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导航

莱芜在线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楼主: 舒晴曼妙

[原创作品] 2016年舒晴曼妙文集(请勿跟帖)

[复制链接]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2017-11-16 08:46 | 显示全部楼层
老,不会放掉任何一个人

当年,某上了位的年轻影星,嘲笑另一位明星,“她没有魅力,留不住他,是个老女人。”转眼,影星也老了,多昂贵的化妆品也掩饰不住她步入老态的模样。老,是所有女人的宿命。年轻是你的昨天,衰老是你的明天。
公交车上,一片拥挤,一位年轻女子,对身后一位年纪大一点的女人喊道:“挤什么挤,都这么一把年纪了,还挤!。”身后的女人慢条斯理地回答:“对不起,不是我挤的,是后面的人挤过来的。一把年纪也是一天天过的,有的人说不准还熬不到我这一把年纪呢。”年轻女子没再言语,车内一片安静。
那年,去单位医院查体,一位比我小五六岁的女同事,见处方上填着我“40”的年龄,她透着年轻的优越感一个劲地说:“吓人吧,40来,真吓人,都40了!。”我当时很尴尬,只能用笑作答,在心里却谴责自己为啥这么快就老了。转眼,她也40岁了,日子过得一团糟,我不知道她面对自己的40岁是何感想,我只知道自己已接受了老的事实,怕什么,我前面有好多大姐大姨呢,她们都活得好好的,我就不可以觉得委屈。
老,不会放掉任何一个人,没有谁会被落下的。前面永远有比你老的人,后面也永远有比你年轻的人。年龄是一层层台阶,别人迈过去,你将迈上来。别笑他人的背影难看,说不准你的背影更具丑态。
咬不动花生米的奶奶,爱拍着我的肩说:“妮,趁年轻咬动了,想吃啥就吃,像奶奶这样了,吃啥也觉不出香了。人就是活个年轻啊!”当时二十多岁的我,总以为“老”字离我那么那么远,远得可以忽略不计。谁知,也就是在想想爱情望望姻缘的功夫,老的感觉就盘踞了我整个身心;也就是在上下班看孩子忙家务的空儿,老的迹象就攻陷了我的青春摧残了我的中年,我开始懂奶奶的话了。
辛劳一生的娘,晚年的身体每况愈下,不是这病就是那灾,一年到头,吃药如三餐。在无尽的焦灼与无奈后,我对娘的病也趋于麻木。感觉拖累了家人的娘,时常唠叨:“人老喽,人老喽,不中用了,不中用了。”那一年,娘来我家,脚疼得走不了远路,我得慢慢扶着她上楼。唉,这还是那个一头挑着地瓜,一头挑着我的娘吗?还是那个来回三四十里路去赶集,挑回大瓷缸的娘吗?如今,我的身体也在隔三差五地出小病灾。老,啃噬掉了娘的健康和能干后,也来吞噬我的俗日了。老,啃完我的青春秧苗中年的庄稼后,又将包抄我余下的时日。也许有一天,我的唠叨也会和娘的相同“老了,老了,不中用喽,不中用喽”。



写作文

对写作文开始有印象的,是在小学三年级的时候。按课本要求,是简单叙述一部看过的电影。那时,恰好有部《苗苗》的电影,成了我们的最爱,半年多过去了,仍是我们女生热议的话题,其中“吃吧,吃吧,吃了就不结巴”的台词,成了我们的口头禅。那是下午的第一节课,老师一讲完作文的具体事项,我就埋头写起来。大半节课了,一位迟到的同学(与我是本家,我喊他二叔)突兀地一声“报告”,惊得同学们都抬起头来,正在教室里来回检查的老师,气急败坏地揪住我二叔的耳朵,拽到我面前,用沾满粉笔灰的手,指着我写了近一页的作文,吼一样对二叔说:“你看看,你看看人家都写了多少了?你这才来,你还不放学了再来!”继尔朝二叔的后背狠狠地捶了几下,才让他滚到座位上。我精心写的字面上,留下了粉笔末,癣一样刺眼。虽好不容易当了回榜样,却心疼挨揍的二叔,整个下午都喜忧参半。
记忆最深的一次作文,是小学四年级时,写《我的理想》,我们这帮农家孩子,百分之八十是想当科学家和飞行员,(想当科学家是因为学了爱迪生爱因斯坦的故事,想当飞行员是因为学了《丁丁开飞机》),有少部分同学是要当老师、医生或工人。只有一位女同学是想当农民,要为实现农业现代化做贡献。我的理想是当名人民的教师,虽被选为范文了,却不是最好的。老师念到谁的作文,谁会假装害臊低下头(其实心里美得很),同学们一看就知道这是谁写的了,那投过去的羡慕不知有多少糖分。那是个春天,空气暖暖的,世界甜甜的,老师念得高兴,同学们听得兴奋,坐在土坏教室里的我,感觉未来一定会是美美哒。
最让人头疼的作文是《记一件好事》,我们农村娃子到哪里去做那么多好事呢,只能从有限的阅读量里,仿效城里的孩子扶老奶奶过马路。实际上,我们根本没见过马路,村子里的老奶奶们也都壮得很,她们在土路上也走得极稳当。三十多岁时,读到刘川的《虚拟的怜悯》后,不禁哈哈大笑。“中国有5000万中学生 / 统一的课本这个单元统一的 / 作文题《记一件好事》 / 5000万名中学生 / 扶着5000万个老太太 / 过马路……学生们又都赶回去写作文交作文等满分去了 / 这些步履蹒跚的老太太在我的脑袋里 / 被一条又一条车流拥挤急速的马路 / 截在了哪里,该怎样回来”。
刚进入小学五年级,对我们要求越来越高的老师,要我们写篇秋天的作文。我们虽过了许多个秋天,田地里院子里也都是秋天的景象,可要去写下来,个个都像得了便秘症。老师很同情我们,下课前大声朗读起他老人家刚写就的文章当范文,以便起到抛砖引玉的效果。其中有句话是说,丰收的庄稼,是农民伯伯起早晚睡,辛勤劳动的结果。聪明的我们都把这句话搬过来用,有好几位同学竟把“早起晚睡”搬成了“早睡晚起”,讲评时,都把老师笑喷了。
整个小学阶段,我最怵看图作文了。我们从小没有图书可看,小人书也极度缺乏,所触及的范围也就是听听《小喇叭》,有的连这个也听不到。其中有组看图写话是《牛顿请客》,我是怎么也没弄明白这个外国人在干啥?上初一时,还有一幅看图作文:一位小姑娘趴在地上看蚂蚁群,要求展开联想,写篇记叙文。一头雾水的我为了交差,只得愣愣怔怔地写。
我还经常看姐姐写的作文,只是姐姐的作文爱感谢党爱感谢人民,爱喊口号,开头常有一句“我们生在红旗下,长在蜜罐里”,(后来,一听到崔健的《红旗下的蛋》,就一定会想起姐姐的作文来),末尾常是“我们一定要好好学习,天天向上,学好本领,长大了要为人民服务,为实现四个现代化而奋斗!”,我还发现二姑的作文也是此种套路,姐姐竟完美地继承了,真是我们这个家族的优良传统啊。不过姐姐这大话套话连篇的作文常得优,这也成了她摆谱的资本。姐姐和二姑还向我兜售了她们同学的糗事,说某位错别字大王,作文时本来想写“休息一会儿”,却写成了“体息一仑几”。这成了校园经典笑话的原创者,肯定挨了老师不少揍。
初二时,我们开始学写议论文,初三寒假考试时,是用给出的两个事例,写篇关于主张的议论文,有位同学独辟蹊径,把事例扔到一边,直接来了个《论我们的班长某某某》,阅卷时就被传成了名篇,过后,语文老师那番暴风骤雨,那般如雷咆哮,把新安的窗玻璃差点震碎了。
我最不愿写的作文是《我的老师》,这是费力不讨好的事,不夸老师你得不到高分,要夸老师你心里还有某种芥蒂;我最想写的作文是自由题材,只要不出格,总会有一篇拿得出手的;我最自豪的一回,是在某次测验时,在任选一题的两篇作文中全部一气呵成,老师在留言里是满满的夸奖与鼓励;我最不喜欢写的是游记,学校好不容易组织一次出游,却因一篇要写的作文减了多半的兴致。
我们从a,o,e学起,从横竖折弯钩写起,最终是想把话说明白,把句子写通顺,一路修炼下来,能有几人可写篇洋洋洒洒的文章?而提笔忘字的人更是多如牛毛。我们苦心孤诣地学汉字,到头来只是为了遗忘;我们费劲心机地练作文,到头来连封家书也写不好,有的连标点符号都用不对。总之,我们这群笨鸟,不去先飞也不去后飞,而是在窝里下个蛋,指望着下一代飞,关乎作文的趣事乐事轶事,又将在我们的孩子身上啼笑皆非地上演。




满街的初冬开了

满街的初冬开了,早起,从草叶上拈些霜影当盐,为今天的忙碌调味,再从月季花瓣上撮些霜影当味精,为今天的三餐提鲜。悬铃木上的霜影当作音符,调适一天的的情绪,至于山坡上的霜影就留给鸟雀吧,它们飞累了会当茶喝。
满街的初冬开了,萝卜白菜们也出场了,我喜欢喊它们的芳名:晚菘莱菔,这是《诗经》给它们起好的,我应遵从先人的叫法。提回几棵白胖的晚菘,与五花肉欣然相遇,满屋子是远古的韵味。取一个大小适中的莱菔,削掉后部的五分之一,剜空,放几瓣蒜,浇水,再用细铁丝箍紧,弯个钩,挂于太阳下,不几天,蒜苗青翠,萝卜缨青绿,极富冬趣。若用一红皮莱菔,视觉效果更好。这是我从一篇文章里看到的,当时为作者的情调而拍案叫好,如今我也效仿,是为了让日子多层精致。
满街的初冬开了,没事的时候,我就听《百家讲坛》,从清朝秘史到红楼梦探轶,从李清照到民国名媛,听得唏嘘听得跌宕,听得不知今夕何夕。或者听《观复嘟嘟》,从南北朝到明朝,从荒僻乡野听到喧嚣都市,人与物有着不可说的渊源,每件文物有每件文物的绵长故事。暗自感叹马未都的博学,更要感慨中国历史的风云变幻。这互联网时代真好,我能随时倾听想听的内容,再无先前的被动与拮据了。
满街的初冬开了,我喜欢看一树一树的叶子,杏黄的叶子是形容词吧,与谁组合也是热情洋溢,那深红的叶子是名词吧,与谁组合也是名门望族,那墨绿的叶子是副词吧,可组合出推波助澜的情节。晴天里看落叶成堆,有诗的味道,雨天里看落叶成堆,有词的意境。干燥的落叶是只只麻雀,你一走近,它们就扑楞楞地飞,淋湿的落叶是小羊群,最好莫向前惊扰。
满街的初冬开了,我喜欢听老歌,打字的时候以单曲循环的模式,直听到耳畔起茧,才切换到下一首。不在乎歌词的模样,只在乎旋律的清浅,那些记忆在老歌里低回婉转,又慢慢变淡。诸多体味在老歌里成美成景,又集结成内心的驱动力。五笔字型帮我敲出想说的话,老歌替我重温过往的人和事。有人说,往事不过是虚惊一场,那我说,老歌是优雅的回味。关上文档,关闭老歌后,我又是活于眼下的俗者。
满街的初冬开了,坐于太阳下,我要剥花生,这是姐姐劳动一年的成果之一,此刻被我拎上六楼,摊于这方阳光里。今年的花生长得饱满,一剥就有清脆声响,有一年因天旱长得不好,一剥就“噗”地一声,一股尘烟下,个大仁小,让人揪心。农家人以此卖钱榨油,歉收了两者都将缩水,很伤农人的劳作热情。曾种过多年庄稼的我,深知其中的不易。这带着故乡泥土气息的花生们,此刻用清脆的声响告诉我:平静地对待俗日,剥离出自己的最大价值,一点一点叩尘事,一点一点访尘世。阳光暖暖地扑到身上,花生哔哔剥剥地响着,与锅里熬到半熟的红心地瓜饭相映成趣。

公园道1号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 2001-2013 莱芜在线 ( 鲁ICP备15020683号【含电子公告BBS许可批复】 )  Powered by Discuz! X3.4 

本网站常年法律顾问单位:山东鲁盈律师事务所 / 团队律师:朱明 张祥峰 唐芳 朱丹

鲁公网安备 37120202000006号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