当饺子馅,香;花生用油炒,好看;冬瓜炖五花肉,让人馋;栗子炒熟了,开口笑。这些俗世之物们,无意中给冬以气定神闲,给三餐以情调情趣。
路遇一丛芦苇,毛茸茸的花穗真是可心,扯一小把回来,插进瓶中当清供,这陌间的雅物,从《诗经》里穿越而来,给小屋软玉温香,给我幽梦缱绻。
捧着刚送到的某全国征文的证书,喜悦满溢,多年的苦读苦练,又有了一次明媚。我还是冬的孩子,还豢养着小梦想,为了憧憬中的笑为了想要的生活,我仍愿在路上奔波。




读诗的日子里

“(女)我走向你 /(男)用风铃草一样亮晶晶的眼神 /(女)你说你喜欢的我眼睛 /(男)擦拭着我裸露的孤独 /孤独,为什么你总是孤独 /…… /(女)一个黄昏,一个没有皱纹的黄昏 /(男)和黄昏里不再失约的车站。”深情地表白真挚的回应,尽显缠绵悱恻,一问一答一唱一和的人生契约,美煞了人间羡煞了纯情的少男少女。二十一岁时,初遇这首《四月的纪念》,就为其中的懵懂朦胧和忧郁痴缠所打动。整日劳作于阡陌间的我,常为迷茫前途而苦悲,常为无知音而失落。幸而有这余香满口的诗句,被我摘录被我熟背,茬茬意象似青杏涩着经历,层层诗意似酥饼饱着感受。麦地边眺望黄昏玉米旁猜想爱情,盼一颗与我十指相扣的诗心,等一位举杯共酌的知己。
“村头的槐花开了又谢 /你皱着眉吃了许多同伴的喜糖 /如嚼青青橄榄 /你的名字被婆娘们嚼烂了 /夜里,你的糠枕老嗦嗦作响。”我把这首《山里女孩》攥出了汗,它恰是我当时的真实写照。生于村巷长于村院的我,却痴痴向往外面的世界,想在故乡外经薄凉历沧桑,给我的文字赚履历给我的素笺挣阅历。过一种不同于周边人的生活,得一种异于常态的领悟,是我强烈的愿望。可望望无边的庄稼看看劳累的母亲,不得已掐灭了想法,思忖着该不该也走上那条相亲路。
上苍打盹时,真得眷顾了一下我,我终于背起行囊去漂泊。人海茫茫,被友好善待过被恶意蛰伤过,长了见识后深情地笑对蓝天,因为在外的日子里我读到了更好的书,淘到了更多的好诗,有这些参差不齐的句式相陪,我并不孤单。“其实选择是盲目的 /尽管慎重,迟迟疑疑 /全由命运来安排 /我在孤苦中遇见了你 //春宵欢悦也罢 /秋夜离愁也罢 /全由命运的安排 /来世最好还是你。”念着华舒的这首诗,我用姻缘把自己固定于小城一角,为生存苦扒苦挣,为家人东奔西突,为梦想孜孜矻矻,我是平凡的世俗的,只因有诗绕指柔,才未陷入平庸。
诗里有美好的憧憬,有良好的心态,有精神的高贵体味。“天堂鸟开了,勿忘我开了 /紫色薰衣开了,金色百合开了 /美丽的名字都开了 /只是不要留意我 /我要慢慢想,想好一瓣 /才开一瓣。”这美丽的开美丽的慢美丽的想,给了我美丽的启示:大家都快时,你的慢方显珍贵,晚开有晚开的好价位。“桃花。你要慢 /你要慢慢开 /让一只蜜蜂提着花灯 /慢慢飞 /桃花。你不要着急 /走急了 /你就成了桃子 /你就走进 /花轿一样的篮子。”呵,多像母亲对女儿的叮咛啊,多像闺密间的的善意提醒啊,多像老师对毛脚学生的劝勉啊。这两首小诗可谓姊妹篇,前者叫《花房姑娘》,写得稳重,后者叫《劝桃花》,写得精灵。我贪婪地读开心地读,舍不得放下,生怕怠慢了二者,引来小小嗔怪。
把诗写到人心里去的作者,定是兰心蕙质。一首动人的诗背后,可能有个更感人的背景故事。“前天,我放学回家 /锅里有一碗油盐饭 /今天,我放学回家 /炒了一碗油盐饭 /放在妈妈的坟前。”几年前,就为此诗感动地流泪。平静的字眼辛酸的述说,结结实实地砸到你心底,能有妈妈照拂,日子多么幸福,而用简单的一碗饭祭奠妈妈,是道不得的苦楚说不尽的凄凉。后来百度了一下作者,更是唏嘘。作者黛妹,是土家族人,因一场意外车祸,夺走了她18岁的生命。“我多想,在一个结冰的早晨 /醒在你的梦里 /我们都是留恋人间的天使 /万物美好,我在中央。”此诗出自于《花田半亩》一书。多清新淡雅的句子呀,多细腻巧妙的心思呀,多灵性好听的书名呀!可是作者田维,是某大学中文系的女生,因结缔组织病,于2007年离世。优秀的诗人是缪斯特点的状元,他们的妙笔生花是人间少量的蜜,我揩的甜是忧伤故事淌出来的眼泪。好诗里可能有人生的沉重,有命运的变数,有写者咳出来的心血。
“母亲呀 /你是荷叶,我是红莲 /心中的雨点来了 /谁是我这无遮拦天空下的荫蔽?”这是母爱的榜样诗。沐浴着母亲的和善可亲,无忧无虑的我把此诗从少年背诵到中年。谁知有一天,我的母爱花朵蓦地凋零了,我一下子跌进冰渣堆里,怎么也过不出阳光的味道。“母亲的心 /像针插 /总是默默承当 /总不喊痛。”在极平常的一篇文章里,这几句话一下子扎疼了我的心情,湿透了对母亲的整个怀念。多形象的比喻啊!在瀚如烟海的母爱诗行中,唯有这十八个字才是翘楚。我那辛苦了一生的母亲隐忍了一辈子的母亲,那么纵容着我的任性包容着我的缺点,从不曾有怨言。母亲的无私令我汗颜,母亲的宽囿让我惭愧。谢谢这首妥贴体己的诗,替我道出了恩和亲说出了忧和悲。

读诗,已成了我读书中的重头戏;品诗,已是我生活的菁华部分。从《诗刊》《诗潮》读到《诗选刊》《中国诗歌》,从韵味十足的个人诗集读到每年的各种选本。细致的句式,漾起我的莫名欢喜,摘录可心的熟读心仪的,怦然心动的自是要记到心里。这些别人墨下的精彩,是我的情感共同体。上乘的意境是杯咖啡,上佳的意象是碗酽茶,我饮我知足,我品我得桐花万里路。葱绿的早晨里,最适宜读一本薄薄的诗书,深邃的如同散香的豆汁,玲珑的如同簌簌掉皮的酥饼,佻挞的如同闪着油翅的煎包,它们把我一天的心境拾掇得挺括大方。
诗把我从凡俗中拽出来,呼吸到清鲜;诗把我从蝇营狗苟中拉出来,得以喘息。诗帮我填补人生的各种窟窿,抵挡生命中的各种不妥。诗,帮我剔除无聊与枯燥,摈弃粗疏与粗鄙。满满情趣与盈盈诗意漫漶进日常生活中,口舌生津的韵味填满了日子的空白,自己的精神体系渐渐丰腴。诗是书中的王子,玉树临风的模样引人天天膜拜,轻轻吟诵可有碧帘烟雨,可有肥瘦秾纤;诗是书中的王冠,我愿臣服愿生生世世的追随。
有诗可读乃人间幸事,低首有千般思悟,抬头有万般富丽。人在美诗里穿行就是练了一次精神瑜伽,五脏六腑都对了位置。咂摸着惊艳的诗句,心忽闪着翅膀,日子有了飞的美弧有了新的颜值。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2017-3-5 07:01 | 显示全部楼层
生活的洋葱


阳光的针脚

天晴了,阳光的针脚细细密密
落地的暖,轻轻
我踏出了棉花的感觉
眼前的玉兰树
正按春天的要求含苞
脚畔的迎春枯藤
也忙着做春天的功课
几粒鸟鸣,背起初春的单词
连出篇篇流畅的课文
我回屋,握起鼠标敲起键盘
想把这暖色针脚
演绎出千万顷的爱


意思恰好

灿亮的阳光扑进来
和昨夜的音乐形成溪流
我漂浮的心意思恰好
像一只小鸭在游玩

倦了的阳光跨过十二点
与餐香形成抵岸的静波
我卸甲的兴奋意思恰好
像一只睡着的浮水天鹅


生活的洋葱

切开忧郁的生活洋葱
我跌倒在泪流满面的记忆里
紧密粘连的鳞片
像极了桩桩件件的内伤
频频的辛辣味道
犹如一方深深的沧海或桑田
心存诚意,剥开自己
微微转身,与油盐漫步
译出了筋道的滋味
哦,我找到了生的含蓄
活出了命里的市井气


玉兰树

眼前的白色玉兰树
已托起了累累骨朵儿
像位着急的小学生
早早举手想回答问题
等老师叫起她时
她的回答引来满枝繁华

眼前的紫色玉兰树
正用累累骨朵儿做试卷
看她气定神闲的样子
得满分不成问题
我偷偷地瞟过去
想抄袭一些正确答案


腌冬

冬,正是肥绿时
采来,择黄叶,洗净晾干
把闲置已久的缸洗净抹干
一层冬,一层盐,一层心境
最后用泥密封缸口,放于静处
惊蛰一过,坐在屋檐下晒着太阳
轻轻打开缸,捞取,当下酒菜
庭院里的树一棵接一棵地开花
地上跑着毛茸茸的小鸡与小鸭



拾笑声(外二首)

这些桃树梨树和苹果树
曾冒着骨朵儿灌醉了春风
也曾举着果儿逗笑了乘凉的月
现在,它们又排成一排
怀揣幻想,托着双腮
就等春风一到
齐刷刷地笑出声来
当山谷河川灌满时,笑便落了
到那时,我要提篮去拾笑声
回来拂净晒干,用沸水泡茶喝
初夏未临,我已醉进笑声的留言里


任性的自己

那些浆果曾为我献出了全部情爱
至今还余香满口
哦,我曾经是一只顽劣的鸟儿
浑然不知我啄食到了人间的最好

那些花儿曾为我捧出了所有情意
至今还满腹沉醉
哦,我曾经是一只贪婪的蜂儿
任意吮吸着大地酿造的世间醇香


午夜的冬雨

午夜的冬雨,有着饱满诗情
与橘色路灯习读诗心
我抱着滴答声
睡进梦的百花深处
天亮了,空气有着漂亮灵魂
满街的湿润溢出牛奶味道
连众鸟也来朝贺
我整理好自己,出门
与刷新的太阳讨杯咖啡喝



家常情感(外二首)


这则故事里有轻微的声响
噢,是小声啜泣
我装作没听见,继续读下去
另一则故事有片片黄叶落地
噢,是感冒的事件让心伤了
我装作没看见,直至读完
这些家常情感,也时常被我上演
啜泣后,依旧忙碌世事
落完伤后,渐次淡定
季节的天空下,故事一点点变蓝
别人的隐痛,我不去惊扰
我的微凉,也请人忽略


迎春

这了迎春,须将琐事烦忧置之度外
须将打坐的冬风天天朝拜
为了迎春,愿意做诗意的冬雨
愿意买下满山坡的雪景
为了迎春,继续在A4纸上牧心
继续攒一些像样的诗当银两

不久,我将会在鹅黄的春里定居
会在堤岸上垂钓出一江的暖
不久,会有小花从地表钻出来
用细微的喜悦痒我的双脚
不久,黝黑的枝条上
会有一朵花撵出一群花
不久,原生的蔷薇丛
会借三月的风长出翠绿的藤叶


页码

你是偶数页码,我是奇数页码
我们两两相望,端起茶盏
各自讲述还冒着热气的往事
你有自己心碎,我有自己的伤感
也各有可捧纳于心的感动
阳光下,我们遥相注释
并珍惜篇章里的叶芽和落英
星夜里,在一阕清词里枯坐
体会静寂中的微苦与性寒
几粒鸟鸣藏在你的柳阴里
起飞时惊落了我肩上的露珠
一段音乐填满了我的庭前院后
也吵醒了你安静的小巷
我们安于这方简单明了的生活
任其外界或辽阔或苍茫
囤积下足够多的时间和粮草
安心看管好书页里此起彼伏的花事
此刻,暮色又落在我们这个小镇
各摘下一片暮色,走进华灯初上
一个在页脚右侧押韵
一个在页脚左侧对偶
哦,我们是毗邻而居的幸福页码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2017-3-5 07:03 | 显示全部楼层
诗奴

诗奴

轻轻一望,便笑语起伏
深深一吟,心与万物优雅
“过我眼,即我有”
留在手边一任芬芳

这世间,幸有诗行存在
米酒一样供给于我
“这一天,我醉得山高水长”
心灵的界面日益宽阔

被好诗所宠,是得上苍眷顾
美好的念头,萦绕心底
“小诗有味似连珠”
今生情愿做个诗奴


蜜源

隆冬像枚熟透的果子
将被初春摘下来运到市井
我赶忙跑过去
肯求初春把果子卖给我
我会把果子放于春分的案几上
一点点品出冬的幽香
万紫千红之际,这香凝成了蜜源


多么令人惊喜

路过这块诗田
我听到了麦子抽穗的声音
多么令人惊喜
是哪位诗人创建的生命链接?

经过这片音乐丛林
我听到了玉米拔节的声音
多么令人惊喜
是那种灵感带来的真挚醇酿?

捧起这摞粉色素笺
我听到了芝麻开花的声音
多么令人惊喜
我以哪种体验写份生活说明书?


鸟鸣与落叶

冬天的寒霜似鸟鸣
我早起,踩着啼鸣
去觅这一天的心灵食粮
默默把隐痛掖起
只当拾满地的童话与故事

冬天的冰凌似落叶
我晨起,踏着窸窣
去找这一天的精神糖果
如同燕群衔起的春泥

鸟鸣如同桃花做的帘子
映着憧憬,不言不语
落叶如同暖风纺的细纱
裹着松软,一脸明媚


大寒

窗外有浓浓的大寒
这是购置春天的充足盘缠
是买夏天的优惠券
也是兑换秋色晨语的款项
我饱蘸大寒挂于三月枝条
先以芽苞唤出叶子
再以叶子唤出蓓蕾
最终,花蕾唤出果子


间苗

这一段话太稠密
我顺手间苗
页脚处回望,满目疏朗
意韵也恰到好处
如同薄酒兑了几两忧郁
味道刚抵浅醉



春天的糖

月光落进屋子

月光落进屋子
猫一样蜷缩着
我们共享受着静谧与暖
起身,给杯子续水时
不小心踩着了月光的尾巴
它“喵喵”几声挪了两步

一切静下来了
月光打起了呼噜,我也睡着了
屋子里只剩下舒适与安逸


孤独

孤独掉到地上
长成一棵树的形状
孤独落进水里
长成一丛浮萍的模样
孤独走进雨里
结出一枚浆果的名字
孤独踱进月色里
有一粒米的剔透
孤独走在阳光下
有一个省的阴影面积
此时,孤独飘在纸页上空
我用心仪的方式
攀援出蔷薇样的思想


春天的糖

春天要来了,蜜蜂要来了
春天是糖的加工厂
蜜蜂是飞着的糖
花的余香溢出厂外
蜜蜂飞进飞出销售着糖蜜
我在处处香甜中
先接收槐花蜜的快递
再签收荆棵蜜的单子
这凝香的春天
可存蓄到冬天


玉兰树轶事

坐在树枝上的白玉兰
已与晚冬端起了笺行酒
与初春签下了合约
几十枚雏蕾裹着憧憬
只待在春风里翻身作花

坐在树枝上的紫玉兰
已测试出冬风里的浅暖
也试探好春风里的肥瘦
几十枚雏蕾揣着愿景
只等淋雨后眉目清新

我是玉兰树下的一棵要绿的小草
翘首望天空
当田野掠过几抹烟雨后
我左手白扇,右手紫扇
一心花时间的钱,花春天的舞姿


落了

好多好多想象,落了
攒成了墨绿背景
好多好多话语,落了
蜿蜒成山间小径
好多好多忧伤,落了
铺成了百草枯丛

我靠着墨绿背景
点点盘算将来
我循着山间小径
慢慢体会寂寥的况味
我采百草熬汤
医治心间的积垢



五言绝句(外三首)

立春,这首五言绝句
句子精短,韵味悠长
像极了畦里的韭菜
念一遍有一遍的可亲
割一茬有一茬的清香

立春,这首五言绝句
叶片精致,绿意细腻
像极了陌畔的菠菜
剜一棵有一棵的情思
拢一把有一把的相宜

立春,这首五言绝句
写起来清清爽爽有趣
背起来平平仄仄有味
和着清风,捋出满坡苗青
伴着鸟鸣,洒下溪水潺潺


春天练习簿

季节,送我一本春天练习簿
削好铅笔,备下中性笔
先练芽儿的拼音a,o,e……
再练叶儿的横撇竖折捺
花儿开起,须练造句
暮春黄昏下,风儿习习里
以樱桃为例写就的短文
被老师当作范文念给月色听


秘密

春天的秘密
被立春轻轻挑破
“噗”地一声,有暖意扑面
山梁一道道泛绿
柳树一棵棵醒来
连鸟的眼神,也水汪汪的
桃树脸儿,也红润起来

我掖藏了一冬的秘密
被一首老歌轻轻挑破
“噗”地一声,余音缭绕
曾经的宿醉清醒了
曾经的惆怅淡薄了
一波一波涌过来的磁性音符
被我攥出了平静


小春景

前两天,一只鹅在薄冰上滑倒了
“哎哟”几声,拙态可掬
此时,一只鸭在融化的水里漫游
歌声“嘎嘎”,朴拙可爱
岸上,有野菜伸出傻愣愣的叶子
桃树备着轻颦浅笑的嫁妆
我那攒了许久的思绪被笔墨选中
要写出小花小草,写出漫天柳絮
要写到姹紫嫣红,写到露滴清响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2017-3-5 07:03 | 显示全部楼层
读《春晓》(外三首)

一字呷着一字,一声衔出一声
多美的古意啊,多好的余韵啊
一波接一波的涌现
让春天欣欣向荣
一场接一场的诵读
让春天处处生暖意

噢,多鲜的早晨啊
舒软紧裹着牛奶香
把人从美梦里拽醒
噢,多新的早晨啊
润湿紧裹着落花香
把我引到鸟的欢语下


月光的才华

月光的才华薄薄地洒了一地
满街的夜都简洁素雅
我出门左手捡月光的思想
右手拾月光的翰墨
九分满时,才返回
一个趔趄,跌出的思想珠子
集成了晨曦的的卷首语
摔出三步远的墨香
聚成了天边的绯红朝霞


半弯下弦月

半弯下弦月,像棵红叶李
开的花,是寂寂的白
垂的枝,有隐隐欢喜
我沐浴进月里,心穰穰
眼界开了,心界开了
墨端也俊逸起来

半弯下弦月,像只安静的鸟
停了飞,歇了啼
用蓬松的羽盘下这方静谧
我也暂停了市井的忙碌
躲在它的翅膀下
舒心小睡

半弯下弦月,像只小野兔
蹦蹦跳跳中,啃噬着夜草
和露水碰杯,和虫鸣闲聊
当晨曦打量它时
它倏地一下,隐没于草丛


内心的悲喜

坐在世事的窗前
任阳光在玻璃上绣出图样
我,从容地享受着内心的悲喜
妥当地安排世间的深意

当我的从容
在窗前映出郁绿的树荫
心有所悟,拿起笔在纸面描悲喜
世界在我手下铺开了深邃



我的村庄有个好听的名字

读趣

翻开书,我把你再读一遍
——你又开了一次花
合上书,我把你又读了一遍
——你再一次落了花
过了一段时间,我翻开你
——又是一个春暖花开
天色已晚,我合上你
——再一次落英缤纷
我拂着封面,对你轻轻说
“你开花的模样真好看!”
你舒缓着我的眼神说
“我落花的样子你也喜欢啊。”
我们相视一笑,天高云淡


黄昏

黄昏,多像一个迟暮的美人
那种冷艳,把山都浸凉了
那种孤决,把天都吸老了
黄昏,还像落地的梧桐花
声音细微,却疼心
低眉染尘,却可亲

我用笤帚细细扫起黄昏
放进有水的夜缸里
鱼儿一样养到天明


找同乡

这天,来到一座楼下
拢起双手朝楼上喊“李丽,李丽”
有十来扇窗子打开,探出头
先后有九扇“砰”地关上
只有一个朝我喊“这里,这里”
噢,这正是我要找的同乡


字儿

这些字儿,没有身价没有地位
白开水一样陪着我
渴了,我叫过它们来解渴
烦了,我喊过它们来说说话
反正,有了这些字儿
我能平衡琐碎的日子

这些字儿,没有背景没有权威
野花一样随我挑
写到热恋,它们就叶绿花开
写到失恋,它们就叶枯花败
我就这么一朵朵地数下去
生活也彰显了深刻意义

我走到哪儿,就把字带到哪儿
我想到哪里,就把字写出想要的样子
时间久了,我能有瓜果飘香的金秋
体验多了,我能招呼出风轻和云淡


我的村庄有个好听的名字

凡是有书写的冲动
总是先拟好一个好听的标题
一个标新立异的名字
会吸引众多眼神涌过来垂钓
就像我的村庄有一个好听的名字
每每想起,心底就开花
每每说起,会有彩云飘来又飘去


喜欢安静

我越来越喜欢安静
它像短诗一样可爱
来不及积灰尘,来不及被同化
我在安静里迅速地开花,结籽
备下黑黑的种子。每有渴求时
我都种下一棵,和我作伴
安静,给了我打坐的时间
情愿被缓慢地占领


括号

妈妈的双手伸成了括号
里面填上三餐和水果
妈妈的腰弯成了括号
里面填上爱的真言情的欢愉
爸爸的双手拢成了括号
里面填着安居和乐业
爸爸的腰低成了括号
里面填着生的格言活的气度
孩子,这些括号是榜样
也是期望



抓春风(组诗)

我请春天做蓝颜

你敏捷的思维顺手牵出白玉兰
我看呀看,就是看不透思想
你喷涌的才情信手拈来粉桃花
我够呀够,怎么也够不到才华
不如,不如,请你做我的蓝颜
我们一起聊到深夜
一起拾大地上的新鲜修辞
一起和汉字碰撞出动人的故事


欢度春天

阳光婆娑,东风簌簌
我把希冀叠成纸飞机
我把快乐放成绿纸鸢
东风浩荡,阳光流淌
我把噘嘴的生气连出童话
我把生疮的蛰伏唤出开朗
噢,我要欢度春天,欢度春天
以芽孢触及温婉
以花撑开时光
噢,我要欢度春天,欢度春天
爱上有梦想的蝴蝶
爱上会技艺的各种花树


镂空钩花织物

这一丛迎春花
是初春织就的镂空钩花织物
鹅黄里透尽风情与娇柔
摆于任何摊位都热卖
风儿一件雨儿一件月色一件
大家披着一起说说笑笑时
初春又推出了白玉兰款式
那白白俏俏的闲雅态
凡是女孩披一件
浑身都落诗句


抓春风

这风多嫩啊!抓一把
和着菠菜做一道可口的菜
这风多鲜啊!抓一把
和着羊肉做一锅馋人的汤
这风多密啊!抓一把
把这面坡的草芽儿喊出来
这风多软啊!抓一把
先帮所有的麦垅松松土
最重要的是,抓几大把
撒向我盼春的心思——
有清清的波,可荡
有微微的晴,可蓝
有甜甜的陶醉,笑给世界看


买扣子

玉兰树们正在出售扣子
我在树下转悠了半天
决定先买八枚白扣子
缝在春风的乳白色风衣上
再决定买四枚紫扣子
钉在春夜的紫色上衣上
春天为了表达谢意
送我一阵阵微醺阳光
我每每都喝到八分醉


年轻的春

这春,像是年轻人写就的诗
奔放、激越、辉煌
不遮遮掩掩,不唯唯诺诺
一下子展开自己,张扬起个性
年轻,就是要爱繁华
一旦找到了好感觉
就要好好表达
不然一晃就没了
年轻,就是要善于表现
用一季的姹紫嫣红
换余生的平淡
否则一生都没有闪电的机会


上市的阳光

今天的阳光刚上市
就有一大群鸟儿围过来抢购
这鲜鲜的叶子白白的茎甚是养眼
春风也来凑趣,各掐一大把
回家做汤的做汤,清炒的清炒
我也拎回两捆
择黄叶去须根,再放些细肉
包一顿鲜香水饺


盘花扣

桃树把一枝一枝的盘花扣
摆于初春的斜襟上
供游人随意挑选
这精纯的手工活,让人爱不释手
连扣眼里也藏有隐约芬芳
我选了最外侧的一小枝
订缝给那年的三月思念
以及淋了雨的旧衬衫


春耕

风过后,今晨平静下来
跑过夜的灯盏被朝阳拉灭了
天上少量的云花一样开着
那簌簌的白像荼蘼
我打开一本书,给字秧儿松松土
再铺起素笺,培一些薯苗
满世界的春都在布置新景
我也要早起深深耕耘


三鲜水饺

这春风,春阳和春夜真是鲜
韭菜一样一茬又一茬
割了来,包三鲜水饺
咬一口,风儿似花香
咬两口,阳光似书香
咬三口,夜色似梦香
噢,这水饺的汤也鲜
喝一大碗,有浓浓的茶香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2017-3-5 07:04 | 显示全部楼层
上帝的手帕

春分

我用等于号平分了昼与夜
昼是左翅,盛有八分阳光
夜是右翅,盛有八分月色
左右扑闪,飞出了桃红柳绿

我用天平称均分了尽与夜
昼是左绸袖,挽风的念珠
夜是右绸袖,捻雨的素珠
左右相握,正是莺歌燕舞


蘑菇

婆娑法桐树,还捧着昨夜雨
见我过来,就晃动树身
噢,我是树下的一枚鲜蘑菇
湿了发襟还微微笑

玄青的凌晨,端着心爱时刻
见我醒来,就倾倒一小罐
呵,我是晴空下的幸福蘑菇
仰起脸儿闻晨香

一杯红茶,飘散着七分暗香
见我凑过来,就掀开盖儿
哦,我是茶边的惬意蘑菇
泊在翩跹好时光里


封面上的话

你,住在春封面上。伸出的芽
披着阳光的好,抟暖
“喜欢哺养群鸟的天空。”芽说

你,住在春封面上。衍生的茎
多为攀援,活泼泼的可爱
“那怕一低头,也是清丽。”茎说

你,住在春封面上。雏形的叶
互生,呈羽状
“风吹过来,轻弹我的心弦。”叶说

你,住在春封面上。分杈的枝
细长,有细刺
“我是单薄月亮的公寓。”枝说

我坐在你对面,为邻。合上心事
随着你,呼吸,吐芽,成长
“喜欢这恬适的世态景地。”我说


上帝的手帕

云朵儿或密实或松散
花样儿不断翻新
我最喜欢镶有白流苏的那种
像极了自己放飞的幻想
云朵儿或东或西或左右
没有固定方位儿
我喜欢傍晚里的云块
像我家正开的紫茉莉
此时,这些上帝的手帕
遇见伤心事,直接哭了
我一个字也不说,双手接住


每个人心里都盛着春

太阳总是在做温暖的事
树儿总是在做吐芽的工作
小河总是在谱潺潺的曲
最喜小儿,咿呀的蹒跚步

午后小睡裹了一层蜜
傍晚里有寂静盘坐浅喜
月光映窗里是安乐岁月
每个人心里都盛着春


当我经过……

当我经过,空气闪出一条路
随即又恢复
当我经过,回忆打开柴扉
我转一圈又回
当我经过菜市场,拎回所需的菜蔬
身后依旧是喧嚣,是人来人往
当我经过这春天,看花叶鼎沸
之后仍是孤独滋生,寂寞满苔
凡我经过的地方,空气不多也不少
尘世未曾留下我的一丝痕迹
还好,我已拍拍翅膀飞过了



既然春意这么好(外一首)

既然春意这么好
那就在膝头放一本心仪的书
读或不读都是好的
纯净的文笔,并不修饰
每一句话都体己
简洁的篇幅,也不渲染
琐碎事家常事,说透世俗
当阳光斜成45度角时
翻到的这一页,精致精美
刹那间,便觉纸上风动
这是世界给我的细软

既然春意这么好
那就铺下一摞粉笺
写或不写先得备些
说不准那一刻,有细碎的心思
会绣花一样绣到这里
也说不准哪处的良辰美景
会深情款款地走过,送下绵绵邈邈
午后,灵思要打盹时
恰有习习清风,花盏和鹅黄叶芽
帮我捕捉各处的明亮和香气
这是我在人间贪欢的理由


莫读我,莫读我

莫读我,莫读我
你的惊叹会扰了我惯有的平静
也许一不小心,又会陷入浮世悲欢
也许为一次回眸,又掏空素色心扉
我喜欢一个人静静地待到黄昏斜
名词里有麦田动词里有鸟鸣
形容词里开着粉红心境
副词和介词里有水喂养我的孤独
在哪里绊倒,就在哪里捡痛感珠玑
在哪里陶醉,就在哪里和欢欣碰杯
豢养的思念,出门可踏出梅花蹄印
所持的书卷,渐生出露水和青草香
不愿附庸风雅,不理蝇营狗苟
只想经营自己的繁华自己的万千春光

莫读我,莫读我
你喊我时的声音会惊跑时令的花粉
若再滑进喧闹里,双被红尘碎
若再轻听某句诺言,又会入戏太深
我喜欢一个人浅浅地泊在这里
和并列句式拂四月晨风沐五月晚风
和转折句式敲开困窘的壳
和递进句式品着茶听山野的环佩响
在春分谷雨和芒种里攒粮食香
在灌木丛里葡萄架下听植物香
每一缕心思都用爱心养成
每一寸馥郁都是细心酿就
别人有别人的渊薮,我有我自己的渊源
燕啼柳正绿,我的春意要浓了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2017-3-5 07:05 | 显示全部楼层
一生只读闲书

日子闲散时,便捧起一本闲书来读,清新的文风轻松的感觉,为繁琐尘事勾兑了杯杯悠闲。闲书,无晦涩字眼无吃力内容,可万里无云地读下去。信手拈来的题材,篇篇精彩段段精华,赏心悦目里文字有饱满语言有质感。
自己所读的闲书涉猎甚广,无统一标准,从地摊到书架,从报刊到名著,凡入我法眼的皆值得一读。能从张爱玲读到张晓风,能从萧红苏雪林读到雪小禅张小娴,能从海子舒婷读到林清玄迟子建,能从仓央嘉措读到村上春树,能从《枕草子》《雪国》读到《今生今世》《目送》,能从《新华字典》《现代汉语词典》读到《诗经》《大梦敦煌》,还能陪孩子从《育儿大全》读到《小葵花》,再到《十万个为什么》至《创新作文》,也能从《小小说》读到《小说月报》至《收获》,下里巴人的读阳春白雪的读,一路且俗且雅,一生趣味丛生。
经手的书多了,便有了鉴定能力,随意一翻,单从纸质字体就能鉴别出是否盗版,大意浏览一下目录再掀几下内容,便决定值不值得一读。入我心的书是编者作者吐出的绸丝,帮我纺日子的线织生活的衣;经得起我掂量的书,是契合我心性的,帮我理襟熨衫,体体面面地站到人前来。书给我了尊严和尊重,我给书以郑重和敬重,保持页面整洁,不卷角损页是我阅读中必遵守的规章。每每见到心动的花儿会摘下几瓣,遇见心仪的树叶也采下几片,把它们揩净摊平放进书页间,有扇形的银杏叶掌形的法桐叶,有嫣然一笑的虞美人,有端庄娴雅的月季子瓣,这是我送给书们的小礼物小问候,它们陪了我段段好时光,就让大自然的小物件陪陪它们的缄默岁月。
三毛说:“许多时候,自己可能以为许多看过的书,都成了过眼烟云,不复记忆,其实它们仍是潜在的,在气质里,在谈吐上,在胸襟的无涯里。当然也能显露在生活和文字中。”是的,由众多书杂糅起来的知识结构,给了我博大的情怀,及新感觉新角度新高度,再看人生时就多了从容,再过日子时少了宅,为人处事中也少了轴,连面对挤兑和潜规则,自己的心也有了长度和宽度。内容有交集有衔接的书,补充完善着我的知识架构,甚至有惊喜的发现和触类旁触的名人轶事。比如徐志摩和穆旦的诗,我都痴读过,金庸的武侠小说也读过不少,原来,金庸(查良镛)和穆旦(查良铮)是堂兄弟,二人与徐志摩是表亲关系。这像猜谜语一样的有趣。再比如关于张爱玲的生平琐忆,有很多人从不同事件不同角度来阐述评定,我拜读下所有的文章后,再抟造出属于我的独一无二的张氏风情。
不喜欢重得坠手的厚书,拿在手里费劲,也显得生疏。不喜欢烫金的精装书,硬邦邦的书衣虽高冷,却有疏远感。喜欢厚薄适中的平装书,掂在手里有亲切感,握于指间有归属感,沙发上椅子边床头前,拽在手上随心更随意。从眼晴到书的距离不长,一本书好书就足够了;从自己到世界的距离不远,一本接一本的闲书可抻到天涯。它们是我的青葱春韭,我的莱菔晚菘,我的真情挚爱。读到浓时,精神在高蹈,读到嗨时,天地间的愉悦恰恰好。
我所读的闲书都是好书,是提炼了生活和人性的美好元素,它们阳光一样照进我心灵的小径,烘干我潮湿的经历,拂去我记忆深处的蛛网。它们是我的精神发展史,是我幻想的枝条。它们一页又一页拓展了我的视野,一本又一本地摞高了我的思维。闲书里时有新颖的标题,绕香的段落及惊艳的本名笔名,我摘抄下来揣摩品咂,让自己的写作多些灵性的蕾丝花边,让自己笔下的女主角有个风雅的名字。
闲书,心绪的水位,心境的温度计,一天三五页或几十页不等地读。无考试压力,不牵扯工作的烦劳,也不掺杂人际关系,随时间随兴致而定,自由又自在。闲书又不闲,有可奉为圭臬的哲理,有隽语妙趣,有言笑宴宴,有嘉言懿行。闲书,就在那里,不必费心张罗,随手一捧即可。读闲书,就是更广义的倾听,听大师们的教诲,听同龄人的心声,听域外的故事与传说。
闲书似细沙,慢慢填满日子的空白;闲书似楔子,牢固了心情的晃荡;闲书似甜点,每一句话都芬芳;闲书似糖果,我是够到多重甜的孩子;闲书还似塌软的米发酵成酒,浅浅斟给我品。闲书,稀释了寂寥的浓度,让我的独处丰富起来;闲书,给我的思想增容,给我的情感境界以超擢。一生只爱读闲书,像一只幸福的蚕,卧在语言的桑叶上,读来青青眉峰,读来盈盈水眸,读来胸中丘壑,读来兰馥桂馨众芳葳蕤,读来花香如沸低枝拂额的意境,更读来虫蛹化蝶的那一天。



微型小说六则


王爹爹

王,与不如自己的人说话像冰糕——冷若冰霜,与稍微得势的人说话像口酥——嗲声嗲气,人称“王嗲嗲”。好多人念不准“嗲”的音,也就来了个“山寨秀才念半边“,成了“王爹爹”了。
“王嗲嗲”也嗲出一点成绩,连续两年被评为公司的劳模。因为文化太低,上台念别人为她写好的稿子时,把其中的“嗲声嗲气”念成了“爹声爹气”,从此,“王嗲嗲”可真成了“王爹爹”了。


摸摸厂长

W厂长调到D厂前,曾因在舞厅跳舞时,摸了舞伴的大腿,挨了两香掌,又赔了5000块钱才了事。此事传开后,人称“摸摸厂长”。
厂子里的青工吊儿郎当,不好好干活,这不,一星期不到,就烧了两台电机,让本月的材料费严重超标。会上,W厂长铁青着脸说:“对运转中的设备要常巡查,要时常摸摸电机是否过热,要时刻想着为生产降低成本,这样我们的工资才能上去。”
一青工阴阳怪气地说:“厂长,咋摸呀,电机又没有大腿。“台下一片哄笑。


没收工具

张左的修车铺,在公路的一低洼处,加上位置又偏僻,常有司机停下来,在车铺不远处的空地上小便,夏天里异味重重。张左很生气,埋了篱笆扯了铁丝网也不行。气急败坏中,用红漆写了一大木牌:在此小便者,没收工具!!!
此后,小便的人数减少了五成。


楼梯

甲住四楼,乙住三楼。甲是职工,乙是科长。二人不时会在二楼或一楼的楼梯间相遇。甲总是客客气气地闪到一边,让乙先上或是先下,并热情地打招呼。乙总是从鼻孔里哼一下,大腹腆腆地经过。
多年后,甲还是住四楼,乙还是住三楼。甲和乙在楼梯间再相遇时,甲不必再客气地让道,两人都不说话,稍稍一错肩就可轻松上下。并不是楼梯宽了,是乙早已不是科长,没了肚腩。乙的老家旧村改造,刚分得了两套新三室,他的良好感觉正在凸起的初期。


欠费

明和飞是同班同学,明品学兼优,老师宠同学爱。飞呢,每学期的成绩不是末名,就是万幸了。开始,两个人是同进同出的好朋友,后来,也就疏远了。飞自卑,自觉攀不上优秀的明。明也孤傲起来,也觉得飞像老师说得那样:智商欠费。
斗转星移,多年过去了。名校毕业的明,在某个鸡肋单位待得不上不下,一狠心,停薪留职,想下海捞钱,却赔了个精光,只得灰溜溜地回来,继续灰扑扑的办公室生涯。
这一天,明和飞竟碰见了,这飞已在商海混得嘴油肚圆,派头十足。二人相约吃饭,飞做东。饭桌上的飞,话说得滴水不漏,礼仪也周全妥贴。明,醉意十足的回到家,苦叹道:不是飞智商欠费,是我情商欠费啊。


就着

和端儿好多年不见了,好不容易见着了,自然要聊到天南海北了。我忽想起了什么,就问端儿:“你还画那些油画吗?”端儿使劲点点头。我惊得下巴都差点掉下来了,“天哪,你还在画那些玩意啊,你不觉得累和无聊吗?”端儿悠悠一叹说:“这些年的日子很是不顺,我只好就着幻想熬了,把这些幻想落到画里,我才有踏实感,不然,我怎么能撑到现在啊。”
“就着幻想?”,我觉得这词儿新鲜,想想一样活得不容易的自己,已没啥可就着的了。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 2001-2013 莱芜在线 ( 鲁ICP备15020683号【含电子公告BBS许可批复】 )  Powered by Discuz! X3.4 

本网站常年法律顾问单位:山东鲁盈律师事务所 / 团队律师:朱明 张祥峰 唐芳 朱丹

鲁公网安备 37120202000006号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